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钱茗莉几次直播下来,倒是慢慢摸索出了一些门道。其实,直播的效果,不在于由时间积攒的人气值的慢慢爬升,123直播平台致力于摸索的直播模式,便是借着穿越世界的新奇感,快速凝聚高人气值,将话题和点击率以及打赏在短期内快速点燃,最好是跟火山爆发一样,直接引起一个很高的关注度,这才是直播平台致力于探索的。

    所以,时间线拉得越长,中间穿插了太多的日常,导致了原有的观众群的流失,是最忌讳的。

    倒不如快很准地点燃话题,寻找矛盾点,制造话题率,从而创造一个高在线人数的巅峰,才能够更加合乎背后平台的心意。

    与此同时,不同世界的穿越,不同模式的探索,恐怕也是为以后不同分类做准备,确定受众群的关注焦点,然后根据这些来寻找观众的需求,从而能够成功吸引受众注意力,继而达到成功营销的目的。

    如此一来,本就急着快速完成任务,然后能够尽快见到自家教主的钱茗莉,倒是开始思考,如何能够在最短最快的时间内,寻找到最合适的直播模式。刚好,这汪家值得吐槽的事情,很多,非常适合,快刀斩乱麻。

    钱茗莉看到大家的发言都特别的积极,参与度很高,果然,撕逼放到哪儿都是能够吸引关注的,更何况,她还占据了受害者的席位,可以赢得大家的同情,大家对她表示支持的方式,就是踊跃的发言和大大的打赏!

    “绿萍,你……刚刚和爸爸说话的态度,确实有些冲。”舜娟的神色称不上好看,被自己的丈夫指桑骂槐,自己心爱的女儿被奚落,可是,到底顾虑着一个家的完整,试图说些话,劝劝大女儿。

    “妈,你不累吗?”钱茗莉看着舜娟,是真得觉得她这样的人生蛮可悲的,白富美遇到凤凰男,原谅了丈夫的出轨,用自己的方式抓住了出现了裂缝的婚姻。可偏偏人至半百,丈夫与小三一拍即合,最坑爹的是自己的小女儿也不支持自己,站在了所谓的真爱这一边。

    “绿萍,你说什么呢?妈妈照顾你,怎么会累呢。”舜娟的眼神下意识地躲闪,不愿意去正面面对女儿话中的暗示。

    “妈,这么些年,爸爸的态度,我是看在眼底的。她不喜欢你,因此,也不喜欢像你的我。反倒很是偏宠紫菱。从前,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我比紫菱优秀那么多,在爸爸心中的地位,却差那么多。明明我也是他的女儿。甚至,今天这次的事情,我才是受害者,我作为姐姐,被妹妹抢了男朋友,还因此出了车祸,住在医院,右腿还需要复健。可是,你看看,他是什么态度?冲进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指责我的话当中,字字句句都影射你。”

    “别说了,绿萍,你需要好好休息。”舜娟打断女儿的话,这么多年了,她维持着自己的骄傲,维持着自己的脸面,维持着模范夫妻的面子,可是,却被女儿血淋淋地撕了下来。

    钱茗莉闻言,也不打算慢慢铺垫了,直接一击命中要害:“妈,我被紫菱抢了男朋友,我只承认自己眼瞎,竟然曾经看上了楚濂这棵歪脖子树。而爸爸也被外面的小三拐走了,这么多年了,外面的小三也给他生了个女儿,我的梦醒了,你的梦也该醒醒了。再不醒,我怕我们都摔得粉身碎骨。难道我这次出车祸,还不够让你引以为戒吗?”

    钱茗莉自然知道,这个时候的汪展鹏还没有和沈随心搭上线,可是,那又如何,难道要想尽办法,阻止两人见面,倒不如直接将事情捅到舜娟面前。给了明确的名字和方向,又有当年的阴影,只要舜娟去查,就不怕谎言被戳穿。

    不过,有当年的前车之鉴,钱茗莉也怕舜娟还要再来一次。

    她一直认为,两个人的婚姻或者感情出现问题后,单纯从女方下手,认为是女方的问题,是件让人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男的不劈腿,能够自己守得住自己的下半身,哪来儿这么多儿事情。

    “什么小三?什么女儿?汪展鹏他又在外面沾花惹草?”当年的事情,是搁在舜娟心中的一块儿大石头,狠狠地划了一道伤疤,这么多年了,她守着这个家,守着丈夫和两个女儿,听着外面人的称赞。她以为伤疤已经愈合了,可是,事实上,只是听女儿这么一说,就又被血淋淋地撕裂开来。

    “沈随心,生的女儿叫刘雨珊。”钱茗莉知道刘雨珊崇拜绿萍,口口声声的仙女,只是,在这个关卡,她也顾不得许多。必须要一击必中,让舜娟正视目前的局面。

    “这个该死的贱人,竟然还敢纠缠展鹏。”

    女人魔障起来,是真得很可怕的,钱茗莉看着有些疯魔的舜娟,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太过冲动,贸贸然地说出口。

    “妈,你觉得,我和楚濂的事情,是紫菱的错吗?”

