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粉丝们的反馈,让钱茗莉有些惊讶,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作为一号试验品,所谓的穿越直播,所谓的跨世界的实验,说不定真得是一项跨世纪的大发现。散落在各个次元之间的诞生于影视剧漫画基础上的二次元世界,就像是一个有待开发的新大陆,充满了魅力,却也暗藏着危险。

    未来的观众作为受到星际法律保护的民众自然不会成为实验者,如此一来,因缘巧合之下被选中的二十一世纪的网络主播钱茗莉被挑中,进而穿梭于世界之间,似乎也就显得合情合理。

    而这场穿越直播背后的目的,随着零号人性化的奖励,更加地昭然若揭。

    “恭喜主播成功教授广大网友新技能——凌波微步,特别奖励逍遥派功法:小无相功。”

    奖励来得突然,因为分神在应付直播上,钱茗莉一时间倒是忘记了最主要的目的,她可是为了勾搭东方教主,才特意上来这断崖之上。脚上因为熟练度上来了,凌波微步使得顺溜,在这断崖上表演了一场炫酷的跑酷运动,还是高速版本的。

    因此,东方不败从崖底回到断崖之上,一席红衣烈烈,就看到了在他面前看似无规律地瞎转悠,细看却暗藏道家韵律的步伐的钱茗莉。

    钱茗莉只是个半吊子,再如何突破人体极限,只是这一下午的练习,哪里比得过神功盖世的东方教主,是以,等钱茗莉反应过来后,她已经直接被教主大人给像拎小鸡一样拎在手上。

    东方不败内心疑虑万千,却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贸贸然出现在此处的男人,斜飞入鬓的浓眉,大眼睛,高挺的鼻梁,俊朗的五官,搜索脑海中的记忆后,东方不败确认对此人毫无印象。断崖虽说并不是日月神教总坛的主体位置,却也是日月神教的范围之内,这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还有那轻功步法,甚是诡异。最让东方不败怀疑的是这个人分明没有任何内力傍身,可刚刚的轻功却已在江湖之中三流水平之上。

    “你是谁?竟敢擅闯日月神教?”

    钱茗莉只觉得这一刻教主大人的眼神太霸气,她一个回答不好,就要在这里跟大家说拜拜了。

    她在来之前就已经想过如今的情况,在要不要认出东方不败之间选择了坦白,她之前图好玩跟张彪说了遥遥见过东方不败,总不能在这里说谎。而且,她也不觉得自己的期满能够骗过东方不败。

    “教主,属下乃是教中杂役杨莲亭,偶得一残图,上面记载了轻功步伐,便寻了这僻静处练习,不想竟打扰到教主。”

    虽然被东方不败拎在手上,钱茗莉说话却是不卑不吭,她心知教主大人喜欢有男人味的,如果此时在他面前露了怯,只怕要攻略对方,要难上加难。

    东方不败看着面前自己随便动动手指就能够捏死的男人,倒是露出了几分兴味,鼻尖微动,闻到了酒味,并不是什么好酒,看到一边树荫下的酒壶,再想到方才所见的轻功步法,倒是信了三分。

    松开了钱茗莉的衣襟,东方不败信步来到树下,拿起地上的酒壶,直接扔给钱茗莉:“你倒是好大的兴致。”

    钱茗莉捧着酒壶,亦步亦趋地跟上:“属下确实有些贪杯,不过,今日分派到属下手中的杂活都已经做完。”

    东方不败见状,深深看了钱茗莉一眼:“杨莲亭,是吗?”

    不待钱茗莉回应,教主的红色身影已然翩然远去,这跟钱茗莉之前设想的剧本还是有些出入的,她本来都想好了要将凌波微步叫出来的,可东方不败却连问都没有问。不过,她自己一琢磨,便也明白出来,如今东方不败的武功堪称独霸武林,又怎么会看上一个连内力都没有的杂役的轻功步伐,她这也算是失策了。

    虽然并没有完美达成目标,不过,起码让东方教主记住了她的名字,这也算是可喜可贺了。

    拎了酒坛子下了断崖,回到住处后,本来打算收拾收拾去吃晚饭,可没想到东方不败直接找了人让他收拾收拾包袱,他直接从一个普通杂役升职加薪,荣登为东方教主院落里的护卫。

    这样的变化,让钱茗莉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东方不败应该清楚他不会武功,就连轻功也是刚学的,怎么会给他安排护卫这个岗位?

