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钱茗莉让系统零号偷偷做了一件事情,将沈随心的下落告诉了汪展鹏。

    事情总是会来的,问题只是在于迟还是晚,钱茗莉从前看电视的时候,对于汪展鹏那番舜娟将他当做炫耀的工具的言论就很是不屑一顾,如果汪展鹏真得像他自己所说的,这么多年来,从来心底就只有一个沈随心,那么,为什么不抛下一切去找沈随心,却享受着现在的功成名就。这一切,不过是男人为了自己的花心所强加的借口。

    现在她能够用自己的伤势,以及被楚濂和紫菱伤得体无完肤来吸引舜娟的注意力,也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言行,让舜娟好好地清醒。都说覆水难收,这些古话,总归是有其道理在的。汪展鹏的背叛是舜娟必然要面对的一道坎儿,只有她跨过去了,才能够赢来新生。

    中午陪着钱茗莉吃过午饭后,舜娟就离开了。

    钱茗莉放了一台隐形摄像头跟拍舜娟,因此,也知道了舜娟去跟私家侦探碰头了,并且拿到了沈随心的相关消息。一切就如同女儿所说的,这个当年横□□她的婚姻的女人,这些年过得很好,一直没有嫁人,却为汪展鹏生了个女儿,虽然将女儿养在其他人名下,却还是让她看了资料后,心惊胆战。

    这个刘雨珊的名字,她本就觉得熟悉,分明就是绿萍舞蹈工作室的人,她还曾经见过几次。有时候,女人魔障起来就是容易多想,现在这个情况,就让舜娟怀疑,这个沈随心如此处心积虑的将自己的女儿送进绿萍的工作室,究竟是为了什么?

    冲动的舜娟,直接就按照侦探社提供的地址,去找沈随心,因为舜娟这边催的急,侦探社只给了沈随心的一些大致消息,倒是并没有查到沈随心跟自己的丈夫汪展鹏有什么牵连。可偏偏,等舜娟找到了地方,就看到了正在跟沈随心拉拉扯扯的汪展鹏!

    一直有跟着直播平台观众一起收看子频道直播的钱茗莉,虽然有所预料,知道汪展鹏收到了沈随心的消息后会有所行动,却没想到这么巧,会让舜娟直接看到了这一幕。

    “这个沈随心看着确实很有气质的样子,怎么会想不开,去做破坏人家婚姻的第三者?”

    “汪展鹏也是个不要脸的,自己的女儿还在住院,没去看不说,还出来约会小三。”

    “我看舜娟的脸色不太好,我有预感,接下来又是一场好戏。我去星网论坛上呼吁一下,让大家都来围观,可不能错过好戏。”

    “这两天主播的戏码都好足。看得我好欢乐啊。”

    同观众们一样,钱茗莉也能够预测到接下来的火爆场面,而她也想要看看,舜娟会怎么做,汪展鹏和沈随心又会是什么反应。

    沈随心的存在是堵在舜娟心中的一根刺,她以为已经将这根刺拔了出来,可偏偏在她没有防备的时候,又狠狠地扎了她胸口一下。她以为汪展鹏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可偏偏她守在这个男人身边这么多年,为他生儿育女,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像刚才他看沈随心一般柔情似水的眼神。

    她做人,竟然失败至此!

    可是,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凭什么她要遭遇这一切,她绝不能让面前的男女好过!

    “汪展鹏,绿萍还在医院,你竟然还有脸出来找女人!你的良心是被狗啃了吗?还有你,沈随心,你已经破坏过一次我的家庭了,怎么当狐狸精当上瘾了,这么想要破坏别人的家庭,能不能请你不要总盯着我们家。你还年轻漂亮,找谁不好,偏偏要找我的丈夫?”

    “舜娟,你胡说什么!我是今天才知道随心的消息,你不要血口喷人。”

    “汪太太你误会了,我没有要破坏你家庭的意思。展鹏,你快走吧,带着你的太太离开。”

    汪展鹏和沈随心异口同声,说的都是辩解的话,却让舜娟越听越是火冒三丈。

    “展鹏,展鹏,你倒是叫得亲热!要真是没什么,会这么叫?你们刚刚拉拉扯扯的,当我是眼瞎吗?汪展鹏,我自认为对这个家付出了百分百真心,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如果不是为了你,我当年也不会被家里赶出来,有家归不得。怪不得你对紫菱这么呵护,绿萍住院,你都不上心,反倒对破坏姐姐感情的紫菱着急上火的。汪展鹏,你摸着自己的良心,你真得对得住我,对得住这个家吗?”

