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张尤佳被钱茗莉甩了脸色,心底也憋着一阵火,她一个接受过现代高等教育的新知识女性,难道还比不过一个思想食古不化的古人。什么嫡庶有别,艾德琳根本就是无辜的,凭什么是那个渣男管不住下半身犯的错,要他们母女来承担!

    不就是草药谱吗?她已经看过发布的上篇了,她完全可以趁着中下篇还没有发布,先公开一部分,难道就只有她钱茗莉能够做到这些吗?

    憋着一股气的张尤佳将自己之前已经整理了一部分的资料删除已经公开的上篇草药谱中的内容,再花了两天的时间丰富一下内容,然后就直接在又一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人,对她奚落的时候,将这些资料拿出来。

    “安洁丽娜有本事,难道我张尤佳就没有了吗?这些草药图谱明明就是我先发现的,可是,偏偏因为安洁丽娜高贵的身份,因为她是我的姐姐,就可以肆意妄为,不信,你们问问安洁丽娜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这些草药的。而我早在半年之前就已经着手这一方面的研究,要不然你们以为我是怎么进入中央学院的,吉尔伯特又为什么会推荐我入学?明明就是我先发现的,现在反倒要承受你们的谩骂,难道就因为我没有后台,没有背景。所以在我好不容易因为自己的努力,而不再被天赋所限制的时候,就要受到这样的打压吗?”

    同样的话,张尤佳说了不止一遍,甚至在学院外用餐的时候,当着其他同样没有天赋的普通人的面,更是激动地说了自己是如何努力,如何不甘于受到天赋的限制,明明大家都是人,为什么要因为天赋而有所区分,为什么草木师就生而高人一等?天赋人权的思想被张尤佳运用的如火纯清。

    而她这么一闹,原本一边倒的舆论风向,因为这番感同身受的话,渐渐也有了转变。越来越多的人表示的确看到过张尤佳对这些草药的研究,而在这个时候,卡莉妲,这个昔日的安洁丽娜的好友也公然站出来,站到了张尤佳这一边,控诉钱茗莉的虚伪,控诉这个千金大小姐的做作,看似将她当作朋友,实际上对待她就像是对待一个跟班,呼之则来挥之即去。更重要的是作为前面两年同安洁丽娜形影相伴的好闺蜜好朋友,卡莉妲直言,安洁丽娜根本就没有做过有关草药谱方面的研究。

    而在张尤佳出现后,钱茗莉就突然将卡莉妲这股昔日好友一脚踢走,再然后,就爆出了钱茗莉跟爱德华导师一起发现了草药谱。这里面要说没有猫腻,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可以说,这样子含沙射影的指控,就差直接说钱茗莉剽窃了张尤佳的成果。

    如此,舆论风向一时间却是东风压倒西风,学院里因为安洁丽娜昔日的高傲而对其心怀怨恨的人,也横插了一脚。再加上艾比也死心里不愿意爱德华风头这么盛,明明驱赶了张尤佳这股徒弟,却是在这股时候也推波助澜了一把。

    面对张尤佳的反击,钱茗莉倒是觉出几分意思来,毕竟是女强文的女主,要是张尤佳就此一蹶不振了,钱茗莉反倒觉得没有意思了。只是,她这边淡定自若,爱德华导师却是不高兴了,他是跟钱茗莉一起研究草药谱的,自己的学生本事放在那里,天赋摆在那里,结果却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样子诬陷,栽赃水,他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容不得有人欺负自己的学生。

    他也不忙着整理中下篇的草药谱了,直接找到了张尤佳,公开表示,自己的学生的本事自己清楚,要是张尤佳不服气,可以组织一个公开的考评,看一看谁对草药更加了解,谁剽窃了谁。

    热闹大家都是爱看的,更何况还是最近风头正盛的钱茗莉和张尤佳的热闹,因此,张尤佳还没有应战,旁边围观的同学,看热闹的倒是纷纷起哄了。

    被众人这样子一哄抬,再加上张尤佳也想要看看这个钱茗莉到底有几斤几两重,被逼着答应了挑战。而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比赛直接就在下午举行了。鉴于对于草药的了解程度,现在也就是爱德华、钱茗莉、张尤佳三人,其实,这场比赛的考评,评判也只能够由爱德华来担当,为了防止别人多说什么,还另外请了艾比,原先张尤佳的导师作为裁判之一。

