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继后就只有卡西欧这么一个儿子,她的所有图谋,所有希望,全都放在卡西欧身上。可现在卡西欧却被废了,成了跟亚度尼斯一样的废物。不甘心的她,一边向国王哭诉东方不败的举动,一边暗地里派了魔武师潜入草木师工会,想要拿东方不败和钱茗莉的性命给自己的儿子血祭。

    只是,且不说草木师工会在大陆上的超然地位,有圣级魔武师坐镇,便是东方不败和钱茗莉也不是那么好欺凌的,随着穿越世界的增多,钱茗莉变得越来越富有,而一个笼罩方圆百里之内的监控设备,并没有花掉钱茗莉多少资产。有这么一个监控设备,再加上星际网友自告奋勇的热情,每一个监控方向,都有人随时盯着,所以,但凡有点儿风吹草动,就能够立马收到消息。

    这边无功而返,那边继后就不断地撺掇着国王要给卡西欧报仇,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档口,原本以为已经死在外面的尤里卡却回来了。

    如此一来,天平的一端便越来越向东方不败这一侧靠拢,毕竟,不管是国王还是继后,都知道弟弟在尤里卡心中的地位。

    国王的身体,越来越差,到了将蔷薇帝国交给新一代继承人的时候,现在三个儿子,一个本来就没有魔武师天赋,却另辟蹊径地创造了另外一个力量体系,还重创了三儿子。再加上二儿子身边还有一个注定能够登顶的天才草木师。而二儿子是大儿子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两人感情自小就亲厚。如此一来,尤里卡储君的位置不但越发牢靠,国王也动了,趁着自己的身子还能够动弹,将王位交接到尤里卡手中的念头。

    可以说,尤里卡回来的时机刚刚好,要不是东方出手,一个健康的卡西欧,再加上继后,尤里卡的回归,绝对不会这么顺利。

    而当国王做出了传位给尤里卡的决定后,他也干脆利落地将继后给半软禁了起来,美其名曰,照顾卡西欧,却是禁了她的足,也将她手头边能用的人都控制了起来。

    一个礼拜后,东方的伤基本上愈合,能够起身行走,当然跑跳方面还是要注意,而蔷薇帝国的天也要变了,国王宣布退位,由储君尤里卡继位,成为新一任的王。

    新王登基的日子,定在了一个月后,在此期间,要先在王公贵族中,为尤里卡挑选王妃,也就是未来的王后。此消息一出,尤里卡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而蔷薇帝国的贵族少女们,更是犹如等君采撷的娇花一般,努力盛放着自己的容颜,只盼着能够嫁给新王。

    此消息不但让各方势力震动,同样,也让张尤佳,伤心绝望。

    张尤佳不明白,为什么曾经对她惟命是从的路逸,在恢复了记忆之后,就能够将曾经对她的好,全都收回。在她已经习惯了依赖路逸,在她对路逸动了心后,却如此残忍地对待她?她在知道路逸原来是蔷薇帝国的储君尤里卡的时候,曾经那么高兴于自己的机遇,觉得老天爷让她来到异世大陆,本就是对她的厚待,而成为蔷薇帝国的王妃,继而是皇后,是多么威风的一件事情。这样的想象,让她快乐得可以飞起来,甚至只要想到能够凭借此到安洁丽娜面前耀武扬威,就更是开心得不行。她一定会让那些曾经瞧不起她,羞辱她的人,付出代价!

    可所有的奢望,都成了空想。到头来,尤里卡竟然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她为后!

    羞愤的张尤佳,想要找到尤里卡质问,却发现自从尤里卡带着她进了皇宫后,就忙得神龙见首不见尾,她竟然,找不到尤里卡。而她让人给尤里卡带话,却换来了伺候下人的轻蔑。

    “王子马上要迎娶王妃了,国王陛下希望你能够识趣点儿。”

    被羞辱的张尤佳,想要逃离皇宫,却发现,她连出这个皇子的住处都很难,更何况是离开皇宫,离开蔷薇帝国。被囚禁,被抛弃的阴郁,让张尤佳整个人越发低迷。

    而她所不知道的是,尤里卡之所以会答应国王为他选妃的事情,其实,是因为自己的弟弟,也就是东方不败伤了卡西欧,作为不伤害东方不败的代价,尤里卡选择了跟国王妥协,迎娶一位符合储君身份的贵族女儿,作为蔷薇帝国的王后。