    “妈,你觉得,汪展鹏背叛婚姻,只是因为第三者的存在吗?”

    “你的事情,是你的事情,不要扯到我和你爸的事情上。那不一样。你根本就不知道。当年我怀了紫菱,知道你爸爸的事情,我有多绝望。好不容易我才守护了我们的家,我怎么能够允许,怎么能够允许,那个贱人再来破坏!她竟然还给汪展鹏生了个女儿!我真该活剐了这贱人。”

    舜娟的反应,跟钱茗莉预期的差了十万八千里,说到底,她对这些家长里短,经历的还是少了。

    “我该怎么劝,急求!”

    心底向直播平台的观众求助,钱茗莉觉得舜娟这姿态,还真得是魔障了,感觉她说再多,到了舜娟这里,都能够绕过汪展鹏,直奔小三而去。

    “这个绿萍妈妈,明明长得也还不错,年纪也不算太大,遇到汪展鹏这样的,直接离婚,拿走自己的合法财产,再寻觅新的一春呗,何必一直吊在汪展鹏这棵歪脖子树上。”

    “这个时候就该拳打渣男,脚踢小三。”

    “主播,你赶紧跟她好好说清楚,这男人的劣根性,摆在那里,改不了。就该直接踢爆他子孙根。”

    ……

    得了,都是些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没个好的建议。

    “妈,你还想跟汪展鹏继续过下去?维持着这个貌合神离的婚姻?”

    一句话,直接捅破了舜娟勉强维持的脸面,最难堪的一面直接暴露在女儿面前,想到女儿刚出了车祸,又遇到楚濂的事情,现在还要操心她和汪展鹏的事儿,只觉得支撑自己的精气神一下子都崩溃掉了。

    “绿萍,绿萍……我好不容易才赶走了沈随心,好不容易才保住这个家。我当年把我爸给气病了,硬是要嫁给汪展鹏。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俩。可我是真心喜欢你爸,我给他生了你和紫菱两个女儿。明明一切都好好的,要不是沈随心出现,我和你爸还好好的。现在,好不容易你和紫菱都大了,我以为都过去了,都过去了,结果,沈随心又出现了。”

    一番话,让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钱茗莉,也不由得心软了。舜娟放了太多心思在汪展鹏身上,因为全力以赴,因为付出了所有,所以根本不敢承担失败的后果。

    “妈,你和汪展鹏离婚吧,你还有我,我开舞蹈工作室,我跳舞,我挣钱养家。而且,你还年轻,汪展鹏可以外面找人,你也可以。你还这么漂亮,这么优雅,肯定有很多人喜欢你。我们俩一起走出去,别人都说我们是姐妹。到时候,我放下楚濂,你也放下汪展鹏,我们重新组建新家庭,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不是很好吗?”

    “主播,干得漂亮,就该这么做!”

    “唯爱多多撒下重金为主播钱多多购买了一份姻缘谱,内涵符合条件上等优质男信息。”

    “楼上好聪明,我们也帮主播一起看看,给舜娟找个好对象啊。甩开汪展鹏,奔赴第二春。”

    ……

    钱茗莉是第一次知道,竟然观众还可以购买这些乱七八糟的!

    将晃了晃的心神收回,钱茗莉拉过舜娟的手,让她在床边坐下,将脑袋枕在舜娟的肩膀上,试图通过这样子的肢体接触,告诉舜娟,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女儿在。

    虽然,她也觉得,依照舜娟的条件,还可以找更好的。嗯,汪展鹏的财产属于婚内财产的部分,要合理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

    话说,现在汪展鹏应该是还没有跟沈随心在一起吧?

    她应不应该提前让两人碰面,搜罗一下证据?

    “主播,我们都支持你,就应该给渣男一个教训。”

    “提前让两人碰面是个好主意啊,正好两个人要是真又死灰复燃了,也好让舜娟死心。”

    “对对对,堵不如疏!”

    网上的热闹,却抵不上舜娟的一句话。

    “可是,我放不了手,绿萍。我不甘心,不甘心!”

    oh,mygod!

    这要怎么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