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崔芯爱很享受现在的生活,每一天都是明亮而又欢快的,她狠珍惜也很感恩,知道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闺蜜钱茗莉,她将感激之情小心妥帖安放,发誓要做钱茗莉一辈子的好姐妹,护着多多。

    她对于目前的生活很满意,却没想到会突然知道原来,她曾经羡慕的尹恩熙的生活,竟然原本是属于自己的。原来,她才是尹教授的女儿,她才是应该被当做小公主呵护长大的正牌女儿。

    对于钱茗莉的话,崔芯爱没有半点儿怀疑,因此,在钱茗莉将目前的情况对她一一分析后,她也清楚地知道她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她是见过尹教授一家对尹恩熙的呵护的,若说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心底没有半分怨怼老天的不公,怨恨亲哥哥尹俊熙的行为,那肯定是假的,可这些愤恨不平的情绪,在对上身边好友钱茗莉关切的目光后,却又被一点一点地暖化,她已经很麻烦多多了,可不能再让多多为她担心。

    对于要不要认回亲生父母,崔芯爱的心依旧是坚定无比的,该是她的就是她的,她才是尹家正儿八经的女儿,为什么不认回来。更何况,对于现在的家,崔芯爱也并没有太多的留恋,她知道崔妈妈对她这个女儿不是没有关切,可这份关切却比不上儿子崔英雄。

    如果不是多多的出现,她还天天要起早贪黑地忙碌,便是现在,若不是顾忌钱家的帮助,崔芯爱还是要帮着崔妈妈做事情,偶尔崔英雄回家住着,更是被支使得团团转。

    种种情绪交织,崔芯爱却是坚定地说道:“我才是尹家的女儿,我有权利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起码,到了尹家,她不会再挨打,饶是现在,崔妈妈要是火气上来,不敢打狠了,让钱茗莉看出来,却还是会拧她出气。而且,崔芯爱心底也另有计较,现在她的学费,崔英雄的学费,以及崔妈妈在学校附近的店面的租金,都是钱家出的钱。既然,她才是尹教授家的女儿,那这些怎么也应该是尹家出钱。

    对于崔芯爱的决定,钱茗莉自然是无条件支持的,而且,不管发生什么,她总归是站在芯爱这边的。

    后续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两份dna鉴定报告,以及当年医院发生的乌龙报告,是管家出面负责搞定的。对于崔芯爱和尹恩熙这两人在医院被掉包的乌龙事件,因为崔芯爱一直在钱茗莉身边,在钱家,也算是半个闺女了,自然对崔芯爱的事情,也上了心。再加上钱茗莉的关注,一切都办得很顺利。

    等到尹教授独自一人上门就画展的一些事情跟钱爸爸商量时,就看到了报告文件。一开始,尹教授是不相信的,甚至觉得钱家的人捞过界,管得太宽,甚至连这个谎言都撒的太过低级。亏他之前还觉得崔芯爱这个小姑娘可爱,画画有天赋,还起了惜才的心思。

    “尹教授,你要是不相信,回去后可以自己去调查,据我所知,恩熙的血型跟你和夫人的都不一样。我也没必要拿这件事情跟你开玩笑。”钱爸爸也不是吃素的,他对于尹教授一家竟然连女儿被掉包了都没有发现,其实是有些看不上尹教授的。他可不会弄错自家的宝贝闺女。想到当初在医院看到崔芯爱身上的伤痕,换位思考,只要稍微想想自家多多要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受了这样的伤害,他的一颗心都要碎了。

    要证实这件事情的真假,其实真得很简单,更何况,钱家已经把当年的事情查得一清二楚,尹教授调查这件事情的时候,因为听了钱爸爸的话,事先隐瞒了妻子,等到所有证据都摆在眼前。想到那日钱爸爸拿着崔芯爱的验伤报告,以及芯爱之前九年过得日子,愧疚得无以复加。

    在知道了钱家在芯爱身上花的钱财后,将之前的花销全都补偿还给钱家,钱爸爸早就听了女儿的话,这些钱自然也拿了,不过,却是转过头,以芯爱的名义另外存了起来。他们家不缺这点儿钱,既然当初是给芯爱的,那就是给了。

    尹教授一个人坐在钱家的客厅,看着一个人从楼上走下来的崔芯爱,知道这是特意留出空间给他们父女。一时间,竟是有些坐立难安。

    芯爱看着因为她靠近,站起身,面容有些局促的尹教授,想着这个人竟然是自己的爸爸,一个她之前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词汇,突然觉得有些神奇。这竟然是她的爸爸,原来她是有爸爸的。

    “尹教授,下午好。”

    虽然心底念着爸爸这个词,可一开口却是生疏的称呼。

    “芯爱,你应该听说了吧,我是你爸爸,你叫一声爸爸,好吗?”

