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安洁丽娜,你不要欺人太甚。就算你赢了尤佳,也不能够证明,你就没有剽窃尤佳的研究成果。毕竟,你的天赋摆在那里。你一直对尤佳赶尽杀绝,是不是做贼心虚?”来自路逸的指责,虽然有转移焦点的嫌疑,却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微妙猜测,人心本就如此,容易受到左右,进而动摇了原本的想法。

    就连钱茗莉也觉得路逸这一招使得高明。不过,她本就不需要所有人都信任她,她所要做的事情其实很明确,让张尤佳好好跌个跟头,方知道打脸虽爽,可被打脸的可就不那么舒服了。

    “算了,别跟这样冷血傲慢的人说这些废话,这样子不辨真假的学院,我也不高兴继续待下去。路逸,我们走。”张尤佳的反映也颇为聪明,原本是校方要将她除名,可她这么一弄,倒成了她瞧不上中央学院的做派而自己退学。这两者之间的性质可不一样,偏偏配合上了路逸前面的那番话,倒是如此顺理成章。

    不过,她们想这么简单就脱身,还得问问钱茗莉答应不答应:“张尤佳,你倒是放弃的很快,之前逃离家族,放弃自己的姓名,现在又放弃了学校,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原来,你也不过是个逃跑的懦夫罢了。”

    张尤佳被钱茗莉说得火大,想要回嘴,却被路逸拦了下来,率先说道:“你说错了,是你的家族苛待了尤佳,为什么不能够容许她反抗。而现在,很明显,学院这边站在了你这一方,要放逐尤佳,却容不得尤佳自己离开吗?原来堂堂中央学院,也不过如此。”

    说完,根本不给钱茗莉说话的机会,路逸就凭借着高阶魔武士的本事,快速离开了。

    所以说,有时候女强文中女主的金手指里还是有给力男一号的设置的,看到路逸抱着狼狈的张尤佳离开,钱茗莉心底越发有些想念自家教主了。不过,她到底不是依赖性太强的性子,她也相信就算教主现在因为一些原因无法来到她身边,可是凭借教主的本事,肯定会尽快脱困找过来的。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完成任务,搞定张尤佳和路逸,让这两人没有办法威胁到她和她背后的家族,这样子她才能够空出手来全心全意找寻东方的下落,而找到东方后也不必因为业务工作的缘故而浪费了跟自家教主的甜蜜时光。

    她看过了这个世界的游记,也听过游吟诗人的浅唱,对于这个草木之气极为繁盛的异世大陆,还是充满了好奇探究心理的,也想要跟东方一起,四处游历,赏遍美景,尝遍佳肴。

    当务之急是要防着路逸带着张尤佳就这么一走了之,她已经安排人去盯着张尤佳在这个世界的母亲的下落,明天艾德里安就会过来,当年的事情,其实要说起来,艾德里安有错,却也并没有全部错了。毕竟,趁着主人醉酒后主动爬床的可是艾德琳的母亲,本来一夜风流对于家族的掌权者,也不算什么,偏偏艾德琳的母亲玛莎还受到了外人的蛊惑,给当时同样身怀有孕的艾德里安的夫人也就是安洁丽娜的妈妈贝拉下了药,导致其难产,原本已经成型的男胎滑胎。

    这样子的情况下,艾德里安还没有要了玛莎的命,只是将其流放到农场,还是因为当时她肚子里怀着艾德琳。所以,事实的真相并非因为嫌弃艾德琳的毫无天赋,而是为了那个没来得及面试的孩子,以及因为这一难,身体受损的夫人贝拉。

    这一些陈年旧事,也是钱茗莉让人去查,才查出来的,看桥段,特别像是穿越到了古代宅斗文里面,其实,不管是古代,还是异世大陆,只要存在着人,一个男人后院里女人多了,难免就会有所纷争,而这里面真真假假,对对错错,已经很难去区分了。毕竟,玛莎恐怕也是一肚子怨言。她好不容易爬上了家主的床,还顺利地怀了孩子,可却因为夫人也怀孕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受到了冷待,甚至因为夫人不高兴她在这个时候乱来,暗地里也让人折辱她。这才有了后来的下药之事。

    张尤佳一直替玛莎和艾德琳抱不平,也因为她自己成了艾德琳,而试图通过打击报复家族,来获得心理上的安慰和满足。只是,张尤佳既然要管上一代的恩怨,那么,也就该好好地弄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艾德里安比钱茗莉预想得来得要快,原本以为明天才到,可接近傍晚的时候,艾德里安已经带着人来到了中央学院,跟钱茗莉短暂见面后,就先去处理逃跑的玛莎和张尤佳的事情了。本来当年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艾德里安也不想再提,可是,现在张尤佳公然叫板钱茗莉,这却是他不能容许的。

