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尹夫人知道丈夫要宴请钱家的人,一开始只以为是要表达谢意,带着儿子、女儿提前来到宴请的地方,看着丈夫坐立难安,总是望着门口的样子,不知道怎的,一股焦躁难安的感觉如细密的丝线一圈一圈地缠绕着她的心脏,让她的整个心情也跟着急躁起来。

    而等到钱爸爸带着女儿以及崔家一行人出现后,看着丈夫热情地将芯爱迎到身边坐下,甚至让原本坐在身边的儿子让位置,这种不安更是达到了制高点。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尹夫人护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恩熙,眼神有些不善地看着一副激动的模样看着恩熙的崔妈妈,直觉让她对现在的这种境况产生强烈的不喜。

    尹教授见状,心知崔家那边已经知道实情了,连忙将女儿被掉包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拿了相关的文件证明出来给妻子看。

    可一直以来都是文雅温柔的妻子,却是骤然爆发了。

    “你在胡说什么,恩熙是我生的,我还不知道吗?恩熙那么像我,怎么会不是我的女儿?想要抢走我的恩熙,除非要了我的命。”

    言辞激动的尹夫人身边,还有同样不愿意承认事实的尹俊熙,再加上被吓懵了的恩熙,三个人简直就是一场混战。

    钱茗莉握着芯爱的手,她原本以为有外人在,尹夫人起码应该知道收敛一二,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反应,早知道如此,她一定会让尹教授先搞定了家里人,两家人再坐下来吃饭。

    “我没事,我早知道尹夫人对恩熙很是宠爱。”芯爱看着面前的闹剧,其实,是有瞬间的迷茫的,她突然清醒地意识到,就算她是尹家血脉相连的女儿,可到底这九年的时间摆在那里,就是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

    钱茗莉小声给予芯爱支持,崔妈妈看着尹家人的姿态,看着被尹夫人抱在怀里吓得直哭的恩熙,却是直接加入了混战,尹夫人根本没有崔妈妈力气大,竟是被崔妈妈直接从怀里将恩熙给抱走了。这个举动,直接触怒了尹夫人:“你在做什么?把恩熙还给我!”

    崔英雄一贯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看着自家妈妈上场,他直接出面拦住了尹俊熙,两家人武力值相差太大,论嘲讽技能,更是差了个十万八千里。崔妈妈早就从钱家人那里知道,当年两家人掉包的真相,直接张口就说:“要不是你儿子当年调皮,把两家的孩子的名牌给调换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倒好,自己亲生女儿不认,够冷血的,还跟我们家抢孩子。你老公都拿了dna鉴定书了,恩熙是我的女儿。你要不要好好坐下来说话,还文化人呢,就是你这个素质。有这个本事闹,怎么没本事好好管教你儿子。”

    尹恩熙是真得吓懵了,她整个人恍恍惚惚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下意识地不愿意相信现在发生了什么,被崔妈妈抱在怀里,却是转过头,殷殷切切地看着尹夫人:“妈……妈,我怕。”

    “我才是你的妈妈,这是你的亲哥哥崔英雄。芯爱才是尹家的女儿。”崔妈妈这样子底层出身的,对于知识分子阶层,天然存着敬畏。可跟钱家人打交道后,这阵子因为她内心的贪婪,拿芯爱做了交换的筹码,她本就愧疚在心,乍然知道了芯爱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原来芯爱是千金小姐,是被抱错了,这股愧疚更甚。自己的亲生女儿,霸占了原本属于芯爱的富贵生活。这几年,她打过芯爱,骂过芯爱。可到头来,芯爱竟然不是她的女儿,相反,她的亲生女儿被娇养着呵护到大。

    看到尹夫人的态度后,这股愧疚到了极点,以至于,听到钱茗莉安慰芯爱的话,让她根本无法在位置上坐下来。她们崔家已经亏欠芯爱太多了,她怎么还忍心让芯爱的亲生妈妈,这么一刀一刀地割在芯爱的伤口上。

    尹夫人还要再闹,却被尹教授一把拉到了身边:“够了,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尹教授真的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个局面,只觉得在钱爸爸面前丢了脸面,再加上被崔妈妈这么连番指责,更是觉得下不来台。

    钱茗莉撕下扯了扯钱爸爸的袖子,钱爸爸知道女儿的心意,目前这个情况,也谈下去了:“尹教授,要不这样,我先带着芯爱和多多回我家。你们两边自己商量商量。”

    尹教授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倒是崔妈妈听了,看着面无表情的芯爱,有心想要说什么,却又张了口,说不出话来,本来就是她亏欠了芯爱。

