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其实答案要猜测出来并不难,只是,张尤佳内心并不愿意承认,或者说并不希望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竟然跟自己一样也是学过中医,也是对草药有所研究,甚至是跟自己一样都是穿越人士。

    原本属于她的那些金手指也将因为另外一个穿越者的出现而黯然失色,甚至,张尤佳在看过那份由爱德华和钱茗莉共同整理的草药谱上篇后,看着上面栩栩如生的素描图,以及妥善细致的标注,不得不承认,从专业本领上,自己略输一筹。更让张尤佳无法接受的是,这个穿越者还是这具身体同父异母的姐姐,占据了家族的优势,占着长女的身份,有着尊贵的出身,甚至还有着接近满级的草木亲和力,而这些都是她所没有的。

    这样子的对比,让她的内心如被烈火焚烧,嫉妒、不忿、甚至是隐隐的畏惧。

    原本的意气风发,原本的自信,都随着另外一个穿越者的出现,而有了崩塌的迹象。

    而张尤佳的焦灼、不安,甚至是惶恐,均被路逸纳入眼中,同吉尔伯特的微妙态度不同,路逸是张尤佳捡回来的,甚至原本因为魔力暴动,晋级无望,差点儿就有可能身亡。面对张尤佳的救命之恩,面对张尤佳的信任,路逸对待张尤佳却是更加亲近,也更加依恋的。更何况,他一开始就知道张尤佳的身份,对于张尤佳的出身,他并没有任何不好的看法,身世归身世,张尤佳本人的出色和优秀,也是他看在眼底的。

    因此,在这样一个四面楚歌的时候,路逸的存在,给了张尤佳很多的安慰。

    至于,张尤佳如何重振旗鼓,如何重新振作精神,那就是张尤佳的事情了。现在,在草药谱上篇推出后,后续的中、下篇也开始进行整理,而纸质的草药谱也开始加大力度印刷,以魔法阵进行运输中转,快速传遍整个异世大陆。

    忙碌间隙,钱茗莉心底也产生了几分焦虑,时间流逝得很快,已经过去了快三个月的时间,中央学院这一学期的课程也接近尾声,钱茗莉因为帮助爱德华编撰草药谱的缘故,旷课两个多月,不过,学院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只要钱茗莉的实力在,学期末的考核通过,再加上爱德华的保驾护航,学业方面就没有什么问题。

    关键是,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东方却还没有出现。

    星网论坛上每天都以置顶的方式,更新着她的动态,她一直都在中央学院,并没有外出,可是,偏偏三个月时间过去了,她家教主竟然还没有找过来。

    这个有着魔法的世界,虽然不如科技世界的飞机来得方便,魔法阵却是在远距离传输方面也颇有独到之处,不至于这么长时间了,人还没有过来。除非,东方顶替的人很麻烦,而这些麻烦,让东方没有办法及时来到她的身边。

    虽然123直播系统在某些功能上开放共享,让东方也能够参与其中,譬如可以让东方逛直播平台的公众论坛。可是却是以只能够闲逛浏览,而不能留言的方式。这样子的局面,就导致了钱茗莉现在很被动,没有办法主动去找东方,偌大的世界,她根本就无从得知,东方变成了谁?

    这些焦躁的情绪,使得张尤佳找上门来的时候,钱茗莉的脾气,绝对称不上好。特别是在张尤佳一上门,就笑得颇为勉强地喊了她一声“姐姐”后,这样子的皮笑肉不笑,很明显不是出于真心,只不过如今她在学院中的处境越发尴尬,在她被艾比导师除名,而吉尔伯特也很明确地表示,既然她和钱茗莉是姐妹,那么守望相助,同舟共济,其实也是很好的选择。话里话外都在暗示着她应该收敛锋芒,好好地跟钱茗莉相处。

    如此情况下,张尤佳打落牙齿和血吞,当真是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才让自己亲自找了过来,并且好声好气,好言好语地跟钱茗莉说话,这一声“姐姐”,她是真得叫的很委屈。

    张尤佳委屈,钱茗莉也不耐烦跟张尤佳虚与委蛇:“爸爸并没有承认你的身份,想要叫我姐姐,得先家族同意了再说。”

    张尤佳牙齿咬了咬下唇,面对钱茗莉的冷言冷语,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安洁丽娜,你应该猜到了,我跟你都来自一个地方,你要这样子赶尽杀绝吗?看在我们是同乡的份上,不能够放过我吗?”