    “李舜娟,当年要不是你从中阻拦,我早就跟你离婚了。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我爱的就只有随心。我好不容易找到了随心,我要跟你离婚。”本来汪展鹏好面子,看到发怒火的舜娟还下意识地掩饰了自己的心思。可被舜娟指着鼻子骂,脾气上来,说话也是毫无顾忌,直接说要离婚。

    这对夫妻,吵得不可开交,沈随心听到汪展鹏的表白,既开心又忐忑。她这些年一直没有再找其他人,心底始终放着汪展鹏。只是,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回头去找汪展鹏。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她的心意没有变,汪展鹏也是一样的。

    可是,现在的局面就跟当年一模一样,她承受不住舜娟的指责谩骂,她不喜欢因为自己的介入而破坏了汪展鹏的家庭。想到汪展鹏的两个女儿,又想到了自己替汪展鹏生的刘雨珊,一时间,沈随心都有些茫然,不知道她究竟要什么,也不知道她现在该怎么做。

    舜娟这个时候也没有那个心思留意沈随心,她被汪展鹏的离婚宣言气得血气上涌,眼泪不受控制地掉落:“好你个汪展鹏,你竟然要跟我离婚,我们都结婚这么多年了,你竟然还要跟我离婚,就为了沈随心这个贱人,你到底有没有心?”

    “我不允许你骂随心,你要骂就骂我。我早就受够了你,将我和女儿当做你炫耀的工具,我这次不会再让你将随心从我的身边赶走。”汪展鹏现在也的确有底气说这个话,他毕竟自己开着公司,手中有钱,自然也就不怕。同当年仰仗着舜娟的钱财的状况,已经截然不同,他不会再被舜娟拿捏在手上。

    “就算你和她离婚了,我们也是不可能的。我不想再当破坏你婚姻的第三者了。”偏偏在这个当口,沈随心还这么来了一句,当真是火上浇油。

    “我也不舍得让你再受任何的委屈,你放心,我会在跟她离婚后,再重新追求你。我知道的,你还是喜欢我的,一如我对你的心意。我们已经错过了许多,我们再没有一个二十年可以虚耗,我会在今后对你好的。”

    这些话,让沈随心心动,却让舜娟心碎一地。

    这么多年了,她明明那么努力地维持这个家的一切,她帮着汪展鹏打理生意,在知道汪展鹏不喜她过度干预,公司又进入轨道后,就功成身退,安心教养一双女儿。可是,汪展鹏却是这么回报她的!

    汪展鹏和沈随心没有下一个二十年可以虚耗,难道她舜娟的青春年华就不值钱吗?她在这个男人身上浪费了大半辈子的光阴,将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汪展鹏,到头来,却是成了一文不名的东西。

    想要跟她离婚,没门!

    “汪展鹏,沈随心,你们别做梦了,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看似狠狠地甩下了狠话,可只要看舜娟转身快速离开的背影,隐约可以窥见落荒而逃的痕迹。说到底,在这场婚姻感情战役中,付出了更多的舜娟,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输家,没有筹码可以为她撑过这场战役。

    沈随心看了看舜娟离开的背影,又看向不知何时握着自己的大手,最终,沈随心还是挣开了汪展鹏的手,低头说道:“你快去哄哄你太太吧。我们之间,当年便已经结束了。”

    “随心,要怎么样,你才肯相信我的话,我的心底只有你,我一定会跟她离婚的。”

    本来钱茗莉关切着舜娟的情绪,担心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开车会出问题,偏偏刚准备给舜娟打电话,病房门被推开了,进来的,竟然是费云帆!

    费云帆的手中抱着一束鲜花,礼貌地递给了钱茗莉后,优雅地开口说道:“很抱歉,现在才来看望你,知道你醒来,紫菱也很高兴。”

    钱茗莉琢磨着费云帆的来意,听到他提到紫菱,倒是隐约摸到了几分门道。

    “紫菱当然开心,我如他们所愿,自动跟楚濂分手了。她现在应该正开心,好不容易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还是从自己的姐姐手中抢过来的,自然高兴得很。”

    费云帆听了钱茗莉这话,却是皱了皱眉:“绿萍,你不觉得你这样子说自己的妹妹,太过刻薄了吗?”

    “我因为男朋友劈腿自己的妹妹,出了车祸,进了医院,这样的情况下,我说这么几句,哪里刻薄了?比不得费叔叔你,明明喜欢紫菱,还帮着紫菱追我的前男友。”

    哼,论吵架,她难道还怕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