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东方慕也暂且顾不得自家弟弟是不是要跟自己生疏了,不跟自己亲近了,他以雷厉风行的速度,迅速找到了白兰,却没有发现白兰给他生的儿子,想到弟弟说过,张红安排了白兰到外地待产,又立即让人将自己所有情人的行踪都锁定,自己则去找张红。

    这些年,东方慕去张红那里的时间日渐减少,只是,张红是跟了他最久的,总归有些情分,而且为了他已经四十岁的张红一直没要孩子,就这么没名没分地跟着,可以说,如果张红不算计这些,他也不会亏待了张红。可偏偏,贪心不足蛇吞象,总归是他过于松懈,才差点让身边的女人害了自己弟弟的性命。

    为了避免出现张红拿着孩子当挡箭牌或者是作为人质,要挟他的情况,东方慕先让人锁定了孩子的下落,确定了孩子在张红处后,自己给张红打了电话,约了张红出来,然后让人去张红家里把孩子给带出来,这才开始处理后续的事情。最后,他也没见张红的面,以谋杀未遂的罪名,起诉了张红等人。

    他能够给她们优渥的生活,那是因为双方是场公平的买卖,而不是让她们滋生不该有的野望,威胁到他弟弟的性命。这件事情,一旦东方慕出手,其实很快一切就尘埃落定,张红等人的所谓情人联盟也并不稳固,谋杀未遂的罪名,总有主犯和从犯的区别,白兰这边作为突破口,成了被张红抓住把柄要挟的受害者,东方慕打点了后,白兰无罪释放,其他人,牵连其中的,总要吃些牢饭,才知道什么人该招惹,而什么人不该动。

    要不是为了不让自己孩子背负自己的母亲是罪犯的名头,白兰也别想这么轻松地逃避责任。不过就算不用承担罪名,白兰也绝对不可以再接近他东方慕的孩子。东方慕让人给白兰重新办了身份,催眠白兰,让她成为另外一个从小到大在国外生活的女人,并且嫁了人。而被更名为露丝的白兰的丈夫,实际上是东方慕这边让去看守白兰的,当然,为了防止白兰给自己儿子生同母异父的弟弟的事情发生,东方慕还让人给白兰做了个子宫摘除手术。

    做完这一切,确保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后,东方慕才空出心思来找东方不败,就连接回家的儿子都交给保姆养着,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取。按照东方慕的意思,如果自家弟弟真的生气了,那么这个儿子,倒不如直接随母姓。左右也不是他计划期待中诞生的孩子。

    这一天,东方慕特意排开行程,确定了东方不败的行程,来到了《仙路》剧组,一进剧组,就看到了自家宝贝弟弟,正在喂钱茗莉吃水果,眼神里的宠溺,让弟控的东方慕都有些吃醋了。而这也是钱茗莉第一次见到自家教主的便宜哥哥,她听东方说过原本发生在东方清身上的事情,就跟东方信任她的选择一样,她对于东方的处事也不多问,教主的能力,自然是一等一的。而现在,她明显地感觉到了东方慕加诸在她身上的审视以及戒备。

    “你就是钱敏?”东方慕想要质问钱敏一个靠自家弟弟捧着的小演员凭什么让自家弟弟伺候,还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好像天之骄子的弟弟就该这么伺候她!可理智告诉他,现在弟弟正因为张红和白兰的算计而和他离了心,很明显现在钱敏正得弟弟的欢心,所以,要先忍了!可再怎么忍,身居高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还是很明显。

    钱茗莉吞下了东方不败喂到她嘴里的半片苹果,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一边将手头的剧本放在了旁边的矮几上。

    东方不败先钱茗莉一步起身,介绍道:“东方慕,这是我爱人钱敏,不是你的下属,我希望你能够客气点儿。”

    “东方大哥好,我是钱敏,是东方的女朋友。谢谢你把他教得这么出色,他待我很好。”钱茗莉扯了扯东方不败的手,干脆与之十指交扣,通过这样的方式安抚自家教主的情绪。

    明明是自己的亲弟弟,可怎么偏偏护着外人,还有这个钱敏一副将自家弟弟当作囊中物的姿态表示感谢,倒弄得他成了外人,让东方慕有种吃了哑巴亏偏偏有苦说不出的憋闷感。

    “我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中午我请客,叫上你女朋友一起,好吗?小清?”要不是顾忌着自家弟弟刚刚生疏的东方慕的称呼,连声哥哥都不叫了,他哪有功夫跟一个小演员吃饭。