    说白了,在尤里卡的心理,占据了更主要位置的是自己的弟弟,而他跟张尤佳之间,虽然张尤佳诉说了对他的喜欢,可两人到底没有定下关系来。

    张尤佳不知道这里面的内情,钱茗莉和东方不败却是知道了,他们也很意外,原本以为要拆散这一对,要颇费些功夫,结果却如此的出人意料。

    半个月后,确定了一位公爵家的小姐苏菲尔成为新后,这位苏菲尔小姐不但自己本身已经是中级的草木师,还生得极为漂亮,为人也很温和大方,处事也让人信服。尤里卡是见过这位苏菲尔小姐的,对于这样一个未来妻子的人选,他并不排斥。

    到了这个时候,尤里卡想到张尤佳,发现自己虽然是喜欢张尤佳的,却并没有到很深爱的程度。就好像他现在依旧会欣赏苏菲尔的美丽,心底也清楚,张尤佳和苏菲尔相比,苏菲尔更胜一筹,也更能够担当起一国之后的重担。

    两个人的婚礼,会在尤里卡成为新皇之后,以皇后的礼仪,迎娶苏菲尔。而在此之前,尤里卡在时隔半月后,去见了张尤佳。他本来是想要问张尤佳是否愿意以妃子的身份,留在他的后宫之中。

    可是,迎接他的却是张尤佳的怒吼,扭曲的表情,随手投掷的硬物,还有满嘴的脏话。

    “该死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难道就因为你是王子,就可以这样子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你忘了是谁救了你的小命吗?”

    “你竟然敢囚禁我,我要杀了你。”

    “你马上要成为国王了,就看不起我了,是不是?就要去娶高贵的公主了,是不是?”

    面对歇斯底里的张尤佳,尤里卡没有办法把原先的询问问出口,他想起张尤佳曾经说过的期许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话,而这些,是已经决定了迎娶苏菲尔的尤里卡给不起的。

    尤里卡从头至尾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张尤佳在那里发泄脾气,看着张尤佳将房间里的所有能够砸的东西砸得稀巴烂。不知怎么的,尤里卡就想起了儿时记忆中的母后,明明是那么温柔的人,却一次次地被父皇伤害。因为一个又一个美丽的女人,总是环绕在国王的身边,即使贵为王后,却根本阻止不了什么。

    虽然,国王口口声声很喜欢母后。可是,这并不能够阻止国王被其他更鲜嫩的花朵所吸引。所以,当国王将母后的死,怪罪在弟弟身上的时候,尤里卡却是知道母后之所以会早产,是因为来自于女人之间的嫉妒的原罪,当母后知道了继后怀了卡西欧,又被下了药的情况下,才会早产。而母后对于弟弟的到来,是很期许的。他始终记得,母后沐浴在阳光下对弟弟的到来是那样的憧憬和期许。

    尤里卡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从前的事情了,他只是突然觉得,既然自己给不了张尤佳想要的幸福,那么,也许放手是最好的选择。在张尤佳因为吵闹耗费太多精力,而累得睡着了后,尤里卡将张尤佳抱到床上放好,看着张尤佳的睡眼,尤里卡的心情很平静,奇异的平静。并没有因为舍弃张尤佳的决定而感到多少伤心绝望,更多的是期许,期许同样奢求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张尤佳能够得到母后未曾得到的幸福,而现在,他给不了张尤佳的期许。

    尤里卡离开了,也让人将张尤佳连夜送出了皇宫,他是知道国王的打算的,虽然弟弟身边已经有了钱茗莉这个天才的草木师,可是毕竟草药谱方面的事情,张尤佳也是个中的佼佼者,能够跟钱茗莉一战高下的人。可是,国王又嫌弃张尤佳的出身,也顾忌着钱茗莉的情绪,才会让他另外娶妻。

    只是,国王却是打着算盘,让他将张尤佳留在身边,为己所用。

    趁着国王反应过来之前,尤里卡利用手中的人脉,送走了张尤佳,在她身边放了一笔足以让后半生安稳度日的钱财。并且给她留了一分短笺:我放你自由,希望你能够幸福。

    等到张尤佳错愕地醒来,拿着钱,不敢置信地重新回到蔷薇帝国的都城的时候,尤里卡已经登基为皇,并且迎娶了苏菲尔为妻。

    而钱茗莉和东方不败在参加了婚礼后,乘坐魔法阵回到了中央学院。

    如果张尤佳识趣一点儿,不怀揣巨额回来,打算重新找尤里卡的话,苏菲尔背后的家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做不知道张尤佳这个人的存在。可偏偏,她又回来了。都不用钱茗莉和东方不败动手,自然就有人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