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黛玉确实年幼,还是不识情滋味的年岁,虽然打小念诗经,知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也知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这些都是停留在文字层面的对爱情的描述,讲白了,黛玉压根还不到早恋的年纪。

    可被自家爹爹这么正儿八经的提醒了,黛玉再怎么懵懂,也知道自家爹爹是真的真的很不喜欢宝玉。虽然,她今天初见宝玉,便觉得几分熟悉亲切,可说到底,在黛玉心中,自然还是自家爹爹的分量最重要的。再加上爹爹说的那些话,也并非凭空捏造,只今天在荣国府,就看得出来府中姐妹待宝玉,那真得是众星捧月。

    钱茗莉带着女儿上京述职,去吏部报道后,接下来就是等着上面的旨意了。她本以为新帝刚登位,应当无暇顾及她这么一个外官述职的事情,怎么着也得等个十天半个月的,却没想到,在家等了不到一个礼拜,宫中就来了人,不是给她委派官职的旨意,而是请她进宫面圣。

    换上官服,钱茗莉跟着传旨的太监,进了这个时代的皇宫。巍峨的建筑,森严的守卫,扑面而来的皇家威仪,让直播平台上的评论也一下变得肃静许多。甚至还有未来学建筑专业的网友,拿出自己的专业精神,对着一墙一瓦都进行了解读分析,倒是让钱茗莉也听出了几分兴味,冲淡了几分紧张感。

    说起来,虽然当年在江南间接地给四皇子递过一份名单资料,可却是没有见到四皇子本人的,如今看到摇身一变已然有了天子威仪的新帝,作为臣下,也不敢多看,可通过直播镜头,却是瞧得分明。怎么说呢,四皇子如今也已经年近三十了,在古代,这个年龄也不小了,留着胡子,看着的确很威严,倒是没有钱茗莉预计中的帅气。

    按照臣子的礼仪行了礼,三呼万岁,到了京城就是有这点不好,动不动就要行李,偏偏官职比她大的,大有人在。而现在面前这位就是最位高权重的。

    “平身。”新皇打量着钱茗莉有些瘦弱的身子骨,宽大的官袍套在身上,倒是空荡荡的,看着风一吹就能够倒的样子。他是知道当年钱茗莉中了毒,损了身体根基的事情的。也知道他虽然经过调理,到底每年还是要大病一场。只他刚刚登基,身边正是急需用人之际,虽说林如海递了请辞的折子,却是被他押着没有批准,新皇也知道林如海算是太上皇留给他的人手之一,这个臣子既是太上皇的恩赐也是一种监督。

    如此,却是不能就这么准了林如海请辞的事情,只是,安排林如海在什么位置上,他也考虑了很久。如今,他虽然已经登基,可底下的几位兄弟,却还是虎视眈眈,太子虽然被废,却也依然在朝中留有影响,江南的甄家,还有四王八公。说起来,林如海的岳家乃是荣国府,不过,他留在林府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显示,林如海对岳家恭敬有余,却不喜欢。荣国府的史太君有意让两家再结秦晋之好,却被林如海嫌弃了。似乎也是为了自个儿的女儿,林如海才急着辞官。倒是个爱女之人。

    顾家的形象,再加上背后除了并不亲近的荣国府,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联系,以及早年的那份名单,新皇想了想,决定将林如海放在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上,相信林如海能够在巡盐御史的位置上坐得稳,执掌刑狱案件审理之事,也能够秉公而为。

    钱茗莉不知道新皇肚子里转的念头,却从新皇的询问中,知道了对方有意重用自己的信号,果然,一番询问后,她回到府中没多久,圣旨便下来了。她这也算是升官了。

    高升的坏处是每天要开始起得比鸡还要早,上朝的时候,天色还是黑的,要打着灯笼才能够看得见路况。而新皇刚登记,不像太上皇在位时,十日一朝,前几天她还感慨新皇太用功,天天早朝,有够勤快的。等到她走马上任,却也要跟着早起。天知道她起床的时候,才凌晨三点……

    不管有多少抱怨,等站在朝堂之上,躬身聆听朝会所言,却也让钱茗莉对如今的朝堂风云更多了几分了解。走马上任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熟悉职能所在,了解部门设置,钱茗莉空降到大理寺少卿的位置上,自然要有许多人际方面的打点。

