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七章

    被崔英道堵个正着,钱茗莉坐在位置上,仰头看着居高临下,满脸深沉,仿佛她回答不好,他不介意教教她怎么做人架势的崔英道,大脑在片刻当机后,迅速重启,恢复高速运转。

    钱茗莉心底明白,如果崔英道没有确凿的证据,不会特意留下来堵她,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那天楼梯口多亏了你帮忙,要不然我摔下去,可能现在还在医院。我是因缘巧合知道了一点儿小道消息,犹豫了很久,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一声。”

    钱茗莉说完话后,却只觉得周围安静的有些可怕,特别是在崔英道慢慢将手抵在她的书桌前,缓缓俯下身,一张带着几分邪肆的面庞就这么向自己靠近,眸底涌动的情绪,犹如蛰伏在深渊的困兽,一旦挣脱束缚,就会不顾一切地撕破眼前的一切。钱茗莉的身体下意识地往后仰,紧紧贴着椅背,试图通过这样的逃避方式,来让自己逃脱眼前的低气压。

    所有的抵抗,在崔英道漫不经心地用手扣住她的下巴后,整个人的神经紧绷到了极点,那种被危险的野兽当做猎物盯住随时会被扑杀的紧张感,让钱茗莉下意识地挥手,拍开了崔英道有些放肆的大手。

    “好样的,多多主播,上!”

    “主播加油,拿出你的魅力,征服小帅哥!”

    眼睛一转盯到虚拟屏幕上飘过的弹幕,钱茗莉安慰自己,她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深呼吸一口,抿了抿唇,说道:“崔英道,如果你是嫌弃我多管闲事的话,我跟你道歉。但请你对我放尊重一点,如果让我舅舅知道了你刚才对我的放肆,我记得宙斯酒店最近跟臻一集团有合作正在接洽。”

    钱茗莉并不是电视剧中没有任何依仗的车恩尚,面对崔英道的霸道,她不需要委屈自己。只是,她心底微微有些懊恼自己的冲动,单方面片面地认为告诉崔英道他妈妈的下落,对于他是件好事,却忘了崔英道强烈的自尊心。作为被妈妈抛弃的小孩儿,被她这么一个陌生人洞穿了一切,自然会恼羞成怒。

    崔英道看着自己有些泛红的手背,面前这个看着可爱乖巧的女孩子,下手还真是不客气,他本来是很生气的,这几年,他不是没想过去找妈妈,可骄傲让他一直在犹豫,他被妈妈抛弃了,父亲的风流花心乃至家暴,他也都是看在眼里的。他是站在妈妈这一边的,可为什么她就这么抛下他走了,甚至都没有跟他说一声。

    久而久之,这便成了他的心结,他满腔的愤懑无处宣泄,脾气越来越暴躁,对于当年的金叹,也添了许多愤恨,昔日的好友,反目成仇。

    这些脆弱的小心思,他一直都隐藏的很好,时间久了,仿佛连他也要忘记当年那个陡然知道妈妈抛弃他,好友又反目的脆弱的自己。

    偏偏这些就这么突然之间被钱茗莉这么一个他从来没放在眼底的插班生给捅破了,羞愤、恼怒,还夹杂着些微的不知所措……妈妈她,真得在地址上的这个地方吗?她,现在过得好吗?

    特意逮到钱茗莉独处的时候,想要逼问她怎么知道的,却又恼怒她的知情,复杂的情绪,让他习惯性地试图通过往日里的凶暴面具,来逼问出他所需要的答案。倒是没想到,看着乖巧的插班生,打起人来,力气不小。短短几句话,还直接告诉他,她不是好惹的。

    “我不管宙斯酒店跟臻一集团有没有合作,我只想知道,你一个插班生,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调查我?”崔英道干脆直接坐在钱茗莉前面的课桌上,双手抱胸,追问道,“还是说,你迷恋我,喜欢我?第一次见面就跟个花痴一样,对我投怀送抱。之前楼梯摔倒,也是因为看到我才故意的吧,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力?一计不成,然后又调查我。是谁给了你胆子,让你调查我的?你舅舅只是臻一集团的亚洲区负责人,你以为,光凭这一点,就可以难住我吗?以为我真得不敢对你做什么吗?”