    “那可能要劳烦东方大哥稍等片刻,我等会儿还有一场戏。”钱茗莉不需要讨好身为东方集团掌权人物的东方慕,她在剧组的拍摄渐入佳境,也知道剧组每日的场地租借,场景的安排,道具的陈设,都是需要专业人士来统筹的,所以,她并没有因为东方慕的邀请而跟剧组打招呼请假的意思,“东方,你陪大哥聊聊天,你可是剧组的投资人,东方大哥的生意做的这么好,刚好跟大哥取取经。”

    东方不败知道钱茗莉的意思,捏了捏钱茗莉的手心:“你去忙吧,这边我来招呼。”

    东方不败作为昔日的日月神教教主,对于管理、权谋之事,并不陌生,可正因为曾经登顶,对于这些身外之物,便也没有了那么多的热衷。他最近在忙成立娱乐公司的事情,虽然因为陌生感而在一些事情的办理上略有些障碍,可毕竟他这句身体的身份摆在那里,因为东方慕弟弟的身份,很多事情上都顺利很多。

    “这部剧是根据网游改编而成,网络游戏本身吸引了一大批的玩家,电视剧拍摄前期演员的选角就引起过轰动……”东方不败让东方慕在一边椅子上坐下,简单地介绍了剧组的情况,分析了这部剧的投资前景。

    只是,认真介绍着的东方不败目光却是随着钱茗莉的身影而移动,东方慕也下意识地跟着弟弟的视线看向正在拍摄的钱茗莉。说起来,这也是东方慕第一次看剧组拍摄,他小的时候还看过电视剧,后来可能会有点时间看电影,却对影视剧方面关注并不多。同呈现在荧屏上的光影效果不同,现场的拍摄甚至是混乱的,人员混杂、道具杂乱,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演员们穿着戏服,一本正经地演着戏,这样的旁观确实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东方慕还是没看出钱敏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让自家弟弟如此喜爱,可随着东方不败表现出来的坚持态度,他原本暴躁反感的心态,也逐渐平复下来。

    “你就那么喜欢钱敏?”

    “她是我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不是喜欢二字可以简单概括的。”东方不败之前的确是有些生气东方慕对钱茗莉的傲慢,不过,这是他没有做好准备工作,东方清是东方慕的弟弟,东方慕简直将东方清当儿子看待,他明明清楚这些,顶着东方清的身体,却没有事先做好安排沟通,反倒导致了今天的局面。不过,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东方不败传递着自己对钱茗莉的重视,“所以,东方慕,我希望你尊重她。”

    东方慕的面部肌肉因为东方不败的话不自然地抽动了几下,最后不再对钱敏的事情多说什么,而是无奈地叹息道:“你为了她连大哥也不叫了吗?”

    东方慕在心底吐槽,不该叫的钱敏倒是一声声大哥叫得欢快,偏偏亲弟弟却是直呼其名,连声哥哥都不叫了。

    东方不败并不是拘泥于称呼的人,事实上,世上也很少有事情能够真正束缚他,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占了东方清的身体,让他能够追到钱茗莉身边,一声大哥也并不为过。

    “大哥,我希望尽快跟茗儿成婚。”茗和敏的发音相似,声调不同,不过一般也不过是以为这样的称呼是爱称,不会多问什么。

    更何况东方不败这么说,无疑是直接向东方慕投掷过来一个炸药包,他心底或多或少是期望自家弟弟对钱敏只是一时的兴致,可偏偏东方不败突然这么来了一句,炸得他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反映。按理说,他应该高兴的,毕竟弟弟也已经28岁了,要是爸妈还在,也会希望弟弟能够成家立业,可是,想到弟弟对钱敏的重视,东方慕心底又觉得说不出的别扭。

    “你已经跟钱敏求婚成功了?”

    东方不败想到前两天看到的电视剧中盛大的求婚阵仗,他确实没有向钱茗莉求婚过,两个人就这么走到了一起,他说要跟钱茗莉成婚,更多的是希望让世人都知道钱茗莉是他的夫人。却是疏忽了求婚这个环节。

    东方慕一看东方不败的神色就知道他还没有求婚,瞬间心情指数又微妙上升,有种还能够将弟弟留在家里几天的欣慰感。

    “突然觉得哥哥好可怜!”

    “可是哥哥很好玩啊!”

    “对的,对的,很有爱啊,竟然因为教主还没有求婚就感到高兴了,典型的弟控啊。”

    “弟控万岁!”

    “各位安静,你们这么一说,教主想要给主播一个惊喜的求婚,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失败了!”

    ……

    结束拍摄看到弹幕的钱茗莉,这一刻的心情,也确实是很微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