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九十一章

    第九十一章

    “康儿,如今你也已经十一岁了。我和你娘亲一直没有隐瞒你的身世,只是,如今看来,还是太早告诉你这件事情了,才会让你心生隔阂。如今,你可是后悔改姓东方?”东方不败心底清楚康儿的一些患得患失,也知道康儿对他的崇拜。只是,这个孩子看似玩闹聪颖,却是内里心思敏感,也容易多想,因为血缘上的那点儿关系,难免就有些小心翼翼,过于追逐完美。可能也是他给这个孩子无形的压力太大,再加上到了桃花岛之后,难得碰到一个知己,东方不败承认他对康儿的关注力也下降了很多。

    这番话,东方不败也着实有几分激将法的意思。

    “爹,我没有后悔,我高兴自己姓东方,我为是爹爹的儿子而感到骄傲。康儿知道错了,康儿以后绝对不会再撒谎!”东方康一张小脸因为慌乱着急而憋得通红,眼泪珠子更是因为钱茗莉和东方不败的态度而不停地掉落。从小到大,因为爹娘的疼宠,东方康虽然是在小村庄长大的,可是吃穿用度,一应都是最好的,没有半点儿受到委屈,再加上在村子里是孩子王,又有东方不败这个教书先生的威望在,他还真得很少哭。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小小年纪的东方康又一贯以东方不败为楷模模仿学习,更是很少跟其他孩童一般动辄哭闹不休。现在慌得掉了金豆子,可见是真得怕了。

    可是这样的慌乱哭泣更加让东方不败失望,如果在康儿的心底,真真切切,没有任何小心思地将他当做父亲看待,就不会面对他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就如此慌乱。小孩子有时候很多的无理取闹,甚至是胆大包天的行为,背后其实都是藏着对大人宠爱底线的心知肚明。明白爹娘疼爱自己,护着自己,才敢上蹿下跳。

    “康儿,你还不明白,你到底错在哪里吗?”东方不败半蹲着身子,双眸与康儿互相对视,知道这一时半会儿的,想让他明白,还是有些苦难,握住康儿的一只手,牵着他在海边漫步。

    “康儿,你可还记得村东口的杨虎?”

    “那个因为想要捉鱼,差点儿溺死在河里的杨虎?”东方康因为自己之前想要偷偷下海的事情,一下子联系到了这个事件上。

    “你可记得杨虎被人从河里救上来之后,杨虎家人是什么反应,而杨虎又是什么反应?”

    明秀村民风古朴,一年到头也没有什么大事,可以说,杨虎因为贪玩差点儿溺死在河里的事情,算是一件让整个村子都炸了锅的大事情。刚巧当天出事的时候,是学堂里的休息日,而东方康彼时也带着自己的小伙伴在山边玩耍,顺便采集一些草药,带回去给娘亲。事发的时候,来得巧,刚好看到了杨虎被救了起来,也看到了杨虎爹对着缓过劲儿的杨虎的怒吼,杨虎娘则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而等到杨虎被大夫诊断并无大碍,服几贴草药就可以后,杨虎爹更是拿藤条抽了杨虎,杨虎一开始还乖乖认错,明显是被这事情给吓到了。可等到身子康复了,又故态萌发,还是贪玩,还是要靠近河边去摸鱼。然后被杨虎爹逮到,追着满村子的跑。

    隐隐的,东方康知道,自家爹爹并不是毫无缘由地发问,素来聪慧的他,隐隐知道了写什么,却又一时间如坠迷雾之中,没有寻找到方向。

    “虎子的爹对着自己的儿子,看他不听话,该打打,该骂骂。而杨虎也是知道自己父亲疼着自己,护着自己,才敢一而再地犯错误。男子汉大丈夫,错了便是错了,对着自己的爹娘承认错误,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和蓉儿玩得好,想要下海,我和你娘也未曾阻拦,之前就成吩咐过,只要你身边配了人便可。为何我和你娘来找你,你第一反应是隐瞒,而不是如实相告?”

    “康儿,我和你娘亲都希望你快乐开心地长大,我们是父子,应该坦诚。是不是因为之前丘处机的出现,让你又心底有疙瘩了?”

