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其实,要说起金手指,有着系统外挂,有着星网的资料支撑,以及数以亿计的星网网民的支持,再加上每经历一个世界就多一份沉淀和底蕴,还有自家的教主,这些其实都是外挂,都是金大腿。也正因为如此,当她随着一次又一次穿越直播,而不断变得更加强大的时候,也能够以更加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每一次的直播,面对每一次的任务。当这些任务不再成为你无法逾越的障碍,也不再成为你无法跨越的沟壑,自然也就开始转变,学会去欣赏沿途的风景,学会去享受。

    当钱茗莉随着导师爱德华一起跨出传送阵,来到了蔷薇帝国的都城,都城的草木师工会的分会长便已经恭候在一旁,有爱德华开口,再加上如今草药谱风靡整个大陆,当他提出要见一见蔷薇帝国的国王时,一切便顺理成章地办成了,甚至都不用钱茗莉忙前忙后张罗,反而以贵宾的待遇被诚惶诚恐地迎进了皇宫。而原本因为生病卧病在床的蔷薇帝国的王,也强撑着病体,迎接了两人。

    钱茗莉观其气色,隐约察觉出这位国王怕是心脏方面出了些问题,可能是因为养尊处优的缘故,国王颇为虚胖,身体浮肿,脸色更是灰白发紫,看着像是心脏病晚期的症状。不过,具体的还是要做进一步的排查。

    “爱德华老师,多年不见,您依然风采不减当年。”说起来这位国王年轻的时候也是中央学院的学生,而彼时爱德华已经是中央学院最年轻的老师了,因着这份关系,再加上最近草药谱的事情,即使国王身体虚弱,不堪负重,也还是强行打起精神,让宫中的草木师给他服用了草木精华,这才出来迎接贵客,“这就是你的学生吧,是叫做安洁丽娜吧,看着倒是颇有你的风范。”

    爱德华知道自家徒弟着急喜欢的人的事情,他在中央学院多年,地位身份摆在那里,再加上他是搞学术研究的,也不喜欢那些人际往来虚与委蛇的那一套,所以,跟国王打了招呼后,就单刀直入,直奔主题:“我这次带着安娜过来,是为了二皇子亚度尼斯,安娜希望能够见一见他。”

    国王听了明显很诧异,他想过各种可能的因素,却绝对没有想到,这两位的到来,竟然是因为不被他重视的没有任何天赋的废物儿子。

    就算心底如何惊诧莫名,国王还是吩咐道:“你们去叫二皇子过来。”

    钱茗莉闻言,想到东方的腿伤,开口道:“国王陛下,不麻烦的话,可不可以让我跟着一起过去。我听说亚度尼斯的腿被马踩伤了,很是担心,我想要去看看他的情况。而且,腿受伤的人,也不适合移动。”

    国王听出钱茗莉这个随着草药谱的传播而同样名扬天下的天才少女对自家废物儿子的关注,甚至知道了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心底倒是有些明白,面前两人为什么会过来了。只是,身为父亲,身为国王,却连二皇子腿受伤的事情都不知道,还惊动了外人来支援,国王无论如何也是没有办法当着爱德华两人的面承认自己的失察的。

    “是我这个做父皇的没有考虑周到,这样,我跟你们一块儿过去。我自己身体不好,对于亚度尼斯的关心也少了很多。”如果,一个没有天赋的已经被他放弃的儿子,能够换来一个肯定会达到圣阶的草木师,是比再划算不过的生意。

    国王的身体不适,所以从主殿前往亚度尼斯也就是东方所在的狭小的皇子院落时,便安排了专人拉着马车。

    蔷薇帝国的国花是蔷薇,而这个季节正是蔷薇花开的时候,皇宫中的景色颇为美丽,再加上宫殿式的建筑,沿途景色确实是美不胜收。可钱茗莉并没有什么欣赏美景的心情,越走越是荒凉,越走越是僻静,就连国王陛下的脸色也变得很不好。

    国王虽然不待见自己的儿子,却也没有想到要虐待他,可现在这个情况,明显就是有人看出他不重视这个儿子,而对他疏忽慢待了。

    等到了地方,国王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皇宫中还有这么破落的地方,没有花木缭绕,草木稀疏,透着破败之气,甚至连房顶都是破破的,而等到推开门,看到躺在病床上,面色有些惨白却难掩挺拔身姿的亚度尼斯时,只觉得这样破败的地方,实在是遮掩了其光芒,亚度尼斯长这么大,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审视这个儿子的国王,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这个二儿子,竟然如此肖似自己的亡妻。

