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东方在养伤,也在熟悉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魔武者在某些方面其实挺像武侠人士,只不过学武功更多的是讲究自身的锤炼,修炼内力,强身体魄。而魔武者除了自身魔力的锻炼之外,还可以调动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来为自己所用,是一种内外兼修的方式。这样不同的力量体系,东方其实很感兴趣。

    虽然他附身的这具亚度尼斯的身体并没有天赋,没有办法走魔武者的道路,可是这并不妨碍东方对此进行研究。而研究的同时,武功自然也捡了回来。在这个武力盛行的世界,需要有保护自己的力量作为支撑,否则就会很被动。

    钱茗莉的主要精力自然是放在照顾东方不败身上,可是,她也不想让算计暗害了东方的人好过。那天,她带着东方离开后,虽然国王有所表示,会查明真相给东方一个交代。可钱茗莉却清楚,继后毕竟是一国之母,又为他生下了一个颇有天赋的儿子,在大儿子下落不明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去动继后和卡西欧的。

    这个时候,钱茗莉倒是想要跟路逸,也就是亚度尼斯的哥哥尤里卡合作了。

    其实,这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策略,因为东方的身份,东方占了对方弟弟的身子,自然不好对尤里卡做对,可是,她跟张尤佳之间的矛盾,涉及到了主线任务,也涉及到了原主的怨念,并不是轻易可以化解的。而且,说句实话,她也并不想化解,张尤佳千安洁丽娜的,总归是要还的。

    如此一来,思来想去,钱茗莉便觉得如何改变尤里卡对她的态度,进而不再做女主张尤佳的金手指,反倒是个不错的思路。

    再加上,现在张尤佳和尤里卡两人就在蔷薇帝国的都城,其实,双方离得很近,钱茗莉便让人避开张尤佳,暗中给尤里卡送去了一封信。

    “我今天早上让人通知了尤里卡,也就是亚度尼斯的哥哥,你在草木师工会的事情。”钱茗莉的计划,并没有瞒着东方,要论对人心的算计拿捏,东方自然是擅长的。因为有上个世界的哥哥给东方留了极好的印象,所以,东方对于尤里卡并不排斥。只是,如果尤里卡最终选择站在张尤佳这一边,那么,最终也就只好上演兄弟相残的戏码了。

    月黑风高,当晚,按照心中的要求,在张尤佳入睡后,避开张尤佳,尤里卡悄悄来到了草木师工会。

    因为爱德华的面子,也因为钱茗莉的天赋,再加上东方皇子的身份,草木师工会给两人安排的住处是工会最好的客房,更安排了照顾的人。钱茗莉和东方便在客厅等着尤里卡的到来,东方的腿伤还没有痊愈,是坐在轮椅上等着的,等人的时候,两人一起手谈了一局。

    尤里卡来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魔法灯暖色调的光辉下,自己忧心着急的弟弟,正和钱茗莉一起下棋的画面,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精密美好,一时间,竟让尤里卡有片刻的愣神。他从来没有看过自己的弟弟如此气质平和中淡的样子。因为母后的早逝,因为父皇的轻视,因为天赋的残缺,虽然尤里卡一直觉得自己的弟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弟弟,可是,也改变不了弟弟身上的忧郁。再加上,身为一国储君,虽然尤里卡心系弟弟,却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不但要不停地修炼,提高自己的等级,像国人证明他这个储君的实力,还要学习如何管理一个国家,加上还要防着继后的暗算,其实,尤里卡并没有太多太多的精力放在弟弟身上。

    而现在,坐在那里下棋的弟弟,看着竟是如此的幸福恬静。而带给弟弟改变的却是那个让他和张尤佳狼狈离开中央学院的钱茗莉。

    看到钱茗莉的出现,尤里卡的心底,下意识地出现了忌惮,情况未明,虽然困惑于弟弟和钱茗莉的恬淡幸福的氛围,尤里卡还是暗暗提高了警惕。甚至对信件中为什么特意让他避开张尤佳,也有了几分猜测。

    尤里卡出现后,并没有直接现身,钱茗莉同样是高阶的草木师,自然察觉到了动静,可对方不动,她和东方的棋局又恰好进行到关键处,干脆下完了这盘棋。

    不过,尤里卡震惊疑惑后,却是迅速调整状态,在门上轻轻扣了两声,这才迈步进了客厅,一双眸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东方不败,想到自己一回到都城,就打听到的消息,看到东方坐在轮椅上,面色变得很是惨淡:“是哥哥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想到弟弟被人暗算,竟被硬生生地踩断了双腿,差点命悬一线,而这么长时间里,受了伤的弟弟还落在了继后等人手中,就更是愧疚感爆棚。

