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要论武功之精妙,武学之造诣,融会贯通,本就曾经登顶的教主,在这个群雄辈出,豪侠满街走的射雕英雄传的世界里也是当之无愧的november 1,康儿本就天资聪颖,又有东方不败的悉心教导,虽然年仅十岁,一身内力却是已经在武林中位于中游水准,再加上平日里康儿拆招喂招的陪练乃是东方不败,便是对上丘处机也能够撑个百八十招的。

    不过,小康儿向来机敏,察觉出丘处机待他的微妙态度,虽不忿丘处机侮辱娘亲的言辞,却是一路引着丘处机来到了书院,找到了东方不败,这才有了依仗,直接抽出配在腰间的软剑,同丘处机搏斗了起来,半点儿也不废话,一路上听到这老道士的话,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东方康,直接开打了!

    “记住了,牛鼻子老道,我叫东方康,我父亲是东方不败,我娘亲不是你能够侮辱的,再让我听到你半点儿诋毁我娘亲的话语,我就割了你的舌头!”

    一句话,再加上本也就知道剧情,知道丘处机的脾性,东方不败看到康儿出手了,便也琢磨着拿丘处机让康儿练练手。至于满嘴不尊重,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哔哔叨的丘处机,他不介意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至于全真教,他还真不用怕什么。

    丘处机年长,比斗经验丰富,本没有将小康儿放在眼里,可几个招式下来,却是打叠起了精神,万没有料到,他以为的包惜弱改嫁的是教书先生,可竟然是个隐世的不出世高手,便是丘处机扪心自问,也无法将这个孩子教得更加出色。只是,观其武功路数,分明有道家的心法痕迹,可全真教乃是数一数二的名门正派,玄学正宗,这孩子的武功路数,从何而来?

    压住心中疑问,眼看着就要拿下面前这孩子,却是一阵劲风袭来,丘处机只觉得自己避无可避,四面八方的路子似乎都被这气劲给包围了,竟是简简单单一个招式,就让他筋脉寸断,一口鲜血,喷薄而出。

    东方不败将康儿护到身边,一招直接废了丘处机,免得这老道士倚老卖老,徒留后患。

    “康儿,这道士叫做丘处机,同你生父有旧,你打算如何处理?”

    十岁的东方康已经到了知事的年龄,当年之事,东方不败和钱茗莉并无多加隐瞒,因此,也知道丘处机因为躲避金兵而被自己的生父所救,却招来后续的一连串祸事。站在家国的角度,有丘处机这样一个道士,似乎是一件仗义而为的好事情。可东方康年纪还小,他也不会去想那么多,他并不恨自己的生父选择兄弟义气,抛弃了他和娘亲,却也并不愿意姓杨,他很高兴自己现在姓东方,是父亲的孩子。

    “把他弄走,不能让娘亲看到,免得娘亲不高兴。”

    东方不败闻言,抬了抬手,自有藏在暗处的手下过来将这件事情给处理干净了,生逢乱世,便是隐居山村,也不能没有任何保障的力量,更何况,想要生活水平各方面质量有所提高,在古代社会,都少不了人手鞍前马后。而招兵买马,收服一些听话的手下,教主绝对是熟练工种了。

    “康儿,你也十岁了,我们该四处看看,这江川山河。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第一站,你想去哪里?”

    康儿有些舍不得明秀村的小伙伴们,可也隐约知道丘处机的出现,破坏了原本平静的生活,而只要跟着父亲娘亲,他在哪儿都是开心的。

    身处武侠世界,之前因为康儿还小,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健康快乐的长大,夫妻俩也就乐得留在明秀村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乡村生活。现在既然丘处机出现了,意味着射雕英雄传的序幕已经拉开,她们也不希望康儿的眼界局限在一方村落,再加上钱茗莉对于桃花岛,对于黄老邪,也颇有几分向往,一家人也不用收拾什么东西,有人手,有银两,走到哪儿都不用怕怠慢了自己。

    活的时间越久,经历的事情越多,钱茗莉就越懂得善待自己,享受生活,她虽然是在做直播,算是一种工作,可工作和玩乐能够同时兼顾,甚至还能够让工作变得更加有趣,那又何乐而不为呢。因为钱茗莉现在也是资格颇深的一名主播了,听零号的意思,因为她这边的试点不错,已经在物色培训新的穿越直播的主播了。毕竟,晋江直播公司,有庞大的文学城数据库作为支撑,架构起来的二次元世界,自成一个独立的小世界,虽然因为技术攻克问题,还不能够同时容纳太多的人穿越进二次元世界,却允许以钱茗莉这样子单个甚至是双人模式进行直播穿越,其盈利颇为可观。

