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芯爱,你到我家做客,好不好?”

    钱茗莉看的出来,面前的小姑娘是有些心动的,在她形容了家里的洋娃娃、玩具、公主房还有各色零食点心后,可是,最终这个小姑娘却没有答应,而是摇了摇头,说道:“我出来这么久,妈妈找不到我,该着急了。而且,今天是周六,晚上店里忙,我还要帮忙。”

    看电视剧的时候,对于电视上小姑娘年幼时受的那些苦,并没有那么深切的感觉,可深入其中,看过了这么小的孩子身上的伤痕后,还听到了这么一番话,钱茗莉这一刻是真得替面前这个女孩儿感到不值。

    因为亲生哥哥的不小心,错换的人生,受苦的童年,冷暴力的青少年,甚至是错付的恋情,以及到头来恶毒女配的名头,这个小姑娘的人生,就像是一场笑话。明明,从最初,犯错的就不是她。就因为长辈的错误,承受了她不应该承担的苦难。

    “芯爱,你是担心你妈妈太辛苦吗?可是,你身上的伤,医生说了,要好好休息的。这样好不好,我让爸爸请小时工到你家帮忙,这样子,你就可以到我家做客了。”

    这一瞬间,钱茗莉想过很多,她在想,要不要提前爆出芯爱的身世,可是,尹教授一家来做客,她是亲眼看到那位尹夫人对尹恩熙的喜爱的,当真是如珠如宝。现在让九岁的芯爱提前回到尹家,对于年幼的芯爱而言,未必是件好事。相反,冷暴力可能更加可怕。

    只是,让芯爱继续留在崔家,小小年纪就要忙忙碌碌,她却也不高兴。

    她想要想一个两全之策。

    “不了,谢谢你,多多,今天已经很麻烦你了。之前,我对你态度不好,你都没有生气,还带我来看医生。我是妈妈的女儿,应该要帮家里的忙,不能够麻烦你。”崔芯爱因为自小家庭环境的缘故,吃过了苦,性子却很是骄傲敏感,感觉到了钱茗莉的真心实意的关切后,反倒不愿意平白无故地接受帮助。

    钱茗莉看着小姑娘坚持,心下却是有些焦躁,管家看着,难得见到自家小姐想要带小伙伴回家玩耍,况且,他跟崔芯爱慢慢接触下来,也发现自己之前是误解了这个小姑娘,是个有孝心的,也知道分寸。便帮着开了口:“崔同学,小姐请你到家里做客,我们让人安排去帮你妈妈忙,这样,小姐高兴了,你妈妈那边也没有耽误。小姐难得有这么喜欢的朋友,还请崔同学不要拒绝。”

    崔芯爱想了想,有些犹豫地看着一脸殷切的钱茗莉,又看着满脸恳切的管家,想到家里的妈妈,又想到下午打了群架的崔英道,知道自己要是今天没回去,只怕会被妈妈揍得厉害,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谢谢你们的好意,我可以下次去你家做客,今天我要先回家的。”

    “那这样,我送你回家,亲自跟你妈妈说,好不好?”崔芯爱顾忌的,钱茗莉也能够猜到一二,对于崔妈妈而言,女儿拘束在店里帮忙,儿子在外面乱来却不多说什么,暗地里反倒贴进去不少钱财。今天的这一出,只怕崔芯爱回去,不管对错,还得挨揍。

    钱爸爸和钱妈妈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给崔芯爱的伤做了处理,还给弄了个验伤报告,不过,这是钱茗莉要求的,她现在先拿着这个报告,以防万一。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钱茗莉看到爸爸妈妈过来,不好意思地跟着两人撒了撒娇,知道自己今天实在是过分了,仗着长辈的宠爱,有些乱来,“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崔芯爱。爸爸,妈妈,我想请芯爱来家里做客,不过,她要回去跟她妈妈说一声。你们陪我一起去,让芯爱妈妈答应,好不好?”

