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制服控这个词的出现证明制服的强大魅力,而穿着军装,站着军姿的帅小伙们,那种扑面而来的精气神,更是让人眼前一亮。

    钱茗莉第二天到部队,看到李健挑出来的一帮帅小伙,跟张蓉一起再做了进一步的挑选。昨天钱茗莉跟李健提的要求中就有一项是军体拳打得出彩的。按照她最初的设想,女舞者配合大鼓的起舞,同穿着军装的军人所打的军体□□相辉映。而为了舞台效果,在身高、长相方面,也提出了相应的要求。

    其实,李健挑出来的一拨人看着就不错,可具体地还是要再做进一步的考察。

    如此一来,一上午,看着这些人打军体拳,钱茗莉和张蓉一起挑选了三十人出来。这么一忙活,又到了饭点。这次,除了李健作陪,上午的一帮士兵也跟着一块儿,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食堂方向移动,钱茗莉和张蓉作为万绿从中一点红,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钱茗莉打好饭刚坐下,就看到了一个在部队中却穿着一身粉色孕妇服,挺着约莫六七个月大的肚子的女人,走了进来,一路上笑着跟人打招呼。这么明显的装束,钱茗莉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方笑笑了。

    还真是不放心呢,她昨天才出现,方笑笑今天就迫不及待地赶了过来。

    “你怎么过来了?”家属区和训练区是隔了一段距离的,一般情况下,李健白天操练的时候午饭就在食堂解决,晚餐才会回到家属区,跟方笑笑一起用餐。看到方笑笑过来,他有些担心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昨天就听说部队来了两个大美人,你知道,我在这边也没什么朋友,就想着来看看。”方笑笑这话含嗔带娇的,倒是听的人骨头都一阵酥麻。

    李健听了压根没想到自家媳妇吃醋了,倒是真得以为方笑笑是一个人寂寞了,毕竟随军的家属中,方笑笑年纪是最轻的,现在又有了身孕,他平日训练工作忙,也难有时间多陪陪方笑笑,这么一想,倒是觉得介绍钱茗莉和张蓉给方笑笑认识,说不定真得可以让双方成为朋友。

    “来,我来介绍,这是我妻子方笑笑,这两位是部队文工团的,这位是张蓉,这位是钱敏。”

    “你们好,我昨儿个就听到消息,知道来了两位漂亮妹子,果然,你们真是又好看又有气质,不愧是文工团的。”有外人在,再加上是当着李健的面,方笑笑的话说得大方,笑容也格外得爽朗。

    钱茗莉打量着方笑笑,人如其名,笑起来跟朵花儿似的,即使怀孕了,也不减其美丽,不过,方笑笑的美就像是山间肆意生长的野花,爽朗大方中带着一股野性,虽然方笑笑极力遮掩,力图做出端庄的做派。

    双方打过招呼,落座吃饭,可方笑笑怀了身孕,嘴巴挑剔,对食堂的大锅饭,明显就有些不太看得上眼,只是,为了跟李健还有钱茗莉一起用餐,硬逼着自己慢慢地吃着。等到大家都用晚餐,方笑笑的那盘子里连三分之一的饭菜都没有下去。

    “李大哥,笑笑姐怀了孩子,吃不惯食堂,你还是陪着她先回去自己煮点东西吃。我和蓉姐就先带着早上挑好的三十个人先回去,下午先排排队形,看看效果。”钱茗莉知道方笑笑怕什么,怕她跟李健太过亲近,而她一开口就是一个“李大哥”,让方笑笑的眉头直接皱了皱,虽然很快就故意笑了笑,却没有瞒过钱茗莉的眼睛。

    李健陪着方笑笑先走了,留下的三十个小伙子中由一个叫张大海的当队长,张蓉琢磨着钱茗莉的这支舞,排练完全可以放在部队,要不然拉三十个小伙跑去文工团的舞蹈房,反倒麻烦,车接车送的,一帮人来来回回,倒不如就他们两个到部队这边来得方便。

    张蓉这么一提议,张大海就说部队有训练室可以提供,只是,练舞需要大面大面的落地镜,方便彼此对照,及时察觉自己的错处。不过,钱茗莉的这支舞因为主要的舞蹈部分是由她来负责,而这些士兵其实主要是将军体拳配合音乐的节奏点,双方进行磨合,所以,一开始排练,倒是不用急着落地镜。

    这么一商量,下午也不用再瞎跑了,大家吃过午饭,由张大海带着钱茗莉和张蓉在活动室玩了几个游戏,三十个大小伙子,各有各的性格和特长,双方彼此了解了一番。而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过去,李健听说了这边情况,安顿了方笑笑后,过来看看,正好看到了钱茗莉和张蓉一起在斗舞,大家的兴致都很高昂。