    至于见到了艾德里安,并且从艾德里安和玛莎的反应中,知道了当年真相的张尤佳,却是觉得自己的三观尽毁。她一直为艾德琳抱不平,也替玛莎感到不值。她一直都以为玛莎的被迫的,无奈的,明明玛莎那么美好,可以有更好的人照顾她,可是却备强权给糟蹋了。结果,事情的真相却是如此。

    当晚,在艾德里安明确表示要带走玛莎和张尤佳,容不得这两人在外面造谣生事后,张尤佳终于彻底下了决心。她没有通知玛莎,自然也没有告诉找过来的便宜父亲艾德里安,在路逸的帮助下,离开了中央学院,离开了这座城市,前往蔷薇帝国。

    其实,路逸的记忆还并没有全部恢复,他只是隐约记起了自己的名字似乎是叫做尤里卡,而在中央学院的时候,他也了解过各方信息,知道了蔷薇帝国的储君尤里卡在我外出历练时遇险,如今生死不知。因为储君的空缺,尤里卡的下落不明,蔷薇帝国正在举荐继后的儿子卡西欧为储君。

    再加上脑海中隐约的片段,路逸,或者说尤里卡就带着张尤佳前往蔷薇帝国。

    属于尤里卡和张尤佳的旅程自然是充满惊险的,而得知自己备女儿抛下了的玛莎,面对愤怒的艾德里安,以及神秘莫测的钱茗莉,吓得将自己缩成一团,心底对于女儿丢下自己的行为,生出了几分怨念。

    钱茗莉猜测到了两人的行踪方向,也知道如果让尤里卡成为蔷薇帝国的王,她恐怕会麻烦很多。剧情中,尤里卡是在张尤佳结束了中央学院的学业后才回到了蔷薇帝国。彼时,四年过去了,继后的儿子卡西欧顺利成为储君,甚至在这四年中,陷害囚禁杀死了尤里卡同父同母的弟弟亚度尼斯。

    杀弟之仇,再加上储君备夺,尤里卡和张尤佳的复仇打脸之路越发掀起阵阵看点,而两个人的感情,也是在这样子的互相帮助,互相慰藉的过程中,不断加深的。可以说,没有了从小相依为命的弟弟,没有了父王,尤里卡能够有所慰藉的就只有救了自己的张尤佳。

    脑海中过着剧情,钱茗莉琢磨着要赶在尤里卡夺得王位之前,先搞定草药谱的中下篇,然后跟导师爱德华一起,将中医之道,甚至是西医理学,进行粗浅医理的编撰。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是魔武师和草木师,而普通人的地位低下,便是生了病,也似乎只是找草木师购买一些简单的草药,而没有系统的医疗体系。

    钱茗莉琢磨着自己将这样的事情做好后,进行推广,有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便是尤里卡成了蔷薇帝国的王,她也不至于被动。至于做些手脚,帮助那个继后的儿子卡西欧登位的事情,钱茗莉却是有些下不去手的。这毕竟是人家家务事,而且尤里卡名正言顺的,反倒是卡西欧母子多有谋算,让钱茗莉为了任务而去下这些黑手,跟卡西欧联手,她心底的这道坎儿过不去,倒不如提升自己的实力比较实在。

    而钱茗莉不知道的是,一直下落为名的教主,其实正好就在蔷薇帝国,身份也略微微妙,正是尤里卡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亚度尼斯,这个在剧情中因为身为先王后的儿子,又有着天赋出众的哥哥的保护,却因为哥哥被算计,而紧随其后备暗害,丢了性命的亚度尼斯,也顺英剧情发展,在尤里卡出事之后,备继后算计,没有魔武天赋的亚度尼斯,本来不应该成为障碍,可他坚持要等哥哥回来,坚持没有见到哥哥的尸身之前,就不能够另立储君,而直接备算计着掉下马背,然后双脚备马蹄践踏,粉碎性骨折,卧病在床的时候,真正的亚度尼斯去世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们亲爱的教主大大。

    只是,亚度尼斯的身体不但备下了毒,再加上双腿直接废掉了,只能够在轮椅上行动,一举一动又都有继后的人盯着,导致了他寸步难行,便是看到了钱茗莉在中央学院的消息,也看了剧情,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却也没有办法去找钱茗莉,更是连传递消息也困难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