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张尤佳穿越之前不过是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普通女性,甚至还面临着同期毕业的同学已经找到合适的工作,而她却还没有落实工作的窘境。可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因为专业方面的巧合,来到了异世大陆后,就好像是给她开了一个巨大的金手指,让她瞬间从原先的略微自卑变成了今日现在这样高傲而自信爆棚的模样。

    虽然张尤佳掩饰得很好,可是她习惯了因为自己穿越女的身份而得到的各种幸运加成,也习惯了让那些为难自己的人摔得鼻青脸肿。当太过顺风顺水的张尤佳遭遇了钱茗莉,惨遭滑铁卢后,有些心性还没有来得及转换。偏偏又爆出了她的身世原来如此不堪的猛料,而这样子的窘迫,全都被尤里卡看在眼里。

    在知道了尤里卡原来是蔷薇帝国的储君后,张尤佳一方面有些沾沾自喜于一国王子对自己的爱慕之意,觉得这果然是穿越女应该有的待遇,一方面又为自己附身的身世感到几分羞恼,又窘迫于自己所有的腌臜事都被尤里卡看在眼里。张尤佳一边告诉自己,她是尤里卡的救命恩人,尤里卡是喜欢自己的,另一边又不自觉地感到自卑。

    矛盾的情绪,导致了张尤佳对待尤里卡的态度也格外的焦躁矛盾。而这份紧张焦虑不安,随着尤里卡的彻夜未归,爆发了出来。虽然,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失控,做出了调整,可张尤佳到底是失态了。

    偏偏张尤佳的这样子的情绪爆发,发生在了尤里卡听了东方不败的话后,心态有微妙转变的当口,着实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还义无反顾地跳了进去。

    “尤佳,我在你心中,算什么?”没有去理会张尤佳的质问,没有去回答自己昨天晚上去做了什么,尤里卡只是站在门口,看着从气势汹汹到柔弱无依的张尤佳,心中充满了许多困惑。

    “路逸,你是我喜欢的人,是我的爱人啊。你怎么会这么问?是不是因为我刚刚口气不好,我实在是太担心你了,才会语气有些恶劣。你也知道,我对蔷薇帝国不熟悉,我只认识你,发现你不见了,我着急,担心,才会这样的。”张尤佳笑得一脸温柔,盈盈双眸,满满的全是对尤里卡的缱绻爱意。

    尤里卡到底还是喜欢张尤佳的,就算心底已经起了疑心,可面对这样子全心全意依赖着自己的张尤佳,他无法抗拒,也不忍抗拒。

    “你吃过早餐了吗?”

    “还没呢,一直在等你,我都没有察觉到自己肚子饿了。”

    两人之间原本还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便在这样子的交谈中逐渐消弭于无形。而观看了这边动静的钱茗莉和东方不败,对此,并不觉得如何意外。

    “你这个世界的哥哥,倒是个痴情种。”钱茗莉想着身为男主,对女主情根深种,似乎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就算发现了原来女主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完美,却还是没有办法收回已经付出的喜欢。

    “不奇怪,尤里卡本来就是个怜爱弱小的,所以对亚度尼斯格外照顾。现在张尤佳身边除了尤里卡,便没有其他的依仗。便是他觉得张尤佳不若他之前想象的那么完美,也不会在这样的时候,放开张尤佳。”东方不败同样对此并不奇怪,不过是提前打个预防针。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有些事情,提前做好安排,才好走下一步棋。

    两人也并没有再对张尤佳和尤里卡多做关注,当天早上,继后的儿子卡西欧造访,在被国王严厉训斥又禁足了一阶段时日后,刚得到自由,卡西欧就直接找了过来。

    “美丽的安洁丽娜小姐,你好,我是蔷薇帝国的皇子卡西欧,很荣幸能够见到你。我之前拜读过你和爱德华老师的草药谱,一直非常崇拜你。没想到你竟然来到了蔷薇帝国,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带你一起游玩一下蔷薇帝国的都城。”

    卡西欧根本没有将东方不败放在眼里,确切的说,是没有将没有丝毫天赋的二皇子亚度尼斯放在眼里。在他看来,所谓的安洁丽娜喜欢亚度尼斯,不过是个笑话。一个天才怎么会看得上一个废物!

