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如今,星网的观众已经习惯了在开始新一个世界后,先在论坛上发布有关主播的身份信息,位置信息,而现在因为是现代社会,还有手机这样的现代通讯设备在,自然还要加上钱茗莉现在的手机号码。

    于是,几乎是在钱茗莉刚刚接收完剧情后,就接到了来自东方的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上面显示的是来自于魔都的号码,而钱茗莉现在却在首都,是首都艺术学院的芭蕾舞专业的一名大一新生,同这个世界的女主角白建兰一样,都是十八岁的青春年华,最是青春靓丽的好年纪。

    接通电话后,一道尚处在变声期的少年公鸭嗓从手机那端传过来:“茗儿,是我,东方。”

    钱茗莉却是听着东方的声音,第一反应便是:“你现在多大?”

    明明是很简单的问话,电话那端,却静默了半晌,才回答道:“十五岁。”

    想到自家威武霸气的教主大人,现在还是个青涩的少年郎,而且还是个未成年,关键是自己这具身体还比教主大了三岁,所以……“我们这算不算姐弟恋?”

    “你要是喜欢,自然算。”东方不败一开始还因为身体年龄过小,而有些尴尬,可听着钱茗莉略带着几分飞扬的声音,便也释然了,反过来,调戏了钱茗莉一把。

    虽然变声期的公鸭嗓真得很难听,可钱茗莉听了东方不败的这番话,还是心头小鹿乱撞了一把。

    “你现在是初三,还是高一?”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控,钱茗莉迅速提了一个问题。

    “刚刚高一期中考试结束。我这具身体现在叫做东方谅,倒是跟我一样的姓氏,小孩子心思重,本来初中是班里佼佼者,这回期中考试没考好,考了班里倒数,就被家长训斥了。再加上小孩父母正在闹离婚,将火气也撒在东方谅身上,小孩儿一个没想开就跳楼了。我是在小孩跳下了楼,魂体离开身体的时候进入到他身体里的,借住一些树杈的缓冲,避开了身体的要害,却还是受了一些伤,所以,我现在还在魔都第一人民医院。”

    简单地交代了一下身体背景,东方不败对于这一回虽然还是受伤住院,却还是能够保持在可控范围内的伤势,表示习惯着习惯着也就好了。

    闻言,钱茗莉却是想到了上两个世界东方都碰到了一个弟控,可听着,好像东方谅是个独生子,想到什么便直接问了:“你这回没有哥哥了?”

    说起来,哥哥这个神奇的存在,也是上两个世界的金手指呢,要不然任务也不会完成的这么顺利。

    “有的,不过是堂哥,大伯家的儿子东方柏,现在是一家广告传媒公司的老总。东方谅跳楼到现在,那对父母就只在一开始出现,结果一碰面就在医院吵了起来,被我赶回去了。我给你打电话之前,东方柏先给我打了电话,说是已经买了最快的一班飞机,会从首都直接飞过来。”整理着原主身体记忆信息的东方不败,也为自己的体质感到了几分奇怪,明明他并不缺少关爱,可真得已经连着三个世界了,竟然都有弟控哥哥的存在。

    这个东方柏虽然跟东方谅不是亲兄弟,却也是关系很亲厚的,甚至,东方柏因为开办公司,处于事业上升忙碌期,却还是费心地帮东方谅制定学习计划。而东方谅作为弟弟也一直以东方柏为目标奋斗,而这也是原主在一次月考失利后,会想不开的一个因素之一,太过骄傲,也太过脆弱。

    “东方,你来首都读高中吧。虽然你对现代社会已经有了很多了解,可高中的课本内容,还是需要我给你补补课的,要不然我怕你穿帮了。”钱茗莉没有提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东方并不是真正的东方谅,自然不会奢求父爱母爱,“刚好你可以等东方柏到了询问他的想法,让他帮忙替你办理转学手续。我现在就读的艺术学院附近就有一所二高,到时候,你过来,我可以和你一起先在校外租房子住。”

    钱茗莉不提,东方不败也有这个想法,第一个重生世界,东方不败直接成为一个成年人,虽然有看过许多的书,可也是由着性子来,毕竟没有系统地接触过,所以,对于高中的课业内容,他也确实是有所缺失的。不过,这次能够读一次高中的经历也不错,这样子的经历,会让他更加融入现代社会,也能够更好地体验钱茗莉所经历过的生活。

