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出了戏,有心情刷微博的时候,才发现,又到了一年暑期档,而今年的暑期档,果然被白建兰给刷屏了。小成本文艺片的大爆,让白建兰的身价节节攀升。

    而钱茗莉之前拍摄的《枪战》虽然票房也很出彩,却被《失恋的那些天》给压了一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年水城电影节,《父亲》和《倾城》狭路相逢,《父亲》大获全胜。而现在《枪战》撞上《失恋的那些天》,票房上差了五个亿,因为《失恋》的小成本制作,《枪战》明明也有八亿的高票房,却还是在对比中沦为输方。

    更有水军推波助澜,将“昔日最佳女配到底还是女配,女主果然还是女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的话题挂上热搜。“白建兰、梁青恒、梅乐清”三人的人名更是在热搜榜上居高不下。

    其实观众粉丝是很容易受到影响的群体,人云亦云,网络暴力的可怕,真得可以而杀人。只是,当我们附和一些声音时,却很难去注意到自己说的话,有多么的伤人。明星是被观众的喜欢供上神坛的存在,粉丝的喜欢就像是供应的香火,香火越是旺盛,自然法力越发高强,地位越加高崇。反之,失去粉丝的喜欢,就会断了香火供应,跌下神坛。

    对于这一切,钱茗莉看得很清楚,就好像她作为主播,依仗的最多的还是背后星网上的广大观众,打赏的多,观众越多,系统给出的福利待遇越好,东方的魂体也能够更加凝固。只是,她到底不是真正的享受着镁光灯的追逐的明星,她站在台前,接受着演员的身份,更多的是为了完成梅乐清的心愿,当然,她也享受作为一名演员的生活,体验不同的角色,跟她每次的任务其实有很多的共同之处,而演员的经历,也将会帮助她在今后的直播任务中取得更加出彩的成绩。

    这次的热门话题,是白建兰想要踩钱茗莉上位,可是,这样子低劣的手段,根本就伤不了钱茗莉的筋骨。现在的情况是,只要钱茗莉高兴,她手头的片约,就不会断。她的演技,她的敬业,她的才华和天赋,早就已经在文艺圈里和导演圈里传开了。

    在网上撕逼得厉害的时候,钱茗莉高调出席了国际名导李晟的新片发布会,李晟是首位斩获了m国最佳导演奖项的华人导演,在华夏可以说是被神化的导演,而这一次,钱茗莉参演的正是李晟准备拍摄的一部武侠电影《一剑天》,有别于传统武侠电影的对男性角色的着重塑造,钱茗莉将要饰演的女一号涟漪是名仗剑天涯的孤独剑客,被狼群收养长大,生命中除了剑,别无其他。而这样一个剑客,遇到了心怀天下的男主,男主是个没有武力值的文弱书生,明明面对盗匪,手无缚鸡之力,却能够挺直背脊,心怀坦荡,无所畏惧,因为好奇,涟漪跟着男主,开始了别样的闯荡之旅。

    钱茗莉出席发布会的当天,一席白色抹胸长裙,脚踩红色高跟鞋,同腰间的红色腰带相互呼应,美得让人窒息,这样子的盛装出席,还是以李晟导演女一号的身份出席,足够让之前网上的有关于钱茗莉日薄西山的言论瞬间消失。

    发布会后,满屏都是对钱茗莉的吹捧和夸赞,只因为导演李晟对钱茗莉表示了赞赏,说是第一眼看到钱茗莉就知道这个角色适合钱茗莉。更甚者,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了钱茗莉,李晟甚至已经做好了将这个电影计划无限期往后推的准备。这样子的盛赞,来自于一位国际名导,当天,钱茗莉再次登上了热搜,却是以着王者姿态。

    而事实也却如同李晟所言,不管是在中,还是属于梅乐清和白建兰的记忆中,都没有这部《一剑天》的问世。虽然《一剑天》是部武侠电影,可是,属于女主涟漪的招式却很简单,大道至简,涟漪便是以一个招式走遍天下,一剑既出,锋芒毕露,无人能够躲避这一剑的威势。

    越是简单,越是难以展现,所以女一号涟漪的角色便一直搁浅在李晟的计划中,直到遇到了钱茗莉,才有了《一剑天》的开拍。

    “明明上辈子根本就没有《一剑天》的拍摄,为什么,为什么梅乐清的运气能够那么好?为什么明明我重生了,还是比不过梅乐清!”

