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感情的事情,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钱茗莉纵使再不喜欢汪展鹏,这个渣男却是舜娟的丈夫,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情绪上来,对于钱茗莉一口一个汪展鹏也没有多说什么,可等情绪稍微缓和下来,却是开始教育钱茗莉。

    “再怎么说,展鹏也是你的爸爸,绿萍,你的教养呢?”

    一句话,竟让钱茗莉无语凝噎。

    头疼的钱茗莉睡了一觉,醒过来,舜娟不在房间,双腿不便,挣扎着从床上起来,看到病床旁放着的拐杖,拿过来做支撑,单脚向前,去解决了一下个人卫生问题。

    钱茗莉一切弄好后,看了看时间,早上六点半左右,确实还早,可明明昨晚临睡前,舜娟答应她要留在医院陪她的?对于舜娟的去处,钱茗莉心底,隐隐有不好的猜测。只是,她现在腿脚不便,倒是有些麻烦。

    差不多七点的时候,舜娟回来了,手上提着早餐,说是特意回家做了拿过来的爱心早餐,可钱茗莉看着舜娟眉底的青痕,却是存了几分疑虑。

    因为不放心,钱茗莉花了一些积分从系统这里了解了舜娟昨天晚上到尽早的动静,知道了舜娟找了私家侦探调查沈随心的事情后,虽然心底清楚舜娟毕竟上了年岁,一辈子的执念就是汪展鹏,就是这个家,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放弃,却到底还是有些为这样子的舜娟感到可悲。出了事情,第一反应是去找同为女人的沈随心,甚至连跟汪展鹏对峙的勇气都没有,何其悲哀。

    “早上会有专门的医生指导护工陪你去做做简单的物理治疗,妈妈家里还有事情,先去忙,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吃过早饭,听到舜娟这么说,钱茗莉虽说早有猜测,到底还是有些郁闷。

    “妈,我昨天就醒过来了,听紫菱的意思,楚濂还没有醒。我想在楚濂醒过来之前,先跟楚家这边说清楚。你能不能陪着我一起?”

    没辙的情况下,只能够使用转移注意力的方式了。

    舜娟听了,确实有些为难,她本来是想要去找沈随心的,找这个女人好好谈一谈,问她为什么当年离开了,现在却还要回来,破坏她的婚姻。可女儿的事情,确实也是一件大事,犹豫间,看到女儿可怜巴巴的样子,想着上午先陪女儿把事情处理了,说不定中午就能够从私家侦探那里知道沈随心的情况,便也点了点头:“好,妈妈陪你。”

    “哇哦,主播要去找渣男那边开撕了,好期待!”

    “土豪金向主播钱多多打赏星际火箭炮,预祝主播旗开得胜。”

    “多多现在的身体还是那个楚渣男的女朋友的身份,赶紧解决了,要不然挂着这身份,想想都闹心。”

    钱茗莉扫了眼欢快的弹幕,心底回应大家的热情:“先搞定了楚濂的父母,解除男女朋友关系,等到楚濂醒了,他想要跟紫菱在一块儿,我也不拦着,这两个人,也是绝配。不过,费云帆肯定不会甘心,这三个人绝对会有好戏可看。到时候,我会放一个摄像头跟拍紫菱,欢迎大家吐槽。”

    “主播你好坏啊,不过,我喜欢。”

    “对对对,主播在这个世界不是还有舞蹈任务在,正好让这三个人好好撕逼,我们看好戏。”

    “不如我们来赌一赌,最后紫菱会选择谁?我现在押楚濂,虽然剧情里紫菱跟费云帆一块儿了,可那是因为绿萍倒霉催地嫁了过去。现在这两人本来就打得火热,主播直接saybyebye,估计有好戏看了。”

    “我还是觉得费云帆的可能性更大,这个男人看剧情就知道了,玩得一手好浪漫啊。”

    “这个赌好没意思,就这么让紫菱去跟人相亲相爱,我心底,怎么就这么憋屈得慌呢。”

    “是啊,是啊,我也觉得憋屈。要不,主播你想个法子,总得教训教训渣男贱女。”

    钱茗莉看着大家欢快的发言,想了想,在心底说道:“现在先跟楚家的人好好撕一撕,后续发展,还得看大家的热情度啊。”

    楚濂一直没有醒,楚家父母也是着急,一直守在医院。昨天,钱茗莉醒过来后,楚家父母那边也知道了,本来是要过来看看的,可是刚到门口的时候,听到了汪展鹏在里面,似乎一家人吵了起来,为了避嫌,就没有去探望。只是,影影绰绰地也听出一些门道,似乎跟自家还昏迷未醒的儿子有关系。

    再加上昨天晚上紫菱过来说要照顾楚濂,让他们先回去休息,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心底其实也是有些底的。虽然,他们更加喜欢绿萍,毕竟是这么优秀的儿媳妇人选,说出去,他们脸上也有光。可是要是换成了紫菱,紫菱这丫头真得是不管哪儿都比不上绿萍的。

    因此,看到钱茗莉和舜娟一起过来,钱茗莉还拄着拐杖的样子,楚家父母这边着实是有些惊慌的,特别是在紫菱也在的情况下。

    “紫菱,你怎么在这儿?”

