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崔英雄不务正业,小小年纪不学好,还被学校劝退是崔妈妈的心病,因此,在管家找上门,给出了安排崔英雄重新上学,甚至还帮忙请家教老师教导学业,管束一番后,崔妈妈想都没想地就同意了让女儿转学的事情。更何况,除了这些,她还不用负担女儿的学费,而女儿转学的学校更是一等一的好学校,甚至,还帮她在女儿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店面,头一年的租金由钱家垫付。

    这种种好事,崔妈妈一开始心底还有些慌,可看到钱茗莉跟崔芯爱好得蜜里调油,形影不相离的,崔妈妈虽然觉得借了女儿的光,心底有愧,可她更希望儿子能够过得出息点儿,女儿也能够过得好一点。如此一来,导致崔妈妈在崔芯爱跟前说了不少让崔芯爱小心服侍钱茗莉的话,这才有了崔芯爱言行上的微妙转化。

    可这样的转变,可不是钱茗莉所乐于看到的。

    “芯爱,我喜欢你,想和你当朋友,你这样小心翼翼的,是讨厌我吗?”

    小孩子之间,还是直来直去比较好,所以,钱茗莉干脆找了个机会,单独跟崔芯爱聊一聊。

    “怎么会,我很喜欢多多的,只是,你真得帮了我很多,妈妈也说,让我好好照顾你。”崔芯爱毕竟还小,家里这么大的变化,崔妈妈也没有遮掩,直接告诉她,是因为她新认识的好朋友钱茗莉的缘故,如此一来,崔芯爱的心态上面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她私心里,是很喜欢钱茗莉这个朋友的,可是,两家人差距太大,又让崔芯爱在面对钱茗莉的时候,不自觉地低了一头。

    “那就好,我就安心了。芯爱这么好,我是芯爱的好朋友,帮芯爱的忙,是应该的啊。难道说,我遇到事情了,芯爱你会不帮我吗?”

    “怎么会,我肯定会帮你的。”

    “我就知道芯爱对我最好了。”

    两个人说开之后,钱茗莉带着崔芯爱适应新学校的课程,钱茗莉上的学校,对于文化课自然是重视的,却也注重培养学生各方面的综合素质,所以开设了许多的艺术课程。钱茗莉自己就有在学画画,知道崔芯爱其实也有这方面的天赋,便跟崔芯爱一起上绘画课。

    至于她另外学的钢琴课和小提琴课,她也兴致勃勃地当小老师,有模有样地教崔芯爱。崔芯爱确实是个天赋很好的孩子,学什么东西都很快,让钱茗莉这个小老师也很有成就感。认真学习又展现出极高天赋的崔芯爱,在星网上的粉丝也是蹭蹭蹭地往上涨。

    为此,钱茗莉刚好将上个世界就花钱买了的监控摄像头放了一个在崔芯爱身边,另外一个则是放在了尹家。

    不过,星网上看123直播的人都知道芯爱才是尹家的女儿,所以,尹家那边越是父慈子孝,对比芯爱这边,就越显得芯爱可怜。导致,芯爱的粉丝数不断飙升,都快赶上钱茗莉这个正儿八经的主播了。

    尹家同钱家本就有所往来,最近尹教授又有意借钱家的画廊开一次画展,便携带着妻子儿女一同上门拜访。

    最近钱茗莉和崔芯爱每个周末都凑到一块儿,基本上,钱茗莉学什么,崔芯爱也跟着学,虽然起步比钱茗莉晚,却是进步神速,弄得钱茗莉也打叠其精神,认认真真地学习这些才艺,总不能被一个小孩子给比下去了。

    尹家人来拜访的时候,刚好是两个小家伙的绘画课,不过,因为带着子女上门,所以,作为这个家的小主人,钱茗莉也要出来接待小客人。

    崔芯爱自然也跟着钱茗莉一起,这么一来,看到客厅中身着小西装像个小绅士的尹俊熙以及穿着白色公主裙像个芭比娃娃的尹恩熙时,崔芯爱是有几分诧异的。

    不过,到底不在一块儿上学了,再加上跟着钱茗莉一起,眼界心胸上开阔许多,之前在班级里对着尹恩熙的那么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小心思,自然也就淡了下来。再看到昔日的同班同学,崔芯爱也只是冲着尹恩熙笑着点了点头。

    反倒是尹恩熙对于在钱家看到了崔芯爱,有些惊诧,崔芯爱突然不来上学,班里的人有些知道崔芯爱家里情况的,都说是崔芯爱家里欠了钱,所以没钱交学费,不来上学的。她还觉得崔芯爱这样子有些可怜,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崔芯爱。

