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这一日虽已进秋,却是阳光明媚,天高气爽,北方已有寒意,魔都却还是有时尚靓丽的女孩穿着单薄的裙装展示着自己的美丽,钱茗莉从机场直接赶过来,身上还穿着棉衣,到了病房,放下果篮鲜花,她还没有说热,东方已经注意到了她额头的薄汗,拿了床边的餐巾纸,本要亲自给钱茗莉擦汗的,倒是钱茗莉微微眨了眨眼,提醒着东方,病房里还有人。

    这两个人,一个一进来关切地查看对方到底病情伤势如何,一个却注意到了对方的形容,体贴周到,眼神碰撞,默契便无声息地蔓延开来。若说方才东方柏还只是猜测的话,现在却是已经有了九成九的把握。

    “谅谅,不介绍介绍你的这位女同学?”

    东方不败从来不觉得他和钱茗莉之间的关系需要遮遮掩掩,他们本该是最般配的一对,直接坦然自若又带着几分自得地道:“哥,这是我的女朋友梅乐清,她是首都艺术学院的大一新生。我们是网上认识的,本来我想大学考首都的,可是现在这股情况,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情,帮我办理一下转学手续,乐清学校附近有一所二高,我想去那儿读书。”

    第三个世界了,对哥哥这个神奇的存在,东方不败也逐渐习惯了,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的,说起来,其实他并没有享受过多少亲情的温暖,而在这几个哥哥身上,确实是体验到了关怀备至的亲情。所以,一声“哥”也就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再加上,他现在也是有求于人。与其到时候被发现,倒不如现在主动交代。

    听到钱茗莉已经是大一新生后,对于女孩子比自家弟弟大几岁,东方柏倒是并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他也是这个年纪过来的,他在弟弟这个年纪,还喜欢过自己班上的英语老师,甚至还大胆地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英语老师表白过。再加上钱茗莉确实生的极为漂亮,一身的气质更是很出尘,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还能够考上首都艺术学院。

    其实,便是东方不败不提,东方柏也动了要帮东方不败转学的念头,毕竟,叔叔夫妻太过不靠谱,闹离婚闹得弟弟都跳了楼还不知道收敛,这样子的父母,他也不放心将弟弟继续留在魔都。而他的事业中心在首都,自然还是要将弟弟放在就近处,才能够及时照料。

    “行,这事情我来办。那你和乐清先好好聊,我先去忙了。这些钱,你先拿去用,乐清刚刚从首都赶过来,估计还没有吃饭,你们点个□□的外卖。”便是不提其他,只弟弟出事后,钱茗莉能够大老远地跟他一样前后脚就从首都飞过来,这份情谊,便足以让他放心。而且,弟弟现在亲情受伤,若是爱情方面能够弥补一二,也是好的。

    于是,见家长这一关,就这么顺利地解决了。

    等到东方柏离开,钱茗莉吃过午饭后,又看了看医生过来对东方不败的检查,确定东方不败这一回并没有伤筋动骨,只是磕碰了一些,再加上楼层不高,又有树丛遮蔽,身上反倒是被枝桠划伤的细小伤痕需要注意。

    虽然是些小伤,却还是需要在医院住个几天,观察观察,以免有脑震荡等后遗症,钱茗莉陪着东方聊天,倒是想起来,其实跟《倾城》同时期还有一个电影也大出风头,不止扫荡了欧洲三大电影节摘得最佳影片的称号,还给男主角带来了两个国际影帝的头衔。同《倾城》是大女主戏不同,这部叫做《父亲》的片子,讲述的正是动荡年代的岁月里父爱如山的故事。简单的主题却传递出了深厚的韵味,扮演父亲的演员更是国内的一线影帝梁青恒,一生醉于艺术,平时为人低调,演的片子都是经典。

    既然是父亲,那么便有子女,在小说中记载,这部片子是根据现当代著名作家沉珂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原著中其实是有一个早逝的女儿的角色的,只是,这个女性角色在作家笔下写得太过梦幻,是厚重文章中的一抹亮色,在选演员的时候,导演和作家本人都没有找到满意的角色,是以,最后上映的影片对故事进行了改编,只写了两个儿子,而将有关于女儿的部分给删除掉了。

