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钱茗莉虽然看好张子墨,可自己家的情况,要说定下两家儿女的亲事,还真得找个合适的契机,总不能她一个人剃头挑子一头热。

    而要找到的这个理由,也是现成的。林府如今并无女眷,虽有从宫里放出来的姑姑悉心教导,可到底对于女儿家的理家能力等还是需要当家主母的指点。

    钱茗莉仗着昔日同年的交情,恢复了同张家的往来后,也没有多加遮掩,并不避讳地直接向张家提出了请求,希望张修的夫人能够提点自家女儿,再则,张修的孙女张浅秋如今八岁,跟黛玉年纪相当,也好做个伴。

    钱茗莉的这个要求,张家自然是答应了,张家治家甚严,家风清正,只要看从张修到张子章都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妾侍,家里一团和乐便可窥一二。因此,对于钱茗莉丧妻后,不再续娶,善待女儿的行为,张家的人也是很欣赏的。

    如此一来,黛玉每周有三到四天的时间到张家同张夫人学习女儿家该学的一些知识技巧,跟张子章的女儿张浅秋也成为了好友,同张子章的夫人沈氏也相处融洽。

    钱茗莉为了黛玉的婚事费尽了心思,另一边的史太君却始终没有放弃要将两个玉儿凑成双的想法。原本王夫人是不愿意也不高兴林黛玉嫁给宝玉的,她更中意的自然还是自家妹妹的女儿宝钗。可是,荣国府被贾琏闹了一通,他们二房搬出了荣禧堂后,再听史太君的打算,又看到林如海在朝堂上的位置,为了儿子的前程,王夫人心底也多了许多盘算。

    等到女儿高升加封为贤德妃的消息传来,王夫人之前在府中受到的冤枉气,都被她发泄了出来,腰板也挺得笔直了,原本还有些心动的想要娶黛玉进门的心思,又立马放下了。只是,元春从宫中传来消息,似乎林如海真得颇受皇帝重用,竟然也跟史太君一条心,暗示她上门提亲。

    可是这时,传来旨意,准许嫔妃回府省亲,王夫人想要给女儿好好地修个园子,重挫大房的锐气,让贾琏这小子知道二房的厉害,只荣国府内里究竟有多少油水,王夫人这几年心底清楚得很。她想要修个气派的园子,可少不得要让妹妹一家出钱出力。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原本也不是分外甘愿让黛玉进门,这事情便也暂且这么拖了下来。而且,她看着自家宝玉和宝钗一日好过一日,这想要成就金玉良缘的心思,也就越发深重了。她觉得家里有了元春这个当妃子的女儿,一旦女儿诞下皇嗣,何须去看他人脸色。

    这事情一拖,就拖到了王夫人从薛家“借”了大笔银子修建大观园,可资金还是紧张,竟是将主意打到了林家。

    钱茗莉自然不可能上赶着送好处给荣国府,特别还是给王夫人做面子。她安排在贾琏身边的人,这回借着修园子的好时机,也没少给贾琏出谋划策,只是,没想到王夫人没能够暗算到贾琏所在的大房,还有脸把主意打到林府。

    钱茗莉直接上门找到史太君,送了些书画,其他的金银之物却是没了的,还暗示了史太君,新皇恩准嫔妃省亲,本是准许人共享团圆之乐,太过铺张浪费,只怕为惊动圣驾。王夫人没捞到好处,反被训了一顿,这个中滋味,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只是,钱茗莉实在是恶心这个人,竟然还敢肖想她家黛玉,一边肖想,还一边嫌弃!

    幸好黛玉如今有了张浅秋等做玩伴,这帮姑娘也像模像样地弄了一个诗社,黛玉的才情也在这上京闺秀圈子中传了开来。最让钱茗莉高兴的是,张夫人越来越喜欢黛玉这孩子,也逐渐流露出希望让自家幺子迎娶黛玉的想法。只是,张夫人也是清楚自家小儿子的志向的,无心为官,如今考科举,一是因为跟自家老爷的约定,一是通过科举扬名,之后云游四海,广交朋友,然后等到三十岁上下开一个书院。

    小儿子别看过了年才十四,却是打小就有主意的人,无心仕途,张夫人也怕这点会让林家这边不喜。

    张夫人让夫君从钱茗莉这边旁敲侧击了一些对未来女婿的想法,钱茗莉也不遮掩,直接就对张修说道:“我就只得黛玉这一个女儿,我只希望她一生平安喜乐,不求她大富大贵,但求有一个知冷识热的人能够在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她。张兄,不瞒您说,我林府也算是薄有积蓄,今后都是给黛玉的添妆。只是,林家诗书传家,府中的典藏,也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赏识之人,黛玉的性子也是喜欢诗画相伴,她未来的夫婿,也要能同她琴诗相和。”

    钱茗莉这话,说得其实暗示性很明显了,张修也听懂了暗示,于是,直接开口说道:“那不知如海看我家子墨如何?可能配得上你家千金?”

