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童长老,你似乎误会了,从头至尾,都是我对教主一片赤诚之心,心甘情愿为教主赴汤蹈火,只求教主能够眷顾一二,何来阿谀奉承之说。我自入教以来,便最是心慕教主,现在能够有机会为教主排忧解难,还能够得到教主赏识,有幸让教主指点武功,已经是三生有幸。童长老,我敬慕你是教主的好兄弟,也听闻你昔年曾对教主有恩,可教主毕竟是日月神教的顶梁柱,还望童长老不要挟恩图报,甚至再说出这样子破坏我同教主感情的话。”

    钱茗莉这番话,既是表忠心,也是提点童百熊,现在日月神教上下,对东方不败都极为推崇,此次大败名门正派,更是让这股推崇达到了顶峰。可她看得出来,童百熊对东方不败到现在都还没有切实转换过身份,两人早已经不是昔日的救助与被救助的关系,东方不败的地位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乃是一教之主。

    只可惜,童百熊却是没有听出钱茗莉话语里的忠告,竟然还拦着她大说,男女阴阳调和乃为正道,苦苦劝她回头是岸。

    “童长老,若不是知道你对教主的恩情,我恐怕都要怀疑你这样的性子怎么会在教中身居高位。你如今的论调倒是同那些道貌岸然的名门正派的说辞很是相似。我且问你,我仰慕教主,可有妨碍到他人?可有危及教中利益?我且问你,教主宠幸于我,可有不顾教中事务?可有让教中利益损伤?”

    钱茗莉看着童百熊说不出话了,方才接着说道:“相反,我同教主心意相通,我知晓教主心中所图,为教主出谋划策,如今日月神教上下焕然一新,人心凝聚,不同于当初的各自为政,散沙一盘,这一切,你可承认,均是我同教主通力协作之故?”

    “童长老,还望您好生想想,教主敬重您,我却不希望看到您倚老卖老,仗着对教主昔日的救命之恩,就对教主之事,指手画脚,横加指摘。”

    钱茗莉丢下被问得哑口无言的童百熊转身离开,及至来到东方不败的院落,方才平息情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进去。

    一进院落,便看到东方不败今日一身浅青色长裙,乌发盘了个简单的发髻,插了一根碧绿玉钗,正在庭院中刺绣。院中摆着四个大屏风,只见东方不败指尖飞舞,那四个屏风上的丝线变穿梭交替,梅兰竹菊悄然成型。

    钱茗莉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了,可每看一次,心神便摇曳一次。这大半年,钱茗莉自从出了具体章程规划后,一应安排统筹自有专人负责,她陪着东方不败挑选布料,教她如何描眉抹粉,为她采买丝线布帛,亲眼看着东方不败如何将自身风华一一绽放,那种美,超越了性别,也模糊了界线,只是,时至今日,两人依旧未曾同榻而眠。

    钱茗莉心知东方不败顾忌什么,越是感情密切融洽,越是害怕自身的残缺。她有心想说不在乎,却又不知该何从说起,根本不忍心挑开他内心的伤疤。只一日日地看着他欢喜,看着他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每日也高兴地穿着教主亲自为她所做的衣衫,甚至按照她的想法,两人穿了情侣装。

    譬如今日东方不败身上的浅青色长裙,搭配的便是她身上的浅青色长袍。

    钱茗莉已经咨询过零号,了解到基因改造液确实能够让人断肢重生,这半年下来,打赏飙升,直播效益很好,她便动了购买基因改造液的念头。只是,她要如何跟东方不败解释,又要如何拿出这基因改造液,却成了一个问题。让星网上的人帮忙想办法,倒是各种主意都有,直接让她霸王硬上弓的,可那也得看看双方的武力值差距。都是些不靠谱的。她琢磨着还是得让教主先对她卸下心防,主动坦诚身体的问题后,她才好再做下一步打算。

    钱茗莉去亲手泡了茶,等她端了茶出来,教主已经完成了四副刺绣:“教主的绣技,每看一次,便让属下惊叹一次。”

    东方不败接过钱茗莉手中的茶杯,浅浅品尝一口,同钱茗莉聊了几句,见她丝毫没有要提起童百熊的样子,想到今日钱茗莉跟童百熊的一席谈话,一颗心难以平静,匆匆回到庭院,绣花针飞舞,彩色丝线翩飞,他等着钱茗莉主动交代,可偏偏这个人,到了他面前,也不知道表现表现,平白将那些话,说给童百熊听,又有什么用。