    芯爱这一晚住在钱家,一路上,都有些沉默,钱茗莉心知,这些事情,还是得芯爱自己想通,便紧握着芯爱的手,没有多说什么。

    两家人是在三天后才商议完毕,有了结论,这才一起来到钱家接芯爱的。

    尹夫人的双眸红肿,明显哭了很久,恩熙也是,母女俩倒是都像可怜的小白兔了。钱茗莉注意到尹俊熙看着芯爱的眼神很复杂,既有愧疚又有隐隐的不喜。

    尹教授是来接芯爱回家的,而恩熙也将被接回崔家住着,只是,看起来双方各有妥协,却未必都满意这个结果。

    有些话,芯爱不好说,钱茗莉却是可以帮着问的:“尹叔叔,你接芯爱回去,那芯爱的房间整理好了吗?总不能让芯爱住恩熙的房间?”

    这一问,倒是把尹教授给问住了,他是真得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恩熙的房间是我精心准备的,让芯爱住,有什么问题吗?”尹夫人这话却是有些冲了,她这是有些迁怒,觉得要不是钱家人多事,恩熙就还是她的恩熙。

    “尹叔叔,要是阿姨一直是这个态度,我可不放心让芯爱跟你们回去。”钱茗莉本来就不喜欢尹夫人,觉得这个女人的逻辑思维能力有问题,“恩熙和芯爱彼此交换这么多年,起因是因为俊熙的顽皮,本来芯爱和恩熙都是最无辜的,甚至崔家这边也是无辜的。怎么阿姨一副都是芯爱的错的样子,甚至是有些嫌弃我和我爸爸多管闲事。两家人将女儿交换回来,却不代表,彼此就不能够联系了。不过是芯爱多了个爸爸妈妈和哥哥,恩熙也多了妈妈和哥哥。偶尔周末还是可以两家人一起组织活动联系感情的。怎么,尹阿姨是打算以后都不让恩熙回家住?所以就直接将恩熙的房间给芯爱吗?”

    崔妈妈这个时候却是开了口:“恩熙可以先跟我回家,我已经准备好了恩熙的房间,芯爱也跟妈妈一起回去,好不好?妈妈没有动你的房间。”

    说起来,这还是崔英雄提醒了崔妈妈的,虽然这个哥哥有很多不靠谱的地方,却是难得细心想到了这点。那天,他在车上问芯爱还会不会回来,其实,就想到了这点。

    如此一来,倒是让尹教授夫妇更加尴尬了。

    最后,崔妈妈带着崔英雄和恩熙先回了家,芯爱还是先住在钱家,尹教授一家则是有些灰溜溜地回去了。

    因为现在恩熙住在崔家,上学这边就有些不太方便,转学到了钱茗莉和芯爱就读的学校,只不过并不同班。恩熙因为这次的事情,变得很沉默,她很不适应崔家的生活,没有了娇宠她的妈妈和哥哥,崔英雄经常口吐脏话,崔妈妈会让她帮忙洗碗做饭洗衣服。可是,偏偏这些都是之前芯爱会做的事情,就像崔英雄说的,她已经偷了芯爱这么多年的公主生活,她难道还要再死皮赖脸地留在尹家,不认自己的亲妈妈和亲哥哥吗?

    只是,午夜梦回的时候,泪流枕巾。

    芯爱倒是没有转学,她舍不得多多,而且,在明知道尹夫人对她不喜的情况下,她也不愿意去触霉头。她现在周六日还是跟从前一样跟多多一起上课,只是,周六或者周日中午的时候,回尹家一起吃顿饭,虽然每次吃饭都很沉默。平时周间上课,她还是回崔家住着,有了恩熙在,她虽然也会帮着做些简单的家务活,倒是没有再被骂过。

    如此过了一月,尹夫人终于忍不住叫芯爱带着恩熙回家吃饭,两家人坐下来,勉强平静地吃了一顿饭。只是,芯爱看着抱着恩熙眼睛红肿的尹夫人,心情,平静如水。

    慢慢地,习惯了这样的日子,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小学毕业,上了初中,芯爱干脆和多多一起考了一所全日制寄宿的学校,偶尔周末回尹家住几天,倒是恩熙回尹家住的频率逐渐增高。

    就像多多说的,很多感情,不是争取就能够赢得的,她做好自己,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更精彩就好。

    芯爱的文化课很好,高中也是重点高中,倒是恩熙勉强上了个普通高中,每天补课就已经让她心累不已。从这点看,勉强读了高中就实在读不下去帮着崔妈妈开餐馆的崔英雄,倒是跟恩熙果然是亲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