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坐实了夫妻之实,钱茗莉听到东方不败要闭关修炼,也顾不得那些羞赧的情绪,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会将日月神教护得好好的。

    东方不败看着一脸赤诚的钱茗莉,内心的震动之大,却都被他遮掩了下来。如若说,之前,他还有所怀疑,那么,现在,这天下他最信任的便是面前的爱人。

    疗伤圣药,竟然是真的,以为这一辈子都如此了,却是峰回路转,又有了新的收获,当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而身体上的变化,也让他的武功出了些问题,这也是他会在这个时刻,还要选择闭关的重要原因。

    对于东方不败闭关的因由,钱茗莉也有所猜测,心底清楚,之前教主自宫之后,体内激素紊乱,雌性激素占了上风,现在又重新成了个真正的男人,只怕身体这方面还是会有所变化。不过,她相信,以教主的天纵之才,绝对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东方不败这一次闭关,却是足足过去了大半年。

    而这半年的时间,也足够钱茗莉做许多事情,除了每日都安排专人负责教主的饮食,亲自送过去。钱茗莉将之前进行到一半的改革,复又进一步推行下去。有了之前的基础威望在那儿,后续的进展颇为顺利。

    将日月神教上上下下都统筹安排来了次大清洗后,钱茗莉看着又来询问东方何日出关的任盈盈,想着任我行,却是想要去会会此人。

    以钱茗莉今时今日在教中的地位,再加上原著的提示,很顺利地带着一些随身护卫,来到了关押任我行的地牢。见到了落拓至此,依然难掩野心的昔日教主。

    “好伤眼睛,我还以为前任教主,也跟东方教主一样是个大美人呢。”

    “就这颜值,哪里有我东方大大迷人,好伤心,教主大人闭关,最近都是靠从前的囤货来舔屏。”

    “主播,你来找他,是打算做什么?”

    “听说这个前任教主的武功也很厉害,吸星*,可以将别人的内力占为己有。”

    “主播的小无相功也很厉害啊,别人的武功都能够模仿。”

    钱茗莉让跟着自己的人都退下,自己一个人看着任我行,也不急着开口,倒是有些悠闲地看着弹幕上大家的评论。

    而她这么一沉默,倒是任我行先控制不住了:“你就是东方不败那小子养的男宠?”

    “任老先生果然消息灵通,就算被关在这暗不见天日的地方,也能够知道我的消息。”

    “怎么,东方不败闭关,你却来找老夫,是想要做什么?”任我行并不相信,有男人会甘愿屈居人下,更何况,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东方不败如今的身体情况,根本不相信钱茗莉会对东方不败痴心一片。如此一来,倒是觉得此事有漏洞可钻。特别是东方不败闭关,假如,能够让钱茗莉放他出去,正好趁着这个功夫,扭转乾坤。

    “任老先生,觉得我来找你是为何?以为我是来放你出去的?”钱茗莉看着任我行的神色,却是觉得有几分好笑,也懒得同任我行废话,直接说出来意,“东方待人亲厚,念着你的昔日恩情,并没有要了你的性命,只是将你关在此处,在教中更是悉心抚养任盈盈,视若亲女。可东方到底忘了任老先生修炼的吸星*的可怕之处。我自然要多替东方思虑,不能够留着你这样的隐患在身边。”

    “凭你小子,能奈我何?”任我行见钱茗莉一口一个东方,话里话外来意不善,却也不惧,以他的武功,除非东方不败亲自来,否则光光一个靠谄媚上位的小人,还想要伤他?

    钱茗莉既然来了此处,自然也早就做了完全准备,她用了积分奖励兑换了一个有名的药物,十香软筋散,早在她过来之前,就下在了任我行的饭食里,聊天这么些功夫,药效应该也发生了。

    “任老先生可以试试看自己的内力,看看我能耐你何?”

