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这是戴少伟,这是江明,他们都是李健手下的得力干将。”方笑笑特别正式地跟钱茗莉和张蓉引荐了两个伟岸的兵哥。说实话,不管是戴少伟还是江明,都是浓眉大眼的帅小伙,身高目测也将近一米八,再加上军人的训练,走路说话都带着一股正气,特别有男人味,也特别的吸引人。

    方笑笑做得太明显了,甚至还拉上了李健一起当说客,这牵红线的意图昭然若揭。

    钱茗莉可是有家室的人,东方还等着她呢,在她心中,自家教主大人那是一等一的好,其他任何男人都是浮云,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而张蓉也是有对象的,只能说方笑笑的这个谋划,注定是要落空了。饭桌上,张蓉的一张嘴,说得李健都尴尬的,他本来就不太赞成方笑笑要牵红线的想法,现在好了,给人家有男朋友的介绍对象,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小敏,要我说啊,我当时就是太早定了我们家亮子,都没什么机会享受浪漫攻势,你的追求者送的花,都够装饰整个文工团了,大家都说你傲气,要我说啊,女孩子就是该傲气点,自己不对自己好,老是瞧不上自己,疑心疑鬼的,反倒招人讨厌。倒不如自爱点,也自重点,提升自己的素质,身边自然少不了高品质的追随者。”

    张蓉这指桑骂槐的,也足够方笑笑的脸色变了。

    张蓉有什么说什么,钱茗莉也不会只让她冲锋陷阵的,她最后直接当着大家的面,对着方笑笑说道:“方笑笑,我是全国最好的艺术学校毕业的学生,在文工团工作,刚毕业上面领导器重我,给了我一个单独的节目,让我独挑大梁。我热爱舞蹈,热爱我的工作,你放心,作为一个有素质的人,最起码的道德底线我是有的,我绝对不会成为任何人婚姻的第三者。而且,我喜欢的男人也不是李军官这样的。所以,你可以停止继续找茬了吗?

    说实话,我也懒得再应付你,我也没那个义务应酬你,你只不过是李军官的太太,又不是我上司,还要我迎合你的心情去跟你好声好气的说话,还得忍受你的指桑骂槐。就算你是孕妇,我又不是你肚子里孩子的谁,凭什么照顾你情绪?

    还有,我要找什么对象,那是我的事情,也不劳你费心,我也不会为了让你放心,就草率地开始一段感情。好了,跟你要说的也说完了,接下来倒是李军官你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跟你的妻子相处的,为什么会让她这么没有安全感,可我并不是你的下属,我也不归你管辖,之前看在共同合作的份上,我对你太太也算是礼遇有加,可看起来,世界上就是有像你太太这样喜欢得寸进尺的人。左右,现在的这支舞已经排演的差不多了,以后就让张大海负责和我联系,其他任何时候,如非必要,就不要见面了,免得你家太太一直有被害幻想症,最后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反倒成了我的错。”

    特别爽的说完这段话,钱茗莉就和张蓉甩袖子走人了,懒得去听方笑笑的辩解,也懒得去看方笑笑委屈的做派,她们又不是怜香惜玉的主。

    这次后,钱茗莉陆陆续续地听张大海说了些消息,知道李健和方笑笑似乎吵了一架,害得方笑笑肚子疼,最后理亏的反倒成了李健。

    不过,大家都是长了眼睛的,跟着钱茗莉一块儿排舞的三十个小士兵就是铁证,自然知道钱茗莉对他们上司那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的。成功塑造了这样一个清白完美的形象后,钱茗莉将自己的注意力投入到对舞蹈的最后完善中。

    很快就到了汇报演出的那一天,大家排练了这么久,就为了这次演出,虽然有些紧张,却也带着几分兴奋。钱茗莉到底不是舞台经验少的菜鸟,对于这样的表演,也算是驾轻就熟,只是隔了一个世界没有跳舞了,再一次上舞台表演,倒是也带着几分兴奋。

    偏偏这份兴奋在发现自己的舞蹈衣服被人给剪得支离破碎后,瞬间瓦解。

    “谁干得缺德事!不行,我得赶紧去找团长。”

    钱茗莉都不用动脑子想,也知道是谁干得好事。除了方笑笑,还能有谁会对她的舞衣下手?