    “东方谅的家世不错,在首都也有房子,不过不确定在哪个位置。如果地点不方便的话,可以再添置一套房产。”东方不败土豪惯了,对于租房子,总觉得委屈了钱茗莉。现在先花东方家的钱,就当前期投资,回头他挣了钱,再还就是。更何况,他这具身体本来就是东方家的血脉,有些关系是怎么撇也撇不开的。

    两人有了初步商量的结论,彼此都知道,不久后就会再见,钱茗莉也将自己这边的情况简单交代了一番,听到钱茗莉又要去当明星后,东方内心的醋坛子还是稍微打翻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甚至出谋划策道:“顶尖资源少,资本也是一个重要环节,等本座挣了钱,自然给你把资源都划拉过来。”

    “那我可就等着东方教主你包/养我了。”

    开了会儿玩笑,挂断电话,钱茗莉却是琢磨着现在的情况,虽然东方说的轻松,可她还是想要飞去魔都看看东方的情况的。前面两个世界,东方受伤的第一时间,她都没有办法及时赶过去。上网查了最近的航班信息,又看了看卡里的余额,定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的飞机。

    其实,梅乐清家的条件也不差,算是小康之家,要不然也不会供着女儿学芭蕾,除了芭蕾之外,梅乐清还会钢琴,还会书法,甚至还会轮滑等,也算是多才多艺的孩子了。梅乐清的妈妈是开幼儿园的,家里条件不错,爸爸则是建筑设计师,自己开了一个建筑公司。只不过,剧情中,梅乐清因为白建兰的缘故错失了很多机会,偏偏又入了圈子,梅家父母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希望女儿能够如愿以偿,便在女儿身上也花了不少钱去打点一些人情关系,只可惜,最终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毕竟,娱乐圈这样一个资本大熔炉场,有太多资本在其中打转,梅家父母的这点儿钱,真算不得什么。

    当然,梅家的条件,让钱茗莉现在可以放心地购买飞机票飞到魔都,也可以让梅乐清周六日不住校的时候,在校外的出租房过个一个人的清净日子。现在正好是周五晚上,梅乐清这边工作日的早上都要晨练打卡,如果她周一早上没有办法赶回来的话,就得给辅导员请假。现在还是要亲自去东方那边看过情况再做下一步打算。

    钱茗莉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午饭过后了,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子端着保温盒往外走。东方家条件不错,所以教主住的是单人间。因此,东方柏看到出现在病房门口的小姑娘的时候,眉峰微微挑了挑:“同学,你是来找谅谅的?”

    幸亏十八岁的梅乐清看着青春逼人,看样子是被误认为是东方谅的同学了,钱茗莉点了点头:“你就是东方经常提起的哥哥东方柏吧,我叫梅乐清,知道东方出了事,特意来探望。”

    东方柏看着钱茗莉手里拎着的水果篮,还有一束探病的鲜花,现在的同学倒是礼数周全,再听钱茗莉一口一个“东方”,心底转悠了几个念头,却是不动声色地让开了身,原本他是想要在病房陪着东方谅的,这孩子因为父母离婚的事情闹得差点没了小命,他实在不放心,可东方谅性子倔,一直赶他离开,让他去处理工作。他便在看完弟弟吃过午饭后,提着保温盒打算离开。现在看到同学造访,倒是又有了几分别的想法,原来是有女同学要来探望,不方便他看见吗?

    “谅谅,你有同学来看你了,还是个漂亮的女同学。”东方柏干脆侧了侧身,让钱茗莉进门,自己还对着屋内的东方不败打趣了几句。

    “你怎么来了?”东方不败承认自己看到钱茗莉出现的时候,内心是惊喜的,可他也是知道钱茗莉现在学生身份,要过来,肯定是是赶了早,估计昨晚就没有睡几个小时。

    钱茗莉将水果篮和花放好,装作没有看见东方柏打趣的目光,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过东方不败后,又伸手探了探东方不败的脉,看了看挂在床边的病例单,确定了东方这一次的伤确实是避开了要害,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

    “我不放心你,过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