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吻

    红霞慢慢染上霍晴的脸颊,霍晴收了要去拿酒瓶的手,默默吃饭。

    陆景见她乖了,才跟着吃饭,等吃得差不多了,他曲着手指轻轻敲了桌面,见霍晴看过来后,旧事重提道:“我记得之前和霍小姐说过,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你,不会私下去查,但有一件事,霍小姐一直没给我解释。”

    “嗯?”可能是喝了杯酒的原因,霍晴反应有些慢,她迷蒙的看了眼陆景,然后问道:“什么事?”

    陆景喉头动了动,不露声色的收回目光,“当年你扔下情书一声不吭,随后在国外生活了这么久,似乎一直都没给明我答案。”

    “嗯,那个啊。”霍晴揉了下脑袋,双手撑着桌面从座位上起身,脚步虚浮的往陆景这边走过来。

    陆景默默看了眼那瓶被自己放到推车里头的红酒确认了下,然后移向霍晴,眼中带着不解,似乎不明白有人只喝了一杯红酒就醉了,明明上次在宴会上的时候,他看霍晴也喝了好几杯酒。

    他起身,想要去扶霍晴,手还没碰到霍晴的腰,就被霍晴一把摁住肩膀往桌子上退了一下,还好陆景早有所料,而且霍晴的力气不大,只往后退了几步。

    陆景脸上现出几分无奈,还没动,右侧的肩膀就被一直纤细的手捏住,霍晴整个人靠过来,带着一些花香味,“你说什么?”

    她的头发微微凌乱,眼睛半眯着,像一只高贵而又慵懒的小猫咪,眉头微微蹙着,不等陆景回答,又慢悠悠的吐出两个字,“当年啊。”

    她靠得很近,进到陆景只要再第一下头,就能吻到她的抬起的额头,能清楚的看到她嫩白的肌肤和精致的五官,嘴微张的时候,像是在邀请人品尝。

    之前抱她的时候没有闻到花香味,是红酒里的,不知道江特助从哪里弄来的这种红酒,虽然牌子他见过,但从没闻过这种花香味。

    陆景看着她颤抖着的睫毛,心里也像突然间装了只蝴蝶般,跟着她睫毛颤动的规律在微微扇动,他的手停在空中,一时之间不知放哪里。

    对于这样的霍晴,他是舍不得推开的,可若是再进一步,未免有些趁人之危。

    “嗯,当年。”他这样回道,声音沙哑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当年……”霍晴话说道一半,突然惦记脚,在陆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亲在了陆景嘴上。

    陆景眼睛里头顿时旋转起漩涡,如星空般深沉,整个人都在颤动,停在半空中的手终于落到了霍晴的腰上。

    ——既然是她自己主动的,那就怨不得他了。

    他另一只手快速搭在霍晴的脑袋上,用牙齿轻咬着霍晴的嘴唇,终于尝到了那股香甜,但是唇瓣上的香甜已经不是很浓,陆景一寸一寸的,将这个吻加深,想尝尝里头的滋味。

    场面一发不可收拾。

    陆景直接抱住霍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霍晴鼻子里溢出一声轻嗯,突然开始挣扎。

    陆景才松开她的唇,幽深的目光扫向霍晴水润的红唇,将她的腰又楼得更紧了些,喊她:“晴晴。”

    霍晴猛的吸了口新鲜空气,手指戳了戳陆景露在外边的胸腔,有些嫌弃的皱眉,“好硬。”

    陆景的理智稍微回归了些,他竭力抑制住冲动,又被霍晴这只放在胸口的手一点一点的将火给拱了上去,他黑着脸,伸手摁住霍晴的手,咬牙道:“不能喝酒还逞能,是我对你的心思不够清楚么。”

    被他摁住的霍晴并不安分,在他怀里不停乱动,最终找了他脖子那处颈窝的地方窝着,不动了。

    呼吸打在陆景的脖子上,让人的火气变得格外大。

    陆景忍了又忍,去捧起霍晴红彤彤的小脸,想要将她的脸挪开一点儿,却见霍晴砸吧了一下嘴,模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你当初……绝情……”

    “什么?”陆景疑惑问道。

    霍晴却是不说话了,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稳,睡着了。

    陆景一身的火无处撒,他将霍晴打横抱起,将人放到里间的床上,弯身将霍晴的鞋子给脱了,最后恨恨的看了眼那张无辜的脸,给江特助发了条信息,让他送两套衣服过来。

    刚起身,衣服被拽住,本来被他故意解开到一半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大开,这回被霍晴这么一拉,右半边的肩膀直接暴露在空气中,他无奈回身,看了眼霍晴抓着自己衣摆的手,伸手将她的手拉开。

    下一秒,霍晴整个人翻身过来,将他上半身压在身下,娇软的地方刚好压在陆景脸上,陆景呼吸一窒,额上青筋直跳,掰着霍晴的肩膀想要让人翻转过去。

    霍晴整个人熊抱着他,一时间竟然分不开。

    空气中突兀的响起手机铃声,是霍晴的,陆景无暇顾及,他微微转了半边脸,让自己呼吸变得稍微顺畅,低声警告道:“霍晴,快给我放手!”

