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紫菱自从知道楚濂要跟绿萍摊牌,就激动忐忑了一个晚上,她看着舞台上光芒万丈的姐姐,从前的她就像丑小鸭一样,一直被白天鹅的光芒所遮盖,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一心倾慕的楚濂跟她恋爱了,原来,他也是喜欢她的。而且,他们还约好了要跟姐姐说清楚。明明楚濂是要跟绿萍分手的,为什么,一晚上过去,却是两人出了车祸的消息。

    现在绿萍醒了过来,可楚濂却还躺在病房里没有醒,她甚至不知道楚濂到底有没有跟绿萍说清楚,在这样的担心忐忑中,看到绿萍醒过来,听到对方关心自己的腿,紫菱有些控制不住地哭诉出声。她是真得害怕,害怕现在的局面。

    只是,紫菱究竟是害怕绿萍的指责,还是担心楚濂过度,就是个未知数了。

    钱茗莉看着面前清秀漂亮的女孩儿,比起绿萍端庄明艳的长相,紫菱倒是更加走邻家妹妹的路线,只是,这么一个长相秀气的女孩儿,如今厉声叱问的样子,实在是有些难看。还不等钱茗莉开口,舜娟已经率先说道:“紫菱,你说的什么话,这是你对姐姐的态度吗?”

    紫菱话说出口的时候,还有瞬间的后悔,可被舜娟骂了一通,却是一副倔强不屈服的姿态,说道:“你就知道护着姐姐,反正我说什么都是错。”

    钱茗莉看着紫菱一副说完准备走的架势,直接冷冷地开口:“你和楚濂好上了,现在这是做贼心虚?”

    一句话,让紫菱的脸色煞白,一双翦水瞳眸更是盈满了委屈的泪水。

    “绿萍,你说什么,什么叫紫菱和楚濂好上了?紫菱,你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楚濂是你姐姐的男朋友,你不知道吗?你这丫头,究竟在做什么?”舜娟一听,却是着急上火,想到女儿和男朋友出了车祸,本来就着急,听到竟然还牵涉到了小女儿,这一颗心就更像是被浸泡在油水里来来回回地煎炸。

    紫菱从小到大最受不了的就是舜娟不管什么事情都护着绿萍的样子,凭什么都是她的女儿,她就是被训斥的那一个,绿萍就是完美无缺的公主,凭什么绿萍能够和楚濂在一起,她就不行!本来还想要逃的想法,因为舜娟的呵斥,也直接被她压下。

    “是,我是和楚濂在一起了。我喜欢楚濂,楚濂也喜欢我。楚濂他早就不喜欢绿萍了,楚濂现在喜欢的是我。所以,姐姐,你不要再缠着楚濂了。”

    钱茗莉一直觉得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有些扭曲,从前在网上看过帖子也不知道真假,似乎是说写这个故事的作者年轻的时候也是小三,所以当小三期间写了许多歌颂小三的故事,等到她自己小三上位后,又开始歌颂妻子的好。

    在这个一帘幽梦的世界里,正牌的女友妻子如绿萍、舜娟,都是不好的形象,甚至是无理取闹的。反倒是介入他人家庭的如紫菱以及沈随心,一个被刻画地灵气善良,一个被赋予了高雅的气质,而最后更是紫菱收获了费云帆的爱情,沈随心和汪展鹏走到了一起。

    虽然渣男配贱女也算是绝配,可钱茗莉始终觉得这是不公平的,出轨的男人,反倒收获了幸福,光是这么想想,钱茗莉都觉得对这个世界的世界观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

    “汪紫菱,我只问你,我是不是你的姐姐?我平日里待你可好?楚濂是不是我的男朋友?难道你觉得作为妹妹的你抢了自己的姐姐的男朋友,是件很让人骄傲的事情吗?还是你认为,楚濂这样一个脚踏两条船,将我们两姐妹耍的团团转的男人,我很稀罕?我直白告诉你,我的眼光没那么差,之前是因为青梅竹马,又是楚濂先追求的我,我想着两家交情,答应了交往。现在,让我知道了他竟然还勾搭了你,真是让我想想都觉得恶心。你想要就拿去吧,只是,汪紫菱,做你的姐姐真得很累,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从小让着你,给了你错觉,凡是我的东西你都想要抢,不过,经此一事,我不再承认你是我的妹妹,你好自为之。”

    紫菱听了钱茗莉的话,脸一阵白一阵红,只觉得姐姐冷淡的眼神,犹如刀刃,毫不留情地刺向她的胸口,洞穿了她所有卑劣的心思。为了掩藏自己的狼狈,她只能够武装自己,努力维护她和楚濂纯洁无暇的感情。

