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九章

    钱茗莉注意到时间已经过去快两个小时了,看来,母子相见的状态还算不错,不过都十二点了,她有些饿了,想了想,给崔英道发了一条短信。

    “我先走了,你好好陪陪伯母。”

    钱茗莉下车后,走到路口,拦了一辆的士,就先回去了。她吃过午饭,就直接联系了相熟的编剧,约了三点左右碰面,在这之前,她先将自己的想法打印成文稿,然后又加工修改了一二。

    做着喜欢做的事情,总是时间过得飞快,专业的编剧果然不愧是专业的,对于钱茗莉的大纲,提出了很多具有参考性的建议,她简直是如获至宝,晚上趁着灵感不断,干脆直接通宵,将整个脉络框架理清楚,直到天色微亮,方才倒头大睡。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一点,拿过手机,才发现,没电了,一边给手机充电,一边洗漱,然后去餐厅用餐。回头发现好多未接来电,有崔英道的,也有李宝娜的。

    先给宝娜回了电话,安抚了这个小姑娘的情绪,一番道歉后,约了等会儿喝下午茶。

    刚挂了电话,崔英道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一按接听键,就听到崔英道泛着冷意的声音:“我在你家楼下,出来。”

    然后,就这么挂了电话!

    钱茗莉内心吐槽崔英道越来越小言霸道总裁款,却是乖乖地换了出门的衣服,拿好包包,然后打开直播,看着满屏幕刷着的“主播今天偷懒了”“主播竟然这么晚才开直播”“没有多多的直播,连营养剂的味道都变差了”之类的留言,整顿心情,出了门。

    崔英道一身黑衣黑裤特别装逼地坐在他的那辆特别有范儿的摩托车上面,见钱茗莉出来,拍了拍后车座:“上车。”

    钱茗莉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连衣裙,想到跟李宝娜的约会,果断地摇了摇头:“你有什么事情就在这儿说,或者上去到我家里坐着说,不过,我只能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还约了宝娜喝下午茶呢。”

    崔英道大长腿一跨,往钱茗莉这边逼近,然后二话不说,拽过钱茗莉的手就直接往自己的爱车上一送:“你是自己坐好,还是要我帮你。”

    钱茗莉觉得自己之前因为愧疚,由着崔英道的霸道性格,还真是给了他错觉,以为她很好欺负吗?

    “崔英道,基本的绅士风度,你都不会吗?我说了,我等会儿有事,你到底什么事情,赶紧说。”

    崔英道想到自己从昨晚开始给这个女人打电话,一直不接也就算了,他好心想要报答这个女人,对方还不领情,口气有些僵硬地说道:“我带你去个地方,半个小时内把你送到跟李宝娜约好的地方。”

    察觉出崔英道并无恶意,钱茗莉也退了一步:“我穿裙子不方便坐你的车,你说个地方,我自己开车过去。”

    “女人真是麻烦!”崔英道见钱茗莉坚持,嘀咕了一声,干脆将自己的爱车暂时停在钱茗莉家的车库,然后他开着钱茗莉家的车,往目的地方向过去。

    等到了地方,钱茗莉才发现,是一家宠物店,他奇怪地看了一眼崔英道,没看出来这个表情有些欠扁的家伙是个爱心泛滥的啊。

    “你喜欢哪个,我买给你。”崔英道对于钱茗莉家的情况也算是了解一二,父母双亡,舅舅又是个大忙人,崔英道想要表达谢意,想到女生好像都喜欢小动物,而且有个宠物陪着,也算有个伴儿。

    钱茗莉后知后觉地了解到别扭的酷男掩藏在霸道表象下的柔软心意,看着被关在小小笼子里的小家伙们,钱茗莉倒是也的确动了几分心思,养个宠物什么的,想想也不错。特别是星网上面的未来粉丝们看到这一屋子的各色宠物,直接炸开了花,留言量翻倍,打赏也是哗啦啦的往下掉,想到之前她上骑马课的时候,这帮未来人就对存在于传说中的马各种惊叹,她之前还计划着要去动物园的,却因为各种事情耽搁了,现在倒是先带着这帮未来观众领略了一下宠物店的风采。

    最终结合未来粉丝们的建议,钱茗莉挑了一只可爱的泰迪,抱着就跟抱个小玩偶一样,小家伙眼睛乌溜溜的,讨喜极了。

    钱茗莉根据店里员工的推荐,买了相应的狗粮、玩具、狗窝等必备品,最后结账的时候,也没有坚持自己付钱,崔英道明显不想欠她人情,而且这些钱,以崔英道的家世,也确实不算什么。

    这么一耽搁,却是直接误了时间,期间,钱茗莉给李宝娜打了电话,让她直接过来宠物店这边,下午,她估计下午茶要换在她家进行了。毕竟,这么多东西,回家安置虽然有保姆在,可毕竟,她作为小家伙的主人,还是要带着它先熟悉熟悉环境的。

    李宝娜来得很快,基本上,崔英道刚把钱给付了,李宝娜就到了。看到被钱茗莉抱在怀里的小泰迪,一边叫着“好可爱”,一边问着钱茗莉:“打算叫什么名字?”