    看到李健出现,张大海连忙带着人起立稍息敬礼,刚好让人去找的大鼓也找了过来,钱茗莉将一些基本走位和张蓉一起演练给这些兵士听,然后,她跳上大鼓,静了静心,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她跳舞的时候,张蓉指导张大海等人跟着鼓声挥拳和阵列的变化。

    钱茗莉的舞蹈,是得到整个文工团的一致高度赞扬的,虽然张蓉比钱茗莉先进的文工团,可在艺术领域,确实是需要天分的,钱茗莉的天分无可置疑,只要看作为旁观者的李健,那目不转睛的样子就知道了。

    因此,当第一遍粗糙的彩排后,钱茗莉询问大家的看法时,张蓉开玩笑地来了一句:“效果比我们想象的好,不信问李军官,刚刚看得目不转睛的。”

    张蓉中午就看出来方笑笑和钱茗莉之间的针锋相对,不过,她也不喜欢方笑笑,这个女人话里话外她和钱茗莉要勾引她丈夫的姿态,偏偏还故作大方,让人恶心。所以,中午钱茗莉故意称呼李健李大哥的时候,她是有些看好戏的心态的,看着方笑笑皱眉头,也觉得出了口气。可她到底不是钱茗莉这样刚刚出社会的,有些距离,还是要把控好,所以,她对李健的称呼就是李军官。

    一帮男人聚在一起,张蓉这话带着几分玩笑,大家听了也纷纷表示这个节目排演出来,应该会很不错。

    李健并没有多呆,看过一遍,让大家听话后,就去忙其他事情了。

    接下来几天,钱茗莉和张蓉都会过来部队这边排练,陆陆续续的一些道具也就齐全了,部队这边还给钱茗莉和张蓉准备了一间休息室,可以让两人午休。

    “我打听过了,李军官的老婆原来只有初中学历,高中都没有毕业,农村出来的,怪不得眼皮子那么浅,盯着李军官盯得那么紧。逮着个女的,都觉得对她老公有意思。”这一天午休,房间里只有张蓉和钱茗莉两个人,张蓉忍不住跟钱茗莉八卦了几句。

    “学历并不能衡量一切,部队里好多人就是读书读不下去,才来当兵的。可并不是所有学历低的人,心性都有问题。方笑笑昨天还邀请我们去她家做客,我们两今晚到底要不要去?”钱茗莉不喜欢方笑笑,可也不觉得农村出身学历低有什么错的,只能说,人的品性高低,跟学历出身真得没什么太大关系。

    想到昨天排练结束,方笑笑挺着个大肚子,提了一篮子她自己做的点心送到休息室,话里话外都是作为李健的妻子,她也想要给丈夫分担一二辛苦,还说什么,想要跟她交朋友。如果方笑笑的眼神能够更加真诚一点儿,还能够有点儿说服力,偏偏看过钱茗莉跳舞后,方笑笑眼底的嫉恨都没有仔细收起,就说这些违心的话。不要说钱茗莉不相信了,便是张蓉和张大海也是看在眼底的。

    “免费蹭吃的,本来是挺高兴的,可想想那个方笑笑又要故意在饭桌上秀恩爱,就觉得有些倒胃口。”

    钱茗莉知道她这几天的专业态度,以及故意跟李健拉开的距离,有些事情要跟李健商谈,也都是通过张蓉和张大海的口转告,这样的态度,已经摆明了会跟李健拉开关系。除了方笑笑出现的头一天,她因为有些生气故意喊了一声“李大哥”后面她可没有任何逾越的地方,还故意撇清关系。

    正因为钱茗莉的姿态被大家看在眼里,方笑笑还故意装出大方的样子,被有心人看在眼里,自然也就露出了原形。

    现在舞蹈已经成型,配合着音乐,也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了,钱茗莉想着昨天方笑笑的态度,她也想要看看方笑笑想要做什么:“我到想要看看她打算做什么,你陪我去看看吧,要不然我怕她故意摔倒,栽赃在我身上。”

    这话钱茗莉是微微带着玩笑意味说出口的,张蓉听了,却是想着方笑笑的笑容,正儿八经地点了点头:“还真有可能。那晚上这顿饭,算不算鸿门宴,怎么办,突然有些小小的激动了。”

    跟张蓉熟悉后,知道这家伙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既八卦又热心肠,倒是个好玩的。

    而等到结束了一下午的彩排,到了方笑笑和李健的住处,除了他们夫妻,还有两个陌生面孔的男人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