    “崔英道,你太自恋了,我说了,我只是恰巧知道这件事情,然后才告诉你消息。你不领情就算了,本来也就是为了感谢你之前在楼梯口扶了我一把。为了防止你陷入自我得意的幻想,我会在今后跟你保持距离。”钱茗莉是真得有些被气到了,可又有几分好笑。对于她而言,帝国高中的少男少女们都太稚嫩年少,她看着这帮剧情人物,既有出于看剧的喜爱,又有身为一个长辈的关切,倒是没想到崔英道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她真得是又好气又好笑。

    “你这是打算以退为进?”崔英道挑了挑眉,虽然看出几分钱茗莉的心思,却也没打算收回自己的话,话锋一转,直接说道,“明后两天,你陪我去这个地方。”

    要调查出是谁把东西放在他书桌,其实并没有花费崔英道多少精力,一直犹豫到现在才找到钱茗莉,是他心底,一直在彷徨,他不知道,该不该去这个地方,他的妈妈真得在这个地址吗?见到了,他又该说什么?质问她为什么要丢下亲生儿子吗?事实已经发生,他都已经十八岁了,再去寻求母爱,显得他如此的弱小无能。

    所有的纠结,在对着钱茗莉说出了同去的话后,一下子那些摇摆不定的情绪,就平复了下来。假如这个女人敢骗他的话,管她舅舅是谁,他都会让钱茗莉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啊?”钱茗莉被崔英道这不安牌理出牌的一出弄得一愣,他去找妈妈,她为什么要一起去,可偏偏,对着崔英道有些凶狠的样子,再加上不知道哪个土豪竟然砸了一大笔钱,让直播平台自动打开语音播放功能,然后满屏幕的“去嘛,去嘛”就跟魔咒一样在她耳边萦绕,被影响的钱茗莉在理智回笼之前,已经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直到钱茗莉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短时间内留言量突破了三千万大关,在线人数直接飙升至两千五百多万,打赏金额更是已经高达八千万,被这飙升的数据弄得心情也跟着愉悦了几分。满屏幕冒着的粉色泡泡,让钱茗莉意识到,不管过了多久,大家骨子里的八卦欲,还是这么地强烈。

    按照刷屏的弹幕说法就是“俊男靓女的对手戏,果然是精彩又刺激!”

    这就是属于时不时的彩蛋,起到激化气氛的作用。

    实实在在的好处,让钱茗莉的心情也舒朗了不少,打赏什么的,果然是利于放松心情的好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崔英道的电话铃声给吵醒,一看手机上的时间,刚刚早上六点,这家伙不会是昨晚就没睡吧,这么早就过来了。

    没办法,洗漱好后,快速解决早餐后,就出了门,顺便打开今天的直播,她有预感,今天这出母子相会的戏码,吸引的人数不会少,人多了,打赏也就多了。她昨天已经问过零号了,目前的粉丝中,女性比例高达百分之八十五,而对于偶像剧的浪漫桥段的追逐,对于爱情的期许,对于八卦的好奇,果然还是铭刻进女孩子骨血里,历久弥坚的存在啊。

    等驱车到崔妈妈所在的咖啡馆的时候,时间还早,不过八点,咖啡馆的营业时间是早上九点开门,来得太早,街道上空落落的,钱茗莉心底偷偷地哀悼自己少睡的时间,却不敢随便开口,实在是驾驶座上的崔英道,脸上的神情太过凝重,弄得她连手都不知道应该放在哪儿了。

    所以说,偶像剧什么的,还是应该老老实实地在电视上观看,自己参与其中,可并不是件美好的事情,弄得她的尴尬症都要犯了。

    “这里离海边很近,你吃过早饭了吗?要不要买点吃的,到海边先坐一坐?”犹豫了一下,钱茗莉在有个土豪粉丝打赏发布任务,让她主动关心一下可怜的崔英道后,才开了口。早上她自己都是匆匆忙忙用过早餐的,出门的时候,压根忘记要给崔英道准备了。说到底,她今天一起陪着来,本来也是半强迫性质的,让她多体贴找妈妈的熊孩子,她还真得没有那么细心。

    崔英道心底焦躁,盯着咖啡馆的大门,有无数情绪堆叠,犹如海浪一般一波更比一波凶猛,听了钱茗莉的话,发动车子,往海边开过去。至于早餐,他根本吃不下!也没那个心情用早餐。

    倒是钱茗莉看到路边有早餐店,让崔英道停了车,自己下车买了点吃的,简单的三明治配上牛奶,然后等崔英道开车来到海边后,递给他,至于他要不要吃,她也不勉强。她可是按照粉丝们的要求,关心过崔英道的胃口了。如果可以的话,在这个时刻,钱茗莉还是觉得,让崔英道一个人静一静比较好,父母家人的感情,旁人掺和其中,很尴尬的。她当时告诉崔英道崔妈妈的下落,根本没有想到还会有现在这一出。

    欣赏着大海的景色,钱茗莉脱掉鞋子,用脚丫去接触沙滩,慢慢的,心情平复很多,再看一边的崔英道,在沉默许久后,也开始吃三明治,眉眼间的褶皱也被这广阔的大海美景所抚平。

    钱茗莉偷偷地松了口气,她还真有些担心,崔英道会气势汹汹地找上门,现在这样子柔和了不少戾气的崔英道,等会儿的见面,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太大的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