    舜娟看到紫菱竟然不知道反省,抢了姐姐的男朋友,在姐姐住院的情况下,不知道好好帮忙照顾姐姐,反倒是跑来守着楚濂,这心火就忍不住往外冒。

    紫菱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本来心底还有些气虚,可被舜娟这么一呵斥,却是脾气上来,瞪大眼睛,辩解道:“楚濂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我担心他,过来看看他,不行吗?”

    “你……你到底有没有廉耻心?”舜娟手挥到半空中,到底没有打下去,只觉得,自己的女儿怎么就这么不懂事,这么不知道体谅人。

    “我怎么就没有廉耻心了,我喜欢楚濂,楚濂也喜欢我,他那天演出结束带着绿萍出去,本来就是要说分手的。要是没有出车祸,他们俩现在早就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了。”

    这话一出,当真是一石惊起千层浪!

    本来还在一旁看着有些干着急的楚尚德和心怡夫妇,真得是,被躁得慌。

    这都是什么事情啊,合着,出车祸,还是因为这么一茬子事情。

    钱茗莉看着面前的闹剧,倒是颇为淡定,她本来就是要来找楚尚德夫妇说清楚的,她要跟他们家儿子分手了。倒是没想到,紫菱会在,而且,现在也不用她自己来说了,效果出人意料的好。

    “紫菱,你放心,我这次让妈陪着我过来,本来就是要跟伯父伯母说清楚的,我们两家毕竟是这么多年的交情,我和楚濂分手了,也该跟伯父伯母说一声。那天晚上,楚濂心事重重,车开得有些快,因为分神,才出了车祸。我也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知道楚濂还没有醒,我就在想,是不是老天爷也觉得我和楚濂不合适。倒不如就这么分了,既成全了我自己,也成全了紫菱和楚濂。”

    “绿萍,你别这么说,是我们家楚濂对不起你。”楚妈妈心怡一听,却是连忙说道,“可你和楚濂这么多年感情,楚濂只是一时想不开,他从前那么喜欢你,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楚妈妈的这一番话,却是直接让紫菱白了脸色:“我和楚濂是真心相爱的,我喜欢楚濂,楚濂也喜欢我。绿萍一直忙着舞蹈的事情,很少有时间陪着楚濂,楚濂说他已经不喜欢绿萍了的。那天晚上,本来是要去说分手的。”

    只是,紫菱越是这么说,越是让楚父楚母不喜,做出这样子抢姐姐男朋友的事情,还这么明目张胆的,还摆出一副委屈了的嘴脸,当真是……让人看不上眼。

    不要说楚父楚母看不顺眼,直播平台上更是炸开了锅,表示无法理解紫菱的思维模式,然后让钱茗莉教教紫菱应该怎么做人的。

    钱茗莉却是注意到因为他们这么一吵闹,床上的人,似乎有了动静。

    “伯父伯母,赶快叫医生吧,楚濂好像醒过来了。我和楚濂也没什么关系了,我的腿,还需要复健,就不打扰了。至于紫菱,虽然她是我妹妹,可这件事情,我确实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接受,所以,这一阶段,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楚母有心再说几句,可是,儿子醒了,在她心中,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当钱茗莉让舜娟扶着她先离开时,也没有拦着。至于紫菱,虽然内心觉得难堪,可到底她也是真得将楚濂放在了心底最重要的位置。

    一番忙乱下来,医生来了,闹哄哄的病房平静下来,而刚刚清醒的楚濂,迷迷糊糊中,也听了事情的大概,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听到绿萍说要跟自己分手,内心竟然涌现出那么强烈的失落和不舍。

    只是,这些情绪,在看到泪眼汪汪,哭得好不可怜的紫菱后,就又被紫菱的泪水给冲刷干净。

    “不哭了,不哭了,我不是醒了吗?”

    本来心底还有些怀疑的楚父楚母,这一下子,却是将一切看在了眼底。

    合着,自家儿子,真得劈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