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自古文人相轻,可美女跟美女之间,也自有一番暗地里的较量和交锋。

    安洁丽娜的发色倒是偏缱绻的棕红色,双眸也是深邃的棕色,五官立体精致,加上气度衣着打扮的加分,自然也是一个一等一的美女。毕竟,说白了,安洁丽娜和艾德琳可是由着血脉相连的姐妹,有着共同的父辈的基因,在容色相貌方面,其实是有些相似的,不过,艾德琳继承了母亲那边的金发,而安洁丽娜则是遗传了父亲这边的棕红色头发,正因为在外貌上跟父亲的相似,以及优秀的天赋,安洁丽娜在艾德里安家族才会备受宠爱。

    钱茗莉如今占了安洁丽娜的身子,将这位大小姐本身的娇纵任性的气质冲淡了三分,多了几分娴静和镇定自若,这一场交锋,眼神交汇间,钱茗莉看出了占着艾德林身子的穿越者张尤佳的那点儿微妙的嫉妒不忿的小心思。

    可很快,这些微妙的情绪就被张尤佳清理干净,带着笑意地在吉尔伯特的招呼下,同钱茗莉打了招呼。

    “安娜,尤佳在草药这一块极有天赋,你是爱德华老师的得意门生,不妨替尤佳引荐一二。”

    来了,这就是吉尔伯特明明等了迟到的钱茗莉许久,却依旧没有生气,反而笑意盈盈的真实目的了。

    要说吉尔伯特也真是为了张尤佳费尽了心思,因为喜欢张尤佳,帮助张尤佳写了推荐,安排她进了中央学院。又因为喜欢,而费力地将自己的人脉引荐给张尤佳认识。更是因为喜欢,明知道安洁丽娜喜欢自己,利用安洁丽娜的这份喜欢,试图让安洁丽娜替张尤佳引荐药剂师学院最富盛名的圣级草药师爱德华。

    而原著中,安洁丽娜也是中了吉尔伯特和卡莉妲的联手圈套,一个是她倾慕之人,一个是她的好闺蜜,听说了张尤佳草木亲和力为零,只是因缘巧合得到了一个古传承,对于一些草木药剂有心得,便没有怎么戒备地将自己的导师引荐给了张尤佳认识。

    而张尤佳也凭借着自己的中药学知识,顺利地攻克冰山学霸导师爱德华,甚至被收为弟子,为后来安洁丽娜被学院除名,甚至摘掉掌心的药珠,埋下了伏笔。

    “吉尔伯特,你是知道老师的脾气的,只要张尤佳小姐有足够的本事,不用我引荐,自然也会让老师产生收徒的念头。张尤佳小姐刚进学院,连最基础的课程都还没有上,就急着让我引荐给导师认识,似乎有些太着急了。我当初也是因为学业成绩优秀,加上将近满级的草药亲和力,才会得到爱德华老师的青睐,被收为徒弟。等到二年级的时候,张尤佳小姐就可以选秀老师的课程,届时,只要表现优异,自然可以让老师看到。”

    钱茗莉说完官方的话,看到张尤佳因为她的话而不自觉微微皱起的眉峰,知道她没有按照她们预计的路子走,张尤佳这是有些不高兴了。而她的话可还没有说完呢:“吉尔伯特,我没记错的话,已经过了学院的招生季,那么,这位张尤佳小姐又是如何入学的?是因为你的帮忙吗?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亲近的朋友,甚至让你不惜动用家族关系,还托人情到了我这里。还是说,其实,你喜欢这位张尤佳小姐?”

    吉尔伯特家里和艾德里安家都有意让两家儿女联姻,如今吉尔伯特虽然还没有从中央学院毕业,却已经是中级魔武师了,而从中级跨越到高级,却是需要草药师的辅助的。无疑,天姿卓绝的安洁丽娜就成了最好的选择。现在,钱茗莉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就要看吉尔伯特要怎么回应,怎么选择了。

    面对钱茗莉的逼问,吉尔伯特是有些意外,也有些惊慌的,他知道安洁丽娜对他的恋慕,在他的设想中,他提出了要求,为了讨他欢心,那么,钱茗莉就应该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却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质问,一时,竟是有些语塞。

    倒是一旁的张尤佳见不得钱茗莉的咄咄逼人,开腔道:“安洁丽娜小姐,我和吉尔伯特先生是两个月前才认识的朋友,当时我因为一些缘故错过了学院的招生,跟吉尔伯特也发生了一些误会。幸好,现在误会解开了,而吉尔伯特也成为了我的朋友。知道了我的情况,帮我写了推荐信,才让我顺利入学。”