    “你觉得浅浅怎么样?”钱茗莉心底想着,她姓钱,叫钱钱稍微俗气了点儿,不过换个谐音,感觉就雅致很多。

    “很好听啊,小浅浅,我是宝娜姐姐。”

    李宝娜一边逗着小浅浅,一边却是瞅着一边的崔英道,小声问道:“你怎么会和他走到一块儿?他还送你浅浅,不会是在追求你吧?”

    “你想多了,我帮了他点小忙,他不想欠我人情,所以才要送我一个宠物。”钱茗莉解释后,看着崔英道和店里的人员一起,搬着浅浅需要的东西往外走,倒是一副认真好男人的架势。

    李宝娜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圈儿,还是提醒了闺蜜几句:“崔英道的性子霸道,他要是对你霸王硬上弓,你可不要客气。”

    “你放心啦,他对我没意思。倒是你想好怎么跟灿荣说,你的初恋要回来了吗?”跟李宝娜关系好了很多之后,对于李宝娜和金叹的初恋,还有同尹灿荣如今的热恋,她也是偶尔会打趣几句的。

    “哎呀,你讨厌,我对灿荣的心,你是知道的。”李宝娜果然被钱茗莉转移了注意力,不过想到金叹,她也想到了一点,“金叹和崔英道的关系可不好,两个人本来关系好好的,突然就不对付了,那个势如水火的关系,听说金叹明天就要来上课了,你可小心点,别掺和进去。”

    “你放心,我心底有数。”

    “你们两个,说完没有?”崔英道将东西都搬到车上放好后,看到两个女人,还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剑眉一蹙,那股子威吓的味道又出来了。

    钱茗莉和李宝娜一起在后座坐着,崔英道开车,一路上,因为崔英道在,两人就一直逗着小浅浅,一路相安无事回到了钱茗莉家。保姆和管家一起,将浅浅的小窝、玩具、粮食都搬下车,按照钱茗莉的意思,安置好。钱茗莉本来以为崔英道要走了,可对方就这么自然地跟了进来,等到浅浅的小窝都安置好了,竟然还按照店里人员的话,帮着带着浅浅,教导他去哪里上厕所之类的!

    “多多,我觉得他肯定喜欢你。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他对一个人这么好,这么有耐心。”李宝娜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是对浅浅好,不一样的。”钱茗莉辩解着,不知道怎么的,也有那么点儿心虚,回想她和崔英道的接触,用手拍了拍脑袋瓜子,她肯定是想多了。

    有崔英道帮忙陪着浅浅玩,钱茗莉和李宝娜倒是直接享用起下午茶了,期间,李宝娜想早走,都被钱茗莉给拦住了,总觉得留下她和崔英道,哪里怪怪的。

    可快五点的时候,李宝娜接到亲亲男朋友的电话后,就直接无情地抛下钱茗莉走了,还给了浅浅一个香吻。

    然后,管家还在这个时候上来问:“小姐,晚上你想吃什么?崔少爷晚上一起留在家里用餐吗?”

    这个时候了,总不能赶客人出门,况且,崔英道今天确实也很认真地教浅浅规矩:“崔英道,你想吃什么?我家厨师的手艺很不错的。”

    崔英道正带着浅浅玩儿,闻言,随意道:“我不挑食。”

    得了,看来是真得要在她家吃饭了,钱茗莉想了几个厨师的拿手菜,说了几道菜名。

    李宝娜走了,钱茗莉总不好再这么晾着崔英道,走过去,将跟崔英道玩的浅浅抱起来,想了想,说道:“还没有问你,昨天和伯母的见面怎么样,应该很顺利吧。”

    “谢谢你告诉我消息,我妈她这几年过的很好。”崔英道心底的戾气,因为母亲的顺遂平安,也的确化解了不少。

    “那就好,我还担心我好心办坏事。”钱茗莉顺着怀中浅浅的毛,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就这么说道,“我听宝娜说,学校理事长的儿子明天就要来上课了。”

    气氛有瞬间的凝滞,崔英道看着表情有些忐忑的钱茗莉,玩味地勾了勾唇角:“所以,你们一下午嘀嘀咕咕地就是在说金叹的事情?怎么,你觉得理事长的儿子回来了,学校里就是他的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