    虽然有新进员工的压力,可能会瓜分了她的观众源,可是,她的资历摆在那里,自带无数粉丝,再加上还有教主这个吸粉的附带赠品,便是前面十年的种田画风直播,也依然让人看的津津有味。甚至还将她们夫妻俩培养康儿的一些视频做成育儿片段,在星网上广为流传。

    言归正传,不只是钱茗莉对桃花岛有兴趣,其实,星网上的观众也对桃花岛很好奇,一行人慢慢悠悠地一边看风景,一边带着康儿看看这个时代的风土人情,遇到江湖人士,也会坐下来喝酒聊天,当然康儿作为未成年儿童,喝的是自备的果汁,营养又健康。

    如此缓步而行,过了两个月,也来到了海边,要去桃花岛,还需要船只,这个时候就显出财大气粗的重要性了。不需要再麻烦地询问是否有船家愿意去桃花岛,自卑的船只,还是豪华版本的,就直接出现了。

    康儿第一次坐船,颇为兴奋,他这两个月也听了许多传闻,自然知道这桃花岛乃是东邪黄药师的住处,私心里觉得天下第一厉害的就是自家父亲的康儿,奇怪为什么江湖上丝毫没有关于自家父亲的传说,却并没有多问,只觉得自家父亲真是厉害的天上有地下无,才会无人敢言及自家父亲名讳。

    一开始坐船还颇为兴奋,可时间久了,四面都是海水,天空亦是蔚蓝,需要仔细分辨航向,方不至于迷失在海域,康儿细心地学习了如何在海中辨别风向,辨别航向,还亲自垂钓,自己下厨给钱茗莉和东方不败做了一道清蒸鱼。

    虽然味道实在称不上有多好,可胜在孩子的心意。

    等一行人靠近桃花岛,这么一艘船靠近,岛上人自然会有所反映,东方不败对这位传闻中的东邪倒是颇有几分好感,他这人,对于酸腐味开口闭口大义天下的名门正派看不上眼,可黄药师这般惊才绝艳,坦坦荡荡,亦正亦邪的,却是能够让他另眼相看。因此,就算桃花岛上的阵法,对于教主而言,分分钟就能够搞定,还是按照规矩,递了拜帖。

    这拜帖送过去,黄药师还没有什么反应,活泼好动的黄蓉却是激动了,她一个机灵的小姑娘,这个岁数,正是好奇心旺盛的时候,可偏偏岛上的仆人都口不能言,黄药师虽然待她极好,可小女孩儿总归有自己的小心思,这一下子,听到岛外来了人,直接拿了拜帖就往码头方向跑去。

    黄药师却是暗自沉吟,不记得江湖上有东方不败和钱茗莉这两号人物。这些年,甚少有人来桃花岛,这二人难道是新冒出来的新秀?看到女儿笑逐颜开,好奇得眼珠子直转悠的小模样,黄药师恍若闲庭散步一般,慢悠悠跟在女儿身后,却总是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不管是谁,胆敢来桃花岛,都怎么来怎么滚!

    等到二人来到停靠船只的码头,就看到了一对风华绝代的夫妇,长袍被海风吹得翻飞,却难掩两人身上的气场。而两人身前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孩子。只一眼,黄药师心中原本因外人造访而产生的不悦便淡了去。这样子风骨的人,倒是值得一见。

    黄药师本就是随性之人,握住女儿的手,开口道:“不知三位前来,所为何事?”

    “素闻桃花岛景色宜人,桃花盛开时,满岛生乡,又闻黄岛主乃是为性情中人,心生向往,便冒昧来访。”钱茗莉笑意吟吟,看着面前虽然依稀有些青丝,却难掩风流狂狷之气的黄药师,看到了小时候心中的偶像,还是有那么几分激动的。

    “我们岛上的桃花最好看了,现在是正是最美的时候。我是爹爹的女儿,我叫黄蓉,你叫什么?我还是第一次见跟我一般大小的孩子。”黄药师还没有说什么,黄蓉就好奇地开口了,眼珠子滴溜溜地围着康儿转,只觉得面前的男孩子说不出的好看。

    “我叫东方康,今年十岁了,我应该比你大。”康儿之前也见过很多的女孩子,村里就有许多女娃娃,可却没有一个像面前的黄蓉一般,古灵精怪又难掩秀丽姿容。

    “我七岁了,那我喊你一声康哥哥,可好?”

    “嗯,蓉妹妹。”

    两个孩子天真无邪,做为家长的黄药师却是察觉到对面两人的武功造诣怕是还在他之上,见对方并无恶意,便引三人上岛一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