    吉尔伯特听到张尤佳给自己解围,既高兴又有些气闷,因为张尤佳话中的界限划分,也因为自己的满腔情意无法诉说。想到那天他魔力暴动时,张尤佳冷静判断,快速配药,还脱了他上衣,给他扎针,吉尔伯特的心潮便无法平静。

    “安娜,我魔力暴动的时候,是尤佳帮助了我。我这是在回报她。”

    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倒是回避了钱茗莉那句关于喜欢的质问,不过,钱茗莉心底有数,本来也没指望她们现在承认。毕竟,她如今还是中央学院最具天赋的草药师,甚至比还在中级中阶的吉尔伯特厉害,吉尔伯特已经是七年级生,眼看着就要毕业了,而安洁丽娜因为出色的天赋,不过才三年级就已经是中级高阶的草药师了。她可是被誉为中央学院最有可能超过导师爱德华的天才接班人。

    “既然是张尤佳小姐帮助了你,你自己来还这份恩情,是你应该做的。其他的,就不要强求不该强求的。做人,最好认清自己的本分在哪里。我累了,先走了。”

    钱茗莉通过这次交锋,对几个主要人物都有了了解,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又接受了大量的剧情,身体有些疲惫,便干脆利落地起身离开。

    “啊,安洁丽娜,怎么这么早就走了。事情解释清楚就好,吉尔伯特最喜欢的肯定是你,他只是太善良,太正义,这是在报恩呢。”卡莉妲也连忙跟了出来,追在钱茗莉后面,亦步亦趋地解释着。

    “卡莉妲,你好像认识刚才那位张尤佳小姐,也比我更早地知道吉尔伯特身边的动静。而且,你似乎太关心吉尔伯特了。”

    一句话,直接让卡莉妲顿住了脚步,脸上的表情也有片刻的凝滞和尴尬。可她到底善于伪装,立马就笑着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八卦。我也是之前在街上碰到过吉尔伯特和张尤佳在一块儿,才知道的。不过,吉尔伯特这么优秀,身边一直都有女孩子,我也怕是我误会了,就没跟你说。安洁丽娜,你不会就这么生我的气了吧,下次我一听到什么消息,就立马跟你说。”

    钱茗莉对卡莉妲带着讨好语气的话,听听也就算了,她只是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卡莉妲,你上个学期问我借的给你妈妈治病的钱,还没有还给我。”

    卡莉妲脸上的表情更不好看了,甚至有些扭曲,卡莉妲之所以一直捧着安洁丽娜,自然是因为安洁丽娜有钱又有天资,不但可以在功课上给她帮助,还能够在钱财上给她很多资助,甚至很多衣服首饰都是安洁丽娜友情提供的。

    只不过,人心不足蛇吞象,贪心不足的人就是如此,明明接受了安洁丽娜那么多帮助,却生出了嫉恨之心,一心想要将安洁丽娜拉下神坛,让她也尝一尝跌落到尘埃里的滋味。

    “安洁丽娜,你也是知道我家里情况的,我妈妈的病其实还是需要调养,而且我们的学业也需要很多话费。”

    钱茗莉打断了卡莉妲的解释:“卡莉妲,我之前当你是我朋友,所以,很多事情,我也就没有跟你计较。其实,这三年,你到底花了我多少钱,你心底有数。回头,你去列一个清单,白纸黑字地写清楚,再将这些归纳写张借条,先放在我这儿。免得我一边撒钱,一边还被你当冤大头,还得承受你暗地里的刀子。趁这个机会,你也好好想想,我招招手,身边不缺朋友,而你眼巴巴地去讨好那个张尤佳,又会得到什么?”

    “安洁丽娜,你真的误会了,我怎么会帮着张尤佳,那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我……”卡莉妲这下子是真的慌了,她家条件不好,她好不容易往上爬,成为中央学院的学生,根本就承担不起跟安洁丽娜友情破裂的后果。

    “我给你三天时间,我这边也会让人统计一下,这几年你到底从我这儿得到了多少资本。你要是自己没理清楚,我不介意发动班里的同学,帮我好好回忆回忆。”

    钱茗莉没打算将卡莉妲一棒子打死,卡莉妲这样的人,不可以当朋友,但是拿捏得当,也是可以驱使的。前提是她要足够听话,也知道自己的命运,究竟被谁拿捏在手里,而不是自视甚高,心生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