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医院素来是八卦消息集散地,因为在这里有太多生死离别,也有太多对人性的考验。原本绿萍作为一名舞蹈家,在这个地界也算是小有名气,她跟男朋友双双出了车祸,还上了新闻,颇受关注。现在钱茗莉、紫菱、楚濂、费云帆再加上双方父母在医院楼下的这么一出大戏,钱茗莉又从头到尾都没有刻意遮掩,所以,这八卦就经由护士、路人的嘴,越传越广。

    大部分但凡有点正常逻辑的人,都对钱茗莉的遭遇表示了深切的同情,许多人在网上论坛看到那些八卦帖子的时候,还觉得妹妹抢姐姐男朋友,硬逼着姐姐让出男朋友的经历是杜撰的,可当这个事情就发生在身边,这可真是有够劲爆的。

    钱茗莉身正不怕影子斜,自然无惧人言。而紫菱、楚濂、费云帆,这三人爱情至上,自然也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可是,楚家父母就不同了,他们这个年岁的,最是好面子。辛辛苦苦一辈子,挣得一个体面的家,原本两个儿子都不错,大儿子更是给他们长脸,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每次进出医院,都要被指指点点的,这可让他们的老脸往哪儿搁。

    因着这事儿,两老原本就不喜欢紫菱,觉得紫菱不如绿萍优秀,不配当他们的儿媳妇。现在受到这些流言蜚语的影响,就更是不赞成儿子同紫菱往来。偏偏儿子出了车祸,在医院休养,每日跟紫菱腻腻歪歪的,他们又怕在医院闹了出来不好,只能将这口气先给憋着。这憋着,憋着,就憋出越来越大的火起来。特别是在紫菱已经有了楚濂后,还同费云帆不清不楚,拉拉扯扯。

    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如此不自爱,那个费云帆的名声本来就不好,一个老男人搭配年轻小姑娘,真得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种种因素下来,导致楚妈妈心怡面对着紫菱,一直冷着脸,楚爸爸就更是不愿意同紫菱说话,这么一来,本就心思敏感脆弱的紫菱,一下子又自卑心理冒了出来,觉得自己是个丑小鸭,怎么都不如绿萍这个姐姐白天鹅来得讨喜。

    这样子自怜的紫菱,自然是让楚濂万分心疼,原本因为绿萍的决绝表现而心有动摇的他,立马又义无反顾地站在了紫菱这一边。

    楚妈妈本来就不喜欢紫菱,楚濂一副百般护着紫菱,嫌弃她这个当妈的太刻薄的架势,真得是让楚妈妈差点气得吐血。她有做什么吗?她不就是给紫菱摆了个脸色。这个紫菱竟然就挑拨离间,破坏他们母子的感情。

    这边婆媳矛盾闹得不可开交,钱茗莉却是打叠起精神,忙着物理治疗,舜娟也一直陪着她,虽然很多时候都在云游天外,可钱茗莉知道,舜娟人虽然陪着她,一颗心却是早就跟着汪展鹏而去了。

    “妈,汪展鹏的事情,你想好了吗?”

    这几天晚上,舜娟请了专门的陪护照顾着女儿,自己则是回了家,她以为那天大吵一架之后,汪展鹏会后悔,会内疚,会回家。可事实上,几天过去了,汪展鹏一直没有回来。而她却从私家侦探那边源源不断地收到了汪展鹏跟沈随心相处的照片。两个人每天每天在一起,汪展鹏甚至连公司都不回去了。

    如果不是跟女儿在一起,舜娟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撑得住自己的脸面而不崩溃。

    现在被女儿这么一问,舜娟的心底,始终还是迷茫的,这么多年的婚姻,这么多年的坚持,并不是说放弃就能够放弃的。她也完全没有办法想象,真得离婚后,她要怎么办?她已经年岁不小了,这个时候离婚,他人的流言蜚语就能够像刀子一样,戳得她体无完肤。

    钱茗莉一看舜娟沉默不语的姿态,就知道她还是没能够过了自己那一关。她原本以为这几天舜娟看到汪展鹏和沈随心的相处会死心,可现在看来,倒是没有起到她预期的进展,反倒是因为一个家里分崩离析的现状,让舜娟更加的不安,更加地不愿意就此结束这段婚姻关系。

    想了想,钱茗莉决定下重药。

    “妈,汪展鹏那边已经找律师在起草离婚协议书了。你一直这样子被动,可该怎么办?无论如何,也应该向专业的法律人士求助。现在这情况,已经不是你不要汪展鹏。而是他下定决心为了其他女人不要这个家,不要你了。”

    “绿萍,你别说了,别说了。”女儿说的话,舜娟何尝不明白,她自然知道汪展鹏找了律师商量离婚的事情,可是,她一直在逃避,一直不愿意去面对。

    “妈,你就算不是为了你自己,也要为我考虑考虑。我现在的身体情况,治疗是笔大费用,我和楚濂已经分手了,我接下来想要专心弄好舞蹈工作室的事情,也希望能够出国巡演,跟世界各地的舞者交流,这些都需要财力的支撑。汪展鹏的公司,有你的一半,他本身出轨在先,作为过错方,也需要让出大半家产。而且,妈,你甘心吗?甘心让汪展鹏带着你和他奋斗大半辈子的家产,便宜了小三一家?”

