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自始至终,此次四皇子暗访江南一行,都没有来过林府,钱茗莉顶着林如海的身子,按照旧历,处理公务,若是有不懂的,也有热心的网民帮助,倒也顺利地度过过渡期。

    等收到贾母的来信,言道要把黛玉接过去小住,唯恐黛玉失去母亲照料,失了教养,钱茗莉已经跟黛玉小萝莉混熟了,她自然不可能让这么小的孩子羊入虎口,到那荣国府,步步维艰。

    直接书信一封,让贾府来送信的人送了过去,只道是黛玉还要守孝,若是到了贾府,唯恐冲撞了老太君。虽然措辞委婉,可却是摆明了不愿意把女儿给送过去的态度。

    只是,史太君却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待到了来年开春,竟然又打发了人来接黛玉,只说思女若狂,想要让外孙女承欢膝下。

    钱茗莉腻歪的很,她这阶段公务繁忙,四皇子返京后,朝堂风云变幻,过年前,当堂斥责了太子,年节下的,让太子守在东宫避不见客,明摆着禁了太子的足。各位皇子一看太子这边风雨飘摇的,几位皇子各显神通,京城这边的水混了。而江南这边,皇帝也有了大动作。不要说太子一系的人,其余在江南掺和了一脚的皇子党羽也纷纷落马,因着这番变动,钱茗莉也着实是有几分四面楚歌。幸好,几方势力一拉扯,倒是保了她一个平安。

    而且,她也探听到消息,她今年在巡盐御史位置上的任期期满后,有望回京述职,不用再呆在这巡盐御史位置上了。既然,左右都是要回京的,没得让黛玉提前去贾府寄人篱下,没有人依仗。

    钱茗莉再次拒绝了史太君的要求,却是让史太君心底越发的担心了。自从女儿离世后,她是真得担心黛玉这个外孙女,也担心林家这万贯家财全部便宜了其他人,想着将外孙女笼络在身边,也好有个章程。再则,她也有心将两个玉儿凑作一对。只是,这诸般打算,钱茗莉不接招,也就全盘落空了。

    钱茗莉可顾不得史太君想什么,她最近虽然公务缠身,却也没疏忽了对黛玉的关注,想到原著中黛玉仅仅带了一个奶娘一个丫鬟就去了荣国府,因为排场小,被人欺辱。她自从那次整顿了府中的人手后,就细心挑选了四个贴身伺候的大丫鬟,照顾黛玉。又细心打听了品德良好,学问渊博的老师,请来给黛玉上课。

    因着每天都在花园中练习一个时辰的凌波微步的缘故,黛玉本来的那些小毛病,也都好得差不多了,小脸也不再是苍白无色,泛出了孩子应有的红润。对于黛玉的变化,钱茗莉是最开心的,每天公务再如何繁忙,也争取跟黛玉一块儿吃一顿饭,培养培养父女感情,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黛玉的性情。

    才思敏捷自然是好,可过于多愁善感,却不是好事,她也怕黛玉得了忧郁症,小孩子性子开朗大方点,总是没什么错的。虽然,钱茗莉有时候也会担心,在她这样的教养下,林妹妹还会是那个林妹妹吗?

    不过,星网上的观众明显比她还要上心,对于黛玉的教育,事无巨细地关心,因为有一台隐形摄像机跟拍黛玉的缘故,就算有时候钱茗莉太忙,疏忽了黛玉的功课,只要看看直播平台新开发的论坛回帖,就能够知道黛玉的学习进程。还能够根据广大网友的建议,适当地调整黛玉的课程。

    忙起来,时间飞逝,原本钱茗莉以为今年能够回京述职,可是,偏偏又过了几月,一直被禁足的太子又重新被放了出来,而原本蹦跶的正欢的八皇子却是被皇帝训斥,朝堂上的势力又是一番重新变动,导致旨意下来,让钱茗莉继续在巡盐御史的位置上再呆三年的时候,钱茗莉虽早就有所准备,到底还是有些心累。

    可转念一想,如今江南这边经过一番清洗,虽然还是有些藏污纳垢让人不顺心的事儿,可他要真得带着黛玉回了京城,天子脚下,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官儿,只怕也够她罪受的,倒不如在扬州这一亩三分地上,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左右,这些事务,她也是做熟悉了的。至于人身安全方面,她的小无相功捡了回来,自保无虞,黛玉那边也安排了人手,还有星网的观众帮忙看护,也没有什么问题。

    春去秋来,养养娃,处理处理政务,转眼间三年孝期过去了,迎来了黛玉的花朝节生日,钱茗莉事先早有准备,托广大网友的指导,亲自下厨做了个生日蛋糕,下了碗长寿面,这算是家里自个儿准备的生日。而等到用过早餐,宾客临门,虽说没有女主人,有诸多不方便,可黛玉现今九岁了,在钱茗莉请了专人教导下,有从宫中放出的姑姑的指点,也能够自己亲自下帖,邀请各府的姑娘一起来林府参加生日宴。

