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钱茗莉想了个法子,左右离自己再次三年任期期满,也没多久了,她看贾琏在扬州过得乐不思蜀,甚至还计划着要去苏杭转一圈,便直接慷慨解囊,提供了钱财,让贾琏有资本继续在这江南浪。自己则是上了一个告老还乡的折子。

    钱茗莉呢,的确是没想要继续当官,所以,这告老还乡的折子走的也不是暗折,而是直接在明面上一路让人快马加鞭,通过官方驿站上达天听。

    巡盐御史的位置,钱茗莉不高兴做了,有大把的人对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这个折子一上去,那些本就有其他心思的人,可就热闹了。本来因为太子重新回到朝堂,八皇子被呵斥,而平静了许久的朝堂,又再次起了波澜。当然,这次的动静可就小了很多,大家也都明白,太子再如何,也还是皇上的心头肉,他们不能够明着来。

    钱茗莉自己在折子中只说身子骨弱,不堪重任。可等到江南的探子将消息传回皇上耳朵边儿,钱茗莉的那点儿小心思,也就被洞穿了。合着,就是怕宝贝女儿一个人上京,在荣国府吃了亏。干脆连官也不做了,想着陪女儿上京。

    既然要回京城,不做巡盐御史,自然还有其他位置可以安排。皇帝年岁越大,越是多疑,能够放心让林如海在巡盐御史的位置上这么多年,也是将他当做心腹。他也是知道当年林如海被人下了慢性□□,身子亏空的事情的,也知道林如海这些年每年到了冬天就得缠绵病榻一个多月,等过了最冷的时节才好转。林如海简在帝心,自然不会就这么让其告老还乡。

    只是,皇帝到底离得远,也就不知道,每年冬天的那一个月病假,是钱茗莉装的,毕竟她自己将中了毒的事情捅出去让四皇子和皇帝的人知道了,那么,总不能一个被毒折磨的中年男子,还每天身体健康的跟头壮牛似的,正好,冬天里,借着病假,她还能够偷个懒。

    事实上,这次的折子是送上去了,可钱茗莉也确定皇帝不会这么简单就让她辞官的。现在朝廷上各派皇子的人马林立,皇帝自然稀罕一个忠于皇权的纯臣。当年,她去找四皇子通风报信的事情,本就做得隐蔽,根本没有惊动任何人,皇帝也不知道。而这也算是她和四皇子之间的一个秘密了。

    果然,钱茗莉没有等到准许她告老还乡的旨意,反倒等来了接替她巡盐御史的位置,让她即日启程上京述职的圣旨。

    钱茗莉早就让人打包了行李,美其名曰,提早做好还乡准备。现在她提前先把一些字画古籍,让人送回了老宅放着。其他的东西也都打理妥当,自然能够坐官船,即日启程。倒是贾琏,现在还在杭州那个地界浪着,恐怕是等不上跟她一起上京了。

    “爹爹,琏二哥尚未归家,我们就提早出发,恐外祖母知道了有所不喜。”钱茗莉安排的那些小动作,也没有避着黛玉,现在一切果然如父亲所料,想到还在外面的贾琏,小小的黛玉,倒是添了几分忧心。

    “玉儿,我这是奉旨进京,皇命不可违。你外祖母不会怪罪的。”钱茗莉已经让人给她安插在贾琏身边的人送了信,这段时间下来,也足够其取信于贾琏,将王熙凤在外面仗着他的名义给人撑腰打官司,放利子钱的事情说了说,又将如今荣国府的形式细细分析给贾琏听。但凡贾琏稍微放点儿心,现在开始,收拾残局,还来得及。这也算是她拖了贾琏在江南这么久的一点回报。

    朝堂上的事情,说变就变,钱茗莉带着女儿坐官船回京,一路上,她也不急着赶路,正好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带着女儿游览各地的好山好水,一直坐船本就辛苦,能够没到一个地方,就歇息三日,走访当地的好吃的好喝的,再看看当地的风景,这一路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因着钱茗莉这边速度满了,京城那边却是出了大事,不知道太子又怎么惹恼了皇帝,竟是直接被皇帝废黜,关押了起来。朝堂上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因着这情况,钱茗莉本有心再带着黛玉四处看看,却也怕自己这么游山玩水下去,惹恼了皇帝。只好遗憾地跟黛玉说,下次有机会再带着黛玉四处看看。

    “爹爹,公务要紧。”黛玉倒是已经很满足了,只觉得,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名言甚是有道理,闭门不出,那些诗句中的瑰丽世界,只靠想象,是无法一一描绘的。只有亲自去看过这些山川河流的美妙,才能够更加理解书中的一字一句。