    钱茗莉在放出草药谱之后,就猜到了张尤佳可能的反应,听到她这么说,只是冷淡地说道:“嫡庶有别,纵使你和我都学过医,也改变不了你的出身,更何况,你曾经起的那些心思,还敢私自拐带逃妾,我已经修书一封,告诉父亲这边的事情,他会带着人过来解决你们母女的事情。假如父亲认可了你,那么,不用我承认,你也是上了族谱的妹妹。”

    钱茗莉这番话说得格外地带着几分文绉绉的味道,什么嫡庶有别,什么逃妾的,这些话,让张尤佳心底有了另外的猜测。她之前一直以为钱茗莉跟自己一样来自二十一世纪,可是,听她话里话外的封建残余味道,分明就是个古代来的小姑娘。

    如此一想,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突然又高扬了起来,她就不相信了,比起一个古人,她一个接受过良好现代教育,跨过高考独木桥,经过四年大学本科教育的,还会输了不成。现在短暂的劣势,也只是一时的。她总有翻身的时候。

    “姐姐,难道父亲不认可我,就能够否认我是你血脉相连的亲姐妹的事实吗?”

    重拾信心的张尤佳却是打算以退为进,试试看,能否从中寻到生机。实在不行,天大地大,难道她一定要局限在这中央学院不成?事实上,对于身边路逸的身份,她一直有几分猜测,只是,之前没想到要利用这一层身份,而且她也不想将她和路逸之间纯粹的情谊因为利益而染上其他的颜色。可要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要学会变通。

    “你如果真得那么想要当我的好姐妹,为什么我们之前在吉尔伯特引荐下认识的时候,不提?反倒是颇为得意于吉尔伯特对你的好感。张尤佳,既然你舍弃了艾德琳的名讳,那么,就不要在这里假惺惺地装作姐妹情深的姿态,你不恶心,我还恶心呢。”

    钱茗莉心底是有些失望的,虽然她顶替了安洁丽娜的身份,可站在一个读者的角度,对于一个女强形象的女主张尤佳,她还是抱着一点儿期许的。可事实上,张尤佳却是有些外强中干,可以说,中张尤佳的成功,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而现在,当这些外在的有利条件,一点点地被她砍断后,张尤佳却很难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这样子的情况,说来也不奇怪,毕竟在穿越到异世大陆之前,张尤佳还是一个刚毕业连工资都还没有落实,正处于人生迷茫状态的小姑娘。

    失望的钱茗莉直接讽刺了张尤佳一把,就关门谢客。

    有这个时间跟张尤佳扯皮,倒不如想一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到东方。按理说,如果东方不是处在危险的情境中,就算没有办法人赶到,也应该送些书信过来才是。可奇怪的是,到现在都还音讯全无。到底是怎样的危险情境,才会让他没有消息。

    想到上个世界东方顶替人是出了车祸的,难道说,因为东方是作为系统携带者,属于病毒一般的存在,所以,降临到异世大陆后,相对应的也就会受到法则的许多束缚。所以,要不然为什么一定要挑选车祸受了重创的身体?现在东方的新身体,说不得也出了什么问题。

    如果从这个思路去调查,那么,钱茗莉就想到了一个调查方向,可是要调查三个月前受到重伤,甚至到了性命垂危的人,因为异世大陆的通讯情报网并不发达的缘故,调查起来,也是困难重重,甚至也极度地影响效率。

    再怎么困难,但凡有丁点儿希望,她也要试试的。总不能让东方一个人孤立无援,他们是夫妻,理应守望相助。

    有了盘算,钱茗莉便暗中吩咐手下的人去收集资料,可到底手头人手还是有些不够用,虽然她因为天赋的缘故,备受家族的重视,也分给了她一些人手,可到底还是人到用时方恨少,钱茗莉便想到了爱德华。有了爱德华的帮助,事情肯定会高效很多。只是,理由要怎么跟爱德华说?

    事实证明,一个老师对学生的厚爱,并不需要钱茗莉费尽心思多想什么理由,当钱茗莉开口向爱德华求助后,爱德华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问了他可以帮忙做些什么,这样子的信任,让钱茗莉决定在整理完草药谱之后,也将她会的有关于中医的相关医术默写出来,她相信,爱德华看了,肯定会很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