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钱茗莉如今手上除了凌波微步,还有小无相功的秘籍,只是,比起凌波微步,小无相功的修炼,她却是有些没有头绪,对于道家的清静无为她勉强还能够说出个一二三,可要说对道家的研究,那真的是没有什么了解的。再加上,她本就对武功一道不甚清楚,所以,从她主动在东方不败面前坦白了凌波微步后,便想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用了积分兑换了一份仿制的娟纱,上面记载了小无相功的心法口诀,也画了凌波微步的示意图,碰到教主大人心情好,对她指点一二,钱茗莉在熟悉了一圈轻功步法后,就直接将这娟纱拿了出来。

    “多谢教主指点,属下偶得残卷中除了这轻功之道,尚有一门武功,只是,属下才疏学浅,之前从未习武,却是无从下手,还请教主指点一二。”

    钱茗莉并没有说要将这武功心法直接送给东方不败,不过,既然拿了出来,让东方不败这个等级的武学至尊看过了,对方要学自然也简单。说要送,反倒显得落了下成,倒不如直接说请教。

    东方不败并没有接过钱茗莉手中的娟纱,反倒是饶有兴味地打量着面前的男子,对方在武学上颇有些天赋,他不过略加指点,便能够融会贯通。只是,到底已经是成年男子,现在才学武,毕竟还是稍微晚了些,难得的是,有机缘拿到秘籍,却不敝帚自珍,竟然还说要向他请教,这样子全心信赖他,敬仰他的感觉,让东方不败颇觉几分微妙。

    伸手接过娟纱,指尖碰到对方的掌心,却是让东方不败生出了几分旖旎的心思,一个对自己满心爱恋的男人,呵,有意思。

    拿过娟纱看了上面记载的武功心法后,原本并没有多放在心上的东方不败倒是不由得认真了几分,虽然因为身体的残缺,荷尔蒙的变化,让他的许多习性发生了变化,也不若从前那般意在天下第一的高位,可骨子里,对于武学一道,还是有着他的执着的。

    娟纱上记载的小无相功,颇得道家之精妙,寥寥数语,却是别有洞天,怪不得杨莲亭说无从下手,便是东方不败看了,也一时间难以尽得其中奥妙。不过,这也同东方不败从前并未多加接触道家学说有关系。幸亏,武学一道,触类旁通,如今东方不败已经是武林第一人,看到这小无相功,倒是想到了任我行的吸星*,

    小无相功可以模仿其他门派之武学,还可以更甚原版,而让人难以察觉,而吸星*却是吸纳别人的内力为己有。

    这一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东方不败并未将娟纱还给钱茗莉,而是说道:“待本座研究过后,再教你。”

    东方不败毕竟是一教之主,即使,近日来,愈发懒怠处理教中杂务,可到底还是要日理万机,陪着钱茗莉在演武场半日,下午却是要处理公务。因着现在钱茗莉占了个贴身护卫的名头,倒是跟着见了日月神教中的泰半领导阶层的人,其中,自然也有危难之际,帮扶过东方不败的童百熊。

    看得出来,东方不败对童百熊颇为敬重,教中大部分事务都委托给童百熊处理,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此,钱茗莉注意到童百熊对东方不败的态度,还是将东方不败当做曾经一起扶持打斗的兄弟,而少了几分对一教之主的尊敬,看来在对东方不败的身份定位上,还没有完全摆弄清楚自己的定位。

    晚餐时分,钱茗莉见到了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此时还是一个小萝莉的任盈盈,精致的就跟洋娃娃一般漂亮可爱,对着东方不败倒是一副颇为信赖的姿态,倒像是将东方不败当做敬重的长辈。而东方不败也细心地过问了任盈盈的衣食起居,两人还一起用了晚饭,倒颇为其乐融融。

    如是几日,钱茗莉在东方不败身边也呆了快一个礼拜的时间,每日早上,钱茗莉练习凌波微步,三日前,也在东方不败的指点下,开始小无相功的修习,只不过,毕竟是个门外汉,要找到传说中的气感,还有所谓的丹田,很是费了钱茗莉的一番功夫,堪堪在今日才找到诀窍。

    “属下愚笨,多谢教主指点。”

    “你在其他事情上,倒是机灵。”东方不败说的是这几日他处理教中事务,看出他颇为腻烦琐碎之事,钱茗莉按照后世企业中的职能分部,责任落实到人的原则,向东方不败提了一些改进的建议。

