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九十四章

    第九十四章

    杨铁心隐姓埋名,却没有料到今日却会遭到亲生儿子这样的质问,而他,明明心痛不已,却是无话可说!不好质问儿子改姓,对于妻子包惜弱的改嫁,却始终耿耿于怀:“你娘亲她怀着你的时候得到了恩公相救,更应该知廉耻,懂分寸,怎么可以就这么改嫁?”

    “为什么你可以抛弃妻子,娘亲却不可以放弃置她于不顾的丈夫?更何况父亲是那等伟岸的人,娘亲能够遇到父亲,乃是娘亲的幸运,也是我东方康的幸运。”东方康看着杨铁心,又看着一直紧张地护着杨铁心的穆念慈,心道杨铁心有功夫教养养女,却是没有那心思去寻找被自己丢下的妻儿,显而易见是希望娘亲被放弃时能够自裁,因为心底已经认定了娘亲和他已经不在人世,才会又领养了人,收养在身边,以作女儿。

    “包惜弱作为杨兄弟的妻子,不顾丈夫安危,脱离危险,不是想着寻找丈夫,反倒是另觅良人,其品性实在是让人不置可否。”开口的却是在东方不败手中吃了大亏的丘处机。

    东方康最烦这些人总是拿娘亲说事,听到丘处机开口,更是心底一股邪火烧得慌:“你也说了我娘亲寻到的是良人,既然之前所托非人,遇到更好的,为什么不要?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姓东方,是父亲的儿子,杨先生你这么些年既然漂泊在外,养了穆念慈这么一个闺女,那么,就让穆念慈给你养老送终。我事情很多,没有那么多功夫跟你们废话。以后你们若是再拿这件事情来烦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你们作为江湖人士,身上多多少少沾着人命官司,想来也不愿意去官府喝茶。”

    东方康说到做到,只这些人,江湖做派习惯了,却是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东方康如今也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了,只不过是略微透露一些风声,自然有人帮忙解决。而江湖中人其实最怕跟官府打交道,如此一来,杨铁心便纵使心中有千万个念头盘旋,也只能够带着穆念慈先行离开。

    而丘处机早就打听到钱茗莉和东方不败人在西域,东方康这边难以下手,倒是可以去会一会东方不败。更重要的是,丘处机自己失去武功,现在有杨铁心和江南七怪在,倒是可以再去探一探东方不败。虽然,丘处机心底清楚,他们这些人加在一块儿,也未必是东方不败的对手。

    东方康有让人盯着这帮人的动静,看他们行径路线,也能够猜测到他们的目的地,虽然早就猜到杨铁心固执的脾气,一定会去找娘亲问个清楚,可事到临头,还是有些不舒服,若不是之前已经得了父亲的飞鸽传书,让他放杨铁心离开,以免伤了血亲的感情。可他跟杨铁心,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

    只是,父亲的这份心,东方康也就受了。再加上,最近有人发现了西域那边的动静,已经有人跟皇帝进言,要去探查,如今时机还没有成熟,他也需要先稳住皇帝。朝堂之上根基始终太弱,作为皇帝身边的红人,现在的东方康很多做事都颇受关注,这一次杨铁心等人汇集,郭杨两家昔年到底在官府有案底,爆料出来,只怕反倒一身麻烦。至于为昔年之事翻案,等到他位置再稳固一些之后,再做也不迟。

    等到杨铁心一行人来到白驼山庄,接待他们的是留守在山庄的钱茗莉,火药库那边根据东方不败提供的资料研究又有了新的进展,大炮的制作,涉及到的工艺到底更加复杂,现在这个进展算是个喜人的消息。因此东方不败和黄药师一起去看进展。留下钱茗莉一人对付杨铁心、丘处机、江南七怪,也是清楚这些人根本不是钱茗莉的对手,更何况还有山庄的守卫在。

    “惜弱,真的是你。”

    看到光彩照人,时光飞逝,容颜却未曾有所变化,甚至比当年离开时更加美丽的妻子,杨铁心的目光中有惊艳,也有憎恶。惊艳于钱茗莉的美貌,憎恶于属于自己的女人,却在另外一个男人的照顾下,绽放了这样的美丽。

    “杨铁心,我现在的夫君复姓东方,你可以称呼我为东方夫人,直呼名讳,未免有些失礼。”

    “东方夫人,好一个东方夫人!包惜弱,分别这么多年,我一直忧心你和康儿,却不想你已经另攀高枝,变作了如今的东方夫人。”杨铁心当真是激怒攻心,说话间,甚至吐了口血,可见血气上涌,气得不轻。