    其实,对于草药的了解程度的评测,其他人也就是看个热闹,所以,张尤佳也是仗着这点,盘算好了退路,便是输了,也能够通过这场比赛让人知道她是有水平的。更甚者,便是钱茗莉比她厉害,也是因为她先天天赋摆在那里,草木亲和力接近满级帮助了她能够更快地掌握草药的特性。就算她输了,也能给证实她并非哗众取宠,而是有真本事的。

    钱茗莉完全是被动的应战,面对导师的好意,张尤佳的挑衅,以及不管是学院中还是星网上看热闹的群众,钱茗莉也得赢了这场比赛。

    比赛的项目其实很简单,由爱德华和艾比一同让人准备了大批量的新鲜药植株,然后,以十分钟时间为标准,将这些草药进行分门别类,以解表药、清热药、化痰止咳平喘药、活血化瘀药、止血药、安神药等十四个类目进行划分,看谁在十分钟内,找的最快最全。

    而这些药有些还没有在草药谱上篇中公布,是爱德华和钱茗莉还在研究编撰中的中下篇内容,再加上草木本就生的形似,所以,对于许多看客而言,是很难去区分这些草药的。当然,这并不妨碍她们看热闹。

    比赛一开始,两个人的速度倒是并无多少相差,而加油声,虽然以钱茗莉为主,却也不乏张尤佳的支持者。

    “主播,加油,你是最棒的,认真的主播最棒了。”

    “多多好厉害,多多最厉害了。”

    “好可惜教主不在,看不到我们主播这么风采照人的样子。”

    “我已经买下了这段比赛的录播,等到教主回来,放给教主看。”

    “楼上的太奸诈了,我也要去买,不能让你一个人向教主谄媚。”

    ……

    钱茗莉因为专心比赛,无暇去看弹幕,不过,同钱茗莉揪心张尤佳的下落一样,其实,已经习惯了自家主播夫妻恩爱常规模式的观众,对于教主的缺席,也是颇有几分失落的。她们也会为东方的不知所踪,而感到担心。所以星网贴吧上关于东方下落的探寻,也是一个大热点。

    言归正传,十分钟其实过去得很快,说到底,张尤佳毕竟才刚刚毕业,在实践操作,辨认草药这一环节,其实还是相差甚远,还是需要再接再厉的。所以,在钱茗莉只耗费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将所有草药归类完毕后,张尤佳却还有大半没有归类,甚至用满了十分钟的时间,也还有差不多十余种草药没有分门别类。如此,高下立现,究竟谁有真本事,也就一目了然。

    而这样的结果,着实让张尤佳十分难堪,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的如此难看。

    只能说,来到异世后,张尤佳过得太过顺风顺水,因此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

    “艾比,你是张尤佳的导师,对于她造谣诽谤我和我的学生的名誉一事,你怎么看?”爱德华年龄比艾比大,资历比艾比高,水平也胜过艾比,因此,对于之前艾比的一些挑衅的小动作,他是没看在眼里的。可是,经此一事,竟然牵扯到了他的学生,他自然也就不会再息事宁人,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爱德华老师,我早就已经将张尤佳除名了,她并不是我的学生。”论翻脸无情,艾比也是使得一手拿手好戏。

    “我会跟学院申请开除张尤佳,如此品行不端的学生,简直就是拉低了学生的档次,拉低了学校的门槛。”

    如此这件事情便算是有了结论。

    “身为老师,你还是一个圣级强者,如此咄咄逼人,真得好吗?”张尤佳本来就脸色难看,听到爱德华的话,忍不住回嘴道。

    “怎么,只允许你暗中诽谤,造谣生事,我要追究责任就不行了。正因为我是老师,我才要告诉中央学院的学生,身正不怕影子斜,可要是有人蓄意暗害,也要毫不犹豫地予以回击,告诉她们,中央学院的人不是好欺负的。”爱德华可不是为了面子就打落牙齿和血吞的性子,爱憎分明,自然敢作敢为。

    “好,爱德华老师说得好。”

    “我们都很崇拜你,爱德华老师。”

    钱茗莉看着同学们被爱德华老师带动了情绪,也不自觉地高涨了兴致,说到底,张尤佳可是她的麻烦,到现在为止,反倒是爱德华老师比她还要着急。

    “张尤佳,希望你离开学院后,也有自知之明,不要又到处宣扬你是我的妹妹,偏偏占着我名声的便宜,还得四处损我。我还真要不起你这样的妹妹。对了,爸爸明天就会过来。正好你今天办理了退学手续,明天可以跟爸爸离开。”

    一番话,直接让张尤佳的脸色黑得彻底,偏偏如此狼狈的时候,路逸站了出来,护在了张尤佳身边,让她不至于四面楚歌,无人应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