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楚濂他已经不喜欢你了,你又何必强求,你作为紫菱的姐姐,难道不应该宽容大度一点,祝福他们两人的感情吗?”

    跟脑残吵架真心是件劳心劳力的事情,他们的世界自成一方,符合普罗大众的逻辑思维在他们这儿都是不通行的。就算费云帆在故事中是个温文尔雅,浪漫贴心的满分恋人,可到了钱茗莉跟前,照样是被紫菱的女主光环,迷得不知所谓的脑残。

    “费叔叔,请问我作为受害者,主动答应好聚好散,已经跟楚濂分手了,还不够大度,还不够宽容吗?难道要每个人都像费叔叔你一样,喜欢对方,就得帮着对方追求男朋友,甚至是不惜抢自己亲姐姐的男人,这才算是宽容大度吗?”钱茗莉讽刺地看着费云帆,耸了耸肩,“那么,很抱歉,我就是个刻薄恶毒的,实在是成不了像你一样的圣父。我现在是病人,需要休息,麻烦心地善良的费叔叔,能够出去,让我好好休息休息。”

    费云帆看着执迷不悟的钱茗莉,想着紫菱哭得红肿的双眸,到底没有多说什么,还是离开了钱茗莉的病房。脚步向楚濂的病房迈去,在门口看到正小心翼翼地给楚濂喂食,笑得一脸甜蜜的紫菱时,想到病房中脸色带着车祸后的苍白的绿萍,一时间,倒是百味交杂。

    这一切,钱茗莉也没有功夫去管,她赶走了费云帆后,又将焦点放回到了舜娟身上,舜娟情绪那么激动地跑走,她也怕出问题,幸好安装了个隐形摄像头跟拍,也能够及时了解舜娟的动向。

    钱茗莉给舜娟打了个电话,只说她不舒服,医院又没有人陪着,希望她能够赶紧过来。

    舜娟的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够平复情绪后再过去。女儿已经够不幸了,而且,想到女儿先发现了丈夫的出轨,感觉现在到了女儿面前,就是自己把自己的那层遮羞布给撕扯掉了,总归是有些难堪。可一听女儿说不舒服,她纵使心头杂乱一片,还是打叠起精神,匆匆赶到了医院。

    然后,舜娟就看到了正跟费云帆拉拉扯扯的紫菱,看到紫菱的手被费云帆握着,两个人站的极近。她本来就压抑的神经整个爆炸开来。

    费云帆是她和汪展鹏的朋友费云舟的弟弟,算是跟他们同辈的。紫菱已经不顾伦常,抢了自己姐姐的男朋友,现在竟然还在这里跟比自己大这么多的老男人,拉拉扯扯。想到绿萍苍白的脸色,想到汪展鹏站在紫菱这一边对绿萍的指责,舜娟本来就已经堆叠了一肚子的火气,这一下子,真得是直接炸开了。

    “紫菱,你在做什么?你还要不要脸?你到底是跟谁学的这些勾三搭四的做派?你自己没有心,抢了绿萍的男朋友,现在还在这里跟一个老男人勾勾搭搭。你怎么就这么不学好,我,我打死你。”

    舜娟挥舞着手中的包,打在紫菱身上,却被护着紫菱的费云帆直接拦了下来:“你误会了,我跟紫菱没什么,我只是看她一个人哭得厉害,安慰她几句。你是紫菱的母亲,怎么这点儿信任都不给紫菱?说的话也这么难听,让其他人听了,误会了紫菱,怎么办?都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不能够公平一点?”

    舜娟手中的包被费云帆牢牢握着,干脆不再拿包打人,松开手,赤膊就要上阵,两只手拉着紫菱,就要拽到自己身边。舜娟看着紫菱泪眼汪汪的样子,就想到了沈随心无辜可怜的姿态,只觉得自己是造了什么孽,才会生出一个像沈随心的女儿!

    “你给我过来,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什么样子。整个人躲在男人怀里,你到底是有多犯贱?”

