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八章

    咖啡馆九点开门,可钱茗莉陪着崔英道一直在海边坐到了十点钟,也没看崔英道有起身的意思,近乡情更怯,此时此刻,崔英道对生母的感情,恐怕也是类似的。钱茗莉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就这么陪着他一直呆坐着,看看海景,顺便自己玩玩手机,将刚才看到好的景色冒出的灵感记录下来。

    她之前跟着mega娱乐公司的编剧组呆了一阶段时间,因为是中间加入的,现在剧本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这样的体验,给了钱茗莉很多的灵感。她自己本来就是个兼职写手,而且也清楚123流行的娱乐圈梗,可以说,是跟重生、穿越一样经久不衰的热门题材,娱乐至死的年代,大家不仅对于现实生活中的娱乐圈投以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便是在圈子里,其实也对这个追名逐利、五光十色的娱乐圈,充满了各种好奇。

    钱茗莉有自知之明,她目前的水准,还不够格当个编剧,可见最近这阶段的积累,当做题材,撰写,好歹也是驾轻就熟的活计,她还是蛮有信心的。

    这边,钱茗莉构思得欢快,另一边,崔英道看着低头在手机上快速打字,十指翻飞的钱茗莉,却是莫名地有些不太高兴。在他婆婆妈妈纠结的时候,旁边有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玩得还挺高兴的,这还真是让他生出几分暴虐的情绪。

    “走了!”

    钱茗莉被崔英道这冷得快要直接凝成冰渣子的语调给略微吓到了,看到崔英道起身往自己的座驾走去,赶紧保存好手机上的文档,然后屁颠屁颠地跟着上了车。

    他们很快就到了崔妈妈开的咖啡馆,崔英道在路边停好车,又沉默地静坐了片刻,才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准备下车。钱茗莉见状,连忙说道:“我在车里等你。”

    崔英道下车的动作出现片刻的停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将刚才的犹豫纠结全都一股脑地抛却,随着他关上车门,慢慢靠近咖啡馆,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冷静。

    “多多,这么关键的时刻,你怎么不陪着崔英道一起啊?”

    “对啊,主播,这可是刷好感的关键时刻!”

    “主播这样做,是为了小帅哥的自尊心吧?”

    “我也赞成多多不下车的决定,男人的自尊心作祟,要是等会儿崔英道见到亲妈哭得稀里哗啦的,那画面,既破坏形象,也容易在崔英道心底扎下一根刺,万一崔英道以后见到多多,就想到了今天,那可就不好玩了。”

    钱茗莉看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得欢快,她算是明白了,在这个世界里,她这个主播的存在,某种程度上其实也算是一种角色扮演,对于直播平台的观众而言,她钱茗莉就类似于角色扮演游戏中的女主人公,被他们所操纵,去完成他们的剧情期许。当然,同单机游戏有着绝大不同的是,她钱茗莉并不是真得一举一动都要被操纵着游戏的玩家所控制,而是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意识形态,有着自己的判断和执行力。

    “我刚刚在海边想到了一个很棒的主意,我打算把它写成,你们帮我参谋参谋,这样的故事有没有意思。”如何跟未来粉丝们沟通,掌握话题的主动权,避免一些尴尬的情况,钱茗莉还是有些小技巧的,刚好,她也的确想要将她准备写的娱乐圈文大纲给这些粉丝们提前看看,虽然有着年代的隔阂,可剧情线方面,应该也还是能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的。

    她目前还只是有初步的猜想,想要写一个娱乐圈大明星和编剧的浪漫故事。

    “男主是当红小生,因为一部偶像剧一夜爆红,遇到了古灵精怪的编剧女主,出演女主笔下的电视剧,然后发生了一连串的趣事。”钱茗莉将她想到的一些有趣的梗也简单地说了说,然后等着未来粉丝们的反应。

    “男主的人设很可爱啊,有点小虚荣,却敬业认真,还有点小幽默,小腹黑。”

    “主播的故事很有意思的样子呢,那主播你开始创作后,是不是要在直播平台上同步公布啊?”

    “好像很甜的样子哎,果然很符合主播的气质,连相要写的都是萌萌哒!”

