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三章

    东方康跟黄蓉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关系,虽然离开桃花岛后,两个孩子每年也就见个一两次面,可到底是彼此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玩伴,因此,知道黄蓉来找自己后,东方康趁着休息的时候,就立马来见黄蓉,因此,也就看到了跟在黄蓉身边的郭靖。爱玩爱看就来网 。。

    东方不败的情报网如今便在东方康手上,他的身世,又从来就没有隐瞒过,因此,东方康也清楚地知道面前这个傻小子郭靖不但是自己生父结拜兄弟的儿子,更知道当年杨铁心就是为了郭靖的平安出世而选择了抛妻弃子。

    不过,上一代的恩怨,本就不该牵扯到下一代,他也是通过情报资料知道一点儿郭靖的性子的,也算是憨厚老实。可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郭靖来中原之前,似乎同蒙古族的公主华筝定下了婚约,也是有未婚妻的人了。东方康在朝堂历练一番,识人的能力,察言观色的本事也见涨,看着黄蓉和郭靖的互动,分明就有些暧昧纠葛。

    “蓉妹妹,我已经让家丁收拾了客房,你跟郭兄弟直接跟我回家小住吧。我这阵子有些忙碌,安排了人带你四处转转,有什么想买的想玩的,尽管开口,有你康哥哥在。”东方康不动声色地在郭靖面前展露跟黄蓉的亲近,看到郭靖仍然是一副木头样子,也懒得再做试探。

    安排了人回府后,逮到机会,撇开郭靖,东方康跟黄蓉好好地聊了聊:“蓉妹妹,你是知道我的身世的,你也知道当年我生父为了结拜兄弟的妻儿而丢下了我和娘亲。这几年,我和娘亲其实也找到了当年郭夫人母子下落。”

    跟聪明人说话根本不需要费力气,话说到这里,黄蓉已然明白:“郭靖便是当年的孩子,对吗?是不是郭靖身上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知道的,否则你大可不必提起此事。”

    黄蓉心知,当年之事,时间隔得久远,本就是郭杨两家的事情,如非必要,康哥哥不会特意提起。

    “郭靖母子逃到了塞外,在蒙古族铁木真麾下生活长大,得到了江南七怪的教导,并同铁木真之女华筝定下婚约。”

    黄蓉没有想到自己对郭靖的那些旖旎女儿家心思,只一个照面,就被东方康识破。她根本没有想到郭靖是有婚约的人,明明是个那么老实的人,怎么被欺负都不吭声,却不声不响地隐瞒了这样大的事情。若是早知道郭靖已有婚约,她根本就不会对郭靖动心思。

    “谢谢康哥哥提醒,蓉儿心底有数。”

    “若蓉妹妹当真对郭靖情根深种,也不是没有机会。蒙古大军同金兵磨刀霍霍,对着大宋这块肥肉也是虎视眈眈。郭靖乃是名门之后,我观他品性淳朴,在家国大是大非面前,自当有所决断,只怕这金刀驸马他是做不成了。”到底是从小看到大的妹妹,东方康也不忍心黄蓉失落伤心,才说了这番话。

    “不管郭靖跟那蒙古公主会不会解除婚约,我现在这样子跟郭靖相处,总归是不合适的。康哥哥,我这回私自离开桃花岛,爹爹肯定很生气,你派人护送我回桃花岛吧。”慧极必伤,黄蓉是个极骄傲的女子,虽然现在喜欢郭靖,到底还没有到非他不可的地步,她的骄傲也不容许自己在郭靖尚有婚约的情况下,还跟郭靖朝夕相对。

    一时间,竟也没了逗留游玩的心思,只想着赶紧回到桃花岛,回到属于她的世外桃源。

    东方康见黄蓉已经有了决断,便也没有再劝,为了哄黄蓉高兴,将自己这阵子拿到的赏赐,挑了女儿家喜欢的绫罗绸缎,珠宝首饰,让黄蓉自己选个高兴。

    黄蓉当天晚上便正式跟郭靖告别了,郭靖分明也被黄蓉吸引,一听立马说道:“蓉儿你去哪里,我陪你一起。”

    “靖哥哥,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你明知我喜欢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已经有了婚约?看我围着你团团转,你很高兴吗?”黄蓉明明知道郭靖并不是这样的人,可到底被伤了心,忍不住开口质问。

    “我……我……”郭靖本就笨口拙舌,听到黄蓉说喜欢自己,那一瞬间巨大的喜悦席卷而至,可听到婚约,想到了华筝,一时间,竟是左右为难,本就不善言辞,这一下子,却是什么解释都说不出口了。

