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要论对人心的拿捏掌控,教主自然是得心应手的,只是,当他站在足够高的位置后,也就不稀罕这样子把玩人心。可现在既然尤里卡作为这个世界的男主,又是这具身体亚度尼斯的哥哥,东方不败自然会拿起人心这把利器,善加利用。

    尤里卡面对自家弟弟的质问,竟是无法反驳。的确,张尤佳是救了他,救命之恩,事实上,在前往中央学院的路上,乃至于抵达中央学院后的数次危机中,如果不是有尤里卡的武力值保障和威吓,只怕张尤佳早就被各方势力给撕碎。

    而张尤佳的身世,乃至于对安洁丽娜的仇视,其实,很像是卡西欧母子对尤里卡和亚度尼斯的赶尽杀绝。只是,之前尤里卡不愿意多想,毕竟,他确实是喜欢张尤佳的,喜欢他的灵性,喜欢她的善良。可事实上,张尤佳真的是他想象中的那个模样吗?说到底,其实,尤里卡本人也无法相信,所以,才会在面对东方不败的质问时,没有办法给出回答。

    有些事情,还是要尤里卡自己想明白的,东方不败仗着自己是尤里卡弟弟的身份刺探了几句,去也需要见好就收,否则反倒容易让尤里卡产生反感。毕竟,尤里卡是喜欢张尤佳的,而现在摆在尤里卡面前的难题是,自己的弟弟似乎跟钱茗莉在一块儿了,而钱茗莉和张尤佳又是对立的。

    “先不说我的事情了,你跟安洁丽娜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她怎么会为了你求了爱德华老师,特意坐传送阵赶过来还对你如此照顾?”

    东方不败听到尤里卡的话,却是笑了笑,避重就轻,抛出另外一个话题转移尤里卡的焦点:“我喜欢安娜,她也喜欢我,我们现在是恋人关系。这事情,爱德华老师也是知道的。不过,因为我并无多少魔武师的天赋,所以爱德华老师并不看好我,也有意为安娜介绍其他年轻才俊。”

    “你有什么不好?哪里配不上安洁丽娜?”作为一个弟控,最是容不得其他人说自己弟弟的不好了,即便自己的弟弟没有什么魔武师的天赋,却是聪明伶俐,其他事情都学得很快,而且还是蔷薇帝国的二皇子,安洁丽娜不过是子爵的女儿,有什么好对他弟弟挑三拣四的。

    “我卧病在床的期间,自己琢磨着创建了一套内力运行方式,跟魔力不同,通过自身的打坐练功,也可以起到强身体魄的效用,却是没有魔武师那么神奇。”东方不败又抛出了另外一个料,“只不过,我毕竟是自己琢磨的这样一种修炼方式,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既然尤里卡对张尤佳的感情不是说断就能够断的,那么,便减少尤里卡和张尤佳的相处时间,而教弟弟学习就是一个现成的理由。

    对于弟控而言,最重要的始终是自家弟弟的安危,听到东方这么说,尤里卡的关注重点就放在了自家弟弟瞎琢磨的修炼方式到底有没有问题上。

    尤里卡对于力量的运用方面,确实是个天才,很有独到之处,而东方不败作为天下第一的日月神教的教主,也曾经独孤求败,对于武学之道,也是到了登峰造极的化境。两个都孜孜不倦地追求力量的突破,虽然因为世界不同,力量体系不同,有许多的差异,可大道至简,这当中对于力量的运用心得,又有许多的共通之处。

    两个男人直接聊high了,钱茗莉其实早就让人准备了点心,只是,刚刚听到两人因为她和张尤佳的事情略有一些谈论,便没有进去。现在两个人都成了武痴,钱茗莉干脆端着点心盘子离开,先回到了房间。

    男人与男人之间爷们的交谈,她还是不打扰了。

    这一聊,便到了天亮,原本尤里卡很担心弟弟乱来,可通过交谈,越发骄傲于弟弟的本事,上天没有给他魔武师的天赋,却还是善待自己的弟弟,给了他一个聪明绝顶的脑袋瓜子,才能够想出另外一种力量体系,就跟横空出世的草药谱一样,改变了草木师的格局。而一旦弟弟的武功体系得以完善,通过魔武师工会进行推广开来,那么,魔武师工会的局面也将有所不同。一大帮原先因为天赋问题而被先天性地降了一个等级的普通人,将会有翻身的机会。

    通过交谈,东方不败也逐渐地给尤里卡传输了一个观念,其实,他能够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力量体系,也是因为跟钱茗莉之间书信往来,多有交流,两个人都给彼此有了很大的帮助,正是这种灵魂智慧层面的碰撞,让两人心心相惜,进而相恋。

