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日月神教控制教众,自然有一套手段,而能够加入日月神教的,说句实在的,放在平常百姓中,也都算不上是什么善茬。这样一帮人都能够被东方不败管得好好的,更何况是钱敏的爸妈,骨子里再怎么好面子,再怎么自私,实际上还是市井小民,小市民的心理再怎么多盘算,到了绝对的力量和权势面前,也都是浮云。

    钱茗莉自然也清楚这点,她也的确不太想去跟钱敏爸妈吵一架,她心底再怎么不认同这对父母,到底是这具身体的血亲,道理上,她总归是站不住脚的。毕竟,华夏一向以孝道为重,便是亲生父母再怎么虐待自己,等到了他们老了,还是要尽到养老的责任,否则他们可以告自己的子女。

    钱茗莉当然不是给不起这些钱,不过是觉得面对这两个人心底就腻歪,替钱敏不值,也替千千万万被孝道禁锢,而成了孝道牺牲品的人不值。这样的人,她一旦妥协,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更加的贪得无厌,倒不如由东方出面,直接打断他们的妄念,免得他们以为自己的女儿嫁的好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偏偏还喜欢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为自己的贪欲做遮掩。

    事情交给东方不败去处理了,钱茗莉干脆接过了东方不败怀中的东方谅,小家伙刚刚清醒,又喝过奶粉了,现在正精神着,自己吐泡泡玩。刚刚钱茗莉和东方不败说话,小家伙一个人自娱自乐的,也玩得挺高兴。等到钱茗莉陪她一起玩了,就更是高兴地直蹬脚,一边伸着小手试图抓钱茗莉散落在肩膀上的发丝,嘴上竟然喊道:“要……妈妈。”

    简单的词汇,小家伙都周岁了,也能够说一些,最常说的就是“要”,还有“奶”,现在突然冒出来一声“妈妈”倒是吓了钱茗莉一跳。她可没有交过小家伙这么说,倒是按照辈分,她是小家伙的婶婶,不过可能是婶婶的发音,没有妈妈来得简单,现在从东方谅嘴中听到这个称呼,倒是让钱茗莉既有些高兴又有些尴尬。这个称呼可以看出小家伙对她的亲近,婴儿是不会骗人的,但要是让东方听到了,只怕会火冒三丈。

    “错了,是婶婶,来,谅谅,跟着婶婶一起念,婶婶。”

    这边钱茗莉一遍遍地教小家伙怎么叫人,另一边,东方不败直接让人带着在门口闹腾的钱敏爸妈来到了自己名下的另一个公寓。东方不败一辆车,钱敏爸妈和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西装保镖一辆车,前后脚进了公寓。

    本来气势汹汹,想着要好好地敲打敲打女儿,让女儿认识到自己到底犯了多么大的错误的钱妈妈和钱爸爸,看着气派地坐在主位,身后站着两个保镖的东方不败,就算已经知道了这个就是自己女儿的丈夫,也算是自己的女婿,整个人的气焰被打散,甚至是有些畏缩地看着东方不败,一时间,竟是连先开口说话的胆魄都没了。

    东方不败一只手放在沙发背上,指尖一下一下地点着,另一只手微微摩挲着自己的指尖,看着站在那儿害怕地有些颤抖的钱敏爸妈,缓缓开口道:“你们早上,在门口,闹什么?”

    钱敏妈妈一听,下意识地开口辩解:“我们也是担心女儿,又被门卫拦在外面,一着急,就声音大了一些。”

    钱敏妈妈越解释,越是整个人哆嗦得厉害,实在是东方不败的眼神太具有压迫感,让她觉得自己的谎言不攻自破,忍不住伸手拧了丈夫的手臂,希望丈夫开腔。

    “对对对,我和敏敏妈都是太担心敏敏了。”

    东方不败抬了抬手,这两人同时静声,与此同时,身后的两个保镖开始像是唱双簧一样地将早上钱敏爸妈在门口说的那些话用一本正经的语气重新说了一遍。

    “你们快点放我们进去,我女儿在里面,我女儿是东方集团二少爷东方清的老婆,你们听到没有。”

    “我那女儿从小最听我的话,信不信,你们不让我们进去,等会儿我让我女婿把你们都给开了。”

    ……

    一开始这对夫妇还心底琢磨着靠着女婿享受生活,当然,在这的前提下,是要对女儿表示批评。可等到门卫请示过东方不败,被东方不败示意堵在门口,然后被门卫以不能妨碍其他来往住户为由,赶出一段距离后,这对夫妇的言辞就开始变味,甚至上升到了谩骂的程度。