    知道女儿没事,虽然心底生气女儿今天胡闹,可当着外人的面,自然是要护着女儿的面子的。从管家那里已经知道了大致情况后,两人本来就是宠女儿的,自然也就由着女儿的性质。

    于是,浩浩荡荡的一大波人,就这么开着两辆车去了崔芯爱家,一路上,崔芯爱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多多,我家里很破的,而且,家门前也不太好停车的。”

    看出崔芯爱隐藏的极深的自卑,钱茗莉却是有些叹息,贫苦出生的孩子也很多,可有人关爱和缺少关心总是差很多的。条件再差,父母的关切真得很重要。崔芯爱在崔家受尽了穷日子,却也少有关切,长期如此,也难怪心生怨怼。

    “芯爱,你跟我说说你都帮你妈妈做些什么呗?你之前说要洗碗、洗衣服,你好厉害哦,我都不会,我妈妈要是知道你这么厉害,肯定会很嫌弃我。”

    “哪有这么厉害,就是帮忙给客人上菜,洗碗、擦桌子,其实都很简单的。”崔芯爱被钱茗莉顺利地转移了话题,她之前一直觉得上学的同学里面只有她要做这么多事情,心底也充满了许多的自卑。现在被钱茗莉这么一说,倒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钱爸爸和钱妈妈听着两个小女孩儿的对话,彼此对视一眼,对于女儿坚持要跟崔芯爱交朋友,倒是没有那么反对了。

    车子很快到了崔妈妈开的店,果然像芯爱说的那样,车子不太方便停,由管家带着司机去停车,钱爸爸和钱妈妈带着两个小姑娘先下了车。

    还没有下车,一家人就听到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在那里吼骂:“你这臭小子,你有种,你就别回来了。去打架,啊,你去打架还把你妹妹弄丢了,你还赶跑。”

    崔芯爱一听就知道妈妈生气了,也顾不得新交的朋友,连忙小跑步到了那叉腰怒骂的女人身边:“妈,我回来了。”

    崔芯爱话音刚落,那女人就直接一巴掌打在崔芯爱身上:“你还知道回来,不是让你去叫你哥哥回家吃饭,都干什么去了,啊,老娘辛辛苦苦挣钱,你跑去玩了,是吧?让你不听话。”

    崔妈妈是个生气起来,就喜欢动手也喜欢动口的,因为生活的磋磨,脾气很暴躁,也不喜欢听解释。崔英雄作为少年儿郎,崔妈妈打不动,很多时候,这气便出在了崔芯爱身上。

    钱茗莉没有想到,这不过刚下车,就就看到了面前家暴的这一幕,女儿刚回来,连句关切的问候都没有,竟然一上来就是又打又骂的。

    钱爸爸也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到了,意识过来后,连忙上前,挡住了崔妈妈的动作,将崔芯爱拉到了自己身后站好:“这位女士,芯爱刚刚从医院出来,身上本来就有伤,你作为她妈妈,怎么可以这样子打小孩。”

    崔妈妈被突然出现的崔爸爸也给一下子有些弄懵了,不过,随即有些警惕地打量着西装革履,一看就跟这里格格不入的崔爸爸后,竟然直接不客气地吼道:“我管教我自己的女儿,不用你管。崔芯爱,你还不过来,中午的碗还没有洗呢,你先去洗碗。”

    崔芯爱听了这话,下意识地往屋里走,却被随后赶到的钱茗莉一把拦住。

    钱茗莉是真得有些生气,若不是理智还在,她当真想脱口而出:“你又不是芯爱的亲生母亲,有什么资格这样子管教芯爱。”

    “多多……”崔芯爱此刻有些不敢看新交的朋友的眼睛,让钱茗莉看到了自己如此难堪的一面,被自己的母亲呼来喝去,在新朋友面前,丢尽了颜面。想到钱爸爸的儒雅,钱妈妈的优雅,这一刻,崔芯爱有股冲动,狠狠甩开钱茗莉的手,直接冲进屋子。

    可是,钱茗莉却牢牢握着崔芯爱的手不放,甚至是半抱着崔芯爱的身子:“芯爱,不怕,我保护你。”

    崔芯爱很早就开始懂事了,家里条件不好,她还小小一只的时候,就已经学会帮家里的忙,可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谁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她知道妈妈辛苦,知道她要努力读书,她一心想要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可当学校里每次交学费,或者是有什么活动,需要交钱时,妈妈骂骂咧咧的态度,总是让芯爱也开始怨怼生活的不公。为什么,为什么她明明都这么努力了,生活却还是这么的对待她?为什么有些人什么都不做就可以享受最好的一切?为什么明明她比班里的尹恩熙更聪明,学习成绩更好,对方却活得像个公主,而她却是跌落在尘埃里的小蚂蚁,被人践踏?

    太多的为什么和委屈,这一刻,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儿的一个拥抱,融化了伪装的坚强面具,这一刻,崔芯爱才算是真正地敞开心扉,去正式面对钱茗莉这个新朋友。

    因为将钱茗莉当做朋友,所以崔芯爱更加不能让她搅和进自己家的这一摊浑水中,她在钱茗莉的怀里说道:“多多,你和叔叔阿姨先回去吧,我妈她……一直都这样,让她打一下,出出气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