    尤里卡接受了东方不败传输的这个观念,原本对于钱茗莉淡淡的反感也逐渐淡去。倒是来到蔷薇帝国的一路上,张尤佳反复的抱怨,对钱茗莉的反感,浮现在脑海,心中渐渐生出几分对钱茗莉的愧疚。

    当时当日在中央学院的比试,其实大家都看的很清楚,可他因为张尤佳是自己喜欢的人,就颠倒黑白,倒打一耙,反倒是泼了一盆脏水在钱茗莉身上。而钱茗莉在知道了他其实是亚度尼斯的哥哥的情况下,也并没有苛责自己的弟弟,反倒是尽心尽力营救。

    眼看着晨曦微露,天色渐白,尤里卡依旧有些意犹未尽,看到东方面露几分疲惫,才意识到自家弟弟还受着伤。

    “天亮了,你先回去休息,我也要回去了。”

    “不急,安娜应该让人准备了早餐,我们先用过早餐。我回去休息,你也回去跟张尤佳将情况说清楚。看看她是什么态度。不过,事先申明一点,我绝不容许你们欺负安娜。”东方不败话音刚落,便有工会里的下人来询问,是否把早餐搬过来。

    其实,能够这样子无缝衔接,不过是钱茗莉放了一台隐形摄像头跟着尤里卡,通过镜头画面,能够以同步的速度,知道这边的进度。至于早餐,自然是钱茗莉提早吩咐下去的。要不是确定东方的身体并无大碍,腿伤也愈合得很好,像这样子彻夜长谈,钱茗莉其实是不赞成的。不过,东方也是骨子里倔强,他坚持这样子的长谈,有助于让尤里卡站在她们这一边,从而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事实证明,东方说的是对的,以弟弟的身份求教,并且传输了对钱茗莉的重视,以及钱茗莉对他这个弟弟的帮助,从而让尤里卡产生愧疚、自豪等复杂情绪。这些盘桓的情绪,如果能够善加引导,确实是能够更快更好地拉拢尤里卡。

    用过早餐,尤里卡要离开的时候,钱茗莉才出现,推着东方的轮椅,准备送他回去休息。看到钱茗莉对弟弟的体贴,尤里卡犹豫半晌,才开口致歉:“安洁丽娜,我为我之前在学院中对你的冒犯感到抱歉,谢谢你救了我的弟弟,这份人情,我记在心里。”

    钱茗莉本来是没打算跟尤里卡多做交流的,毕竟,她前阶段还站在尤里卡和张尤佳的对立面,不过,既然尤里卡能够为了东方跟她道歉,那么,她也就大人有大量地表示不计较了。当然,只针对尤里卡而言。

    “你不用道谢,我救亚度尼斯,是因为他是我的爱人,同你无关。至于学院中的事情,应该道歉的是落荒而逃的张尤佳,当然,你也是有错的,其实,知道你是亚度尼斯哥哥的时候,我很惊诧。我经常听亚度尼斯提起你,在亚度尼斯心中,你是个英明神武的哥哥。可是,你怎么会帮着张尤佳逃离中央学院?这一次,张尤佳甚至还抛弃了她的亲生母亲。不管玛莎这个人有多少不好,到底是抚养了她长大的生母。我言尽于此,我要送亚度尼斯去休息了。他的身体,本不该熬夜,可你们兄弟多日不见,他高兴,我也就开心。”

    尤里卡是看着钱茗莉推着东方不败消失在拐角处,这才离开草木师工会的。只是,回去的路上,尤里卡想了很多,本来按照他的脚程,五六分钟就能够到他和张尤佳暂时落脚的地方,却硬生生地走了半个小时。而如此一耽搁,等到尤里卡回到住的地方的时候,张尤佳已经醒了。

    “你去哪儿了?去做什么了?怎么去了这么久?我昨晚半夜醒来,觉得害怕,发现你不在,以为就连你也要丢下我走了。”张尤佳一开始的质问,语气是有些生硬的,甚至带着一股习惯了的颐指气使,可是察觉到尤里卡的脸色不对后,却是立马改变了语气,转而示弱卖可怜。

    尤里卡本来从来没有细致地去分辨张尤佳话锋里的语气变化,可这一次,他却听了出来。事实上,弟弟说得对,因为相逢的方式不对,相处的模式的问题,即使现在尤里卡恢复了记忆,坦白了身份,可是张尤佳待他,始终还是将他当作昔日的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