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汪展鹏和紫菱这对父女,从本质上来讲,都是自私的,当然,费云帆和楚濂也是。

    汪展鹏现在忙着追求沈随心,整个人的生命都因为沈随心的出现,而重新焕发生机,因此他忘了两个女儿,忘了自己的妻子,忘了公司,一心一意地围着沈随心团团转,沈随心因为那天舜娟闹了一通,倒是一直拒人于千里之外,因着这事儿,忙着哄沈随心的汪展鹏竟然也没有再提离婚的事情。

    突然收到了舜娟发来的消息,跟他说,紫菱这个宝贝女儿竟然跟两个男人纠缠不清,楚濂也就算了,其中一个竟然还是费云帆,那个名声不好的花花公子。跟钱茗莉预期的差不多,汪展鹏在舜娟的暗示下,先去找了费云舟,两个人多年来的兄弟,再加上他最近又有心要离婚,下意识地想要拉取更多的筹码在自己身边。

    费云舟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竟然看上了自己兄弟的小女儿,两个人的年岁差距摆在那里,被汪展鹏找上门的时候,费云舟真得觉得自己的一张老脸都没地方搁了。都不等汪展鹏表态,直接说道:“我会找云帆好好谈谈,你放心,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可等到汪展鹏离开后,费云舟却是跟自己的妻子说道:“紫菱这丫头,从小就没什么规矩,刚刚抢了绿萍的男朋友,害得绿萍住院,还跟楚濂拉拉扯扯的,现在竟然还跟云帆搭上关系。”

    “好了,你消消气,总归这件事情吃亏的也不会是云帆,你找云帆回来,好好问问清楚就好了。”

    这些议论,汪展鹏可不知道,他自以为找了费云舟,就算把事情给解决了一半。不过他也算是良心发现,想到了自己还是个父亲,这些年他对紫菱是真得很疼爱,因此,他也不希望女儿走了歪路,找完费云舟,又叫了紫菱出来,父女俩一块儿坐下来好好聊了聊。

    “紫菱,你跟楚濂在一起,爸爸不反对,可你既然从你姐姐手里将楚濂抢了过来,就应该好好珍惜。你一个女孩子,还是跟费云帆离得远一点。费云帆跟爸爸是一辈的,你应该叫他费叔叔,他的名声一直不好,离过婚的男人,沾花惹草的,爸爸也是为了你好。”

    汪展鹏说到其他人的时候,倒是又是另一套价值观了,不过他的这番话对紫菱可没有什么用。紫菱自觉跟楚濂的爱纯粹简单,对费云帆又是如同大哥哥一般的可靠,根本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听到自己一心敬爱的父亲的话,却是当下不高兴地嘟嘟嘴。

    “爸,怎么你也这样。妈妈不理解,一直偏心姐姐,怎么你也不理解呢。我和楚濂现在好好的,费云帆是我的蓝颜知己,你不要再说那些我不爱听的话了。倒是爸爸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也没见你去医院,没见你去看绿萍。”紫菱会这么问,还是因为偶尔偷听到了楚濂爸妈的谈话,隐约感觉到了家里好像要出什么大事。

    汪展鹏做贼心虚,听到紫菱这么说,掩饰性地笑了笑,他想到妻子那边有绿萍的支持,他也希望离婚之后,紫菱能够跟着自己,想了想,便说道:“紫菱,你也是知道的,这么些年,你妈妈的性子那么强势,我跟你妈一直处不来。所以,爸爸如果想要跟你妈妈离婚,你会支持谁?”

    “我当然是支持爸爸的,不管怎么样,我都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紫菱这话说得格外贴心,可到底作为人女儿,就算最近舜娟的态度,让她多有不喜,还是希望能够保持一个家的完整的,“可是,爸爸,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要离婚。妈妈虽然强势了点,可对这个家却是尽职尽责的。”

    要跟自己的女儿说自己在外面遇到了喜欢的女人,这话,一下子,汪展鹏还真是说不出口,想来想去,才说道:“这次绿萍出事,为了你和楚濂的事情,我跟你妈大吵了一架。我想来想去,这日子,是真没法过下去了。我和你妈年岁也都不小了,我不想接下来的日子,都在争吵中度过,想要安安生生地过自己的日子。”

    紫菱听了汪展鹏的话,也没有怀疑,父女俩倒是各自隐瞒了一些,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临走前,汪展鹏还给了紫菱一笔钱,让她好好照顾自己,还说什么,既然交了男朋友,也买些衣服鞋子包包好好打扮一下自己,竟是半点儿也不顾念在医院的绿萍。