    弟控什么的,东方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虽然他的性子根本就不需要一个哥哥的呵护宠爱,可是来自一个身体血脉相连的亲人的关切和愧疚,便是东方这样子的性子,也不可能丝毫无感。当然,有些微妙的感触是一回事,可一上来就要激动地抱一个什么的,东方是抗拒的。因此,在尤里卡想要像往常一样给弟弟一个久别重逢的表示喜悦愧疚的拥抱的时候,就发现了抵在了自己胸前的抗拒的手。

    一时间,尤里卡心中的失落简直无以复加。

    “我很好,你不用多想。我听安娜说你被卡西欧他们暗算,差点儿就回不来了。你现在怎么样?怎么会失忆?伤势如何?”

    东方看到尤里卡的表情,不自觉地就将上个世界对哥哥的感情代入到了尤里卡身上,实在是这种没有得到弟弟的关注我很不开心的样子,太像了,甚至就连小动作也很像,一遇到他的冷淡,就会双唇微微抿起,然后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不断地摩挲,明明就是个在其他方面独当一面的成功人士,可到了弟弟面前,却会流露出这样子的孩子气。

    钱茗莉看着两人如此,想了想,起身道:“亚度尼斯,你先跟尤里卡聊,我去让人准备些点心。”

    看到钱茗莉离开,一直保持着半戒备姿态的尤里卡这才放松下来,坐到了东方身边,看了看东方的腿,目录几分狠辣:“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哥哥会给你报仇的。你怎么会在草木师工会,又怎么会跟安洁丽娜在一起?我打听到你被那个女人和卡西欧囚禁了。她们怎么肯放你出宫那个女人有没有伤到你哪里?你跟安洁丽娜是什么关系?”

    尤里卡心中疑虑太多,一跟东方独处,就噼里啪啦问了一连串问题,东方早就准备好了答案,除了跟钱茗莉的事情,需要一些巧妙的遮掩,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你出去寻求机缘突破等级,突然之间有消息传来,一夜之间,整个都城都知道了你晋级失败,魔力暴动而忘的消息。那女人希望卡西欧上台,联合大臣要立卡西欧当储君,这个国家是你的,我便没忍住,跟她们做对。后来便发生了惊马的事情,我腿脚不便,被冷到了皇宫角落,无人照料,送来的三餐里还下了药,多亏你当初放在我身边的杰克的帮忙,才撑到我送出求助信。”

    说到此处,东方顿了顿,组织着言辞:“我同安娜早就相识,我不知道你的下落,便让杰克帮忙将信送去了在中央学院的安娜。安娜得知我的消息,请求她的导师爱德华帮忙,当天便利用魔法传送阵赶了过来,又拖了爱德华老师的面子,见了国王,然后安娜向国王提出请求,这才带我回到草木师工会疗伤。”

    “那个女人,她怎么敢!”听到弟弟受的委屈,已经可以想象其间的凶残,怒意暴涨的尤里卡,忍不住捏碎了椅子的扶把手。

    “她既然敢要一国储君的命,我本就是可有可无的,还敢跟她做对,自然不会手软。倒是你,怎么会失忆,又怎么会去了中央学院。我听安娜说起的时候,还觉得诧异,你怎么会成了一个女人的仆人?”

    想到张尤佳,尤里卡本不觉得曾经做过一阶段张尤佳的仆人的事情有什么,可被自己的弟弟当面这么一问,那些记忆浮上来,便也成了一种尴尬。因此,尤里卡避重就轻地道:“我魔力暴动,又受到卡西欧派来人的追杀,虽然逃了出来,却是受了重伤,摔落悬崖,幸好掉入河流中,却是撞到了脑袋,丢失了记忆。是张尤佳救了我,那个时候,我身受重伤,又没有记忆,她心善,便收留我在身边。”

    “收留你在身边,怎么会让你做了仆人?你便是失忆了,一身魔武师的实力还在,她怎么可能不清楚你的贵族身份?我听说,她只是一个爬床的仆人生下的女儿,甚至,她的母亲还给安娜的妈妈下了药?你怎么会跟这样的人在一块儿,还对她惟命是从?妈妈当年要不是被人暗害,也不至于早产,也不至于刚生下我就离世了。国王也不会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一面。”

    一番话,犹如一把把尖刀利刃,直戳尤里卡的心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