    东方不败自然是喜欢面前的人的,可这份喜欢,因为自身的身体问题,始终带着几分谨慎的保留,他一日日地试探,不加掩藏自己的喜好,却看着钱茗莉陪着他一同挑选丝线,一同研究各家绣技,甚至还带了绣娘上山,陪着他学习。

    人心是肉长的,东方不败心知自己的一颗心一日日地染上对方的毒,沉溺其中,还不愿意解脱,可始终顾忌犹疑,今日的一番话,倒是让他心神摇曳。

    “以后,便唤我东方吧。”舍去本座的尊称,去了教主的称号,东方不败希望从对方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两人之间,不再是教主与属下的尊卑上下,他想要待他更加亲厚些。

    “东方,东方,东方,你这是接受我了的,不反悔?”钱茗莉一连唤了三声东方,虽然两人之间早就有亲密的举动,吻过,也抱过,虽未曾坦诚相见,彼此之间的情愫却是在那的,只是,在称呼上,一直有所生疏,今日既然改了这名字,那么,离最后那一步,还会远吗?

    “对你,我何曾后悔?”再要更多的亲昵的话,东方不败却是有些说不出口了的。

    所幸,钱茗莉本也没打算再多说,心口一热,不由又说道:“那东方,晚上我伺候你洗漱,可好?”

    同样的话,半年前,钱茗莉也曾说过,只是,彼时,气氛冷凝。而现在,钱茗莉再开口,东方不败即使内心颇多忐忑,却还是点了点头:“好。”

    这一晚,即将坦诚相见的两人,均是心跳加速,心神摇曳,晚餐时分,彼此之间眼神的一个简单碰撞,都似有无数火花四溅。直到了沐浴时分,钱茗莉牵着教主大人的手,一步步来到偌大的浴池旁,亲自一件件地替东方不败解下衣衫,看着一寸寸展露人前的莹白肌肤,钱茗莉的呼吸不由得越来越紧张。

    待一切大白于眼前,东方不败紧紧盯着钱茗莉的表情,内心波澜起伏,双手紧握,因为紧张而青筋暴露,可他以为会看到的恶心、惊诧,都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心疼和怜惜。

    是的,心疼、怜惜!

    钱茗莉早就已经关闭了直播,就算那些人撒下重金要求看沐浴戏码,她又怎么舍得让属于自己的珍宝被他人窥视。

    虽然已经知道了东方不败的身体状况,可真得看到后,却是满满的心疼,钱茗莉顾不得暴露太多,在知道了他的情况后,直接一边伺候着教主大人洗漱沐浴,一边说道:“东方,我拿到凌波微步和小无相功的地方,还得了一瓶圣水,这圣水可治疗一切损伤。东方,你可愿一试。”

    对于钱茗莉瞒着自己所谓圣水的事情,东方不败并不生气,武林中人,对于疗伤圣药本就珍惜,更何况,现在钱茗莉主动提了此事。只是,他自己的身体状况,他自己清楚,当日,他既然痛下狠心,做了这决定,便不曾后悔。自然也不愿让良药白白浪费在他身上。

    “莲弟,既是疗伤圣药,你自留在身边,以防万一。”

    “东方,我有你护着,怎么会受伤。你的武功天下第一,天下人谁还能越过你伤到我。你好了,我才高兴。我这就去将圣水拿来。”

    钱茗莉不顾东方不败阻拦,直接披上外袍,去拿了圣水,也就是被她提前装到了玉瓶中的基因改造液。希望未来高科技能够真的发挥作用。

    面对钱茗莉殷切的目光,东方不败虽然心知无望,却也没有疑心这药水有问题,直接一饮而尽:“莲弟的心意,我都知晓。”

    话音方落,东方不败却察觉自己体内的异样,内力高速运转,有一层脏污从体表排出,而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长出来的□□,竟然,真得断肢重生了!

    这一夜,灯火通明,洗澡水换了一批又一批,这一夜,东方不败再次成为一个完整的男人,对着欣喜若狂的钱茗莉,做了一件男人都会做的事情。

    这一夜,钱茗莉放弃好好的top不做,体验了一把零号的滋味。

    虽然疼了些,可,只要教主高兴,只要教主安泰,只要东方好好的,她便也欣喜若狂,惟愿教主洪福齐天。更何况,到后面,其实她也有享受到。

    只是,喜欢都是双向的,在付出了爱意后,钱茗莉甚至动了将教主带回到现实世界的念头,可是,教主要是知道她原来是女子,会不会嫌弃她。

    这个想法,也只能够先妥帖藏起,不敢有所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