    因此,自打进了草木师工会,见到了钱茗莉和东方不败两人后,卡西欧就丝毫没有将东方不败看在眼里,反倒是对钱茗莉大献殷勤。

    钱茗莉总以为能够在某种程度上逼得身为男主的尤里卡魔力暴走,甚至一度登上了蔷薇帝国储君位置的反派卡西欧,多多少少都应该有点儿智商。秉持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态度,两人才放了卡西欧进来。可没有想到,卡西欧竟然是这样子的画风。

    这样子的自恋,这样子的自以为是,好像开屏的孔雀,四处散发着自己的荷尔蒙,可事实上,不过是个绣花枕头。这样的卡西欧,让钱茗莉连对付都有些懒怠。只怕是那位成功上位的继后,颇有些本事,为了自己的儿子出谋划策,却又很好地保持了自己儿子的天真。

    “卡西欧,难道国王没有跟你说,我跟亚度尼斯是恋人关系。他现在受伤了,我不可能丢下他跟着你去游玩,更何况,你还是欺负了亚度尼斯的罪魁祸首。”钱茗莉说了两句,突然没了开口的兴致,觉得都是要撕破脸的,东方和卡西欧之间是不死不休的情况,那也没必要多废话了。

    “安洁丽娜,你肯定是有什么地方误会我了。我现在已经是中级莫武师了,而亚度尼斯,甚至连魔武师的资格都没有。他对我而言,不过是个废物。我怎么会为难他呢?而且,我相信,以安洁丽娜小姐的聪明,肯定会知道如何选择更加优秀的男人。我相信,只有我才够资格匹配安洁丽娜小姐。”卡西欧一副根本不相信钱茗莉和东方不败是情侣的姿态,说的话,也很欠扁。

    于是,东方出手了,在卡西欧口中是个废物的东方,不过是指尖微动,银针没入穴道,就让卡西欧动也动不了,也干脆利落地闭嘴,成了个哑巴,站在那里。只有因为过度惊恐于自己无法动弹又口不能言的眼睛,瞪得老大,死死地看着东方不败,似乎在质问,他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哈哈哈,教主威武~教主霸气!”

    “教主好样的,就应该让这个卡西欧好看,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的话,我都快听吐了。”

    “东方大大真是我男神,怎么随随便便一出手就这么帅。”

    “怎么办,我的心跳得好快,教主怎么可以这么帅。”

    ……

    星网上一片花痴的声音,而钱茗莉看到东方出手后,却是开口道:“卡西欧皇子,怎么样?现在到底谁是废物?谁是待宰羔羊?”

    看着卡西欧因为过度紧张额头直冒冷汗,钱茗莉却是想到了东方曾经受到的苦,既然卡西欧如此自得于自己的天赋,那么,就把这个天赋给毁了。

    国王那天明明开口说会给东方不败一个交代,可是,这个交代,却只是简单的禁足。事实证明,国王心中,没有任何天赋的东方不败便是有了钱茗莉这个天才草木师作为支撑,分量也是比不上有天赋的卡西欧的。所以,才会让卡西欧现在跑到他们面前来耀武扬威。

    既然国王没有办法主持公道,那么,这个仇,就由他们自己来报。

    “东方,直接废了他,然后让人把他丢出去,免得碍眼。”

    要废掉一个人的天赋,其实真得很简单,东方几根银针下去,就将卡西欧的莫武师天赋直接除去,而中级莫武师的实力也随之流逝。甚至因为东方的蓄意控制,卡西欧足足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慢慢去体会力量在自己的身体内一点一点流逝的彷徨无助。无论他的眼神流露出多么强烈的哀求,他的骄傲,他的力量,他的天赋,还是一去不复回了。

    而这一回,将已经废掉了的卡西欧丢回皇宫,钱茗莉也想要看看,国王在两个都废掉了的儿子中间,会做出什么选择。现在卡西欧背后有继后,可东方的背后也有她钱茗莉。就要看国王要怎么处理了。

    当天晚上,就有人来到草木师工会,请东方和钱茗莉前往皇宫。不过,因为草木师工会在异世大陆的特殊地位,便是国外派来的人,也是文质彬彬的,不敢乱来。而只要钱茗莉和东方不答应,他们也奈何不了两人。

    东方的腿伤还没有好,钱茗莉并没有要去皇宫的意思,只是让人带走了一封信去给国王。

    信是东方写的,以一个儿子的口吻,表述了自己同钱茗莉一起开创了另一套武学体系,并且今天伤了卡西欧的就是他修炼出的内力。只是,卡西欧的挑衅实在让他太生气了,他没有控制好力量,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的发生。既然卡西欧已经没有了天赋,那么,他也就不再追究当日的马踏事件以及后续的下毒事件。

    一封信,既宣告了被他当做废物的儿子的天赋和现在的力量,又告诉了国王,他和卡西欧之间,不过是一报还一报。

    端看国王现在要如何权衡了,而东方和钱茗莉都相信,天平的一端会渐渐向他们靠拢,毕竟他们两个人加在一起的筹码分量在不断地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