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章

钱茗莉打小就被父母寄予厚望,从在娘胎里就已经取好了名字,如果是男孩子就叫钱名利,意味着一生中有钱有名有利,不过,谁叫钱茗莉是个女孩子呢,华国传统中对于女孩子还是以端庄娴雅为主流社会标准,那这名字自然也就不能够这么露骨,幸亏华夏文字博大精深,略微换个字眼,还是那个读音,还是那个期许,可这乍一看,就淑女文气许多。还多了其他的期许,茗,意为茶树之嫩芽,有品茗之意味,同茶之一道一挂钩,档次就高大上了许多。而莉,茉莉花,也是父母期许她如同花儿一般健康成长为祖国的花骨朵儿。



从小到大,钱茗莉小升初,初升高,高升大学,对外的官方解释自然是采取了后面文雅的修辞,可要是跟她混熟了,她的本性逐渐暴露,也就对身边好友直接坦言,她还有个接地气的小名叫做多多,再加上她的姓氏,虽然钱多多一名因为各种小说影视剧有泛滥之嫌,可架不住这寓意好啊,商业化时代,资本追逐资本,谁还嫌弃钱少啊。

自打直播平台火了之后,主播们一下子成为新时代的弄潮儿,网红一词更是火遍网络,钱茗莉呢,天生一副娃娃脸,睫毛长长的,无辜卖萌的时候,还是能够电倒一片不知她狂放本性的看客的。而那些网络主播们的收录被媒体连番炒作,瞬间戳中了钱茗莉的小心坎儿,潜心研究后,之前为了赚点小钱,在晋江文学城同人版块当个小写手,每个月挣点儿生活费的钱茗莉,以钱多多之名,在晋江新开放的直播平台,注册成为新一代主播。

会说话,会讨喜,会编故事,还长得顺眼,钱茗莉一朝扎进直播海洋,就被热情的打赏给溺毙在了这直播的汪洋大海里,从此朝九晚五是路人,毕业证书拿到手后,也没有按照父母的希望,老老实实拿着教师资格证去考老师编制,反倒是继续自己的直播大业。

现年25岁的钱茗莉,原本按照她的人生规划,趁着她现在人气旺,多潇洒几年,回头要是直播不景气了,她再另谋出路。可她真得没有想到,她刚结束了一期她定义为《韩剧八一八》的主题直播,怎么就整个世界来了个天旋地转,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一个自称来自未来的晋江直播系统,那绿色的小人造型,还真跟大晋江的风格如出一脉。

“恭喜钱多多主播,幸运地被晋江星际直播平台抽中,成为01号穿越直播平台主播,我是您的直播系统向导零号。”

“穿越直播平台致力于突破次元壁,给广大星际网友带来全新的直播体验。”

“鉴于钱多多主播的直播记录,以及性格分析,系统分析库智能地为您挑选了直播主题:一切为了美色!一切为了星辰大海!”

“特此发布日常任务:收集各界美色,成就人生赢家。”

“第一个穿越世界,为了让钱多多主播适应新环境,随机删选为《继承者们》。”

“准备好了吗?让我们开始穿越直播平台的首次穿越,同时星网正式对外开放,打赏功能开放。”

可以说,自始至终,钱茗莉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发现自己从温馨的小窝,经过一阵晕眩后,再睁开眼,就来到了一所高中学校,而她正站在教学过道上,两边穿梭的人群,一个个都穿着让人眼熟的韩式校服,英伦风,特别漂亮。

还没等钱茗莉反应,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钱茗莉同学,快上课了,请跟上。”

钱茗莉很确定自己对韩语的了解仅限于各种思密达,顶多加上一些用烂了的问候语,可眼前一身西装裤的中年男子开口的明明就是她应该听不懂的韩语才对,为什么她竟然听懂了,这太不科学了!

“晋江这是新开发了直播子平台吗?”

“哇哦,这个穿衣风格,好古典啊!”

“这是什么年代,哪位学霸来解释了一下?”