    内力越是加速运转,药效发挥地越快,十香软筋散的霸道,可见一斑。

    “你……你究竟要如何?”任我行根本没有察觉自己吃的食物里含了药,如今内力没有办法调用,瞪着眼睛,恶狠狠地看着钱茗莉。

    她要做什么,其实,很简单,任我行的武功足以威胁到东方,那么,废了便是。更何况,任我行的武功吸星*太过邪门,吸纳别人苦苦修炼的内力为己用,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为了防止他重新修炼内力,自然是连丹田气海都一并毁了,当个普通人,被关着也就关着了。

    废了任我行的武功后,钱茗莉安排了专门讲解三字经千字文的老师,每日来给任我行上课,又叫了劝人向善的佛门中人来给任我行讲讲回头是岸的故事。将关押任我行的地方,也从这地牢,换到了普通的房间,不过,里里外外看守的人,却是又加了一倍。

    “等到你放下执念,我也会劝着东方,让任盈盈来陪你。”

    任盈盈和任我行是父女,血缘亲情摆在那里,便是东方不败待任盈盈再如何好,也不过是养了个白眼狼,倒不如直接送他们父女在一块儿。不过,此时,任我行因为被费了武功,正是气性最凶的时候,倒不适合让两人见面。

    钱茗莉计算着时间回到日月神教总坛,半年未见东方不败,虽然通过系统知道对方如今安好,到底还是存着几分担心。

    教中的事物,她处理起来,越发得心应手,如今各部门各司其职,有专人负责,倒也不用她太过忙碌。她现在主要关注的还是新开发的业务部门,日月神教的分坛遍布各地,教众之间互有联系,这一年下来,也开辟了一个覆盖全国的物流通道。如此一来,各地的东西来往也便捷了许多。

    物流通道打开后,钱茗莉留意到这个时候的船只已经有南下往海外探险的,便也琢磨着开辟一个海上通道,海外蕴藏着的丰富宝藏,等着人去开采。只是,不管是船只的建造,还是出海人员的培训,以及一些海上食物的储备,都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搞定的。

    这一日,钱茗莉根据网友们的建议,将船只的构造图进一步完善后,才去洗漱睡觉,只是,迷迷糊糊间,却觉得燥热得很,身上似乎也被重物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迷迷蒙蒙地睁开眼,就对上了教主的盛世美颜。

    第二日,钱茗莉起来晚了,一夜放纵,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不愿意动弹。倒是东方不败精力旺盛得很,他也没有急着去召见属下,而是让人安排了膳食,伺候着钱茗莉用餐。

    钱茗莉将教中半年的事务跟东方不败一一解释,末了,将任我行的事情也给说了。此事,到底是她擅作主张,说完,倒是有几分忐忑。

    “任我行……莲弟怎会想到要去动他?”东方不败并未觉得钱茗莉做错了什么,只是,有几分惊诧罢了。他既然将任我行拉下了台,就没有将任我行放在眼里,之所以没有杀他,也不过是没有再将他放在眼里罢了。

    “他被关,却还知道教中的消息。任我行到底当了那么多年的教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盈盈到底是他的女儿,你我的情况,自然不会再有子嗣。按照你的脾性,只怕是想要将这日月神教交给盈盈的。一旦盈盈上位,留着任我行的武功在,只怕是个祸患。还有一点,以你我的年岁,真得要等你放下教主之位,只怕盈盈的孩子也长大成人了,人心易变,这当中,容易出太多变故。我不喜欢有可能危害到你的变数。”

    东方不败听完,却是洒然一笑:“我何时说过,要将这教主之位给盈盈。我捧着她坐圣女之位,也是看在她是前任教主女儿的身份。便是你我没有子嗣,难道不能收养一二孩子?”

    听到东方不败的笑声,钱茗莉只觉得耳边有些发热:“不说这些了,倒是你,此次闭关,可有收获?”

    “你且看本座昨晚的表现,可有收获?”东方不败的武功又更加精进,葵花宝典的功法融合了小无相功的心法,有了不小的收获,不至于因为身体的完整而出现什么岔子。如今的东方不败依旧爱红妆,爱刺绣,却也少了束缚,譬如这调戏的话语,便如此信手拈来。

    钱茗莉闻言,耳根发红,直接转移话题:“我有意让各分坛开辟一处学堂,收容无家可归的孤儿,教其识字学武。教中人若有意向,可收养这些孤儿,却要善待之。不过,具体的章程,我还没有想好。你说,到时候,我们也去收养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可好?”

    两人如今的默契,此生只有彼此,不再有他人,东方不败想到昔日自己还曾试探,送过莲弟几个美妾,却把对方气哭了。听到钱茗莉如此说,哪里有不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