    “爹,你消消气,你别动怒。”一直默默照顾杨铁心的穆念慈,看到杨铁心呕血了,担忧的不行。

    看着气吐血的杨铁心,钱茗莉只觉得腻歪,身体中若隐若现浮现的焦虑和着急,让钱茗莉知道,这是残存在身体中的属于包惜弱的执念。作为被封建思想荼毒的女子,包惜弱一贯以夫为天,不见得对丈夫是多么深厚的感情,却是将杨铁心当做生命中的神,当做唯一的信仰,看到杨铁心不舒服了,也就觉得心痛了。

    这些情绪,很快就被钱茗莉给剔除了,她是钱茗莉,并不是包惜弱,也做不来包惜弱的柔弱以夫为天,杨铁心这样子的行为做法,虽说于大节上来讲是为了忠义,可一个丈夫,连自己的妻儿都无法照顾,一心只想着兄弟义气,也就不要奢望夫妻情深,父慈子孝。

    “杨铁心,你吐的这口血,是为了偿还当日丢下包惜弱母子的愧疚吗?当日若不是我的夫婿东方出现,只怕我和康儿已经命丧黄泉。还是你更希望如此,宁愿包惜弱以死明志,也不愿意见到昔日的妻子改嫁作了他人妇?当日,你既然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妻儿,现在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质问我为什么成为东方夫人。自那日你离去之时,你便已经做出了选择。”钱茗莉眉目淡淡,这番话,既是说给杨铁心听,也是说给包惜弱听。她从不否认杨铁心是个好人,只是,对于杨铁心的家人而言,这样的好,却是灭顶之灾。

    “今日,我愿意见你,也是为了跟你说清楚。我现在是东方的妻子,同你并无半分瓜葛,你若是愿意,自然可以再娶。至于康儿,是我和东方一手带大的,这十八年来,你未曾付出一丝一毫,康儿自然随我家夫君姓东方。不过,你到底是他血脉相连的生父,白驼山庄家大业大,也不建议添一双碗筷,康儿自然也会赡养你,让你颐养天年。甚至,当年郭杨两家的旧事,等到康儿在朝堂上站稳了脚跟,也会帮忙翻案,届时,你便可换回自己的名字,不用隐姓埋名。如此,我们也算是仁至义尽,只希望你自己也细细思量,不要得寸进尺。”

    杨铁心的口舌思辨能力,自然是比不上钱茗莉的,而挺会说话的丘处机,早在踏入山庄的时候,就直接被人带着同杨铁心分开,剩下的江南七怪,同杨铁心也并无多少交情,不过是碍于徒弟郭靖乃是当年杨铁心拼命救下,才来到这儿给杨铁心撑腰。听了钱茗莉的话,他们也觉得无可厚非,自然不会帮忙分辨。

    如此,这群人浩浩荡荡来,又士气萎靡地走开了。因为郭靖的到来,本来要陪着钱茗莉的黄蓉也选择了避而不见。时隔数月,再见郭靖,黄蓉发现其实那些浓烈的喜欢,也有所淡去。这么长时间,但凡郭靖有心,就会回到蒙古去跟华筝解除婚约,而不是始终逗留在中原,没有半点儿找寻她的意思。

    以黄蓉的骄傲,如何能够容忍自己的满腔深情却被这般辜负,经此一事,这段感情,也就被她慢慢放了下来。虽然,以郭靖对母亲的孝顺,对师父的尊敬,在江南七怪出现后,虽然心里着急蓉儿的事情,却是没有办法只得跟着师父行事。

    而这帮人离开白驼山庄后,才发现丘处机竟然不在,杨铁心刚要转身去询问丘处机的下落,却发现守门的人,已经不肯再放他们进去。

    “我们庄主有事同丘道长相商。”

    一句话直接打发了他们。杨铁心不放心丘处机,便在白驼山庄附近暂居,江南七怪干脆也陪着一块儿,如此,郭靖自然也留了下来。

    “茗姨,他们还没有走,就在这附近晃悠,看得人心烦。”黄蓉虽然逐渐放下对郭靖的感情,可到底是初恋,以这样的方式落幕,始终心底存着疙瘩。

    黄蓉的性子,匹配郭靖确实挺不错的,只是,在郭靖有未婚妻的情况下还招惹了黄蓉,对于这一点,钱茗莉始终也是觉得有问题的,因此,对于黄蓉感情的事情,她很少过问,现在听到黄蓉这么说,便知道这丫头还没有放下这段感情。

    “蓉儿,康儿应该跟你分析过,以如今的各国形式,一旦蒙古同大宋开战,以郭靖的性子,自然是不会就这么站在蒙古大军这一边,一旦郭靖站在蒙古族的对立面,他跟铁木真女儿的婚事,便只能够不了了之。你若是真喜欢郭靖,还需要再等。”

    “凭什么我要等,就因为知道他会取消婚约,只是有可能,就要等下去。我这么好,才不要找这个笨家伙!”

    这样的话,明显赌气的成分很大!

    看就上“一丝文学”,无广告,无弹幕,一丝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