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明秀村一如起名,是个山清水秀的村落,南方的小乡村,风调雨顺,粮食产量高,山上的野物多,钱茗莉和东方不败带着小杨康,便在这个村庄住了五年。两个人都不是第一次养小豆丁了,看着小杨康从粉嘟嘟的小婴儿,渐渐地会翻身,会喊人,会爬,会走,能跑能跳,仿佛也只是一转眼的事情。

    这五年里,东方不败成了这明秀村的教书先生,开办了一个学堂,给村子里的孩童启蒙,当然,生逢乱世,识文断字需要先生,基本的武力保障也需要有人教导。乡村里的孩子,打小就跟大自然亲近,跑动得多,身子骨本来也就结实,又被教导了一些基本的武功路数,这些孩子便也跟附近村庄的其他孩子隐隐有了区别。

    东方不败的名声传开,附近有越来越多村庄的孩子送了过来,东方不败一个人也忙不过来这么多孩子,而且他也不高兴将太多的时间花在这学堂上,干脆重金聘请了一个落榜的举人来到这明秀学堂当老师,又请了村子里手脚勤快,嘴巴也严谨的妇人当烧饭打扫的,如此一来,东方不败的日子便也清闲许多。

    小杨康打小便在这书院中长大,作为先生的孩子,又生得粉雕玉琢,冰雪聪明,便成了书院的吉祥物,虽然,不管是钱茗莉还是东方不败都是觉得孩子在该玩闹的年纪就应该尽情地享受童年的快乐,并没有严格要求杨康要学东西,可这孩子,确实是个聪慧的,不过是跟着学堂的孩子一起玩闹,小小年纪,却学得比已经七八岁的孩子都要来得厉害。

    最基本的三字经能够倒背如流,甚至连千字文、诗经也能够背出个十之七八。至于武功,小杨康自己很感兴趣,央求着东方不败教他,便先学了小无相功的内力心法,其他的武功招式,便是从最基础的开始学起。本以为孩子年纪小,恐怕枯燥的蹲马步没有办法坚持,可兴趣真得是最好的老师,为了让学院里比他大的孩子听话,急于展现自己的强大实力的杨康,便这么坚持了下来。

    小杨康五岁大的时候,因为读书识字,小小的脑袋也能够明白一些道理,就好像儿子女儿总归是要跟父亲一个姓氏的,而大家都叫父亲东方先生,可杨康却知道自己姓杨名康,而妈妈的名讳似乎是茗儿,至于姓什么,小杨康还不知道。

    于是以为自己可能是跟村东头的马大姐家一样,因为马大姐丈夫是入赘的,所以生下的小孩是姓马的。那么,他们家,父亲也是入赘的吗?

    对于什么是入赘还稀里糊涂的杨康,这天问了钱茗莉一个问题:“娘亲,父亲姓东方,我姓杨,那你呢,你姓什么,我是跟你姓吗?”

    对于杨康的身世,钱茗莉并没有要瞒着杨康的意思,只是,孩子还小,对于大人的这些事情,还不能够理解,便是说了,也是徒增烦恼,因此,不管是她还是东方不败都没有对小杨康提起他的身世。可今天,小杨康都这么问了,想着孩子五岁了,也可以知道一些事情的真相了。

    “娘亲本名叫做包惜弱,后来遭逢变故,决定抛却从前的身份,遇到了东方,嫁给东方,我现在叫做茗莉,品茗的茗,茉莉的莉,是故,东方唤我茗儿。”

    “为什么我不跟父亲姓,也不跟娘亲一个姓氏?”小杨康再怎么聪慧,也只是个五岁大的孩子,听了钱茗莉的话,内心里懵懵懂懂的,有很多事情不能够理解,只是,本能地有些害怕惶恐,这个问题一问出声,声音也带着几分颤抖。

    “因为你的亲生父亲并非东方,而是叫做杨铁心,只是,当年因为包惜弱一时好心,救助了金国王爷完颜洪烈,却引来觊觎。完颜洪烈勾结官府,导致一场祸事,杨铁心的结拜兄弟郭啸天死于非命,当时,包惜弱同郭啸天的妻子均身怀有孕,杨铁心为了兄弟义气,护送了郭啸天的妻子离开。而包惜弱则是落入完颜洪烈手中。”