    “我不允许你诋毁楚濂,他那么好,那么照顾你,你却只知道跳舞,你根本就没有尽到一个女朋友应该做的事情。楚濂不喜欢你了,你就说楚濂的坏话,我不像你,我会好好爱着楚濂的。你不承认我是你妹妹,我也不认你这样的姐姐。”

    说完,紫菱就跑了出去,舜娟想要去追,却被钱茗莉拉住了手。

    两个人都是从自己的肚子里生出来的,瞬间就算对紫菱有些怒其不争,却也是疼爱的,见两个女儿为了一个男人闹成这样,她也有些闹心。

    “绿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紫菱还小,她到底是你妹妹。”

    “妈,昨天之所以出车祸,就是楚濂在我和紫菱之间摇摆不定,车速太快,才会闪避不及时,撞上了货车。妈,要不是我及时护着双腿,说不定这个时候,我就不能够再见到你了。妈,我很累,你帮我办转院手续,好不好?我实在是不想见到楚濂,也不想见到楚家的任何一个人。”

    钱茗莉倒是理解舜娟的心理,不过,理解归理解,她没有要做个好姐姐的觉悟,也没有要事事体谅妹妹的想法。

    舜娟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想到女儿刚刚从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到底不忍心拒绝女儿,点了点头,去找主治医生,准备帮女儿办理转院手续。

    病房里安静下来后,钱茗莉揉了揉有些发疼的额角,想着并没有见到汪展鹏,不知道这个父亲现在在做什么。这个家,当真是一团污七八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可是感觉没有睡多久,就又被吵醒了。

    大脑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是舜娟和汪展鹏吵了起来,听对话,似乎是汪展鹏嫌弃舜娟事儿多,要帮她办转院手续。

    努力睁开眼皮,钱茗莉看着面前剑拔弩张的夫妻,无奈开口:“是我让妈给我办转院手续的。”

    “绿萍,你醒了。要不要喝点水?”舜娟也顾不得跟丈夫的争吵,连忙扶着女儿坐起来,又倒了一杯水给女儿润润喉。

    “你的腿还要做专业的物理治疗,你怎么这个时候还任性要转院?”汪展鹏想到小女儿紫菱哭得可怜兮兮的样子,对于楚濂,他并无多少观感。只是,觉得既然楚濂不喜欢大女儿了,喜欢上了紫菱。而紫菱也喜欢。那么,绿萍作为姐姐,便是让让小女儿又何妨。因此,来到医院,刚好听到了舜娟要给绿萍办转院手续,便跟舜娟发了一通火气。

    “我现在不想见到不相干的人,怕这些人出现影响我复健的情绪。你过来,是为了紫菱的事情吗?你觉得现在因为紫菱和楚濂的事儿躺在病床上的我,应该怎么做?是不是应该把我的这条命都给他们,你才满意?”

    钱茗莉很不喜欢汪展鹏,偏心、花心、虚伪,这个男人,太渣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什么叫把命给他们,我早就说过你不要学你妈妈,性子太强势。你自己把楚濂从你身边赶走了。现在楚濂和紫菱两个人互相喜欢,你还说出不认紫菱这个妹妹的话,你这个姐姐是怎么当的?你妈妈就是这么教你的?”

    汪展鹏最不喜欢大女儿的冷傲的态度,就好像是妻子的复制版,高贵优雅,带着与生俱来的居高临下。现在这个轻蔑的姿态,就更是让他火冒三丈。

    “我是你和妈妈两个人的女儿,不要我出了什么问题,你都在妈妈身上找问题。你自己什么德行,你自己清楚。”

    “汪绿萍,你!”汪展鹏气急了,举起手,就要扇她一巴掌,被舜娟拦了下来。

    “绿萍,好好说话,这是你爸爸。展鹏,绿萍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少说两句。这件事情,是紫菱做错了。”

    “你少惯着她,不要给她转院,看她娇惯的。我先走了,紫菱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汪展鹏甩袖离开,钱茗莉盯着汪展鹏的背影,始终没有办法理解脑残的逻辑。

    “哇啊,这个男人,真得是汪绿萍的爸爸吗?为什么我没有办法理解他在做什么?”

    “楼上的想想汪紫菱,该说,他们果然不愧是父女吗?”

    “大女儿被小女儿抢了男朋友,还出车祸住了院,这个当爸爸的,到底是有多恨大女儿,才会说出那些话?”

    “三观已经崩塌,还在修复中。”

    “不过,主播好样的!”

    “主播早日康复,跟这对父女大战三百回合,让他们知道主播的厉害。”

    伴随着弹幕欢快的评论,钱茗莉最终也决定不转院了,既然都开始撕逼了,那就撕逼到底,直接等楚濂醒过来,撕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