    “不然,明天醒来可别后悔!”

    可霍晴哪里能听到陆景的警告,甚至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都不能将她唤醒,她仍旧呼呼大睡着,如一幅完美的美人入睡图,唯一有点突兀的,是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但又在极力克制住自己的男人。

    等陆景快要觉得自己今天要死在霍晴手里,或者是明天霍晴要对着他大骂禽兽不如,趁人之危的时候,霍晴的手终于松了松,他抓住机会,将自己从霍晴的熊抱中解救出来。

    见霍晴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陆景快速拿起已经掉落在床旁的手机,接听。

    “霍晴,你在哪呢?给你打电话不解,急死我了。”

    “她在我这。”陆景沙哑得不行的声音响起。

    那头停顿了很久,而后急匆匆喊道:“陆景?怎么是你接听的电话?霍晴呢?”

    他焦急问着拔高了语气,“让霍晴接电话。”

    陆景扫了眼床上睡得正香的霍晴,下意识又离床远了些,“她睡着了,恐怕不能接你的电话。”

    说完这句,陆景就将霍晴的电话挂了,然后开了飞行模式,以防姜尚的电话再次打进来。

    等不及助理送来衣服,陆景快速进了房间内的浴室。

    冷水冲刷着全身,陆景在里头呆了接近一个小时,才出来。

    江特助早就在门外等候了,他识趣的没有去摁门铃,而是给陆总发了信息,之后便一直站在外边等着。

    他手里拿着两套衣服,一套是女性的,一套是他家陆总的。

    江特助眼里是少见的欣慰,陆总这次……还挺干脆,应该是终于拿下了心上人。

    他沾沾自喜,这得多亏了他摆了浪漫的晚餐,还有精心放在餐桌上的红酒。

    两人单身多年,干柴烈火,自然而然。

    房门终于被打开,陆总湿着头发,清冷的脸上带着与平时不一样的欲,身上穿着浴袍,隐隐露出结实的胸膛,整个人比任何时候都有魅力。

    江特助眼前一亮,立马笑着将手中的衣服递过去。

    却见他家总裁脸一黑,低语道:“回去给我等着。”

    陆总接过他手中的衣服,砰的一声将门关上,留下一脸闷逼的江特助。

    这……

    不对啊,陆总澡都洗了,这好事应该是成了,难道陆总欲求不满?

    或者是太快了?

    男人第一次都这样,后面找回面子不就行了,对他撒什么气?

    他这么精心的安排,难道不给奖励奖励?

    江特助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自家陆总,思来想去,他今天安排得可不用太好,可谓是一个全能的贴心的特助了。

    陆景拿着衣服往里走,江特助一共买了四套衣服,他换上其中一套西装后,去主卧看了眼睡得正香的霍晴,然后将衣服放在床头柜上,将被霍晴踢到一旁的被子重新给霍晴盖上。

    而后又去客厅拿了电脑,处理今天的事物。

    这一趟商业合作本来不需要陆景亲自过来,可他心里只要一想到后来心软给姜尚也送了一张研讨会的门票,就有些睡不着。

    干脆连夜就堆积起来的事情做了,空出一天时间飞到国外,就是专门为了见霍晴一面。

    原定是今天就要回去的机票,现在又只能往后挪了。

    繁忙的公务并不能让人心静,陆景听着视频那头汇报工作,脑海中的思绪慢慢飘远,浮现出霍晴娇美的脸庞,还有那盈盈一握的细腰……

    “陆总?”视频那头的经理战战兢兢的喊了声,以为是自己哪里讲错了,他连忙解释道:“这次的业绩和上一季度比起来确实差了些,接下来……”

    陆景举手制住经理的话,“继续努力。”

    “啊?”经理有些不敢相信陆总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了自己,有些惊讶又惊喜道:“多谢陆总鼓励,我们部门一定齐心,再接再厉,再创辉煌!”

    “嗯。今天就到这儿,散会。”陆景冷声道。

    视频结束,他不耐的扯了下脖子下的领带,脑子里不合适的画面挥之不去,他循着心中的想法到霍晴卧室门口站了会,还是没有打开门。

    半响,只对着门轻声道:“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