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钱茗莉乍一听,第一反应是,这进度,是不是太快了,可看到东方不败带着几分浅浅笑意的双眸,倒是反应过来,她自己想多了。她晚上打坐修炼,毕竟是初学者,又是如此高深的武学,有东方不败在一边,自然安全有所保障。

    “多谢教主,为了报答教主,晚上属下伺候教主沐浴更衣。”

    话一出口,钱茗莉就觉得原本周遭暧昧旖旎的气氛尽消,心下懊恼,她还是过于急切了,她不觉得东方不败现在的身体情况如何,可这到底是此刻教主心中的禁忌。他们相处时日尚短,贸贸然开口,坏了好好的气氛。

    东方不败收回了自己的双手,明明知道对方不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可却忍不住动怒,极力克制自己的怒火,淡淡地道:“本座不喜他人伺候沐浴。”

    “是属下唐突了。”虽然知道两人相处时日尚短,可听到东方不败这么说,钱茗莉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叹息。她以为自己在教主心中已经有所不同的。

    这一晚,钱茗莉顺利让内力在体内运转一周天,总算是入了门,有东方不败从旁指点,她虽然起步晚,却也进展颇为顺利。与此同时,他也拿到了东方不败交给她的日月神教一众教众的资料,对于各个堂主的职能以及特长,有所了解。

    事实上,日月神教各个堂主之间的职责并没有明确的分割,更像是一个个头目领着一个个小头目,小头目再带着些小虾米,这些人因为武力值,所以在日月神教站稳了脚跟。而维持着整个日月神教的运行的基础,却是通过一些正派人士所不耻的方式拿到了的土地、店铺。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她这几日,站在东方不败身边听各个堂主汇报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大家关心的都是哪个门派又做了什么,又围攻了哪个分坛,汇报来汇报去都是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直到拿到日月神教的账本,才知道这些人仗着武力值,根本就不担心那些管着店铺营生,从事土地劳作经营的人胆敢做什么手脚,一旦发现,直接是教规处置,之前就算贪下了什么东西,只怕也得吐出来。

    可到底,这样子的一个组织,是很不正规的。

    钱茗莉花费了大半个月,才重新定好了一个组织设置框架,人员职能表,财务部门要负责对日月神教旗下的产业做个调查规整,清楚日月神教上下,究竟掌握了多少资产。人事部门对于加入日月神教的人,也要做好档案调查归档,建立一个人事档案,不管是杂役还是主管,都要建立一个考评制度。业务部门则要弄清楚哪个分坛负责经营哪些业务,彼此之间如何守望相助,都要拿出个脉络方案来。对于如何开发新业务,自然也要有所方案预设。

    当然,鉴于整个日月神教的武夫占总数的设置,一个对外的武装部门估计是占了一个大头的,之前,投靠日月神教的人,纷繁杂乱,大家会的武功路数都不同,各有所长,都是因为种种原因而加入的。不像名门正派,都有一个统一的门派服装,武功路数,日月神教在这点上,倒是有些各自为政的弱点。所以新成立的武装部门,也要对各个分坛的人,进行一个集训,具体可参考后世军训,对于教中众人的武力值也要做个等级评定,可以通过考级等方式往上爬,相应的富力也会因为在教中的武力值和贡献值,而有所差别。

    忙着这些事情的钱茗莉,认真起来,倒是对教主大人这边有所疏忽,而这番冷却,却是让东方不败对这个认真的男人,又多了几分不一样的看法。

    认真的人,总是美丽的,全心全意地去做一件事情的神采,更是夺目。

    东方不败看过钱茗莉拿出来的整个章程后,因为字数太多,涉及面太广,花了一上午才看完了整体的计划,他知道真要按照钱茗莉说的做,只怕日月神教上下的大动作,会让那些名门正派更加惶恐,甚至会攻击日月神教,便是教中只怕也会出现很多反对声。可是,看着钱茗莉,东方不败突然有些明白什么叫做冲冠一怒为蓝颜。

    “教中人的武力值评定,人员统计,可以先放在前面开始实施,本座会让童大哥协助你。你放心大胆地去做你想做的。”

    钱茗莉突然有些明白,权力的美好滋味,一旦沉醉其中,便容易被溺毙在里面。特别是在这份至高无上的权力,是由自己倾慕之人一手托付的,更是让她心神摇曳。这一刻,钱茗莉看着教主大人,忍不住听从心的选择,快速地亲了教主大人一口。

    “属下定不负所托。”

    偷亲完,钱茗莉还正儿八经地来了一句,坚决不泄露内心的心虚。

    “啊啊啊,主播大人好狡猾,我也想要亲亲。”

    “多多,上啊,压倒教主!”