“你们都没看到主播一脸懵逼脸吗?”

“哈哈,是被突然穿越给吓到了?”

……

还没弄懂自己怎么无缘无故就突破语言障碍,无师自通熟练听说的问题,就被悬在旁边漂浮在半空的屏幕上的字幕给吸引了注意力。

钱茗莉的身体下意识地跟着那个西装老师往前走,双眼却不自觉地盯着飘过的弹幕,一惊一乍后,常年混迹晋江的钱茗莉,再迟钝,也弄懂了现在的情况。

一、她穿越了!穿到了韩剧当中,按照系统的意思,这应该是《继承者们》的世界

二、鉴于穿越已经不是流行梗,韩剧同人也不再红火,她还摊上了大热的直播梗。

三、她的观众貌似是未来星际网民。

满脑子各种分析,表情一脸无辜茫然,看着屏幕上掉落的各种鲜花,钱茗莉跟着西装裤老师来到了教室,然后在西装裤老师的介绍下,明白了自己此时此刻的身份是帝国高中的转学生。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钱茗莉真想找面镜子看看自己此刻的脸,让她一个25岁的社会人士混入到正青葱一般年纪的高中生中,真得没有穿帮吗?还是说,那个什么直播系统,不但给她开了语言的金手指,还让她年轻了几岁?

“钱茗莉同学,自我介绍一下。”西装裤老师看着一直一副胆怯含羞样子的钱茗莉,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话语。

眨了眨眼睛,作为一代网红的钱茗莉,虽然本性有些大大咧咧,可眨眼卖萌的必备技巧,她还是很熟练掌握的,一个小眼神,就让西装裤老师有些不耐烦的情绪消失无踪。

“大家好,我叫钱茗莉,以后请多多指教。”

一句话,简简单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西装裤老师看着这个新来的转学生,不知道是过于含羞,还是怎么回事,竟然连最基本的鞠躬都忘了,到底没有多说什么,给钱茗莉指了指教室中的一个空位置,让她坐过去。

钱茗莉打眼扫过去,双眸不由发亮,随着她的动作,教室内那些跟鲜花一样的美少年和美少女也被纳入直播视角中,弹幕上的那群人一个个地开始拼命撒花。

这个教室的学生并不多,她没数人数,应该不超过三十个人,所以不像钱茗莉之前上学的高中一个教室挤了五六十号人,需要桌子挨着桌子,有了三八线的同桌。大家伙儿的课桌与课桌之间都留出了一个过道的距离,彼此独立的课桌,倒也不用碍着谁。

钱茗莉脱离高中真得很久远了,虽然刚才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这是高一的班级,可是西装裤老师一上来就讲数学题,虽然她之前高中的时候也算是学霸,可听着,依旧是有些困难,很多概念都已经忘记,习惯了计算器,大脑和手头的笔算能力,也相应减弱。再加上,这突发的情况,钱茗莉根本没心思在上课上,她一边打量着教室内的这群花样少年,一边留意着半空中悬浮的屏幕上的弹幕,琢磨着,当下的情况。

对于直播,钱茗莉并不陌生,她静静观察了这许久,再看到屏幕上显示目前在线人数为111人,而且每分每秒在线人数都在不断地变化,这样的速度,可不是一个新人应该有的成绩。冷静想着那个叫零号的系统之前的介绍,钱茗莉心中哀叹一声,顾忌着自己当了实验的炮灰了,什么幸运地中了直播系统,分明就是被当做小白鼠,成了试验品。

“零号,在吗?”

“主播,零号随时为您服务。”

“之前鉴于主播刚刚适应穿越直播平台,零号贴心地为您关闭了一些常用功能。如果主播需要,随时可以打开直播音效,那么,就可以畅快地通过语音播报模式,聆听来自广大金主的声音,更好地改进直播效果。”

“另外,主播还可以开启意识交流模式,针对现下的上课情况,通过精神意识跟金主大大们畅快沟通。”