    当然,钱茗莉也不稀罕汪展鹏和紫菱的惦记,她顺利地完成了初步治疗,虽然还不能立马进行高强度的舞蹈训练,却能够自己行走自如了。也能够顺利地出院了。比起她,楚濂倒是先一步出院了,楚濂离开医院前,还来找过钱茗莉,不过,钱茗莉也懒得见他,直接将他挡在了病房外,饶是如此,楚濂还是在走廊上声情并茂地表示了一番歉意,后来还是紫菱见到了,拉着楚濂离开的。

    医院里没了楚濂一家人在,倒是清净不少。期间,舞蹈工作室的人也来探望过,看到刘雨珊的时候,钱茗莉并没有戳破两个人是同父异母的姐妹的事情。幸好那天,舜娟也不在,倒是没有闹开。

    从医院回到家,钱茗莉就让零号系统根据她的身体状况,制定了一个作息表,锻炼自己的肢体平衡和舞蹈功底,当然,钱茗莉在医院的时候,就发现这具身体竟然还能够修炼内功心法,便将小无相功给重新练了起来。她到底不是像绿萍一样的专业舞者,在舞蹈的基本素养方面,还是差了许多的。虽然有来自于绿萍的记忆,身体也自带舞蹈本能,到底还是差了很多,所以,还是需要高强度的训练。而捡回内功后,在一些肢体动作的敏捷性方面,倒是提供了不少便利。再加上小无相功本来就有化其他门派武功为己用,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这阶段,在医院的时候,钱茗莉也没有闲着,看了许多世界级别的舞蹈视频,从中取长补短,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倒是受益匪浅。

    这阶段她出了车祸医院疗养期间,飞天舞蹈工作室这边主要还是由陶剑波在负责,钱茗莉知道陶剑波对绿萍的暗恋,不过,她不是绿萍,自然不会接受。在医院的时候,对陶剑波也保持着一定距离,当时来探望的人多,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钱茗莉一边要将舞蹈捡回来,一边要慢慢将工作室的事情重新上手,还要帮着舜娟处理离婚的相关事宜,一下子,倒是忙碌了很多。

    期间,她也知道紫菱在楚濂出院后,两个人正式对外宣布在一起了,本来是件高兴的事情,可偏偏紫菱明明跟楚濂交往了,却还住在费云帆那里,也不知道汪展鹏是怎么跟紫菱谈的,而费云舟又是怎么跟费云帆谈话的。这里面稀里糊涂的关系,终于在有一天爆发了。

    楚濂看似温吞无害,可是男人都有嫉妒心理,看到费云帆抱着自己的女朋友从车上下来,这口气,本来就因为近日来跟紫菱两个人之间的矛盾而堵在嗓子眼,见到这一幕,直接爆炸了。

    两个男人打架,还是因为争风吃醋,互不相让,拳拳到脸,最后谁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反倒两个人都鼻青脸肿的,倒是紫菱在一旁劝架,什么事情都没有,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出两个男人对紫菱的珍视。

    只是,这消息传到了楚家父母耳朵边,却是一下子捅了马蜂窝。两老本来就看不上紫菱,又看到紫菱这么勾三搭四,水性杨花的,那就更是一肚子火,直接在医院就翻了脸色,对着紫菱没有一个好脸色。

    两老越是如此,紫菱越是委屈,就越是寻求费云帆的庇护,这一幕看得两老包括楚濂又更加生气了,那场面,当真是各种劲爆混乱又好看。

    起码,钱茗莉跟着未来观众一起观看这一出事故直播的时候,看得还蛮津津有味的。

    所谓感情,本来是两个人的事情,牵涉的人多了,自然矛盾也就多了。没了绿萍的掺和,这三个人之间的感情,可就很难达成平衡了。不过,看到现在,就连钱茗莉也觉得费云帆抱得美人归的可能性大了很多。毕竟,费云帆可没有楚家父母这样子的阻碍力。而楚濂无论如何,总归是个孝子,在这段感情中,不可能丝毫不顾忌自己父母的感受。

    多亏了这些子频道的火热掐架,钱茗莉才可以拿出更多时间来训练舞蹈,毕竟,她还有一个主线任务在,要完成绿萍的心愿,成为世界级的舞蹈家。而这,毕竟不是一蹴而就的。

    所有事情中,她本来最担心舜娟,可将舞蹈工作室的事情,安排给舜娟帮忙打理后,离婚的事情交给专门的律师负责,看着一日比一日更加精神的舜娟,这些也让钱茗莉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