    偏执的白建兰脸色苍白而又扭曲,这副模样,刚好落入了余靖天的眼中,让余靖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知道白建兰心高气傲,什么事情都希望做的最好。最近的通稿中明着试图扯钱茗莉下台,他知道新生代女星中,最耀眼的两颗星便是白建兰和钱茗莉。这样子的撕扯阵仗,是资源的争夺,是咖位的竞争。

    可是,白建兰似乎对钱茗莉实在是太过戒备了,以至于失去了平常心,攻守进退之间,便失了分寸。

    “兰兰,你明天就要进组拍摄了,该休息了。”

    白建兰深呼吸后,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她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嫉妒的情绪很可怕,而她不想让这份情绪影响了她跟余靖天之间的感情,可是,到底胸腔内激荡着很多不甘,还是让她忍不住问道:“我到底有哪里不如梅乐清,为什么她的运气这么好,接二连三地受到名导的青睐,这一回甚至我都不知道李晟导演要选角的消息。”

    “兰兰,圈内的顶尖资源本就不多,本就竞争激烈。你已经很出色了,不需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梅乐清她,不是你应该对比的对象。”其实,钱茗莉现在在文艺圈的名声,以及得到了许多业内大拿的赞赏的消息,余靖天也是有所耳闻的。事实上,因为白建兰对钱茗莉的在意,余靖天也曾经去过一次文阁楼,也看过钱茗莉留在文阁楼的墨宝,那份写意洒脱,以及对娱乐圈的功名利禄,除了表演之外,不追究鲜花掌声的态度,便是余靖天也是佩服的。

    正是明白了白建兰和钱茗莉之间的差距,余靖天就更加不希望白建兰一直将钱茗莉当做假想敌。

    “你是什么意思?连你也觉得我比不上梅乐清吗?”白建兰其实是个很敏感的个性,因为自尊心曾经在感情和友情上同时受挫,让她变得既高傲又自卑,她最不喜欢被人给比下去。

    “兰兰,你听我说,梅乐清跟你走的是不同的路线,梅乐清致力于艺术路线,而你身上的商业价值现在大大提升,你们根本不需要对比竞争。”

    只可惜,余靖天越是解释,白建兰越是恼火,两人大吵了一架,白建兰是堵着一口气进入剧组的。

    可当白建兰鼓足劲,试图向世界证明自己比钱茗莉厉害的时候,钱茗莉之前拍摄的电影,一部接着一部的上映,每一部都足以称之为经典,每一部都是票房与口碑齐飞,甚至,钱茗莉还凭借着《金玉天下》一举夺下了国内三大影后奖杯,直接实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无法实现的大满贯影后。

    至此,钱茗莉在国内一线女星中站稳了脚跟,而当钱茗莉大学毕业的那一年,电影《一剑天》还没有拍摄完毕,这部电影前前后后拍摄了足足两年,甚至,东方不败成功冲过了高考的独木桥,考进了首都大学商学院,成为金融专业的一名新生,钱茗莉因为拍摄的缘故,都没能够守在考场外面陪考,也没能够送东方不败去上学。

    等到东方不败军训结束了,钱茗莉才匆匆赶回来,跟东方不败一块儿吃了一顿饭,随后又赶回了剧组。

    李晟的要求很高,钱茗莉也对自己要求很严格,这一部戏,在钱茗莉拿到毕业证书的那个暑假,结束了漫长的拍摄周期。这两年里,钱茗莉其实收到了很多的片子邀约,都被钱茗莉拒绝了。全身心地投入拍摄,也希望能够为观众,为这个世界奉上一部诚意之作。

    结束拍摄的时候,是八月上旬的时间,钱茗莉一直紧绷着神经投入拍摄,恰逢教主正在放暑假,两个人便包袱款款,跑去国外度假了。实在是钱茗莉这两年知名度大大上升,要在国内约会,只怕是会被围追堵截。

    可饶是如此,两个人约会的时候,竟然还撞到了同样出来散心旅游的白建兰和余靖天,本来大家都是为了避开人群出来散心的,相视一笑便过去了。

    可白建兰看到了东方依旧带着几分少年稚嫩的年轻脸庞,却是暗中又有了小动作。等到钱茗莉和东方不败接到东方柏的电话的时候,才知道两个人手牵着手约会的照片被发到了网上,东方不败的身份更是被扒了出来,而钱茗莉比东方不败大了三岁的姐弟恋请,也至此暴露在大众面前。

    如果只是这样,钱茗莉和东方不败本就是恋人,大大方方的,也没什么可怕的。可是,舆论却是在吹着钱茗莉诱拐未成年少年,利用东方不败的身份,不断拿到好片子,将钱茗莉往阴险狡诈,毫无礼义廉耻的形象去塑造。一时间,大家对钱茗莉竟又有了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