    “教主这么秀色可餐,主播竟然现在才忍不住,也是自制力惊人。”

    不顾那些看客的调侃,钱茗莉注意着教主的神色,当下的内心委实有些忐忑。

    注意到钱茗莉的紧张,被对方猝不及防的吻,也微微惊到了的教主倒是更为坦然,两人之间因为那晚的一番话,本来拉近的距离,倒是又被拉远了不少。是以,刚才,他明明能够躲过去,却并没有闪避,任凭那一吻结结实实地吻到了他脸上。东方不败并非未通人事之人,从前的侍妾也不少,可因为修炼武功,心性上的转变,却让他对这一吻也生出了几分微妙的紧张。

    偏偏偷吻的人,比他这个被吻的还要忐忑,倒是让他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指尖冲着钱茗莉勾了勾,一开口,嗓音却是喑哑着的状态:“本座准了。”

    准了什么?

    大脑的反射弧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身体已经诚实地做出了举动,钱茗莉和杨莲亭的融合,让钱茗莉能够毫无心理障碍地一把揽过高高在上的教主,这一下,直接吻在了对方形状优美的唇上,可到底,还是不敢太过唐突,只是,点到即止。

    今日,两人关系也算是撕破了那一层纸,算是大步向前迈。

    关于日月神教的此番变动,建立一个人事档案和职员等级评定,因为江湖人士,大部分都是不识字的,而且无拘束惯了,贸贸然要捯饬这些,一时间,倒是颇多反对之声。不过,钱茗莉上面有东方不败撑腰,下面有童百熊作为主事负责此事,再加上还有系统的数据库在,又有直播平台上的许多观众群策群力,虽然的确受到许多阻碍,在历时半年后,终于结束了此次的人事变革。

    而日月神教此番动静,果然引起了那些名门正派的注意,毕竟,之前正邪双方,彼此之间都有钉子放在那儿,可这次日月神教这么一弄,对于教众的来龙去脉做了登记,许多埋下的暗钉也被找了出来,如此一来,倒是让这些人大为惶恐,直接号召江湖群侠,围攻魔教。

    不过,就像日月神教弄个人事档案和武力评定都要费好一番功夫,以五岳剑派为首的这些名门正派要号召到一块儿,且不说每个门派之间隔着的距离,就是那些附属的小门小派要聚拢到一块儿,也需要时间。再加上这些正派之间,还要推选出个领军人物,就又是一番内耗,如此一来,大半年过去,钱茗莉的初步计划实施顺利了,对方才整顿完毕,要攻打日月神教。

    此番正派袭击,却是让原本还有些不以为然的教中上下,对东方教主全力支持的人事变革有了一番全新的认识。人事档案的好处,武力值的编订,就在于知人善任,那些原本因为教中人才济济而被埋没的人才,在此次对战中崭露头角。将每一个人才放在合适的位置,发挥最大的效用,至于拖后腿的武力值低的也不能白白消耗,一些后勤准备工作还是需要人才的。

    童百熊原本对于钱茗莉这个出现在东方不败身边的小人,很是不喜,听到东方不败让他听从钱茗莉的指挥时,心底存着很深的芥蒂,可此次大败正派的围攻,甚至重伤其元气后,却是对钱茗莉大为改观。

    因着这份改观,大半年下来,钱茗莉就差直接住进东方不败屋里的情景看在眼底的童百熊,竟然来找钱茗莉谈心了。

    “杨兄弟,以你之才华,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何必阿谀奉承,反倒让人误会。”

    日月神教总坛的人,凡是长了眼睛的高层,这大半年下来,都明白钱茗莉和东方不败之间不得不说的关系,这次大战之前,钱茗莉身上顶着男宠的名头,大家对她都颇为看不起。不过,这些外在的评价,钱茗莉本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听到童百熊这么说,一开始还奇怪,毕竟,从前要说最反感他的人,童百熊绝对排在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