    所幸,她有系统和网友的bug加持,对于未来共事的同事们的性情,提前有了了解,倒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钱茗莉忙着适应新岗位,荣国府那边的事情自然也无暇顾及,只是知道贾琏这次是铁了心要掰扯,倒是将王夫人的慈善假面给撕了下来。只是,如今新皇登基,荣国府的人再怎么寸,也不至于将家丑外扬。贾琏就是仗着这点,将本属于大房的荣禧堂给要了回来,迎了自己的生父贾赦入住荣禧堂,他和王熙凤也搬了过去。倒是贾政所在的二房去了从前贾赦住的地方。

    这样看来,似乎是贾琏这边大获全胜,可是,王夫人又如何甘心,多年筹谋,怎肯如此付诸一空。

    等到钱茗莉熟悉了新岗位,并且帮着新皇办了几件得力的差使,得了不少赏赐,钱茗莉突然收到了宁国府的秦可卿病逝的消息。

    这才着意去查了查,知道了史太君和王夫人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秦可卿的身世,让身在皇宫中的贾元春,秘密告诉了圣驾。而秦可卿在宁国府中本就存了腌臜事,被新皇一查证,都不用新皇吩咐,就有的是人为他出谋划策,只可惜了红颜薄命,成了权势相交的牺牲品。

    经此一事,钱茗莉越发头疼黛玉未来的归宿,说起来,不知不觉间在京城过了新年,黛玉都十岁了,因着钱茗莉的态度,跟荣国府也不太亲近,倒是跟钱茗莉的同事家的亲眷小姐们往来颇多,也算是打开了士大夫阶层的交际圈。黛玉冰雪聪明,待人接物,钱茗莉是不担心的,可是,这十岁的小姑娘,在古代,却是要开始相看合适的婚约对象了。

    古代男女七岁不同席,早早有了男女意识,钱茗莉的任务是要保护黛玉一生安乐,她琢磨着,还是要给黛玉找个靠谱的丈夫。不求多么大富大贵,却要踏实上进,知道怜惜媳妇。

    为此,钱茗莉干脆又花了许多积分买了许多隐形摄像头,遍布京城,同时发布了一个公告,希望各位网友帮帮忙,给黛玉删选合适的结婚对象。

    这么一个公告,倒是引来了很多人的注意力,群策群力之下,等到秦可卿的丧事办完,甚至宫中传来了加封贾元春为贤德妃的旨意时,还真得被强大的网友们找到了合适的人选,还不止一个。

    只是,这些人选经过了钱茗莉的眼,有些她嫌弃家里太混乱,虽然南方人品看着端方,可婆母不好相与。有些她又嫌弃太过年长,大了黛玉足足十五岁,而且都二十五岁了,在古代还不结婚,虽然网友调查出来是为了寒窗苦读,却不得不让钱茗莉多想。这么挑挑拣拣的,最后竟然只剩下一个合适的。

    说起来这人的父亲还是当年林如海高中探花时的状元郎,倒是跟林如海颇有几分交情。当年林如海高中探花时,年纪尚轻,可状元郎张修却是不惑之年,现如今高居内阁学士之位,家中妻子病逝,年岁渐高,也并无纳妾,门风清正,膝下有儿子,长子张子章如今二十有六,乃翰林院侍读,娶了座师的女儿,身边并无妾侍,膝下已经有一儿一女。次子张子墨,现年十三岁,今年考中了童生,虽然有些男孩子的顽皮,却是性格爽朗,待人大方。

    最主要的是这一家都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纳妾的风气。这样的好儿郎,不用说,在京城也是抢手货。虽然,黛玉还小了点,可提前相看,总比好的被抢走了的强。钱茗莉心知黛玉的性子,不适合管家,而张家有长子长嫂支撑门楣,只要张子墨为人品性无碍,便是一个极好的女婿人选。

    钱茗莉递了拜帖给张修,虽然之前回京后,便跟当年同届的考生,有过联络,可到底张修如今身居高位,而钱茗莉彼时作为一个外官刚回京,就巴结高层,未免落人口舌。再加上虽然是同届的状元和探花,年岁上却是有些差距,倒是并无太多交情。

    不过,交情嘛,多往来几次,便好。

    这有了交情,后续的事情也就好操作了。

    钱茗莉有心相交,投其所好,倒是跟张家逐渐热络起来,几次在张家亲眼看到了张子墨,又跟张子墨交谈了几次,倒是越发满意了起来。小家伙家学渊源,学问上本就没什么问题,难得的是目光清正。更难得的是钱茗莉知道张子墨虽然也参加科举,却是无心为官的,他的理想是当书院先生,自己开办书院。

    远离官场好啊,正好跟黛玉琴棋书画相和,有功名在身,又不至于没有办法保护黛玉,而且开办书院也是利国利民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