    只是,日月神教教众甚多,东方不败之前因为初登教主宝座,血洗过一番,留下来的一批老人,他便没打算大动,是以,钱茗莉的提议,倒还没有具体落实。按照东方不败的意思,既然钱茗莉有这个想法,等到小无相功稍有所成,他倒是不介意将教中事务改革交由钱茗莉来处理。

    一则钱茗莉对他的恋慕之意,他看在眼底,二则以钱茗莉的武功,他要掌控这么一个人在台前忙碌,也是轻而易举。三则东方不败的确是越来越懒怠去处理这些,最近他迷上了刺绣,只是,因为童百熊日日有事禀告,他短期内也不愿意让童百熊发现他的异样,便将这些喜好上的转变略略压抑。

    可这些转变,东方不败并没有瞒着钱茗莉,甚至是女子所用的胭脂水粉,乃至于刺绣工具,布帛锦绣都是钱茗莉负责采办的。而且,这几日东方不败的衣着打扮,也交由钱茗莉来负责。这个男人,倒是极有眼力见儿,有时候,都不用东方不败吩咐,钱茗莉就能够将他需要的拿到他眼前。对于他涂脂抹粉,也并未有任何异样,甚至还能够给他提供参考意见。

    不过短短数日,东方不败却是越发对钱茗莉上心了。

    钱茗莉看着自己和东方不败交握的双手,对于教主大人的亲近,心底也是颇有几分波澜,对着这样一个雌雄莫辩的倾城美人,有时候,她看着东方不败在那儿端坐刺绣,或者是懒散靠着座椅,听着教众的汇报,目光总不自觉地带着痴迷之色。就如同直播平台上的一帮颜狗一样,被东方教主散发的魅力所折服。

    要让一个人爱上你,你自然也要付出真心,真心还是假意,其实很容易分辨,钱茗莉不否认自己的心动,那些曾经在影视剧同人中就潜藏着的喜爱,被无限放大,特别是当她成为被东方教主特殊对待的人,赢得了他的一对一指点后,那份喜爱就更是一下子喷涌而出。

    此刻,被教主大人握着手,钱茗莉也遵从本心,将另一只手交叠而上,覆盖在教主大人莹白如玉的右手之上:“属下本就学武起步晚,很难在武学之上保护教主,在其他事情上,自然要多思多想,我不希望教主对我的特殊,放在其他人身上。”

    钱茗莉说着小心捧起东方教主的手:“这双手这么漂亮,应该做教主喜欢做的事情,其他的杂事,属下愿为你效劳。”

    东方不败并未作出回应,只是,由着钱茗莉捧着自己的右手,却是伸出左手挑起钱茗莉的下巴,左手大拇指婆娑着钱茗莉的薄唇,未语先笑:“等你小无相功入门后,本座让你负责教中杂务,你之前提议的部门设置,由你来负责落实,可好?”

    教主大人的表情太惑人,笑起来的时候,直击心门,钱茗莉的大脑来不及思考,薄唇微启,含住了在自己唇上婆娑的指尖,还不由得舔了舔,完了,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钱茗莉,也并未惊慌,开口道:“属下定竭尽全力,不负教主所托。”

    “主播这是调戏教主大人吧?”

    “好想扒开主播,让我来!”

    “东方教主美呆了,刚刚那一笑,我窒息了。”

    “放开教主,让我来,我也甘愿为教主竭尽全力!”

    这一刻,钱茗莉的心中是有几分得意的,你们都碰不到教主,教主是我一个人的。当然,她刚刚那么大胆地来了一下,内心也略有几分忐忑,虽然通过两人之间的荷尔蒙碰撞,她能够感觉到教主对她的几分纵容,可到底相处时日尚短,自己在教主心中究竟占了几分地位,她也很难保证。

    东方不败有片刻的晃神,自从修炼葵花宝典之后,身体的异样,带来的各方面转变,他心知肚明,在面对昔日侍妾时,竟是半点兴致也无,才会让他一怒之下,动了杀机。可现在,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东方不败却发现,自己原本如枯木一般的身体,却是恢复了几分生机,他,竟然想要更进一步。

    这对他,倒是一个不错的改变。

    “那你可要更加努力了,今晚,你便在本座这儿打坐,勤加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