    东方康年岁小,却不笨,话说到这份上,顿住脚步,牵着东方不败的大手,仰着头说道:“是康儿错了,这世上,爹爹和娘亲是待康儿最好最亲近的,有什么事情,便是做错了,也不该遮遮掩掩。康儿永远是爹娘最心疼的宝贝。”

    父子聊过天后,东方不败也考校了东方康的所学,连带着跟东方康亲近的黄蓉也一下子又多了一个授业恩师。甚至,鉴于两个孩子对海底的好奇,钱茗莉和东方不败也带着两个孩子组织了几次海底教学。而两个孩子玩的高兴,又跟周伯通说了,闹得周伯通一门心思想要走出桃花阵也去海里浪几圈。

    可两个孩子上次带着周伯通出了桃花阵已经被训了一顿,也就每日里带些海鲜过来跟周伯通玩闹,没有再做出格的事情。

    黄药师是在三个月后才回来的,期间曾经让人送了信件过来,报了平安。而这一次回来,并不是黄药师一个人,几个尚在世的徒弟都回来了,几人的腿伤,黄药师给看过,在医学之道上,黄药师对钱茗莉也是颇为佩服的,因此带着几个昔年被驱逐的徒弟回到岛上,让钱茗莉给看看伤势。

    钱茗莉对于腿伤还真得颇有几分研究,且不提她作为顶尖草药师对草木精华的运用已经炉火纯青,而且她之前因为学医的缘故,对于中的黑玉断续膏也格外有过研究,是以,医治几人的腿伤,颇为驾轻就熟。

    如此,一家人便又在桃花岛上逗留了大半年,眼看着又临近年关,便在桃花岛上过了第二个春节,这一回,人更多,也更加热闹了。忘了说一句,黄药师虽然带回了徒弟,却并没有将梅超风也带回来,可见心底还是介怀当年之事。再加上其他几个徒弟也是受了梅超风两人的牵连,再加上梅超风修炼九阴真经,更是让黄药师心底添堵。

    不管桃花岛的家务事如何,待到第二年桃花岛上桃花盛开之际,钱茗莉和东方不败带着康儿决定告辞了。

    不管是黄药师还是黄蓉都很舍不得,可见她们去意已决便也只能够恭祝她们一路顺风。

    如之前规划的,一行人去了传说中独孤求败的剑冢,按照中的线索去搜索,也费了写周折,等到了地方,看到生猛的大雕的时候,那大雕率先攻击了过来,明显不喜人靠近独孤求败的剑冢。

    东方康率先迎了上去,只是,却没能在大雕手上撑过十招,大雕并无伤人之意,东方康也并没有受伤。到底还是孩童天性,东方康对这样厉害的大雕,明显喜爱非常:“爹,娘,我想要大雕跟我作伴。”

    “好,既然康儿喜欢,那便养着吧。”东方不败话音一落,便迎了上去,如同方才东方康在大雕手上几个回合间便惨败一般,威风凛凛的大雕,同样在东方不败手上没撑过几招,便被打败了。

    来到这独孤求败的墓地,虽有类似游客的心态,却并无轻呼慢待的意思,看过那简陋的山洞,以及洞壁上的题字,其笔力深厚,内劲之充沛,便是东方不败见了,估算着自己只在笑傲江湖世界的实力,以葵花宝典的厉害,对上独孤求败,也未必有把握能够完胜。

    出了山洞,又来到峭壁,寻着中的描述,攀岩上去,寻找到了那埋剑之处,此时,大雕见到这一行人熟门熟路的样子,竟是看着打败了自己的东方不败,格外亲近,甚至一如中一般,掀开了剑冢上的石头,几把长剑便显露而出。

    “好剑!”康儿正是少年好斗的年纪,看到好的武器,自然眼神发光,其实,东方不败也着人准备了兵器给东方康,只是跟面前的这几把利剑比起来,确实逊色很多。

    “康儿若是喜欢,便给独孤前辈磕几个头,当做谢礼。”

    人死如灯灭,这些绝世好剑曾在独孤求败手中名动天下,可此刻藏在这峭壁之上,却是如明珠蒙尘。武器本就是人来使用才能够发挥出其价值。

    剑冢一行,拿走了几把剑,还带走了一只大雕。一行人在剑冢附近的山谷呆了一个月,每日里大雕都叼着蛇胆来孝敬东方,钱茗莉检查过后,倒是让康儿服用了不少。而这一月里,拿着剑冢中的第一把剑,乃是独孤求败弱冠之前使用,在东方不败的指导下,还有大雕做陪练,东方康的剑术进步神速。

    剑冢之行结束之后,一行人四处游走,还去了白驼山庄附近,看看西域的风景,不想,还撞上了白衣书生打扮的欧阳克,而这人对女色的贪恋,对着钱茗莉嘴上也没大没小的调戏了几句,直接被东方不败给教训了一顿,却引来了欧阳克背后的西毒欧阳锋,又是一阵热闹。

    “所以,继种田流、知己篇之后,现在进入金手指打脸流了吗?”

    “欧阳克真是自己找死,竟然敢调戏主播,主播是你能够调戏的吗?没见我们对主播再怎么心水都不敢口花花,生怕教主威武,飞出屏幕给我一针!”

    “话说,主播真得不是故意的吗?见了东邪黄药师,现在想见西毒欧阳锋,干脆就从欧阳克下手。”

    “突然觉得楼上好像真相了。”

    “真相了+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