    “我不甘心,我怎么会甘心呢?”舜娟眼眶含着泪水,纵使有再多不舍,可女儿的一番话,为母则强,她从来就不是软弱的女人,只是在碰到汪展鹏的事情上,才会有诸多的优柔寡断。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汪展鹏强势的态度,更是让她心寒。也许,就像绿萍说的那样,她要为自己,为这个家好好考虑考虑。

    “你别操心我的事情,医生说你复原地差不多,后天就可以出院了。妈妈已经让人将你的房间打扫好,你一回家就可以入住。”

    “妈,紫菱她,这几天住哪儿?”钱茗莉放了隐形摄像头跟拍紫菱,自然知道这几天晚上,紫菱并没有回家,也知道紫菱这几天其实是住在了费云帆那里。老实说,在明确知道了紫菱已经跟楚濂在一块的情况下,看到紫菱还跟费云帆同住,甚至是共度烛光晚餐,这些都让钱茗莉的世界观碎了碎,可看得多了,也就有些明白紫菱的心思。

    在楚妈妈那里受了委屈,自然而然地寻找费云帆的安慰,而费云帆本来就是情场高手,玩浪漫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在楚濂父母那边有多少受挫,那么,到费云帆这边就受到了多少安慰。

    网上的那些观众更是在那里无聊地打赌,赌紫菱最终会选择跟谁在一起,受到原著的影响,倒是费云帆的支持率更高。主要还是在人设上面,优柔寡断的楚濂本来就没有魅力四射的费云帆来得有吸引力。

    当然,不管他们支持谁,倒是都希望她能够想办法,虐一虐这三个深陷三角恋关系中的脑残的,教一教他们正常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没有,我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去哪儿了。算了,眼不见为净,这丫头长大了,翅膀硬了,有自己的想法,我想管也管不动了。汪展鹏这么宠她,肯定离婚的时候,紫菱跟着汪展鹏。现在汪展鹏跟沈随心花前月下,紫菱估计也……”跟楚濂打得火热。剩下的话,舜娟想到了女儿的情况,又咽了回去。

    她突然发现,其实,接受了离婚这个设定,再去谈论这个话题,也就没有那么难熬了。要说,这几年她有多爱汪展鹏,那肯定是假的。再多的喜欢,也被这漫长的岁月里的冷淡给耗尽了。更何况,她也不是天生贱骨头,汪展鹏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轨,她也不想跟他继续过下去了。还不如多那点钱,为女儿今后的事业多做筹谋。

    “妈,我之所以这么问,还是因为有好几次看到费云帆送紫菱到医院,两个人举止亲密。我和楚濂已经断了。要是在楚濂和费云帆两个人里面选,我还是觉得楚濂更适合紫菱。费云帆毕竟岁数太大了,跟妈妈你是同辈的。怕只怕,紫菱真得跟费云帆搅和到一起。我们家本来就出了这么多事情,再闹这么一出,可就真得没法看了。我想着,你和费云舟费叔叔好歹有些联系,费云舟又是费云帆的哥哥,也许,可以找费云舟出面好好地干涉一下。或者更好的办法是,让汪展鹏出面,毕竟,汪展鹏跟费家兄弟的关系更加亲密。汪展鹏一贯疼爱紫菱,知道了这个事情,也会分心去处理。也会为我们找律师,收集证据,了解公司财务情况等留出准备的时间。”

    舜娟听了,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真有些怀疑紫菱是不是从她的肚子里出来的,怎么会,怎么会这么不懂事,这么不知廉耻。听了钱茗莉的建议,倒是觉得有些道理。她这个做妈妈的,在紫菱这个小女儿面前,从来就没有威信可言,说什么话也不听,倒不如让汪展鹏出面。

    “这下子,汪展鹏、费云帆、楚濂、紫菱,还有楚家父母,人员一凑齐,可就热闹了。”

    “这招不错,不用主播出面,先让他们狗咬狗,自己先撕一撕。”

    “我突然挺好奇的,要是汪展鹏反对紫菱和费云帆,那紫菱还会赞成汪展鹏和沈随心一块儿吗?”

    “感觉有热闹可以看了!”

    是啊,大戏的确差不多可以上演了,正好,钱茗莉的脚伤也好的差不多,总不至于受困于病床,而连吵架的力气都没有。

    当然,她是文明人,可不会乱撕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