第931章 突然发生

    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猝不及防。

    钟曦甚至没有时间去反应,霍克的未婚妻何丽雅已经冲进了黎桦的病房。

    “为什么还不开始手术!”她看着病床上的黎桦,愤怒的大声喊道,“难道她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想管了?”

    她说着,深吸了一口气。

    “对,我早就该想到的,这个女人离婚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一点都不在乎她的亲生儿子!”

    何丽雅的喊声引来了医生和护士,但是她丝毫不自知。

    “你们不要碰我,我就问问你们,你们有没有人性?难道放着二十多岁的生命不管,去支持那个女人的选择?你们的医者仁心呢!”

    她越说越离谱。

    甚至和上去拉她的护士撕扯起来。

    “别碰我!”

    她激烈的反抗着,可是下一秒,就见到钟曦冲到了她的面前,在何丽雅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钟曦已经痛痛快快的甩了她两个耳光。

    “这是替我姨母打的,她什么都没做,却要被你污蔑成这个样子,她做错什么了?她自己的身体不适合捐献,难道还要把自己命赔进去吗?医院的检查报告已经写的非常清楚了,你与其在这里撒泼,不如去找他那个赌鬼父亲啊!”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霍林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就等着我姨母保险金补那些窟窿的事!”

    “……”

    一句话,何丽雅愣住了。

    她没想过钟曦才来了这么几天,就已经把事情都弄清楚了。

    既然她们已经知道了真相,就更加不可能让黎桦去捐献了,这样的话,霍克必死无疑,那她想要得到的财产也泡汤了。

    何丽雅低下头去,半天没有作声。

    还是门口传来的一句话,唤醒了她的期望。

    “可是,你们并不是我母亲的监护人,你没有资格替她做任何决定。”霍克坐在轮椅上,慢慢的进来了,他的五官很像霍林,可以说整个人和黎桦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

    黎桦住进医院之后,他从来都没有来过。

    钟曦他们来的这两天,他也一直避而不见,今天倒是出现了。

    “你说的对,他们根本没资格替她做决定!”何丽雅的眼神又亮了起来,“那你马上去告诉医生,可以开始手术了。”

    霍克不为所动。

    “你说话啊。”何丽雅催着。

    但这个时候,霍克只是看着钟曦和薄凉辰,“我也不需要她给我捐献了,等她醒了,麻烦你们告诉她,我这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她这个人。”

    他的话底气十足。

    “霍克……”

    话音刚落,病床上的黎桦就有了反应。

    她的手缓慢抬起,指着门口的方向,“不,不要。”

    她的眼泪也随即落了下来。

    可是霍克就像是完全没看到似的,转过轮椅,快速离开了。

    何丽雅在后面跟着劝说,“你怎么回事啊?这件事不是已经说定了吗?要不然,你怎么办啊!”

    “嘘。”

    霍克看了她一眼。

    再用眼神示意她看看病房那边。

    何丽雅屏息一听,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哭声。

    显然是黎桦的。

    “这件事,还有转机,不要着急。”霍克十分的冷静。

    “真的?”何丽雅眼睛都亮了,埋怨的说,“那你不早点告诉我,害的我担心这么久!”

    “我如果早告诉你的话,你刚才的表现就不会那么真情流露了。”霍克说着,伸手拉住了她的指尖,“你放心,我答应让你得到的东西,只多不少。”

    “我当然相信你了,不过我听说他们把叔叔送进警局了,这件事,会不会有影响?”何丽雅还是不能放心。

    霍克的眸光暗了一瞬。

    “不会,就算有,也是好事。”

    他的眼神里一片阴狠。

    那个瞬间,何丽雅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但她很快想到,即将到手的财产,一下子就把那些胡思乱想都放到一边了。

    病房里面。

    医生给黎桦做了一个详细的检查之后,语气凝重,“虽然病人已经醒过来了,但还是要注意各方面的恢复情况,毕竟病人之前接受了一次手术。”

    “手术?”

    钟曦立刻察觉到不对,“什么时候的事?”

    “小曦……”黎桦躺在病床上,虚弱的唤了她一声,“那些事情,我以后再和你说,行吗?”

    钟曦皱眉,“圈圈,你在病房里陪着姨姥姥,妈咪去去就回。”

    她说着,把圈圈放到了病床边上。

    圈圈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

    “姨姥姥,你一定要听我的话呀,我答应妈咪,要好好的看着你了。”圈圈说着,伸出了小手,学着钟曦的样子,拉住了黎桦,“你不要害怕呀,医生已经说了,马上就会好起来的。”

    黎桦还戴着呼吸机。

    可是看到圈圈可爱的小模样,一下子就忘却了那些难受,点头说,“好,好,我知道了。”

    ……

    病房外,钟曦再次询问医生,“我需要知道我姨母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还有,他们说的那个移植手术对她的身体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一开始,医生还吞吞吐吐的不肯说实话。

    钟曦急了。

    直接说,“如果你坚持包庇他们的话,我会联络律师,看看整件事情到底……”

    “也不是不告诉你,可你毕竟不是病人的直系家属。”医生叹了口气,还是和钟曦说了实话。

    黎桦目前的情况根本不能进行手术。

    且不说霍克是否能够接纳吸收移植过去的血液细胞,就算可以,对他病情的帮助非常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这个手术,却几乎可以要了黎桦的命。

    她就算每天卧床静养,也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完全恢复,更不要说,她几乎有可能因为这场手术丧命!

    “我们也跟病人的家属都说过了,可是他们坚持要做。”

    医生也特别为难,“如果这是在你们国内,这种手术是不被允许的,可在这里,不会有人干预。”

    医生也是本着负责的初衷,才和钟曦说了这些。

    “而且,你们可能不知道,那位霍先生刚刚投资了一个医疗项目,就和他们的手术有关系,别的我也不能再说了,你自己去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