    “芯爱,你怎么没来上学了?我和班里同学都很担心你。”

    “恩熙,原来你认识芯爱啊,你们之前是同班同学吗?芯爱转学到我的学校了,现在我和芯爱是同班同学,我们现在还是同桌呢。”钱茗莉直接笑眯眯地代替崔芯爱回答了这个问题,然后又冲着尹俊熙问了好,便带着两人准备往自己的画室走去,“我和芯爱刚刚在上绘画课,我和芯爱一起合画了一副肖像画,是我和芯爱的合照哦。还差一点点就完工了,我知道尹俊熙你也很会画画,来帮我和芯爱看看,好不好看。”

    尹俊熙对于绘画方面,确实颇有天赋,也充满热忱,听到钱茗莉这么说,牵着尹恩熙的手来到了画室,然后看到了画室中的肖像画。

    画中的女孩儿,一个笑得恣意,一个笑得骄傲,虽然笔法带着几分稚嫩,可却能够画出人物的特征,对于这个年纪的女孩儿而言,已经很是难得了。

    “你们画得很好。”

    听了尹俊熙的夸奖,钱茗莉一边招呼着两人也在一边画张画:“我还没有看过俊熙你画画呢,要不你给恩熙画张肖像画,让我和芯爱看看,我们俩的水平到哪里了。刚好我和芯爱一起把我们的画作收个尾。”

    于是,等到尹教授和钱爸爸一起来找两家孩子的时候,就看到了四人在画室中一起和谐无比地画画的场面。钱茗莉和崔芯爱合作的肖像画完工后,就一起看着尹俊熙作画,为了方便,尹俊熙画得是素描,而且尹俊熙功底深厚,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了尹恩熙的神态,倒是让崔芯爱在一旁惊叹不已,还跟着问了好几个有关笔触和线条方面的问题。

    因为尹教授要忙着开画展,尹夫人又要照顾忙碌的尹教授,每逢休息日,尹家兄妹倒是常常来找钱茗莉一起玩。而钱茗莉在的地方,崔芯爱也在,四个人倒是一起弹琴画画,感情日益亲厚。特别是在崔芯爱展现出了在绘画上的天赋后,同尹俊熙之间的交流愈多。倒是让在这些才艺方面颇为笨拙的尹恩熙产生了一些危机感。

    “哥哥,我是不是很笨,学习学不好,画画也画不好。不像多多和芯爱,她们都好厉害。”尹恩熙的情绪低落,让尹俊熙颇为心疼,为了照顾自家妹妹的情绪,又细心地哄了好久,才让恩熙破涕为笑。

    对于这对兄妹俩的感情,崔芯爱将这一切看在眼底,也有些感慨:“俊熙对恩熙可真好,不像我哥,每天凶巴巴的。”

    虽然最近崔英雄因为住在寄宿制学校,放假又有补课老师盯着,老实了不少,可崔英雄本来就不是学习的料子,勉勉强强上课,也只是吊尾车的成绩,所以,情绪难免暴躁,在家里也经常发脾气。

    “芯爱,你这么说,我可要伤心了,我可是连哥哥都没有的。不过,我有你啊,陪我一起上课玩耍,我很知足的。”钱茗莉想着这几次尹教授夫妇来接尹俊熙兄妹回家,尹教授看到崔芯爱在绘画上的天赋,流露出的关切爱才之意,还有尹夫人对崔芯爱释放的善意,心底却始终没有决定好,要不要让崔芯爱知道真相。

    “嗯,我也很开心的,幸好有你,多多。”崔芯爱的心态因为钱茗莉的影响,越来越平和,她也只是陡然因为羡慕有感而发了一下,对于现在的生活,她很珍惜,也很享受的。

    本来,对于身世问题,钱茗莉还有些犹豫不决,好不容易让芯爱的心态调整过来,她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有电视剧的现成蓝本摆在那里,知道尹家人对芯爱的态度。可是,在尹俊熙逐渐减少来钱家的次数,因为尹恩熙的芥蒂,而直接作出了这样的选择后,倒是让钱茗莉心中有了决断。

    尹家毕竟是芯爱的家,不管芯爱要不要回去,她作为芯爱的朋友,知道真相了,隐瞒这么久,已经是不应该,最终还是要交给芯爱自己做决定。否则,恩熙在尹家呆的越加,对这家人的影响越大,只会让芯爱越尴尬。

    于是,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钱茗莉跟芯爱坦白了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