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章

    事实证明,就算帮助崔英道跟妈妈团圆了,可中二病患者还是中二病患者,那一副老子天下第一,谁也比不过我的牛逼架势,让钱茗莉只能败退。

    得了,反正偶像剧的剧情人员又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大家有钱有闲,谈谈情说说爱,一个塞一个的浪漫,她也懒得掺和其中。

    她最近研究了一下直播平台,自从她将每日任务的花美男视频以录播的形式放到直播子平台上后,每日的收入都还不错,就算她这边停止了直播,可录播子平台上却还是不断有收益入账,这就好比是躺着睡觉也能够听到金币掉落一样,为此,钱茗莉也花了功夫研究。

    还真被她发现了好东西,她可以用人气值和打赏金额购买隐形的监控摄像头,其实,未来观众们好奇的点各有不同,一味跟着她的视角行动,难免偶尔会枯燥乏味,影响直播平台的人气,可要知道,在这整个偶像剧世界,整个直播平台就只有她一个主播,意味着她有千千万万的素材可以挑选。

    只不过,碍于现在等级不够,除了一个专门的录播子平台之外,她也就还剩下两个直播子平台。录播的频道,除了播放花美男视频,每天不同的时间段,钱茗莉安排了电影、电视剧、综艺,甚至是广告的播放。甚至有时候偷懒,直接让监控摄像头对着电视剧直接录播,都不用费劲心思想节目的。当然,除非实在忙不过来,钱茗莉还是很看重未来观众的忠诚度的,也会为他们挑选喜爱的题材播放。

    另外两个子频道,钱茗莉将一个监控摄像头直接放在了崔英道身边,崔英道这酷帅少年一开始就吸引了不少颜控的注意力,后来,看到他打架的帅气动作,倒是也吸引了一定比例的男性观众。还有一个,在金叹以极符合偶像剧男主的气场来到学校后,也顺利跟拍在了金叹身边。

    忙完了这两件事情后,钱茗莉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的创作上,她从前在123写文的习惯,是写多少发多少,更多的是热情和冲动。像现在这样子精心创作,根据大纲故事主线,完善细节,赋予每一个人物血与肉的创作,还是第一次。再加上还有专业编剧的帮忙,给了钱茗莉很多的帮助。

    因为过于投入自己喜爱的事业,钱茗莉虽然的确放了监控摄像头在男一号和男二号身边,可并没有过多地去关注,她以为剧情按照脉络发展,却不知道,因为她这只蝴蝶的存在,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而最大的改变就是,崔英道并没有为了故意跟金叹作对,而喜欢上车恩尚。

    男一号和女一号的感情稳定发展,有金叹护着,车恩尚在学校里其实过得挺不错的,事实上,有一节骑马课,钱茗莉是跟车恩尚一块儿上的,当时就被金叹和车恩尚之间闪耀的甜蜜泡泡给闪瞎了眼。

    期间,刘rachel作为金叹的未婚妻,倒是多了一些跟两人的对手戏。不过,没有崔英道从中阻隔,金叹倒是顺利地跟刘rachel解除了婚约。

    有些消息,是李宝娜告诉钱茗莉的,对于自家男朋友的小青梅竟然和自己的初恋好上了,李宝娜心底一开始是有些别扭的,不过,她一贯是大方爽朗的性格,跟自家亲爱的灿荣说过了,自然也就没事了。不过,面对跟金叹如胶似漆的车恩尚,李宝娜大多数时候还是比较喜欢跟钱茗莉一块儿。

    因此对于钱茗莉已经接近尾声的大作,她也是第一时间拜读的。

    “你写得可真好,有没有打算把故事改编成剧本,交给我们公司,翻拍成电视剧,肯定会很好看。”

    钱茗莉在这个世界不缺钱,倒是也没有那么强烈地要将故事版权卖出去的意思,不过,每个作者心中自然也都有一个梦。之前钱茗莉一直是写同人的,不要说拍成电视剧了,连出版都不可能。因此,听到李宝娜的建议后,也没有跟她客气:“好的呀,我倒觉得你很适合演我故事里的女主角呢,这么漂亮又大方的,肯定能迷倒万千少年。”

    “好你个多多,叫你打趣我!”李宝娜有自己的职业规划,虽然他们家是开娱乐公司的,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当明星。她喜欢现在的生活,也知道公司里看似光鲜璀璨的哥哥姐姐们的辛苦,李宝娜心知自己并没有那个心气去受那份罪,“倒是我们班的姜艺率一心想要当明星。”

    钱茗莉也只是开玩笑,她已经跟相熟的编剧姐姐说好了,等到她将故事完整写出来后,也会尝试着自己先创作成剧本,然后再让她帮忙修改。

    “姜艺率,她的脾气可不好,能受得了那份罪?”