    根据小说剧情,还有属于梅乐清的记忆,其实这股世界的女主角白建兰也曾经参与过《父亲》女儿角色的海选,只不过在进入第二轮面试的时候,白建兰已经拿到了《倾城》的女主角色,两个电影拍摄又撞了档期,再加上《父亲》是大男主戏,便放弃了竞争这个角色。

    而现在《父亲》剧组正在魔都删选演员,既然来了魔都,钱茗莉便想去试一试,虽然关于女儿这个角色的删选,已经到了第三关了。

    现代社会,系统这个外挂就可以更加便捷地使用了,对于系统而言,二十一世纪的网络,对他是不设防的,当钱茗莉要求零号帮忙调查《父亲》导演吉家泽和作家沉珂的行踪,不过一分钟不到,所有的信息便暴露在了钱茗莉和东方两人面前。

    说来也巧,吉家泽和沉珂刚好下午约了在一家私人会所碰头,商议剧本的事情,而钱茗莉想要中途插队,那么,就需要以最让两人惊艳的方式出现。钱茗莉看了看时间,将小说原著通过电子文档快速阅览了一遍,关于女儿这个角色的描述很多都是通过他人的言辞和回忆出现的。

    在父亲的记忆中,女儿乐乐是最乖巧甜美的天使,有着永远明媚如骄阳的笑容,笑起来,整个人都在发光,小姑娘会跳舞,会唱歌,是个即使穿着最朴素的衣裳,也能够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的美丽姑娘,大方爽朗,热情善良,可最终也因为这份美丽,而导致了厄运,陷入万劫不复,那样子开朗的女儿,最后却是一边跳着舞,一边在河水中结束了自己鲜活的生命。

    而在哥哥和弟弟的记忆中,乐乐是聪明的,强大的,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她,总是能够在最快的时间里算出书本上深奥的题目的答案,除了能歌善舞,还能够将家里上下操办的井井有条,虽然一家四口,没了母亲,却因为乐乐的存在,而变得更加具有凝聚力。

    事实上,乐乐的死亡,也是导致这个家支离破碎的□□,乐乐出事的那天,家里三个男丁都不在,导致乐乐求助无门,被糟蹋了,又因为社会风气,被整个村里指指点点,可以说,乐乐是被逼着走向了死亡。因为乐乐的死,哥哥去当了兵,却因为任务,腿废了,弟弟也小小年纪辍学离家打工,而父亲更是没日没夜地操劳,对两个儿子的感情也极为复杂,这复杂的父爱里却是饱含了时代的无奈和心酸。

    这样关键的人物,却因为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演员,整个剧情在电影上映后被大刀阔斧地调整,几个人物的命运流离,更多地归结到了整个社会的大环境,也更加突出了父亲的伟大,为了残废的儿子,忙前忙后,虽然被嫌弃,依然无怨无悔。为了帮小儿子攒房钱,娶媳妇,每天早出晚归。

    都说父爱如山,可是,华夏式的父爱,却又让人看了倍感心酸苦楚,而这份沉淀了岁月历史的感情,通过导演的拍摄,演员的精湛演技,得到了传神的表达。

    钱茗莉在看小说,疏离剧情,定位人物角色的时候,东方不败给东方柏打了一个电话,要了那家私人会所的会员身份,又让人按照钱茗莉现在身材拿了一套红色的连衣裙过来。因为小说的最后,乐乐正是一身红衣,跳着最凄美的舞蹈,葬身河腹。

    一切准备妥当,甚至东方还安排了司机专门接送,他倒是想要陪着钱茗莉一块儿去,可钱茗莉不让,虽然这样的伤,东方确实不在意,可钱茗莉不放心啊。而且,这样一场面试,对她而言,并不陌生,毕竟,她也是曾经站在娱乐圈顶端的女子。如今不过是二次熟悉业务,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人陪着。

    钱茗莉来到会所的时候,差不多是下午三点左右,这家私人会所的布局是仿造的苏式园林风格,移步换景,一步一景,因为格局设置地巧妙,环境又格外典雅,所以,颇受一些喜欢清静之人的喜欢。而在会所中又设置了一个文阁楼,里面又每一层设置了不同的关卡和休息会客厅,有中式传统的琴棋书画,也有现代西洋乐器等,在这里,可以说是一个艺术园地。

    钱茗莉并没有打算直接去找导演和作者,知道这个私人会所有这样一个以才艺会友人的地方后,她便有了想法,一层一层地挑战过去,总归会有消息传递到这两人耳朵边 ,届时,自然会得到她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