    钱茗莉跟未来粉丝沟通的很愉快,甚至有些留言给了她很多灵感,也许对于未来粉丝们而言,他们说的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奇闻趣事,可对于钱茗莉,却是化作源源不断的创作素材,让她一下子陷入到了狂热状态中。

    幸好,直播平台有个很棒的地方,只要钱茗莉愿意,就可以将评论中有意思的评价进行收藏编辑,这样一来,就可以将她觉得有意思的素材,进行整理。

    这边厢,钱茗莉忙得不亦乐乎,另一边的崔英道推开咖啡馆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一身素白衬衫,浅蓝色棉麻长裙,带着优雅从容的仪态的女人,虽然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妈妈了,可只要一眼,崔英道就认出来,面前这个笑得温柔的女子,就是他的妈妈。

    崔英道在来之前,想过很多,想要质问她,为什么可以狠心地抛下亲生儿子,说走就走。他以为自己会愤怒,会恼火。可看着面前的妈妈,同记忆中因为父亲的出轨,家暴,面目憔悴,惶惶不可终日的女人,判若两人。

    原来,离开那个家,对于她而言,真得是种解脱。

    崔英道一贯聪明,正因为智商高,所以很多事情,他不是看不清楚,只是有时候再怎么理智,人作为感情动物,难免还是会被感性所影响。所以,他明明知道当年妈妈的离开,有着诸多因素,知道妈妈再在这个家呆下去,就会像失去养分的花朵一样慢慢枯萎,知道当年的事情,严格算来,也不能真得怪金叹。可他清楚归清楚,心头愤怒的野兽,却无法释放所有的不满,让他的脾气日益暴躁,甚至是不受控制地想要使坏。

    一声“妈”到了嘴边,却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叫出口。

    “英道,是你!你都这么大了,高了,也更帅气了。”崔妈妈看着面前高大健壮的儿子,眸底有瞬间的慌乱,将她在那个片刻拉回到了那个死寂的别墅。可更多的却是再次见到儿子的喜悦。这几年,为了避开前夫,她躲到了这个海边小镇,开着一家咖啡馆,偶尔当老师带带学生学插花,日子过得宁静而又平淡,这样的日子,她很珍惜,只除了对儿子的愧疚。

    可她又无比清楚地知道,让英道呆在那个家,对儿子是更好的发展。那个男人虽然有很多不好,家暴、花心,可对于儿子却是上心在意的。而且,宙斯酒店本来也就是属于儿子的,她也不容许其他人染指了属于他儿子的东西。

    这些年,她不是没有想过偷偷去帝国高中看看儿子,可她越是思念,越是怕,是她这个做妈妈的没用,承受不住,自己跑了,丢下了英道,她又有什么颜面去见儿子。

    她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么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看到了推门而入的儿子。

    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滑落,所有的思念和愧疚,在见到崔英道后,都化作泪水,汹涌而出。面对生母的泪水,崔英道一下子慌了手脚,有些笨拙地上前,扫到桌子上的餐巾纸,连忙抽出几张递给崔妈妈。嘴上却是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连“妈妈”这个简单的发音,也因为实在太久没有叫,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母子俩到一个小包厢落座,崔妈妈好不容易控制好情绪,不再掉眼泪,两只手紧紧拉着崔英道的大手,双眸连眨都舍不得眨,就这么看着崔英道。

    “您,这些年过得好吗?”崔英道到底没有喊出妈妈,却是收敛了浑身的戾气,询问母亲的情况。

    “我很好,这家咖啡馆是我开的,这里的景色很美,镇上的人也都很友善,我过得很舒心。”崔妈妈一边回答,一边伤心于儿子不肯叫自己,小心翼翼地开口,“英道,当初,是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该什么都没说,就丢下你走了。你怪妈妈吗?”

    崔英道说不出违心的话,怪吗?自然是怪的,甚至,一度还曾经恨过。

    儿子不回答,崔妈妈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拉着崔英道的手,松了松,却是强自撑起笑脸:“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是你爸爸告诉你的?”

    崔英道听到这里,却是眉头一皱:“爸知道你在这里?”

    崔妈妈连忙摇了摇头,否认道:“我只是猜测,你现在还是学生,如果要查到我在哪儿,我以为是你爸爸找人查的。”

    崔英道听了,心底却还是有几分犹疑,想了想说道:“他最近没空查这些,正忙着跟rs国际的esther李打得火热。”

    崔英道不否认自己是有些故意这么说的,他想要看看,这么多年了,自己的母亲对爸爸是个什么态度。

    让崔英道略微有些放心又有些失望的是,崔妈妈在听到他说的话后,眉宇间那自然流露的安心神态,那种纠缠着自己的枷锁,彻底摆脱了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