    钱茗莉可顾不得国王的感慨,她一看到病床上的东方,就跟直播频道上的观众一样,一下子炸开了花,她从来没有看到东方如此虚弱的样子。虽让上个世界知道在于自己重逢之前,东方因为车祸很是吃了一些苦头,可是,她真得没有想到,会看到东方如此柔弱,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吹走似的。

    “教主好惨,好可怜。”

    “我们霸气威武的教主受的伤好重的样子,可是,怎么办,虚弱的教主依旧美如画,气质胜过一切。”

    “楼上颜狗给点实际的,看我,已经向主播撒了足够购买十瓶基因改造液的钱了。”

    “为了东方大大,我这个月的零花钱都不要了。”

    ……

    钱茗莉的目光同东方不败交汇,彼此对对方太过熟悉,一个眼神就能够洞彻对方的意图,她知道这是教主在安抚她的情绪,让她不要过于激动。

    “老师,你帮我看看亚度尼斯的情况,他看上去,很不好。”钱茗莉说着话的档口,眼眶已经有些泛红。

    爱德华也看出病床上的男子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肤白貌美,就是太过病弱了一些。他调动元素之力探查了东方不败的身体情况,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的腿骨折后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若要恢复如常,必须重新打断,我再用草木精华作为辅助,帮你愈合伤口。”

    东方不败早就知道这个情况,点了点头:“多谢爱德华老师的帮助,您动手吧,这个疼,我可以忍着。”

    “先不急。”钱茗莉一听,知道东方这是希望能够尽快恢复,不过现在东方居住的院落可实在不适合疗养,便是这皇宫内院也是不适合的,她开口对国王说道,“国王陛下,亚度尼斯的伤,其实并不是意外,而拖延了这么久还没有得到妥善的治疗,甚至还被弄到这样的地方,您应该清楚,这里面并不简单。亚度尼斯是我的朋友,我希望能够带着他出宫,到草木师公会进行治疗。”

    国王被钱茗莉这么一质问,虽然面上不好看,却也知道她说的是实话,而且,他也打算为蔷薇帝国拉拢钱茗莉和爱德华,听到她这么说,也就答应了下来。然后,钱茗莉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转移到了草木师工会。在这里,东方不败接受了治疗。

    要将已经逐渐重新生长的骨头又重新打断,其间还有许多碎骨,这样的痛楚,绝非常人可以忍耐,而东方不败却是硬生生地忍了下来。钱茗莉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提早调配麻醉药,只是,东方不败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这么点儿伤痛,不算什么。”

    教主的霸气一上来,便直接开始接受治疗。按照钱茗莉的意思,不急在一时,等到将调配麻醉药的草药找齐,再调配,也来得及。可东方不败面对喜欢的人,却不喜欢自己以这样柔弱的姿态出现。教主的确还是会喜欢红妆,也喜欢一些女人喜欢的绸缎首饰,可是,骨子里还是那个强大坚硬的人,不会喜欢以柔弱的姿态向人示弱。

    更何况,这些疼痛,他的确不放在眼里。

    幸亏异世大陆的草木元素精华确实有神效,爱德华出手,也让东方不败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好起来。原本这样子的重伤,放在二十一世纪,秉持着伤筋动骨一百天的俗语,需要好好静养。而在这里,熬过了最初的疼痛后,神奇的草木精华却是让东方的腿以最快的速度愈合,第二天的时候,肿胀的腿部已经消肿,按照东方的话,感觉好受了很多。

    而钱茗莉给东方不败诊治,也同样确定了这一点。

    钱茗莉陪着东方留在草木师工会接受治疗,而爱德华拿着钱茗莉给的基础医疗体系的资料率先回到了中央学院。后续的治疗,只要钱茗莉每天提炼草木精华按时给东方温养,不出一个月,就能够痊愈。

    爱德华走了,钱茗莉才有些后怕地道:“东方,若是今后每个世界的直播都需要你受到这样一番苦楚,我宁愿我一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直播任务。”

    “说什么傻话,痛苦都是短暂的,而且,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这些外在的痛楚,都不算什么,毕竟以魂体的方式降临这些世界,总要付出一些代价。就好像你,虽然并没有受到身体上的痛楚压制,却又有系统的任务桎梏。凡事有舍有得,这很公平。”

    一番话,却让钱茗莉越发心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