    尹教授听到亲生女儿如此生疏的称呼,愧疚就像潮水汹涌而至,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不称职,才让女儿流落在外,受了多年的苦楚。

    “爸……爸爸。”芯爱并没有过多抵抗,她不自觉地想着之前多多说的话,在尹家,尹夫人和尹俊熙对恩熙的宠爱,是她这个半路认回来的亲生女儿所不能够比的。倒是尹教授的喜爱可以争取一二。当然,就算最后没有办法争取到,她也不怕,反正她有多多在。

    “哎,芯爱,是爸爸不好,是爸爸让你在外面受了那么多苦。”

    芯爱看着尹教授眼眶中隐隐闪现的泪花,却是微微低着头,小声说道:“其实也还好,反正我都习惯了,身上的伤过几天就会好了,而且,自从认识多多后,大冬天的,妈妈也不会让我直接用冷水洗碗洗衣服,肯烧热水,让我用温水洗。”

    想到恩熙在家,不要说洗碗了,连倒碗水都少,尹教授就更是觉得自己这个父亲不称职了。

    “不说这些了,尹夫人和俊熙哥呢?还有恩熙。”芯爱笑着问道。

    “他们还不知道你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

    “原来是这样,我害怕他们不喜欢我呢。毕竟,尹夫人和俊熙那么喜欢恩熙。”

    “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才是爸爸妈妈的女儿啊。还有,你要叫妈妈的。”

    芯爱不停地刷着尹教授的好感度,末了,说道:“我也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妈妈,她要是知道原来她的亲生女儿是恩熙这样乖巧的孩子,肯定很高兴。”

    到底是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尹教授听到芯爱这么一提,再想到要是恩熙离开自己家,去了崔家,也生出几分不舍。可这些不舍,比不上对亲生女儿芯爱的愧疚。再加上,她这次拿出大笔钱财赔偿钱家,也是知道,如今崔家的条件,也不差。

    芯爱慢慢引导着尹教授,答应了两家人一起吃个饭,将事情说清楚。免得还要分开说两次。时间就定在了明晚。

    “爸爸,尹妈妈,真得会接受我吗?她那么疼爱恩熙,会不会不认我?”最后要送尹教授离开的时候,芯爱还有些小心翼翼地来了一句。

    “怎么会,你才是爸爸妈妈的女儿,爸爸妈妈爱你都来不及。”急切地想要补偿女儿,让尹教授信誓旦旦地做出了保证,坚定地站在了芯爱这一边。不过,回去的路上,到底顾忌着妻子的脾性,想着,还是等明天吃饭的时候,再摊开来讲,免得妻子闹别扭。而且,芯爱这么可爱,这么有天赋,之前妻子也是很喜欢芯爱的。

    尹教授这边暂且隐瞒着,崔家这边,钱茗莉陪着芯爱一起,带着管家,直接告诉了崔妈妈当年的真相。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好多说,管家领会了钱茗莉和芯爱的意思,直接由他出面跟崔妈妈交涉。

    交代了明天晚上两家人一起吃个饭,并且安排了住宿的崔英雄回家后,钱茗莉就带着芯爱先回了自己家。

    这么一通忙乎下来,芯爱想着今天尹教授恍惚愧疚的样子,还是有那么几分不真切:“我真得是尹教授的女儿吗?”

    “你当然是,你没发现,你其实和尹俊熙长得很像吗?相反,恩熙倒是跟崔阿姨肖似。”

    安抚了芯爱的情绪,第二天,钱茗莉一心帮芯爱好好打扮,务必让芯爱变成最漂亮的小公主。

    时间在忙碌忐忑中前进,钱爸爸作为这次事件的中间人,带着不放心的女儿,还有崔芯爱,路上去接了崔妈妈和崔英雄,一起出发去见尹家人。

    崔英雄已经从自己妈妈那里知道了真相,看到打扮得漂亮的芯爱,心底有几分不舍,又有几分不敢置信:“你真得不是我亲妹妹?”

    芯爱点了点头,她现在心底有些乱,不太想说话。再怎么样,终究还只是个孩子,要不是多多就在一边陪着她,她没有办法维持现在的镇定。

    崔英雄讷讷地还想再说什么,看到芯爱的神态,沉默了片刻,可到底还是按捺不住心底的想法:“那你认回亲生爸妈后,还会……还会再回来看看吗?”

    崔英雄虽然一直欺负芯爱,却是拿她当自己妹妹的,想到以后不会再见到芯爱,终归是有些难受的别离伤感。

    听到崔英雄这么问,崔妈妈也带着几分期盼地抬头看着芯爱。

    芯爱面对这个问题,却有片刻的大脑空白,不管如何,到底是相处了九年的亲人,纵然有再多的不是,这一刻,芯爱也无法说出不再相见的话,可是,往日的那些谩骂鞭笞却又让她心口梗着一股气,最终,才微微点了点头。

    她要做个善良的好孩子,她要给多多做榜样,反正就像多多说的,她变回尹家的孩子后,崔妈妈和崔英雄也不再有任何资格对她指手画脚,只当是曾经最熟悉的陌生人,彼此互相有所牵挂,却不再被干涉。

    很多话,现在的芯爱还没有办法全部理解,可只要是多多说的,那都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