    “钱敏这个死丫头,真是翅膀硬了,就开始变得不听话了。不但敢随便辞掉工作,还敢跑到这么远的地方,背着父母就嫁人了。”

    “这孩子肯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才会连爸妈都不见了,这是没脸了。”

    “我们的老脸都被这臭丫头给丢光了。”

    ……

    随着保镖的复述,这对夫妇的背脊越来越弯,整个人哆嗦得也更加厉害了,甚至觉得有些踹不过气来。其实,他们应该庆幸,此时此刻东方不败对他们释放的杀气,不及对待武林人士的百分之一,要不是挂念着这是个法治社会,而他也还想要跟钱茗莉在这个世界先待一段时间。通过这个世界,让他对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更加适应,这样子,他在现实世界凝聚出自己的身体后,才能够更好地以得体的身份去跟岳父岳母求娶茗儿。

    “茗儿是一个成年的个体,她有婚姻自主权,也有工作选择权,你们觉得呢?”东方不败在钱敏妈妈整个人哆嗦得差点摔倒,被身边的丈夫一把扶住的时候,开口说道。

    “对,没错,敏敏已经长大了,我和敏敏妈,都不应该多管。”关键时刻还是身为男人的钱爸爸哆嗦着开口说道,那种他一旦回答不好,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很好,很高兴,你们能够这么想。接下来,我会让律师安排一份文件,大致意思是,你们不能够随意来干涉我和茗儿的夫妻生活,以后除非我和茗儿主动去看你们,你们不得随意靠近。而一旦外面有什么不利于茗儿的消息传言,我也会直接找你算账。”

    只是,这么简单的威胁,只要这对夫妻离开了,随时可以反悔。东方不败让保镖给这对夫妇看了一份文件,钱敏爸妈当年都是从城里下放到农村的知青,本来当年返回城里的名额是钱妈妈好姐妹的,可钱敏妈妈却是和丈夫一起,挑唆了当时村里的一个鳏夫,趁着夜晚,进了好姐妹的屋子。后来又是一系列的走动,名额就变成了他们的,而她的好姐妹却因为不甘受辱,跳河自杀了,虽然被村里的青年小伙救了上来,却是坏了名声,又坏了回程的希望。

    而东方不败给钱敏爸妈看的,就是当年那个鳏夫,以及钱敏妈妈好姐妹的证词。

    除了这些,这些年这对夫妇为了能够过得更好,私底下利用职位之便,也小小地受贿过,不过他们都好面子,就跟当年虽然是他们挑唆的鳏夫,钱敏妈妈却是在事后,以好姐妹的姿态,将关心的姿态给做足了。所以,受贿金额倒是并不大,却也足够他们丢了职位,再尝尝牢饭的滋味。

    “有句话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是我在外面听到了什么茗儿的坏话,我也不能够保证会做什么。”大棒之后,东方不败也不介意给点甜头让他们尝一尝,“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们听话点,别惹事,别招惹我们。你们同意了的话,我会给你们买一套房子,每个月也会给你们两个人工资的总和作为赡养费用。你们可以好好想一想,想清楚了,你们就签了字,然后坐晚上的飞机回去。”

    东方不败都不用想也知道这对善于趋利避害的夫妻的选择,他不是什么好人,也没有什么是非观,一切只是为了钱茗莉。

    而结果也的确如他所料,乖乖签了字,拿了钱,又高兴地回去准备挑一套房子的两夫妻,当晚就离开了。从头至尾,都没有提要见一见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是被东方不败给吓怕了,还是觉得已经拿到了甜头,女儿见不见也根本不重要。

    东方不败处理完事情,回到住所,一进门就听到了钱茗莉在哄谅谅说话:“来,叫婶婶,谅谅乖,叫婶婶。”

    因为这个声音,因为这个人,浑身的戾气如潮水般褪去,只剩下眉眼间萦绕的浅浅温柔,可下一刻,这温柔就又被冰冻住。

    “妈妈。”咯咯咯的笑声,很动听,如果前面不是这两个称呼的话。如果钱茗莉是妈妈,那他是什么?谅谅的爸爸可是他这具身体的大哥!那茗儿岂不是成了东方慕的老婆?

    沉着脸走过去的东方不败,冷着脸要将东方谅从钱茗莉怀里接过来,准备好好教育教育这小家伙,结果,手伸到一半,就听到小家伙喊了自己一声:“爸爸!”

    虽然称呼不对,可刚刚的抑郁却是瞬间烟消云散了。没错,茗儿要是妈妈的话,他当然就是爸爸了!至于东方慕应该叫什么,那就得东方慕自己去发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