    “妈,是,我是犯贱,我没有绿萍高贵,没有绿萍能干,在您眼中,我就是一无是处的废物。可,我也是你的女儿啊,你就不能够为我考虑考虑吗?是不是我做什么,在你眼里,都是错的?楚濂不喜欢绿萍,喜欢的是我啊。为什么绿萍和楚濂在一起,你那么赞成。轮到我身上,你却不同意了?还有云帆,我跟云帆是清清白白的,你怎么能够这样污蔑我。”

    这边闹得一塌糊涂,一直观看者舜娟动静的钱茗莉,察觉到了医院楼下的动静后,也顾不得许多,连忙拄着拐杖就往外走。想了想,去了楚濂的病房,推开门,看到楚濂和楚家父母两人都在,她看到楚濂因为自己的出现而陡然发亮的双眸,只觉得心底腻歪得狠,也懒得废话,说道:“紫菱在楼下和我妈妈吵起来了,费叔叔也在,我腿脚不便。紫菱现在是你的女朋友,你应该出面。”

    说完,钱茗莉也不管身后人的反应,努力拄着拐杖往电梯走去。期间,碰到护士,还帮忙搀扶着她一直到楼下。楚濂听了钱茗莉的话,也连忙从病床上起来,赶了过来。

    一帮人一同坐电梯下去,却是相顾无言,看得出来,楚濂几次欲言又止,可在对上钱茗莉冷漠的表情后,就又将所有的话,都吞了回去。

    一行人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了紫菱整个人锁在费云帆怀中,柔弱无依的样子,而费云帆则是皱着眉头,拽着舜娟的包,将紫菱护在怀里,警惕着舜娟。

    这一幕不要说楚濂了,本来就不喜欢紫菱的楚家父母更是看得直皱眉头。

    “紫菱,你过来。”

    “妈,你没事吧。”

    两句话同时响起,紫菱立马从费云帆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快速地向楚濂跑过去:“你怎么下来了,你才刚醒,应该多休息的。”

    关切担心的样子,那么坦诚,那么纯善,让原本心底有些不高兴的楚濂,立马又站到了紫菱这一边。

    舜娟看到钱茗莉拄着拐杖在那儿,也是直接拽回自己的包包,连忙走到钱茗莉身边:“你也是,腿受伤了,怎么还乱跑。”

    “妈,陪我上去吧。我看到他们就头疼。”钱茗莉想着她现在腿脚不便,加上舜娟,也才两个人。紫菱身边不算是楚家父母,还有两个成年男子当护花使者。这个时候,可没有什么好争辩的。

    舜娟虽然心有不甘,可看到女儿皱着眉头不舒服的样子,也顾不得其他,连忙跟护士一起,扶着女儿上楼。

    可他们想走,有些人却是不愿意的,特别是紫菱,她刚刚被舜娟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又打了几下,要不是费云帆护着,脸都要被伤到了,她这个时候,只觉得满心委屈,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

    “绿萍,你自己说的,跟楚濂分手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在妈妈耳边挑拨离间。都是妈妈的女儿,凭什么你就是妈妈的掌中宝,我就什么都不是。”

    这话虽然有几分冲,可紫菱哭得梨花带雨的,倒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而这话,也着实让钱茗莉也气到了。虽然知道跟脑残说不清楚,可什么都不说,这口气还真得很难忍下去。

    “紫菱,我自认为是个好姐姐,从小到大,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了。就连这一次,你抢了我的男朋友,我也二话不说就分手了。你到底还要怎么样。现在是见到妈妈对我好,又觉得妈妈偏心,所以你觉得心底又不平衡了是吗?那你怎么不想想爸爸呢,他也是对你格外偏心。明明是我这个大女儿出了车祸,还被抢了男朋友,却跑到病房里,连声关切的话都没有,一开口就是质问我这个姐姐为什么不能够让让你这个妹妹。紫菱,你一天到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自己是个丑小鸭,看身边所有的人都带着有色眼镜。什么时候你才能够长大。这是我最后一次让你,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以后就当没有你这个妹妹。你也不要让你的男人来骚扰我。管好你身边的楚濂和费云帆,你要怎么和他们相处,是你的事情,别让他们影响我。”

    钱茗莉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不介意登报,甚至召开记者会,好好把这个事情说清楚。我倒好看看,到底是我这个姐姐做错了,还是你做错了。”

    钱茗莉说这话也没有故意放低音量,医院附近散步的人,加上扶着她的护士,肯定是都听到了的。绿萍之前是小有名气的舞蹈家,出了车祸,本来就有人来采访的,不过是被舜娟给挡下了。要是真得这么歪歪缠缠的,她也不介意,来此狠的。

    钱茗莉和舜娟转身离开,留下的五人,却是气氛格外冷凝。紫菱被钱茗莉狠厉的样子给吓到了,记忆中的绿萍,永远是温柔的姐姐,可在刚刚却说出了断绝姐妹关系的话,这一下子,是真得让紫菱有些慌了神。眼泪更是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楚濂,姐姐她真得要跟我断绝关系吗?我刚刚,我刚刚是真得太着急了,才说错话的。”

    楚濂下意识地揽着紫菱的肩膀予以安慰,可目光却不自觉地追随着钱茗莉的背影,内心波澜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