    虽然后半段路程,加快了行程,可等到钱茗莉带着女儿来到京城的时候,却是已经变天了,皇帝突然下旨传位于四皇子,他自己则去做了太上皇。所以,本来让钱茗莉回京述职的太上皇,现在钱茗莉却要跟新皇述职了。

    新帝登基,本就有许多事情要忙碌,钱茗莉去吏部报到后,就安心地在京城中林府住了下来。而她刚到的第一天,史太君就派了人来接黛玉过府小住。被钱茗莉以家中还没有安定,改日亲自携女造访给打发了。

    可再怎么拖,到底是黛玉的外租家,钱茗莉让人给黛玉准备了京城最时兴的衣服款式还有钗环首饰,将黛玉装扮一新,这才让人送了拜帖给贾府。

    说来也巧,因为路上耽搁了时间,再加上贾琏知道了王熙凤做的好事后,一路心急火燎地往回赶,虽然比钱茗莉等人晚出发,却是差不多前后脚回到了京城。

    而钱茗莉收拾府宅,到吏部报到的这两天,贾府也着实是鸡飞狗跳了一把。贾琏闹着要休妻,又将王夫人撺掇王熙凤做的好事,捅了出去。史太君被闹得头疼,也就忘了接黛玉过来玩的事情。

    等钱茗莉的拜帖送到了,史太君才又想起来,连忙让人送了回帖。只是,想到现在府里还乱着,也就暂时卸了要留黛玉在府中小住的心思。唯恐让家丑外扬。

    钱茗莉一来到京城,就安排了一个隐形摄像头跟拍荣国府的众生相,成功满足了广大网友,要观看十二金钗的想法。只是,说到底,现在的十二金钗,有一大半都还是半大不小的萝莉,说白了就还是个孩子。网友们满足了好奇心后,倒是泰半都被贾琏和王熙凤、王夫人,贾家大房和二房之间的闹剧给吸引了注意力。

    贾琏身边有钱茗莉安排的人当军师,又成功对王熙凤来了个下马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威之以吓,分化了王熙凤和王夫人的阵营。贾琏从一开始就明白,他是不可能休了王熙凤的。且不说这几年荣国府听着好听,实则早就是个空壳子了。而王家势大,官运亨通,他就算拿捏了王熙凤的把柄,也不可能休妻。而且两人还有了女儿巧姐。

    只是,王夫人到底在府中多年,手中的人手暗线,又岂是贾琏能够拿捏的。再加上史太君本就偏心贾政这个次子,再加上王夫人又生下了宝玉,在史太君的心中的地位,可不是贾琏能够比拟的。而且,此次贾琏闹腾的王熙凤放贷的事情,也并没有证据证明是王夫人从中插了一手。

    这两日,两边正闹腾得凶,贾赦知道了儿子、儿媳的情况,帮着贾琏一通闹腾,指桑骂槐了贾政假正经,占着荣禧堂不放。而王夫人和贾政也不是省油的灯,再加上史太君的偏心,热闹看得网友们不吝啬地狂撒打赏。便是钱茗莉,刚到京城,除了要拜见几个同年,几个知交,只是,这些拜见,还只是写了书信,所以她这两人在家里,也跟着看了不少好戏。

    当然,这闹得凶,倒是便宜了钱茗莉的小心思,他带着黛玉登门,贾家的人为了维持面上的荣光,表面上客客气气地请了他们吃了顿饭后,到了下午,钱茗莉提出告辞,顺利地带着黛玉离开了荣国府。

    中午吃饭的时候,男宾一桌,女眷一桌,看到贾宝玉竟然跟黛玉一桌,钱茗莉特意提醒了几句,贾政就让人将贾宝玉带过来一桌吃饭。钱茗莉饭后,还考校了一番贾宝玉的学问,成功地让自己在贾宝玉心中的形象跌了又跌。

    不过,她是知道的,今天贾宝玉见到黛玉,又摔了一次玉,明明她出门前让黛玉身上也挂了不少好玉,这戏码还是上演了。

    回到府中,钱茗莉有些不放心,担心这黛玉又看上了贾宝玉可怎么好,旁敲侧击了许久,却是被黛玉给取笑了。

    “爹爹,你放心,我还小,就陪在您身边。”女孩子不好直言婚嫁,更何况黛玉还小,只能如此隐晦地说道。

    “黛玉,别怪爹爹多心,实在是你外祖母信中多次提到两家结两姓之好。可我观贾宝玉,实非良配。再则,贾宝玉同史家姑娘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近来又传同你二舅母家那边的薛姑娘金玉良缘。他身边又是各色丫鬟环绕。爹爹只希望我的玉儿,能够有知冷识热的一心人白头偕老。”

    虽然钱茗莉也知道现在谈这些还早,可她不得不防啊。这红楼梦的世界,可是有神仙在的,她好不容易拉拔女儿长大,可不是要给猪给拱了的。小心驶得万年船,保险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