    说到这里,看着一副懵逼样子的杨康,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孩子,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疼了,将跟个软糯团子似的小杨康抱入怀中,钱茗莉继续说道:“当时,我知道了一切均是因为我的一个善念而起,使了计策,摆脱了完颜洪烈的控制,独身一人来到了这明秀村。一切虽是因为我的一己善念而起,可做好事本没有错,错的是人心。而当日,杨铁心既然丢下了包惜弱离开,便是放弃了身为丈夫的责任。我虽是汉人,却并没有要恪守三从四德的想法,遇到了东方,他待我极好,且不介意你的存在,我便改嫁了东方。康儿,你且放心,我和东方不会再孕育子嗣,终其一生,你都是我们唯一的孩子。即便你跟东方没有血缘关系,你也是他唯一的孩子,你将继承他的衣钵,学习他的本事。”

    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辨别力,再加上钱茗莉说的话,信息量太大,其实,杨康真正能懂的部分很少,他只是抓到了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原来我不是父亲的孩子吗?”

    此时此刻的小杨康想了很多,他一直为有东方不败这样一个能文能武的父亲而感到骄傲,明秀村里多少孩子羡慕他是父亲的孩子,可原来,他竟然不是父亲的孩子,一想到这里,委屈得不行的小杨康,便是钱茗莉后来说了很多好话,也低挡不住涌上心头的委屈彷徨,眼泪就这么啪啦啪啦地往下掉,跟下珍珠雨似的。

    “哇哇,我不要姓杨,我要姓东方,我要做父亲的孩子。”

    东方不败其实在杨康一开始发问的时候,就在门口,只是,钱茗莉要花时间耐心跟杨康解释,他便没有进门,听到小杨康这么嚎啕大哭,他也有些心疼了。

    推开门进去,看到在钱茗莉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杨康,怜惜地抱了过来。而小家伙一看到东方不败出现,两只手就牢牢地抱着东方不败的脖子,哽咽地道:“父亲,父亲,爹,我是父亲的孩子,我不要做其他人的孩子,我要跟父亲一样姓东方。”

    五岁大的孩子,固执地认定了一件事情之后,就不肯轻易改变,在小小的杨康的内心世界里,只要跟父亲一个姓氏了,那他就是父亲的孩子了。

    实在是搞不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杨康,东方不败和钱茗莉的视线交错,开口道:“康儿,不管你姓什么,都是父亲的孩子。”

    “不嘛,跟父亲一样姓东方,才是真真正正父亲的孩子,我以后是要给父亲传宗接代的。娘亲刚才说,你们只会有我一个孩子,是骗我的对不对,所以,才不让我跟父亲一样姓东方。”

    胡搅蛮缠,偏偏小杨康,还自有一套自己的逻辑,这么闹了几天,两个人由得孩子自己改姓了,现在叫东方康,说实话,还真得不如杨康顺耳好听,可小家伙每天咧着嘴,笑得那叫一个得意,还鼓捣着学堂里的孩子叫他小东方,就跟东方先生相呼应了。

    只是一个简单地改姓,却是让小杨康高兴了许久,啊,现在应该叫东方康了。孩子的心思本就敏感,知道自己原来并不是东方不败的亲生孩子之后,东方康粘着东方不败越发厉害了,总是希望能够跟父亲亲近一些,再亲近一些。甚至,连练武的时间都加长了许多,口口声声地喊着,学好武功,将来保护父亲和娘亲。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又是五年过去了,十岁的孩子,又早慧,对于当年很多不理解不明白的事情,也逐渐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对于娘亲改嫁,东方康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不仅仅因为东方不败对娘亲的好,更因为这十年来,为了他,娘亲就真的没有再生其他孩子。虽然这样很自私,可是,站在东方康的角度,他还是希望成为父母唯一的孩子。

    至于那个下落未明的亲生父亲杨铁心,这些年,东方康也慢慢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对于这个注重大义的父亲,东方康不讨厌,也不喜欢。毕竟,他和娘亲都是被杨铁心抛弃的一批人,而如若不是东方父亲的出现,娘亲一个弱女子,又如何在这乱世中生存?身怀有孕,还手无缚鸡之力,就因为兄弟的义气,所以,他和娘亲就理所当然地被放弃了。

    这些是东方康不能够接受的,他现在很满意如今的生活,不管亲生父亲如何,他有了全天下最好的父亲,年岁越长,跟着东方不败学了越多东西,不管是高深的武学,还是琴棋书画,好像就没有什么是父亲不会的。甚至连刺绣缝衣服,父亲都比娘亲要来的厉害。

    而就在这一年,东方康遇到了一个自称丘处机的道士,口口声声说他叫杨康,口里骂着娘亲改嫁,让他改姓,还要收他为徒,简直是不知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