    “不管她了,你倒是说说,你和崔英道是怎么回事?我看到他给你送花了,送花了哎!我早觉得他对你动机不良,果然露出马脚了。”

    李宝娜的话,让钱茗莉有些微的尴尬,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崔英道不是喜欢车恩尚的吗?怎么会现在突然表现得对她很喜欢的样子。这送花的事情,也让钱茗莉很尴尬,偏偏还被李宝娜给看到了,学校里也不少人瞧见,这几天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除了车恩尚和金叹的恋情,就是崔英道在追她的消息。

    比起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钱茗莉和崔英道之间倒是更加门当户对,因此,学校里议论的人也就更多了。

    钱茗莉对崔英道的喜欢,大半是出于那种对电视里的角色的淡淡的好感,跟男女之情,真得是没有关系的。更何况,她心底也清楚,她无法保证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些都让钱茗莉下意识地避开崔英道。

    李宝娜看钱茗莉一脸尴尬,想了想,还是说道:“崔英道性子霸道,你这样一直回避,并不是解决的好法子呢。”

    “我知道,可是,跟他说话,有理也说不清。”钱茗莉不是没有跟崔英道沟通过,只是,她拒绝她的,他追求他的,让她好闹心。

    说曹操曹操到,钱茗莉回到家后,就看到了跨坐在摩托车上的崔英道,她下了车,招呼崔英道进了家,让管家倒了茶,客厅里留下他们两人后,组织着言辞,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崔英道堵了一句。

    “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用有负担。”

    钱茗莉拢了拢耳际的发丝,看着面前一脸认真的少年,当真是青葱水嫩的年纪,眉眼间的锐气,让人看了不由叹一声,好一个少年儿郎!

    “崔英道,你知道我是华夏人,我喜欢的是传统的华夏儿郎,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你太过锋芒毕露,也太过自我。”察觉到崔英道要辩解,钱茗莉抬了抬手,阻止崔英道接下来的话,“我一直觉得喜欢是两个人的事情,恋爱也是两个人的事情。这几天,你高调在学校里表示喜欢我,让我无端被人非议,仿佛被你追求,是件多么荣耀的事情。可事实上,我并不觉得被你喜欢是件多么荣幸的事情。”

    “从学习成绩看,你比不上我。论家世,我也不比你差。再看相貌,我也自认为是个美人。没必要因为你而承受舆论的压力。”

    “崔英道,你在帝国高中也许是个天之骄子,可你仔细想想,除了你是宙斯酒店的继承人之外,你还有什么让人骄傲的?起码,我没有看到你特别优秀的地方。”

    “虽然这样说很失礼,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觉得你配不上我。麻烦你在足够优秀之前,不要再表现出一副‘老子喜欢你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还有,以后,也不要再来我家了。”

    钱茗莉从本心上讲,也不愿意这样子折辱面前的少年,可是,感情上的事情,既然明知道不可能,就不要拖拖拉拉地,太过拖泥带水,对双方都不好。要不是因为还有个日常任务要刷,钱茗莉倒是觉得她还是回国比较好。

    崔英道面无表情地离开了钱茗莉家,在他意识到之前,已经给李宝娜打了电话:“我真得配不上多多吗?”

    他一直听着李宝娜叫她多多,却一次都没有当着钱茗莉的面叫过,此刻他的心底阴云密布,一声多多,却是蕴藏了极为复杂的情绪。

    李宝娜一听,聪明的她,立马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多多拒绝了你,对不对?”李宝娜作为钱茗莉的朋友,想了想,认认真真地说道,“你知道多多因为是转学生,一开始因为两国差异,功课跟不上,她请了家教,自己也很用功。上次测试,她的名次虽然只是班级第十名,却已经很了不起了。而且,这期间,多多还一直有在跟我公司的编剧学习写剧本,创作了一本,我看过,很精彩。多多说过,她将来想当医生,完成这部后,她会认真准备相关方面的学习。崔英道,你呢,你有想过,你的未来吗?”

    李宝娜跟钱茗莉逐渐成为闺蜜,也是被钱茗莉身上的这种光芒所吸引,如果说,从前李宝娜因为良好的家世对于未来还有些许迷茫的话,那么,在钱茗莉身上,她汲取了很多前进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