    而郭靖如此,只是越发让黄蓉伤心,第二天便收拾了包袱离开了。一开始,黄蓉是打算回桃花岛的,可路上听护送她的人说,爹爹去了白驼山庄,想到已经许久未曾见到茗姨和东方叔叔便又转到去了西域。

    对于黄蓉的到来,钱茗莉自然是很欢迎的,这样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她怎么看怎么喜欢。她已经通过飞鸽传书,知道了黄蓉身上发生的事情,对于感情之事,旁人其实都没有发言权,只有自己想通了才能够真正走出来。

    黄蓉鬼主意多,来到了白驼山庄,也是知道了钱茗莉和东方不败竟是在西域以白驼山庄为核心向四周辐射,屯田囤地招兵买马,不要说黄蓉看出了这一家子的野心,便是黄药师也是在来到白驼山庄的第二天,便清楚了至交好友的打算。

    “以一己之力同整个时局相抗衡,何苦?”黄药师是个自由惯了的,我行我素的典范,对于如今朝廷的积弱,明白大势已去,强敌环伺,以一己之力,谈何抗衡。

    “我和茗儿左右无事,又占了这白驼山庄地利之便,便绸缪一二,未经尝试,何须言败”

    东方不败带着黄药师参观了他和钱茗莉组建的军队,虽然两人都没有组建军队的经验,可有广大网友的支援,如何训练一支雄武之师,也少了许多难度。黄药师亲眼看到了这一帮由农户组成的军队,纪律严明,动作整齐划一,关键是一声令下,全军行动,其令行禁止,便是他曾经看过的金兵和蒙古铁骑,也要输掉一二。而针对蒙古的骑兵,也组建了专门的骑兵营,对于骑马射箭,也有所涉猎。

    再加上这可是宋朝,四大发明已经问世,火药其实也已经得到了运用,只是冷兵器依旧占据了主导,而热武器一旦发明应用出来,其威力,可不是蒙古铁骑能够抵挡的。

    黄药师见识了火药的威力,甚至还看了□□的精准,听到这批枪械已经在批量生产中,明明是来寻找离家出走的女儿的,却是拜托了东方不败留意女儿的行踪,留在了白驼山庄,一同帮忙。黄药师素来擅长五行八卦之术,而在行军中,若是能够将阵法巧妙结合,其威力更是可以无限放大。有这么一批听话的士兵在,要排演人形阵法,也不是什么难事。

    武林中以全真教为首抗击敌兵的武林人士不再少数,黄药师从来未曾参与其中,只因他心知肚明,只以武林人士的散沙之力妄图救国,而国家上层却是采取被动挨打战略,再多的英勇就义,也是徒劳。可现在,东方不败和钱茗莉却给他展示了不同的可能。

    等到黄蓉也来到了白驼山庄,这对父女干脆一块儿给士兵训练,演练阵法,有事情忙碌开来,黄蓉那些对于郭靖的旖旎情思,便也淡了不少。

    这边的准备工作进展的如火如荼,另一边的东方康却是因为郭靖的缘故,暴露了身份,遇到了带着穆念慈四处游走摆比武招亲擂台的杨铁心,也遇到了蜂拥而至的江南七怪,而当年被废了武功的全真教丘处机。

    这些人都扎根汇聚,直接就是一团混乱,面对指责他忘记生恩的丘处机,以及对他一口一个康弟的郭靖,还有虎视眈眈的江南七怪,东方康本就因为朝堂之事,千头万绪,面对这帮人的集体指责,也懒得避让,直接就干脆全部招呼到自己名下的酒楼,让人把手,不让人进来,暂停营业,清清静静地说个分明。

    “杨先生,我知道你是我的生父,我要姓东方是我自己的意思,我以我的父亲东方不败而骄傲,若不是爹爹的帮扶,只怕我和娘亲现在只怕身首异处。这样的结局,你当时丢下怀着身孕的娘亲,就应该有所预料,所以,这些年,你才可以毫无愧疚之心地四处流浪,甚至还好心地收养了一位姑娘做养女,为了她弄什么比武招亲。”

    “你娘她,真得改嫁了?”她怎么可以改嫁!

    杨铁心自然心底是有妻子的,这些年颠沛流离,虽说收养了穆念慈,却也没有再娶其他女人,一个是心底对妻子有愧,一个也是因为家境贫寒,还认养了一个穆念慈,四处流离,自然没有再婚配。听到包惜弱竟然另行改嫁,其心中的愤怒裹挟着不可置信,便直接质问出声。

    “父亲待娘亲极好,甚至为了我,父亲一直未曾再要孩子。所以,我姓东方,要传承父亲的衣钵。常言道,生恩不如养恩大,既然当年杨先生选择了兄弟大义,那么,现在应该也不会反对我对父亲尽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