    钱茗莉让人找了张大海过来,脸色冷淡地道:“有人动了我的演出服,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怀疑方笑笑。舞团的人有看到方笑笑进出后台,其他的证据,我希望你跟你的上司好好沟通,查出这件事情的经过。当然,我们这边也已经将这件事情告诉团长了。这样的行为性质是很恶劣的。当然,如果最后是我怀疑错了人,我也会跟方笑笑道歉。现在,我要抓紧时间去补救,寻找替换的演出服。”

    幸好之前准备演出服的时候,就有两套方案,两套红色的演出服,一套侧重华丽的裙摆,尽显婀娜的身段,一套则侧重长长的水袖,最后因为一些严肃性的场合要端正严肃的态度,选择的演出服是侧重表演性质的水袖红衫。

    现在这个情况,钱茗莉看了看被破坏的水袖演出服,支离破碎的,很明显是没办法用了,她让人紧急找了长长的红色绸缎,又换上一开始被pass掉的那套演出服,征得团长的同意后,就这么上台了。

    红衣女子在大红鼓面上的起舞,红色绸布仿若带着生命一般,敲击着鼓面,发出阵阵的鼓声,成为指引军魂的号角,伴着军装士兵的虎虎生威的军体拳,力与柔的结合,汇成了视觉盛宴。

    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演出,这也是一场掌声雷动的演出,而这样的成功,却让台下的方笑笑黑了脸色。

    李健一开始听到张大海的汇报,并不愿承认,舞蹈衣服的破坏可能是自己的妻子,李健大了方笑笑足足十岁,方笑笑嫁给李健的时候,才不过十八岁,正是花骨朵一样的年纪。一开始他还担心妻子可能娇气,可是方笑笑做得很好,操持家务活,书信往来,甚至是选择了随军。

    因为这些,李健也格外地宠爱甚至纵容方笑笑,所以,即使之前钱茗莉高声指责了方笑笑,李健也看出不对,说了几句自己的妻子,最后却还是妥协了。毕竟,说到底,钱茗莉是外人,而方笑笑是他的枕边人,是他未来孩子的妈妈。

    这次后台的事故,已经让人着手去调查了,估计,正态演出结束后,就会有消息,李健并不愿意相信这是方笑笑做的,可亲眼看到了方笑笑盯着舞台上钱茗莉憎恨嫉妒的眼神,以及看到钱茗莉惊艳出场后的错愕不敢置信,都一点一点动摇了李健的信任。

    如果,这次的事情真得是方笑笑做的,那么,只怕这个部队里,就容不得方笑笑继续住下去了。甚至,也会影响到他的前程。只是,无论如何,他是方笑笑的丈夫,也是未来孩子的父亲,都应该承担起这个家的责任,是他没有给方笑笑足够的信任。

    繁华谢幕,掌声依依,盛宴之后,却是内部的私下检讨,首先文工团这边表扬了钱茗莉和张蓉的临危不乱,面对突发状况,做出了最合适的应对,并且让演出圆满落幕。其次,部队和文工团联合调查了这件事情,本来演出后台人来人往的,方笑笑进出后台就被不少人看到了,再加上找到了有方笑笑指纹的被丢弃的剪刀,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唯一的嫌疑人。

    秉持着一家亲的原则,这次的事情的处理并没有放到台面上,方笑笑被剥夺了随军的资格,挺着大肚子,被送上了回家的火车。而原本属于李健的升迁机会也落了空。

    “主播,好样的,真得是业务越来越娴熟了。”

    “不过,比起中钱敏的遭遇,现在这样是不是有些太便宜方笑笑了?”

    “我也觉得,主播有没有办法,让方笑笑好看?”

    “方笑笑这样的人,这次被部队这边遣送回家,肯定憋了一肚子火,回家肯定得作妖。我觉得主播不用做什么,只要足够优秀,就足够让方笑笑难受了。”

    “话说,主播有没有打算找个更高更好更优质的对象,直接气死方笑笑?”

    ……

    网友的意见,钱茗莉看过后,也不过多表态,觉得还可以的就接受,其他的,譬如找个优质对象什么的,她表示,她对他们家教主的忠心,日月可表!

    不过,变得更加优秀什么的,这一点还是可以的。而钱茗莉真心觉得自己并不适合文工团的工作,她最近在考虑重新选一个工作选什么方向的比较好。钱敏并不是绿萍,虽然都是舞蹈爱好者,可绿萍将舞蹈当生命,希望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热爱的舞蹈,而钱敏,希望受人尊重,并不一定要通过舞蹈的方式。

    至于辞职重新选职业会酿成什么风暴,钱茗莉表示她已经可以预料到钱敏爸妈会是什么态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