    至于这些孩子却是由父亲带着上门的,等到了林府,孩子们被引到后院,由黛玉招待,至于这些父亲,则是由钱茗莉来招待。来的宾客几乎占了江南泰半官场,扬州地界上的父母官能来的都来了,大家这几年下来,也明白钱茗莉这是简在帝心,才能够在巡盐御史的位置上连任多年。再加上,有消息灵通的,知道此次钱茗莉任期满了,回京述职后,会高升,自然不会拂了钱茗莉的面子。

    这次的生日宴,倒是应酬占了泰半,这当然是对于钱茗莉而言的。他办这个生日宴,主要还是为了黛玉,希望黛玉能够交到一些朋友,其实,一年孝期过后,就有人上门想要跟她结亲,话里话外,林府需要一个女主人。毕竟,丧母长女不娶这个先例在,大家都希望能够跟林家结两姓之好。

    不过,原著中林如海都没有再娶妻,更何况是钱茗莉了,这些上门做媒的都被她打发了,她也直接在公开场合表示,以后她的家产都是要给黛玉做嫁妆的,她也没有再娶妻的打算。

    这期间,林家宗族那边也有人上门,有意过继子嗣给她,钱茗莉也犹豫过,只是,这过继子嗣,到底还有人心难测的危险。倒不如从一开始她自己活得好好的,守着黛玉长大,给黛玉找个好夫家,将所有家产给黛玉当嫁妆嫁过去。

    送走了宾客,钱茗莉才到了黛玉的院落,得知黛玉在洗漱,招了黛玉身边的贴身大丫鬟之一冬梅问了问,得知今天一天黛玉跟那些小姑娘玩得挺好,并未受什么委屈,也就放了心。虽然,她自己中间趁着如厕的时间,也看过黛玉那边的直播,知道黛玉很有小主人的架势,有从宫里放出来的刘姑姑帮忙,又有几个得力的大丫鬟辅助,再加上事先安排好的活动,和别出心裁的点心,大家玩得都挺开心的。

    跟黛玉道了晚安,钱茗莉洗漱后,就睡了。

    自从生日宴后,黛玉也经常接到请柬,邀请她上门玩的,黛玉也组织了几次活动,看着黛玉虽然看到春花凋零依然会有几分伤感,可待朋友方面,却是大方爽朗,钱茗莉觉得自己没有把女儿养歪,还是很高兴的。

    只是,这份高兴,看到面前的贾琏后,却是成了败兴。

    这几年,史太君一直每年都来信要接黛玉上京,被她以在孝期为由拒绝后,这会儿,刚出了孝期,就急吼吼地派贾琏来接黛玉去荣国府小住。

    钱茗莉看得出贾琏对这江南吴侬软语的环境很是向往,安排了客房,让贾琏住在前院,只说黛玉出门访友,等黛玉回来再引荐两人相见。贾琏也没有想立即就接着黛玉回京,好不容易离了凤姐这个醋坛子,又是烟花三月下扬州的扬州地段,他怎么也得好好地风流快活一把。因此,刚刚安顿了行李,贾琏就带着小厮出门去了不可言说之地。

    等到了晚上,也没有回来。

    钱茗莉也没有派人去找,等到黛玉访友归来,说了贾琏要接她去荣国府小住的事情。

    林黛玉素来冰雪剔透,玲珑聪明,早就察觉了自家父亲对荣国府的不喜,她偶尔也听教养姑姑说起过荣国府的荒唐事,也从钱茗莉嘴中知道了荣国府的许多事情。知道了母亲生前便同二舅舅的妻子王夫人不和睦,素来姑嫂之间便容易产生矛盾,再加上母亲出嫁前,得史太君的喜爱,出嫁时的添妆,还让王夫人不喜过。而大舅舅那边,也是一笔糊涂账,明明身为应该继承爵位的长子,被霸占了荣禧堂不敢声张,住在了马厩旁的小院落里。亲生儿子贾琏不亲近自个儿,倒是做了二房的应声虫。就连儿子的亲事,也没得做主,娶了王夫人的侄女王熙凤。

    这些糊涂事是荣国府的家事,本也不用他们这些做亲戚的操心,可黛玉知道父亲厌恶荣国府,乃是荣国府这边作风奢靡,还在外面收利子钱,连带着整个府内都是乌烟瘴气的。据说,二舅妈的宝贝儿子,史太君的宝贝孙子贾宝玉天生喜欢跟女孩儿凑做堆,专爱啃女孩儿嘴上的胭脂。

    说到底,父亲不愿意她去荣国府,也是怕这些腌臜事,染到她身上。

    只是,再如何,荣国府也是她的外家,此次,既然派了贾琏亲自过来,她这是不去也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