    虽然稀里糊涂的,钱茗莉却是包袱款款,走马上任了。

    既然升职了,那么,一些福利待遇自然也就变了,本来住的是只有一张单人床的普通单间,摇身一变成了靠近教主起居院落的豪华单间,一应家居,配套设施都颇为完善,竟然还有一个专门的丫头负责伺候他。

    这样的待遇,让钱茗莉背脊上的汗毛直竖,她可没有忘记下午教主大人那一眼的威力,明明没有任何杀气,可却让她觉得,只要教主高兴,随时能够要了她的小命。

    要不是直播平台上,自从教主出现后,一*在那里狂刷“美颜盛世”“那一眼我的一颗心都沦陷了”的颜狗,恐怕当时那样的氛围下,钱茗莉想要不卑不亢地面对教主,而不至于整个人抖成筛子的几率要大幅度降低。

    直到用过晚餐,洗漱过后,东方不败都没有召见她过去。这一晚,钱茗莉睡得颇为不踏实。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她便干脆起床洗漱,早作准备。然后简单用过早餐,就呆坐等候教主召唤,这一呆坐就是一个时辰。漫长的等待中,钱茗莉将昨日系统新奖励的小无相功研习琢磨了起来。不过,她对道家的理论本就不怎么接触,现在理解起小无相功,也颇为费力。再加上心思也并没有全然在这上面,进展颇为缓慢。

    她干脆将小无相功的功法,一字一句地告诉观众,群策群力,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独到的理解。不过到底是远离星际时代的远古文化,钱茗莉理解起来都费力,更何况是他们,一时间,整个功法的解读陷入了僵局。

    钱茗莉被人带着进入东方不败的卧室门口,看到带她过来的人已经自动自发地离开,她才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的带着几分懒散的声音,这才推开门,踏入一教之主的起居室。

    钱茗莉看到正坐在梳妆镜前梳理着一头乌黑秀发的东方不败,单单只看背影,乌发素衣,让人生出无限遐想。钱茗莉的目光不自觉地追随着东方不败的手,这双昨天还揪着她衣襟的手,此刻慢条斯理地穿梭于如瀑布般的乌发间,莹白如玉,修长有力,煞是赏心悦目。

    东方不败从铜镜中看到了身后钱茗莉的身影,转过头便看到了对方来不及收回的痴迷的眼神,就如同昨日他一把抓到此人后,对方明明命在一线,却在看到他的时候,第一时间露出的惊艳,虽然很快在认出他的身份后,收敛了情绪,却还是被东方不败注意到了。

    等到他回到教中,让人一番探查,自然也知道了杨莲亭因为见过他一面就剃了胡子的事情,此人对他的爱慕之意,虽有所隐藏,却又总是在不经意间露出马脚。他昨天分明察觉到了此人那迫不及待想要跟他分享轻功步伐的想法,却又觉得这家伙有几分可爱,当今武林,他东方不败连任我行都打败了,还有谁会是他的敌手,竟然还想要向他献武功。

    想着留这么一个人在身边,也是一种乐呵,便派人将他调到身边,听说,他昨夜辗转反侧,今日天色未亮,便早早洗漱等候召唤。

    东方不败看着钱茗莉眼中逐渐褪去的痴迷之色,极力镇静,抬手招了招,看到钱茗莉果然乖乖地往前,将手中的梳子递到钱茗莉手中:“替本座束发。”

    钱茗莉拿过梳子,小心地掬起教主大人的乌发,青丝极为顺滑,钱茗莉专心替教主束发,却不知道自己认真的神色,均被教主大人通过铜镜看在眼中。

    伺候了东方不败束发、更衣、早餐,陪着东方不败来到演武场,却听到东方不败开口:“你将昨日的步伐再走一遍。”

    钱茗莉虽然不清楚东方不败为何又让自己练习凌波微步,却是乖乖照做,直到她绕着演武场用轻功溜了三圈,才听到东方不败言简意赅地指点了她几句。瞬间明白这是教主大人好心指点她轻功。果然,按照教主大人说的改了改后,整个步伐流畅许多,之前练习时的微微凝滞感也消失了。更别提星网直播平台上的观众,按照东方不败说的微微改进后,速度也提升了至少百分之三。这一下,那些之前狂舔屏,迷恋教主美颜的,又被教主的实力给圈了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