    “子墨这孩子聪明灵秀,自然是极好的。”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得了钱茗莉这边的准信,张夫人这边便安排了人准备上门提亲的事宜,赶在了年前,将两家小儿女的亲事定了下来。

    等到黛玉的亲事定了下来,钱茗莉才让人通知了荣国府的史太君,按理说,林府家中没有女眷主持,黛玉的亲事应该要史太君出面。可钱茗莉怕又生出波折,直接略过这些繁文缛节。

    而因着两家结亲,黛玉本就同张子墨在张府有过几面之缘,又听爹爹多次提起张子墨,甚至这门婚事,也是钱茗莉跟黛玉亲自商量后,由黛玉点了头,钱茗莉才做出后续安排的。虽然这年代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到底还是要黛玉也看得上眼才行。

    因着黛玉还小,两家虽然定了亲事,黛玉和张子墨成了未婚夫妻,却是要等到黛玉十六岁及笄礼后,再商量婚事。正好这几年,张子墨也要专心科举。

    两家有了婚约,张子墨作为未来女婿,经常登门请教钱茗莉,看看林家的万卷藏书,便也成了常事,因此,也让黛玉和张子墨有了更多接触,两人能够在两小无猜时,更多几分了解。

    史太君本来就因为家里忙着贵妃省亲的事情闹得头疼,听到林如海竟然避开她偷偷给黛玉订了亲,坏了她的盘算,这头就更疼了。因此,年节下,虽然大观园的整修还在做最后的收尾,等着年后元宵贵妃省亲,可史太君还是打发王熙凤来接黛玉去荣国府小住,美其名曰,沾沾贵妃娘娘的喜气。

    黛玉跟着张夫人学习管家之道后,对于上门的王熙凤,接待起来,也不露怯,对于荣国府的邀约,也蜿蜒谢绝了。

    “年节下府中本就要准备过年的事情,爹爹忙于公务,府中大小安排,都需要我坐镇。再则,如今荣国府又忙着娘娘性情的事情,我实在不好前去打扰。劳烦表嫂代我问候外祖母,黛玉亲自准备了一份年礼,还得麻烦表嫂代为转交。”

    王熙凤也不希望跟林府闹僵,她自从跟王夫人撕破脸后,也觉得宝玉配不上黛玉,只是,史太君的心思她这个晚辈不好多说。如今黛玉定了亲事,还是那样的清贵人家,王熙凤也是替黛玉高兴,因此听了黛玉的回绝,她也不恼,反倒是拿出自己提前准备的贺礼,送给黛玉。

    送走了王熙凤,黛玉继续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府中的事情,想着张夫人昔日的教导,有板有眼地吩咐着。张子墨拿着母亲写的年节注意事项来到林府,看到的就是自己的未婚妻认真调度的样子,心底对于这桩婚事,也越发满意。

    过了年,林府同荣国府的关系因着黛玉的婚事,越发疏远,至于贵妃娘娘省亲的大排场,大富贵,也同林府无关。而黛玉订了亲,本来有意撮合宝玉与黛玉的贾元春,也就看到了宝钗的好。荣国府看似鲜花着锦的烈火烹油之势,同林府无关。

    钱茗莉继续在岗位上兢兢业业,发光发热,平日里的闲暇时光,却是多了一向日常,对未来女婿的调/教,张子墨有志于行万里路,虽然因为科举之事,将更多心思放在了四书五经之上,闲暇的消遣却是各地游记,而要是论对各地风俗民情,山川地理的了解,钱茗莉好歹几次穿越下来,自然有可以教张子墨的东西。

    她虽然有插手过荣国府的进程,可除了没让黛玉深陷其中,点拨了一下贾琏,其他的都是各自的造化。更何况,她也看得出来,当今皇上对于四王八公的忌惮,总归是要杀鸡儆猴的,因此,她也就没有再多做什么。

    时光匆匆,转眼间,黛玉便到了及笄之年,而钱茗莉如今也高升,从大理寺少卿的位置升职成为了大理寺卿。张子墨更是一路从童生到秀才再到举人。荣国府的贾宝玉也娶了客居其府的薛宝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